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最新消息

瘋狂賣賣賣,現金儲備5224億,軟銀孫正義徹底爬出「泥潭」


投資的終極奧義,就是投人,其次才是行業。

一筆兩千萬美元的投資,讓孫正義一戰封神。至今投資阿里巴巴這筆投資仍然是軟銀最值錢的資產,沒有之一。

其實,在投資阿里巴巴之前軟銀率先投資了雅虎。正是因為投資雅虎成功的經驗讓他對互聯網產生了信仰,所以他覺得自己的成功可以複製。

瘋狂賣賣賣,現金儲備5224億,軟銀孫正義徹底爬出「泥潭」

資深的投資人都知道,投資是一個九虧一賺的遊戲。正是因為這一賺彌補了之前所有的虧損,所以投資的遊戲才能夠繼續下去。

投資完阿里之後,其後的若干年,軟銀攤子鋪得越來越大,就是再也沒有遇見類似於阿里這樣的機會。

2014年,阿里的上市一夜之間讓軟銀和雅虎站上了資本之巔。在賺的盆滿缽滿的同時,孫正義也開始了自己的退休計劃。

2015年,孫正義從谷歌重金挖來了尼科什·阿羅拉,他幻想著自己躺在海灘上,享受著余后的退休生活。不到半年的時間裡,他將集團的重任全部委以尼科什·阿羅拉,而尼科什·阿羅拉本人也開始向外進行大筆的投資。

遺憾的是尼科什·阿羅拉並未達到孫正義的預期,且他的大部分投資都將軟銀推入了泥潭。一年以後,孫正義不得不回到台前,開始收拾尼科什·阿羅拉留下的爛攤子。

瘋狂賣賣賣,現金儲備5224億,軟銀孫正義徹底爬出「泥潭」

為了對沖債務,軟銀拋售了部分阿里的股票。

這一拋之間,開了一個壞頭。

2017年,為了讓軟銀再上一個台階,重現投資阿里時的「輝煌」。孫正義努力說服沙特主權基金出錢,共募資1000億美元成立了一期願景基金。

至於賽道就兩個領域——人工智慧和大出行。大出行領域,孫正義碰到的第一個硬茬子就是Uber的創始人特拉維斯·卡蘭尼克。

為了逼迫特拉維斯·卡蘭尼克就範接受投資,孫正義一番威脅加重金,最終他用77億美元取得了Uber 16.31%的股權,按照這個估值計算,當時Uber整體估值約為500億美元。

不能說這是一筆失敗的投資,也不能說這是一筆成功的投資,因為Uber上市時,當時的估值並未達到理想的水平,截至今天Uber的市值也才910億美元,其創始人也早已套現跑路。

當然,為了不放過一個漏網之魚,孫正義把全球能投資的大出行領域的知名公司都投了一遍,其中就包括中國的滴滴、印度Ola、東南亞Grab、巴西99Taxis、歐洲Taxify、中東Careem,累計消耗資金200億美元。

瘋狂賣賣賣,現金儲備5224億,軟銀孫正義徹底爬出「泥潭」

不僅如此,軟銀還和豐田、通用成立了自動駕駛部門。如果在大出行領域能好好深耕,說不定未來軟銀能投出一家和阿里一樣優秀的公司。

但魔幻的是軟銀竟然投資了WeWork,185 億美元投資款換來一個估值 29 億美元的公司,2020年上半年孫正義的糟心程度可想而知。

2020年3月19日,軟銀股價跌破近三年新低,市值兩周跌去 700 億美元,手中現金已經不足以償還債務。

為了彌補虧損,孫正義想到的辦法就是拋售。

3月23日,軟銀出售阿里、Uber 價值約2903億人民幣的股份。

4月,軟銀髮布2019年財報,財報顯示軟銀出現了70億美元(約合479億元人民幣)的凈虧損,125億美元(約合856億人民幣)的經營性虧損,虧損額度創下了歷史新高。

6月23日,軟銀出售美國第三大電信運營商T-Mobile 1.98億股,價值約1437億人民幣。

9月14日,軟銀更是以400億美元的作價將Arm Holdings出售給NV。

截至目前,軟銀股價相比今年3月漲了超200%,軟銀的現金儲備也達到了800億美元(約合5224億人民幣)。

瘋狂賣賣賣,現金儲備5224億,軟銀孫正義徹底爬出「泥潭」

今天,孫正義徹底的帶領軟銀走出了泥潭。

為了過多的受限,他甚至產生了私有化軟銀的想法,但最終因為朋友的勸解,他放棄了這個想法。

可以預見的是,特斯拉的翻身讓電動車行業成為未來最確定性的風口,但其仍屬大出行領域的分支,未來這個領域可以講的故事很多,而軟銀已經拿到了所有的門票。至於軟銀是否能投出和阿里一樣偉大的公司,我們就只能交給時間,或許用不了5年,就會見一個分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