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願軍180師慘敗,毛主席為調查副司令王近山,急招3位軍長回京


1951年6月,遠在朝鮮前線的王近山,突然接到一封電報,要求他立馬移交手中的事務,隨即火速趕回北京。召見他的不是別人,正是毛主席。

要知道在戰場前線,戰機轉瞬即逝,素來有「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說法,到底是發生了什麼,居然要讓時任第3兵團副司令的王近山連夜趕赴北京?

這一切還要從180師在朝鮮戰場上,被聯合國軍圍困在北漢江南岸,遭遇重大失利說起。

圖|王近山舊照

1951年4月22日,志願軍與朝鮮人民軍一起,發動了韓戰第五次戰役。在這次戰役前期,聯合國軍便被志願軍和人民軍合力,打退到了北漢江地區。

既然他們都被打退了,志願軍180師又為何會被圍困在北漢江南岸呢?要知道,在戰役開始前,第3兵團60軍裡的180師,並不屬於第一進攻部隊。

他們當時擔任的是第二梯隊的任務,並不直接投入進攻作戰,而是屬於預備隊伍。那麼180師是何時被派往戰場的?又是如何被圍困的呢?

圖|抗美援朝戰爭第五次戰役示意圖

戰場是瞬息萬變的,到了第五次戰役的第二階段,出於戰況的考慮,彭德懷便只好將在王近山手中的第3兵團,分出兩個軍,配給了第9、第19兵團。

於是原本有3個軍的第3兵團,被調走了兩個。王近山能指揮的,只剩下一個60軍。

而60軍,接下來便要承擔起原本三個軍的任務。這可把王近山給難住了,畢竟「將軍不打無兵之仗」。

圖|王近山將軍形象(油畫)

就這樣,第3兵團的任務被一分再分。在之後的戰鬥中,就算王近山再厲害,也很難顧及到60軍的每一個師。

任務是不能耽擱的,60軍隨後便只好將這兩個軍的任務,又分派給179師,以及181師。

這兩個師有了新任務,那誰來完成他們的任務呢?

首當其衝的當然是原本作為預備隊的180師。他們就在這時上了戰場。

圖|正在戰場上前進的180師部隊

起初,180師將任務完成得很好。他們還與美陸戰1師打了一仗,成功將其1個連殲滅,擊毀了他們的10輛坦克。隨後180師,亦成功奪取了數個陣地。

可就在這時,一道命令從志願軍司令部傳來,改變了戰局。

原來,西線的美軍已經完成東援,而志願軍此時,卻因運輸工具缺少,無法運送糧食、彈藥等物資。

如果繼續進攻,對於志願軍來說是不利的,於是總司令部,下達了撤退的命令。所有兵團開始了轉移,180師也不例外。

圖|彭德懷正在部署抗美援朝第五次戰役

180師本來準備向北進行轉移的,但在這時,他們又接到了新的任務。現在的180師,需要在北漢江以南,掩護主力部隊以及傷員進行轉移。

接到命令後,他們便與美陸戰1師開始了對攻。在主陣地上,他們反覆的爭奪,為主力部隊的撤退,爭取了時間。

緊接著第二天,180師也收到了撤退的命令。而本與他們相互接應的友軍第63軍,卻在沒有告知的情況下,先一步撤退了。

此刻,180師的右翼直接暴露在了敵軍面前。為了能夠填補這個缺口,60軍的軍長韋傑,便下令讓他們掩護住隊伍的右翼,向春川地區轉移。

圖|抗美援朝戰場上,志願軍戰士們正發起衝鋒

180師派出了兩個連的兵力,前往了63軍的原防區,預計在那裡進行作戰掩護,而師部的主力便開始,向原定的春川轉移。

就在180師行動剛剛開始,一封來自第3兵團首長的直接電令,傳到了180師的手中。電令裡再次佈置了的新任務,是讓他們就地阻擊敵人,以便能夠掩護傷員進行轉移。

而60軍亦5次發出了電令,讓180師停止北撤,在北漢江以南,繼續完成掩護任務。就這樣,由於命令的再一次修改,180師被留在了北漢江以南地區。

很快,其他的部隊都先後全線撤退了,而180師仍未接到撤退的命令。

圖|隱蔽工事裡的志願軍戰士,正在收發電報(舊照)

