Categories
最新消息

京索之戰:古代戰爭史上較早的騎兵作戰的典型戰例


  激烈的攻防是京索之戰的主要特點,這是中國古代戰爭史上較早的騎兵作戰的典型戰例。下面趣歷史小編就為大家帶來詳細的介紹,一起來看看吧!

  《》卷九對京、索之戰記載道:「楚起於彭城,常,與漢戰滎陽南京、索間。楚騎來眾,漢王擇軍中可為騎將者,皆推故秦騎士重泉人李必、駱甲;漢王欲拜之。必、甲曰:『臣故秦民,恐軍不信臣,願得大王左右善騎者傅之。』乃拜為中大大,令李必、駱甲為左右校尉,將騎兵擊楚騎於滎陽東,大破之,楚以故不能過滎陽而西。」從中我們可以看出:楚追師以騎兵為主力,並達到了相當的數量。

京索之戰:古代戰爭史上較早的騎兵作戰的典型戰例

  《史記項羽本紀》關於楚、漢彭城之戰的記載中多次出現「楚騎追漢王,漢王急」的描繪,正是楚騎較精銳的反映。不過,項羽楚軍的基幹力量為起於吳楚等地的子弟兵,主要當以步兵為主。直到吳楚地仍然是少有騎兵,錢子文《補漢兵志》謂:「大抵金城、天水、隴西、安定、北地、河東、上黨、上郡多騎士;三河、潁川、沛郡、淮陽、汝南、巴蜀多材官;江淮以南多樓船士。」其說甚是。景帝吳楚時,吳軍亦是多步卒而少騎兵。因此楚騎相比於繼秦雄居關中,騎兵眾多的漢軍,難免要相形見絀。

  騎兵為獨立編製的郎中騎兵,對此《史記灌嬰列傳》記載較《資治通鑒》為詳,「乃拜灌嬰為中大夫,令李必、駱甲為左右校尉,將郎中騎兵擊楚騎於滎陽東,大破之」。《漢書》敘事與《史記》略同,《漢書補註》釋之曰:「即百官表之郎中騎將也。」《漢書百官公卿表》則曰:「郎中有車、戶、騎三將,秩皆比千石。」認為郎中騎兵即後來漢廷統屬於郎中令的近衛騎兵。拘泥於西漢後世制度是王說之失,楚漢戰爭時各種制度較為紛雜,將郎中騎兵完全等同於「掌守門戶、出充車騎」,員數不過千人的郎中騎將所轄侍衛騎軍顯然是有問題的。因為京、索之戰中的漢郎中騎兵的規模,要遠遠超過千人,其職能也不局限於護衛漢王。且灌嬰以中大夫統帥郎中騎兵,地位要在秩位僅比千石的郎中騎將之上。

  案《漢書百官公卿表》「衛尉」條,「衛尉,秦官,掌宮門衛屯兵,有丞。景帝初更名中大夫令,后元年復為衛尉」,也可為灌氏所任中大夫地位較高的一個旁證。但點明郎中騎兵為劉邦駕前精銳則是說法之長,灌嬰能夠成為郎中騎兵的統帥,正是由於他為劉邦豐沛舊人,關係甚密。還應說明的是,劉邦起兵后軍中很早就擁有騎兵,如,「以魏五大夫騎將從,為舍人,起橫陽。從攻安陽、杠里,趙賁軍於開封,及擊楊熊曲遇、陽武,斬首十二級,賜爵卿。從至霸上。沛公為漢王,賜寬封號共德君。從入漢中,為右騎將」。

京索之戰:古代戰爭史上較早的騎兵作戰的典型戰例

  靳歙,「以中涓從,起宛朐。攻濟陽。破李由軍。擊秦軍開封東,斬騎千人將一人,首五十七級,捕虜七十三人,賜爵封臨平君。又戰藍田北,斬車司馬二人,騎長一人,首二十八級,捕虜五十七人。至霸上。沛公為漢王,賜歙爵建武侯,遷騎都尉」。

