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最新消息

《幸福觸手可及》收官 用匠心製作引導正向價值觀


該劇立足現實、反映當下的匠心製作主題,也博得了很多嚴肅媒體的點贊。

《幸福觸手可及》收官 用匠心製作引導正向價值觀
《幸福觸手可及》收官 用匠心製作引導正向價值觀 由瀋陽、賁放執導,黃景瑜、迪麗熱巴領銜主演,張馨予、易大千、胡兵、張逗逗、王一鳴、蔡宇航等主演的都市勵志劇《幸福,觸手可及!》昨日已於湖南衛視圓滿收官,該劇劇情的設計緊貼時代,記錄了一個當代青年在遇到困難時的不妥協,不退讓,在追求自我實現的道路上不動搖的勵志故事,引發了廣大觀眾的共鳴。開播當日收視六網第一,開播后多網收視率穩居第一,創下了單日最高實時收視率破5的佳績。電視劇人氣也不斷攀升,在vlinkage榜單、骨朵熱度指數榜、貓眼全網熱度榜等各大平台的電視劇排行榜單中穩居前列。   該劇立足現實、反映當下的匠心製作主題,也博得了很多嚴肅媒體的點贊。《人民日報海外版》就曾對《幸福,觸手可及!》進行報道,指出該劇“以青春之筆描摹創業群像”,“將鏡頭聚焦到了當代青年身上,用現在進行時的表現方式,展現當代青年的精神風貌,具有鮮明的時代特徵,給當代勞動者提供了榜樣力量”。   印證時代風采 探討當代青年價值觀   《幸福,觸手可及!》將目光聚焦到當下青年群體上,用大眾喜聞樂見的故事,探討了當代青年在創業、親情、友情、愛情、成長等維度中的心態和行為方式。這在年輕觀眾中產生了很大的反響。尤其是劇中主人公遭遇挫折、困難、矛盾,甚至一蹶不振時,依然堅定、執著地追尋著幸福和理想,即便是家人或朋友伸來橄欖枝,他們也會冷靜的分析,憑藉自己的力量去解決,做到不啃老、不依附。這種屬於當代青年人的精神氣質,讓很多觀眾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白手起家的電商行業精英宋凜(黃景瑜 飾)無論面對行業規則的束縛還是競爭對手的打壓,都沒有屈從妥協,冒著前功盡棄的風險也始終堅持底線和原則,在他看來:“人最珍貴的特質是信念感,爹媽給的好好珍惜,爹媽沒給的好好爭取。”他用跌宕起伏的創業經歷詮釋了“幸福的生活要靠自己奮鬥打拚,沒有捷徑和幸運”的人生箴言。新生代設計師周放(迪麗熱巴 飾)不僅用積極的人生態度去感染身邊人,她的經歷更激勵著當代年輕人磨鍊吃苦耐勞、奮發上進的意志力。“境遇不由人,但是幸福可以自己把握“,面對情場、職場接連失意的困境,周放沒有氣餒,而是愈挫愈勇。她寧可賣房還款也不啃老,面對誣陷有胸懷握手言和,陷入難關懂得知恩圖報不離不棄。“不是我自己掙的錢我不會要”、“ 我是要自己越過那個標準,而不是讓你給我降低門檻“。這些颯爽的人生價值觀讓很多女性觀眾直呼過癮:“人生就應該這樣活。“女性獨立自主,不依附於人正是當前年輕人的主流價值觀。周放的閨蜜秦清(張馨予 飾)大膽追逐設計夢想,家境優渥卻沒有不思進取,她傾注靈感與創意於珠寶設計中,追求有思想、有溫度的作品,最終在自己的領域取得了不菲的成績。職場新人左宇霖(易大千 飾)更是用上進的工作態度,以及陽光的處世心態獲得了領導的讚揚以及伴侶的認可。   青春將面臨何種磨礪、實現理想該如何奮鬥,成為擺在很多青年人面前的課題。《幸福,觸手可及!》中的主人公身上富有朝氣的性格、不畏艱辛的衝勁兒和迎難而上的勇氣,是當代優秀青年的集體縮影,展現了這個時代富有魅力和充滿希望的群體。正如《人民日報海外版》指出的:“他們既有自身的獨特個性,又有成功者的共性;既經歷過艱難困苦、失落彷徨,也在困境中堅守信念和理想。”這種來自於製作方的匠心設定,成為該劇吸引觀眾的一大成功之處。   
《幸福觸手可及》收官 用匠心製作引導正向價值觀
《幸福觸手可及》收官 用匠心製作引導正向價值觀 挖掘價值內核 發揮文藝作品的社會功能   《幸福,觸手可及!》不僅生動塑造了當代職場青年的原生面貌,還將職場、家庭、婚姻等要素進行融合,對父母和青年人之間的代際矛盾進行了充足的展現和反思,讓整部劇在社會價值的構建上,更加豐滿、立體。   周放媽與周放在擇偶問題上面臨著分歧,“女人找一個穩當工作,找一個好男人最重要”,堅持給周放安排相親是周放媽的唯一愛好。面對長輩的壓力,周放適度妥協但不盲從,並在合適的時機,與父母逐步溝通,最終她與宋凜的感情也得到了父母的理解與認同。另一邊,秦清面對伴侶母親強烈反對戀情的境況,沒有選擇讓左宇霖夾在自己與婆婆中間,而是真誠地與婆婆溝通並解開了多年的心結:“我現在已經長大懂事了,希望得到您的理解。如果您不嫌棄,可以把我當成自己的女兒,只要您需要我,我一定立刻來陪您。”   以真心換真心,用理解與溝通去化解代際矛盾。這種嘗試將夢想和現實達成和解的情節設置,既讓觀眾感到是真實的、活生生發生在身邊的故事,又具有強烈的教育意義,展現了電視製作者對於夢想、對於代際關係的深刻思考。   優秀的藝術作品一定有著深厚的內涵和鮮明的價值導向。《幸福,觸手可及!》的立意恰恰契合了當代優秀青年的思想。劇中的故事,體現了時代中每個奮鬥的年輕人共同堅守的價值觀,契合了整個社會對青年群體的殷切希望,讓觀眾在品味高品質劇情的同時,潛移默化地被這個與時代精神高度契合的立意所吸引、所打動。這是一部優秀文藝作品的基礎,也是電視作品的責任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