更為危險的是現在的180師,正處於背水設防,右翼暴露的狀況,情況可想而知,180師失去了最好的撤退時機。

180師的段龍章副師長,與王振邦參謀長,開始向師長鄭其貴建議,部隊邊打邊撤。但鄭其貴表示:「沒有上級指示,我無權改變就地阻擊掩護的命令。」

這也不怪鄭其貴死板,因為在部隊裡,軍令如山。於是,沒有接到上級指示的180師,繼續堅守在陣地上,抗擊敵軍。

但危險已經悄悄來臨。此時的美軍第7師,已經穿插到了春川,而美軍24師與南韓軍的第6師,也越過了加平。

可以說,180師將面臨的,是三面受敵的境地。為什麼180師,一直沒有接到撤退的命令呢?

事實上,此時的第3兵團,由於敵軍的轟炸,已經和下屬部隊暫時失去了電台聯繫,無法給所屬的60軍下達進一步的指令。 60軍軍長亦不能隨意指揮,以免戰局更加混亂。

等到電台恢復聯繫時,180師已經處於三面受敵的境地了。這時軍部,下達了開始北撤、沿江布防的命令。

然而,撤退的命令想要到達前線,也並不是那麼容易的。此刻還在南岸陣地裡,與敵軍激戰的538團和539團,還未收到撤退的命令。

圖|正在陣地上,與敵人激戰的志願軍戰士(舊照)

不知道是被敵人切斷還是氣候原因,這天夜裡的所有通訊信號全部斷掉了,派出去的12名通訊員,一位也沒有回來,

事出緊急,180師的參謀樊日華和朗東方,便決定親自前往,下達命令。終於接到命令的兩個團,開始掩護著部隊向北撤退。

而在這過程中,539團的二營5連,為了能夠堅守九唇岱山陣地,奮起反抗敵人1個營的進攻,將其擊退數十次,最後全連僅剩10餘人。

你可能會問,怎麼還堅守陣地,不是說好了撤退嗎?

圖|朝鮮戰場場景復原

雖然,180師的確是收到命令北撤,但是命令中還指出要沿著北漢江繼續布防,這也導致180師不能及時撤離。

而其餘的部隊,也與5連一樣,始終堅守在新的陣地之上。子彈用完了,就拼刺刀,刺刀沒有了,就肉搏。

幾近彈盡糧絕的180師,依舊沒能改變三面受敵的局面。而就在繼續北撤的途中,180師還遭遇了不測。

由於180師已經沒有多少糧食了,為了克服飢餓,只得找一些野菜、野草果腹,沒想到竟誤食了有毒的野菜、野草,許多士兵都因中毒身亡了。

而就在這時,第3兵團在中斷聯絡將近3天後,終於聯繫上了60軍。

圖|正在發起衝鋒的志願軍戰士(舊照)

第3兵團一聯絡上60軍,便急迫地下令,命180師要派出兩個團,在駕德山地區,阻擊敵人。

180師接到指令後,又將任務交給了538團、540團。但其實,在下達命令時,538團已經向馬坪里撤軍了。

若按照命令來回的調動,本來疲勞的隊伍便會更加的疲勞。考慮到這一因素的538團與540團,建議繼續北撤。

但180師師部還是給出意見,希望他們按照命令執行任務。最後,538團只能調轉隊伍,回頭向南進軍,將駕德山的陣地重新佔領。

圖|在陣地上,彎腰前進的志願軍戰士(舊照)

就在此時,冒著雨,抬著300多名重傷戰士的539團,好不容易到達梧月裡,也接到了停止前進,在梧月裡的要點進行布防的命令。

自接到命令起,180師的北撤行動,逐漸停滯。而這會給180師帶來怎樣的後果?