  以上都是漢軍中有名的騎兵將領。在還定三秦后也曾統領騎兵,「從擊章平軍好峙,攻城,先登陷陣,斬丞各一人,首十一級,虜二十人,遷為郎中騎將」。

  京索之戰時劉邦又對郎中騎兵進行較大的整頓與擴編,從前引《資治通鑒》、《史記·灌嬰列傳》的記載看主要是補充進大批善於騎射、有騎兵作戰經驗的關中秦人,不但李必,駱甲等中層指揮官多為秦人,普通騎士也當多為秦人。大批秦人加入漢軍,無疑是漢軍騎兵實力在短時間內迅速提高的主要原因。京索之戰勝利后,由於劉邦、項羽對峙的成皋、廣武一線的正面戰場多為陣地拉鋸戰,郎中騎兵這支漢軍騎兵精銳主要深入楚軍後方斷項羽糧道和攻打楚軍後方力量以及與一起的行動,始終是劉邦大軍突擊力量的骨幹。

  漢軍能夠得以在京索之戰中擊破氣勢正盛的楚師,主要得益於劉邦從彭城退回滎陽后招集潰散眾軍。

  《史記項羽本紀》即雲:「漢王間往從之,稍稍收其士卒。至滎陽,諸敗軍皆會。」特別是由灌嬰統帥的新組建的精銳騎兵。

  調集徵發關中人力、物力源源不斷地供給前線,也是漢軍實力在慘敗后得以迅速恢復的關鍵因素之一。《漢書高帝紀》記載京索之戰時,「五月,漢王屯滎陽,蕭何發關中老弱未傅者悉詣軍」。所謂老弱未傅者,注引如淳曰:「今老弱未嘗傅者皆發之,未二十三為弱,過五十六為老。」但這實際上是西以後的制度,根據出土雲夢秦律推算,秦傅籍給公家徭役的起始年齡當為十七歲,可見弱者要低於十七歲。

京索之戰:古代戰爭史上較早的騎兵作戰的典型戰例

  從《史記灌嬰列傳》、《高祖功臣侯者年表》等所反映京索之戰時漢軍擴編的騎兵多由關中秦人組成的情況來看,蕭何所發關中士卒未必盡為老弱,因為組成的烏合之眾是不會有較強戰鬥力的。所以史言蕭何發關中老弱詣軍,只是極言強調其竭盡全力而已,實際情況仍當是以發丁壯至前線參戰為主,老弱者大概是承擔為大軍運送糧餉等後勤保障任務,《史記高祖本紀》:「丁壯苦軍旅,老弱疲轉餉。」的記載就是較好的證據。由此可見,漢軍既得到源源不斷的兵力、物資補充,又有灌嬰統帥精銳騎兵,加以在滎陽已休整近月時間,以逸待勞,有力量阻擊並打敗楚兵於京索一帶,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相比於元氣日益恢復的漢軍,楚軍卻逐漸成為一支疲憊之師。應該說,從齊地回師的三萬楚軍無疑是楚軍的精銳,是霸王項羽賴以縱橫天下的基本力量,戰鬥力是很強的。但正如《兵法》所云:「百里而趣利者蹶上將,五十里而趣利者軍半至。」經過近三個月之久地不停頓地激戰與長途跋涉,這支精銳楚軍已臻於強弩之末的窘境。

  從雙方第一線兵力對比看,楚軍也相當不利。由於後續步兵主力尚未能跟進,前線楚軍的兵力過於單薄,受挫於兵馬日益雄厚的漢軍並不意外(案:彭城戰役后楚總兵力未必少於漢,漢軍兵力優勢的逐漸取得主要得益於劉邦多次大破楚軍,與關中的人力補充)。項羽對這種情況當也是有所了解的,因而他在京索之戰失利后沒有繼續做盲目的強攻,而是適當地轉入短期休整,平定後方,調集援兵,直至是年八月後才重新對滎陽一線的漢軍發起大規模進攻。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儘快刪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