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最新消息

高曉松落淚,蔡康永被罵現實:到底是什麼讓我們在不斷疏遠?


高曉松落淚,蔡康永被罵現實:到底是什麼讓我們在不斷疏遠?

高曉松曾經說過一個故事。

在20年前,他認識一個朋友, 他們玩的很好,經常在一起喝酒,聊天聊地。

他的父親是外交官,他曾經跟隨父親去過世界上很多國家,他把自己的趣聞和經歷都拿出來和高曉松分享。

他告訴高曉松愛爾蘭的乾杯叫slainte,而且教他要用特別純正的牛津音去發音。

高曉松落淚,蔡康永被罵現實:到底是什麼讓我們在不斷疏遠?

他曾經在夜裡哭著給他打電話。

高曉松落淚,蔡康永被罵現實:到底是什麼讓我們在不斷疏遠?

最艱難的時候,也向對方借錢周轉。

高曉松落淚,蔡康永被罵現實:到底是什麼讓我們在不斷疏遠?

可是後來兩人因為各自的發展,漸漸疏遠,甚至失去對方的聯繫方式。

20年後,高曉松因為節目採訪,去到愛爾蘭,他來到當地人家裡喝酒,對方和他說了一句:slainte。

當時,他的眼淚差點掉下來,因為slainte這個詞,他已經20年沒有說過這句話了。

高曉松落淚,蔡康永被罵現實:到底是什麼讓我們在不斷疏遠?

高曉松落淚,蔡康永被罵現實:到底是什麼讓我們在不斷疏遠?

高曉松落淚,蔡康永被罵現實:到底是什麼讓我們在不斷疏遠?

他忽然想起那個教他說slainte的朋友,那個陪自己度過最青春美好時光的朋友,早已消散在風中了,莫名地悲從中來。

那個在自己的生命里留下濃墨重彩一筆的朋友,如今卻早已不知去向,想想還是會心酸吧?

我們一生,不斷在認識新的朋友,而之前的那些朋友卻漸漸在我們的生命中淡去。

我們都在人群里走著走著,你和別人走得更近了,就離我越來越遠了。

「睡在我上鋪的兄弟,你寫的信越來越客氣。」高曉松這一曲,唱出了每個人心中無盡的蒼涼。

高曉松落淚,蔡康永被罵現實:到底是什麼讓我們在不斷疏遠?

幾天前,我去登錄自己很久沒有用過的QQ,發現自己差點連密碼都忘記了。

高曉松落淚,蔡康永被罵現實:到底是什麼讓我們在不斷疏遠?

登錄進去之後,我點開自己之前的心情說說,QQ空間日誌,那個時候的朋友給我留言和評論,我一條一條慢慢看,想起許多往事。

那個時候,我們在QQ聊天室談天說地。

高曉松落淚,蔡康永被罵現實:到底是什麼讓我們在不斷疏遠?

我們互相吐槽彼此的QQ頭像。

高曉松落淚,蔡康永被罵現實:到底是什麼讓我們在不斷疏遠?

我們在意對方的傷感QQ簽名,猜來猜去。

高曉松落淚,蔡康永被罵現實:到底是什麼讓我們在不斷疏遠?

有時候關係特別好的朋友還會對他隱身可見。

高曉松落淚,蔡康永被罵現實:到底是什麼讓我們在不斷疏遠?

可是,讓我傷感的是,那一批和我在QQ上玩得火熱的朋友,再也不聯繫了。

你想再問一句:在嗎?或許是:我下了,886。而那一端灰暗的QQ頭像早已沒有了回應。

QQ見證和記錄了我們那個時代,從無話不說到無話可說,再集體逃離,最後這裡變得了一座空城,只是記錄著一堆冰冷冷的數字。

知乎上有一個問題,你最孤獨的時候是什麼?

最高贊的答案是:

畢業離校的時候,我打遊戲打到了高級裝備,扭頭炫耀的時候才發現整個寢室就剩下了自己。最後離開的時候,我對著空蕩蕩的寢室說了一聲再見,再輕輕把那一扇生活了4年的寢室門關上,心中充滿了無限的孤獨和傷感。

我們的人生不斷在向前,從學校畢業,去了各自的城市發展;找到第一份工作,有了自己的交際圈子;然後再是結婚生子,有了自己小的家庭。

多年之後我們相遇了,會說一句:

「有時間來xx城市找我啊「或者」周末出來聚一聚啊「,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因為你心裡非常清楚地知道,即使你去了xx城市,你也不會找他出來。