180師現在停滯不前,其實直接給了敵軍可趁之機,180師的後路隨之被切斷了。

更糟糕的還在後面。在5月26日,美韓兩軍便已經攻占了間村、馬坪里和芝岩里,牢牢地將180師合圍。

圖|朝鮮戰場上的美軍士兵(舊照)

至此,180師被圍困在了北漢江南岸,無法脫身。這時他們也收到了來自軍部的下一步命令:固守待援。

固守待援需要兩個條件。一是有固守的條件。二是有支援。

當時的180師,不僅沒有足夠的糧食,也沒有充足的彈藥,甚至連能抗擊敵軍的兵力都沒有。

這次將180師圍住的敵軍有多少呢?整整有5個師,而且都是滿員師。 1個師對上5個師,在兵力方面便已經差了5倍。

更別提在之前的戰鬥中,180師已經損失了大量的兵力。可見,180師沒有能夠固守的條件。

那志願軍有部隊可以支援180師嗎?天無絕人之路,在180師的附近正好有可以支援的部隊。

圖|韋傑(右二)

所以180師的師部經過分析,決定突圍。接到請示的韋傑軍長,亦認同了180師的意見,於是一場突圍戰即將開始。

這場突圍戰能否順利,成為了180師的關鍵一戰。韋傑軍長也調來了181師、179師的部隊,以此策應180師突圍。

相關文章  朱元璋曾給地主劉德放牛,受盡盤剝,當皇帝後是如何對待劉德的?

這次的突圍,180師分為了兩路。而想要突圍便意味著接下來將是一場硬戰,兩路突圍的部隊,都做好了生死一戰的準備,向敵人發起了進攻。

這註定是不平凡的一天,180師的志願軍戰士們,浴血奮戰,與敵人展開了頑強的拼殺,即使他們面臨著彈盡糧絕的危機,他們也沒放棄過戰鬥。

終於,突圍部隊撕開了一條口子,成功突圍。他們很快便兩路會合,穿過公路,前往事先與支援部隊約定好的鷹峰山。

圖|一邊作戰,一邊衝過公路的志願軍戰士(舊照)

可當180師好不容易到達鷹峰山,迎接他們的卻不是支援隊伍。沒有比這更絕望的了,180師此時的最後一絲曙光破滅。

180師現在究竟面對的是什麼?原來,181師與179師出動的增援部隊,因為山高路遠且道路狹窄而不能及時趕到。率先趕到這裡的,反倒是美軍的24師。

就這樣,180師不僅沒有等來他們的接應部隊,還遇到了裝備精良的美軍。

那麼問題又來了,既然接應的部隊不能到,為何不及時發電報通知180師,改變行進方向呢?

其實是因為當時的聯絡並不通暢。在科技如此發達的現在,要是進入山林裡,信號都會不好。更何況,是在信號本就不好,還有敵軍信號封鎖的朝鮮戰場上。

180師因此再次陷入了敵軍的包圍。面對如此險境,180師再次組織起突擊隊伍,發起了衝鋒。

圖|志願軍戰士準備投彈(舊照)

這次他們巧妙地運用清晨的大霧,打了敵軍一個措手不及,成功佔領了高地。隨後他們又組建了5個排,奪下了主峰。

這時候,軍部的電台也再次聯繫上了180師,下達了向史倉裡突圍,與179師相接應的命令。

此時的180師情況早已不再樂觀。部隊已經斷糧將近一周,不僅所剩的戰力已經不多,還因連續的作戰,造成了彈藥匱乏,人員疲勞,士氣低落。

最後,180師的師長鄭其貴決定,繼續突圍。於是,他們砸毀了電台與火砲,燒毀了所有的重要文件,準備與敵人決一死戰。

現在的180師,切斷了所有的退路,與組織失去了所有的聯絡。在戰場上失去聯絡,就代表著這個部隊即將面臨的是生死之戰,或許就此全滅。

圖|彭德懷站在前線指揮(舊照)

彭德懷、洪學智等志願軍的領導們,心急如焚地站在地圖邊,不斷接到偵察兵的報告,不知該如何是好。連毛主席也在深夜親自發來電報,詢問180師的情況。

然而,王近山所使用的的電台,竟也再次因為敵軍的轟炸,失去了聯絡。至於180師更別說了,他們正在戰場上與敵軍殊死搏鬥。

在戰場上的180師,徹夜進行著苦戰,師長鄭其貴親自帶領著部隊,破開了敵軍的三個陣地。

這支已經連續拼殺了整整十天的隊伍,在突圍最後一個陣地前,耗盡了所有的力氣,無力突圍。

於是師長鄭其貴,果斷下達分散突圍的命令。就這樣,180師被打散,各自突圍。

圖|正在試圖突圍的志願軍戰士(舊照)

最後,180師經過激戰,終於各自完成了突圍,但180師整體已經元氣大傷,損傷殆盡。

對於這次戰役的失利,以及180師被包圍,各個方面都是有責任的。

事情既然已經發生,那就要解決。毛主席在聽到這一消息後,立即急召了第3兵團的副司令王近山,以及第3兵團三個軍的軍長回京。

當接到需要回京見毛主席的命令時,王近山內心十分忐忑,立即從朝鮮趕了回去。王近山知道這一次180師被圍攻一事,他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

圖|毛主席坐在菊香書屋的沙發上(舊照)

到底該怎麼和毛主席匯報,王近山也沒有頭緒。當他見到毛主席,匯報情況時,那叫一個萬分緊張。而毛主席只是表情平淡的,聽完了王近山並不清晰的講述。

在這過程中,王近山好幾次表明問題在他。但主席並沒有因此,就草草斷定責任究竟歸誰。

問過了王近山,毛主席隨後便分別召見了,隸屬於第3兵團的3位軍長——韋傑、曾紹山、秦基偉。經過一番談話,這件事也在主席心中有了個大概。

毛主席會如何處理這件事呢?

其實在主席調查之前,志願軍的彭德懷總司令,便率先站了出來,向毛主席進行了簡單的匯報。

圖|毛主席與彭德懷(舊照)

彭德懷也表示,他應該為此事負責,並做出了檢討。同時他也表明,需要對這次的失誤進行深刻的反思,杜絕此類事情再出現。

毛主席根據情況思索再三,決定不直接處置相關的人員,反而讓彭德懷安撫志願軍戰士們的情緒。另外,主席針對朝鮮戰場的具體情況,提出了要改變打法,將我軍最擅長的運動戰,改成陣地戰。

相關文章  68年,一名年輕人身披「血衣」求見粟裕,見面直說3個字:我姓張

你可能會想,180師出事了,為什麼找的是第3兵團副司令王近山呢?難道不應該找最高的軍事領導,總司令和政委嗎?

其實,這是因為第3兵團的情況有些特殊。在第3兵團建立之初,總司令和政委都是陳賡擔任的。但就在前往朝鮮的前夕,陳賡的身體卻出現了問題,根本就無法和部隊一起出戰。

圖|陳賡(左一)

於是,陳賡只得暫時留在北京休養。總司令暫時不能上戰場,這個重任也就順勢落到了王近山的肩上了。

那中央把這個重任交給副司令王近山,能放心嗎?其實中央是十分放心的。其中的緣由,要從王近山曾經獲得的戰績說起。

王近山出生於1915年的10月,是貧苦農家的孩子,而在他很小的時候,便失去了母親。

1930年,不願被地主壓迫當長工的王近山,便加入了工農紅軍,走上了革命的道路。奮勇殺敵的他,很快便屢立戰功,升任為了第10師的28團團長。

1933年10月,在川陝蘇區,蔣介石實施了「六路圍攻」。王近山帶領著他的28團,在陣地上堅守,打出了以一個紅軍團,全殲敵方一個旅的戰績。

圖|年輕時的王近山(舊照)