過年同學聚會更是如此,你想聊的,他不想聽,他想聊的,你也不想聽,除了將過去反覆咀嚼,再也無話可說。

你們有了不同的閱歷和生活,而心與心的距離越來越遠。

去年的時候,我開車幾十公里去參加一個好友的婚禮。

去的路上,我很興奮,一直在想著和他聊什麼,如何把酒言語,可是直到我倆一見面,卻有了雞同鴨講的感覺。

讀書時候的我們,甚至上廁所都一起去,只要一個眼神交匯就知道對方要幹什麼。

但現在他滿肚子傾訴自己工作上的事情,我講的時候他不太感興趣,我們再也無法理解對方,再也無法聊到一起去了。

參加完他的婚姻,我匆匆告別,在開車回去的時候,我握著方向盤,聽著筷子兄弟的老男孩:「生活像一把無情刻刀,改變了我們模樣。」

感覺無比失落,想起和他曾經的往事,不知不覺淚流滿面。

這無關於我,也無關於他,只是我們各自的三觀和選擇的生活方式讓我們漸行漸遠。

最遠的距離不是路程的距離,而是心與心之間的距離。

如果我和你隔的很遠,坐個飛機就可以很快來到你的身邊,而我們聊不到一起,就再也無法走入你的內心世界了。

高曉松落淚,蔡康永被罵現實:到底是什麼讓我們在不斷疏遠?

蔡康永曾經說過一段話,許多人罵他太現實。

他說:

永遠不要把友情放在一個不可思議的高度上,有些朋友就是一個階段帶給自己美好東西的人,互相享受而不要互相捆綁。

這句話有非常大的爭議,但是桌子卻深深有著認同感。

有一次,黃執中問蔡康永,他的一個朋友曾在深夜給他打電話,當時他已經連續24個小時沒有睡覺,非常疲倦,而這個朋友沒什麼重要的事情卻希望和他見面聊天。

黃執中說自己很累,可是朋友卻在沒打招呼的情況下,硬是直接到了他的房間門口。

他只好開門陪朋友聊天,累到語無倫次也只能一邊強撐著,一邊和朋友道歉。

黃執中問蔡康永,遇到這種情況下該怎麼處理?

蔡康永對他說,他有時候會刻意減慢回復朋友的速度,有時是1個小時,有時甚至是一整天。

故意疏遠,也讓自己終於有了喘息的機會。

我們總是害怕失去朋友,害怕失去友情,可是如果完全不設置界限,與每一個朋友都親密無間,只會讓自己的生活疲憊不堪。

你必須明白:無須把所有人都請進你的生命里,因為這個世界太小,太多的人進來只會擁擠不堪。

我們越長越大,就會遇到不同人生階段的朋友,說起來可能很殘酷,但這就是現實。

張愛玲和炎櫻年輕的時候曾經是很好的朋友,義結金蘭,形影不離,兩人在一起就有聊不完的話題,甚至張愛玲和胡蘭成結婚的時候,炎櫻是她的證婚人。

可是後來兩個人漸漸疏遠,不怎麼來往。

炎櫻寫信問張愛玲,為什麼會突然和她不再親密?

張愛玲回復她說:我不喜歡和一個人老是聊幾十年前的事,好像我是個死人一樣。

張愛玲的話聽起來很刻薄,可是細細一想,卻蘊藏著無窮的道理。

人與人之間,一直在行走的不僅僅是時間、距離,還有價值觀。

你堅持讀書、運動,希望自己過上自律的生活,他煙酒不離身,每天胡吃海喝,覺得人應該享受目前的一切。

你依然在為自己和家人在職場打拚,覺得一切都要靠自己,而她早早地結婚生子,當起家庭主婦,覺得女人沒有必要在外面拋頭露面。

你每天被信息轟炸,對各種投票、垃圾簡訊不勝其煩,而她熱衷於給自己的孩子和親戚拉票,朋友圈廣告泛濫,你們從「點贊之交」變成了「潛在客戶」。

漸行漸遠的價值觀,讓我們終於都變成了互相不認識的人。

所以啊,相視為傻逼,不如相忘於江湖。

「你看天上那白雲,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人生離合,亦復如斯,又何必傷感呢?」

宮崎駿的電影有一句台詞:

人生就是一列開往墳墓的列車,路途上會有很多站,很難有人可以自始至終陪著走完。當陪你的人要下車時,即使心存不舍,也要揮手道別。

如果到了人生的岔路口,那就此道別吧。

昔日的朋友啊,很高興你能來,不遺憾你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