王近山在指揮戰鬥時,總能出其不意地抓住敵人的要害,並給予痛擊。而他能打硬戰和惡戰也是出了名的。在戰場上,他更是敢真刀真槍地與敵人搏鬥。

可以說,王近山是一個不可多得的,會打仗,能打仗的人才。而在之後的抗日戰爭中,他更是再創戰績。

1937年10月,此時距離「七七事變」已經3個多月了。侵華日軍開始大舉進攻山西,而素有「晉東門戶」之稱的娘子關,隨之告急。

此時的王近山是129師772團的副團長,他接到了命令,要帶領著5個連的兵力,埋伏在娘子關附近的七亙村。

圖|正在伏擊的八路軍士兵(舊照)

按照上級要求,眾人要在日軍輜重部隊進入包圍圈後才能發動攻擊,王近山等人巧妙偽裝,始終保持靜默狀態。

他們靜悄悄地看著敵軍的先頭部隊通過,而最危險時,日軍士兵距離他們僅10米之遙。

沒過多久,日軍輜重部隊跟了上來,王近山與一眾戰士果斷開火,一舉殲滅300餘敵軍。

這是一場漂亮的伏擊戰,繳獲的軍事物資搬了一趟又一趟,這其中還有幾十匹騾馬。

1943年10月,王近山奉命帶著1個團,前往延安擴編隊伍。而作為日軍駐華北方面軍總司令的岡村寧次,正在太岳地區實施「鐵滾掃蕩」計劃。

圖|韓略村戰鬥要圖(局部)

在途經山西臨汾的韓略村時,王近山捕捉到了戰機,於是便準備對日軍實施一場伏擊。而將要從這經過的,是日軍的「戰地觀戰團」。

王近山帶著部隊,埋伏在了他們的必經之地。等他們進入伏擊圈,便立即發動了進攻,直接將旅團長服部直臣、6名大佐聯隊長,以及其餘軍官120餘人,一舉殲滅。

王近山這一戰,對粉碎日軍的大掃蕩計劃,起到了重要的作用,還受到了毛主席的高度評價,表揚他的這一仗,打得十分的靈活。

圖|在陣地上,查看地圖的王近山(右三)

故而,將指揮志願軍第3兵團的重任,暫時交給這樣一個,戰功顯赫,又會打仗的人才,中央很放心。

而針對180師這件事,毛主席雖然沒有直接處置相關人員,但通過此事,他也發現了部隊中所存在的問題。

可以說這次的事件是一個慘痛的教訓,給每一個人都敲響了警鐘。

在這之後,毛主席根據戰況,進一步調整了作戰的方針,將作戰方式一步步調整為了陣地戰,以便志願軍,能夠更好的適應朝鮮戰場。

圖|在地圖前沉思的毛主席

在之後的上甘嶺戰役中,志願軍便將兵力發揮到了極致。戰士們在上甘嶺上,充分利用陣地,與敵軍激戰43天。

而王近山在此次戰役中,也帶領著第3兵團,牢牢地守住了陣地,並在之後指揮著15、12軍,對敵人發起了猛烈的反擊,創下了一個又一個戰績。

上甘嶺戰役的激烈程度,是難以想像的,這其中的砲兵火力密度,更是直接超過了二戰中的最高水平。

但志願軍戰士們卻將這場陣地坑道防禦戰,打得十分的漂亮。他們奮勇殺敵,頑強抵禦,擊退了敵軍900多次的衝鋒,粉碎了敵人的計劃,打出了國威,抒寫了歷史上壯烈的詩篇。

-完-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