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最新消息

看了《溫暖的抱抱》豆瓣分,如鯁在喉,現場觀眾的笑聲難道是幻覺


很久沒有看到這麼好笑的電影了,滿場歡笑,跟整個影廳的觀眾一起開心度過了2020年的最後一個晚上。

看了《溫暖的抱抱》豆瓣分,如鯁在喉,現場觀眾的笑聲難道是幻覺

出了影院嘴角還帶著笑意,便隨手發了一條動態。

但有人給我留言:水軍。

心裡感到很詫異,對讓自己笑出來的電影誇兩句怎麼就成了水軍了,於是去看了看豆瓣的評價……

頓時明白了。

原來惡評已經佔領高地,一旦有真實的聲音出現,反而被打成了反派。

這些惡評,缺乏細節論證只有泛泛而談,根據預告片臆測內容實在稱不上是公正。你甚至會合理懷疑他到底看過電影沒有。

看了《溫暖的抱抱》豆瓣分,如鯁在喉,現場觀眾的笑聲難道是幻覺

有些號,從未發過任何影評和評論,上來就是連續兩個惡評奉上。

看了《溫暖的抱抱》豆瓣分,如鯁在喉,現場觀眾的笑聲難道是幻覺

當然,這種影評不能稱作影評,純屬傾倒垃圾。除了污言穢語破口大罵,你看不到任何對觀影判斷有幫助的東西。

何至於?

更有某博上清一色的惡評,連文案都不改。

看了《溫暖的抱抱》豆瓣分,如鯁在喉,現場觀眾的笑聲難道是幻覺

電影好壞,都是由先行看過的觀眾帶動口碑,但這波惡評來得未免太早了些。

看了《溫暖的抱抱》豆瓣分,如鯁在喉,現場觀眾的笑聲難道是幻覺

下午2點上映,上午9點就有人在電影院穿越了,點贊的,也跟著穿越了。惡意給差評,也要動點腦子。

作為影評人,給電影找茬是本能,多好的電影都可以找出邏輯漏洞來,但並不影響我們對一部片的質量作出相對公正的評價。

淘票票和貓眼上面的評價可以直觀的看到觀眾口碑。。

看了《溫暖的抱抱》豆瓣分,如鯁在喉,現場觀眾的笑聲難道是幻覺

看了《溫暖的抱抱》豆瓣分,如鯁在喉,現場觀眾的笑聲難道是幻覺

《溫暖的抱抱》是一部標準的合家歡喜劇電影,片中有不少浪漫主義情節。指責一部本身就具有浪漫主義的電影太魔幻,就是個謬論。

當然,平台不同受眾也不同,相同的電影在不同平台可能得到截然不同的評價,喜劇的核心觀眾在貓眼和淘票票更多,所以得到高分也很正常,這裡更偏向於普通人的喜好。

看了《溫暖的抱抱》豆瓣分,如鯁在喉,現場觀眾的笑聲難道是幻覺

電影分很多類別,評斷標準也不一樣。科幻片注重特效和格局;文藝片注重人性與思考;生活片注重細節和真實;喜劇片注重什麼?

能讓現場觀眾開懷大笑,那麼它就是成功的。

《溫暖的抱抱》已經做到了這一點,墨君看的這一場,上座率比較高,除了前三排之外,後面的全部坐滿。

影片進入到中段時笑點開始密集,現場時不時爆發哄堂大笑,氣氛相當輕鬆歡樂,讓人提前找到了過年的感覺,這樣的感覺確實很久沒有過了。

看了《溫暖的抱抱》豆瓣分,如鯁在喉,現場觀眾的笑聲難道是幻覺

所以,看完這些惡評,墨君只覺得「如鯁在喉」。

電影的普通觀眾口碑才是最硬的通行證,《溫暖的抱抱》不能說搞笑得有多高級多深刻,但讓人真心笑出來,就達到了喜劇片的要求,一個新人導演的作品,有如此呈現已算不易。大可不必拿新人導演來作為人身攻擊的借口。

至少我在現場,沒有看到一個人玩手機,沒有一個人中途離場。這還不能說明什麼嗎?

看了《溫暖的抱抱》豆瓣分,如鯁在喉,現場觀眾的笑聲難道是幻覺

目前《溫暖的抱抱》在排片不算首位的情況下,首日票房不到24小時破兩億,真正下場觀看電影的人,面對這些惡評只剩下一臉蒙圈。

說實話就被噴「水軍」、「多少錢喊我一個」,想找一個真正的解析電影的影評都找不到。

電影界何時也變得如此荒誕。

一點荒誕、三分玩梗,還有溫暖的感動

常遠飾演的鮑抱,是一個對任何事物都要求「整整齊齊」的角色,餐盒裡的胡蘿蔔擺得整整齊齊,啤酒瓶一定要把有字的那面全部朝著一個方向。家裡全是白色傢具,擦得一塵不染,拒絕和任何人做肢體接觸,他認為很臟,有細菌。

他隨身帶著一隻手錶,從不讓自己遲到也不允許早到。

看了《溫暖的抱抱》豆瓣分,如鯁在喉,現場觀眾的笑聲難道是幻覺

荒誕嗎?現實中還真的有這樣的人,堅決按照自己的計劃按部就班的生活,對時間和空間苛刻到極致,也讓身邊人的難以理解和接近。

這確實是一種心理疾病,只是還沒有到鮑抱這種極端的地步——被撞飛在空中時還不忘掏出小梳子整理頭髮。

看了《溫暖的抱抱》豆瓣分,如鯁在喉,現場觀眾的笑聲難道是幻覺

所以看起來會有些荒誕。

荒誕一直都是喜劇常用手法,包括沈騰飾演的「專給患者加重病情」的醫生,鮑抱與宋溫暖(李沁 飾)的一唱成名,樓頂的「世外桃源」,各種奇奇怪怪的患者,哪一樣不是荒誕。

電影就妙在,這些荒誕情節配合演員的適當拋梗,並不會讓人覺得尷尬。我們當然不能要求一部喜劇電影去深刻探討人性內核甚至力求100%的真實。

看了《溫暖的抱抱》豆瓣分,如鯁在喉,現場觀眾的笑聲難道是幻覺

但《溫暖的抱抱》仍然在結尾保護著像鮑抱這樣的特殊群體,他沒有改變自己的大部分生活習慣:依然對時間嚴格要求,依然看不慣不整齊的東西。

看了《溫暖的抱抱》豆瓣分,如鯁在喉,現場觀眾的笑聲難道是幻覺

改變的,是他身邊的人,人們願意接納和理解他的「怪」,宋溫暖貼心的幫他擺好啤酒瓶這個細節,就足以證明。

誰又能說,喜劇電影只會玩梗而沒有觸碰到真正的人性關懷呢?賈醫生創建的樓頂世外桃源,看起來很理想主義。

看了《溫暖的抱抱》豆瓣分,如鯁在喉,現場觀眾的笑聲難道是幻覺

但我想,那些被排斥的孤獨的「怪」人們,真的很需要這樣的一個地方來解壓和相互溫暖,或許這種理想將來能夠變成現實也不一定。

他們為什麼笑得如此失態

其實很多人看搞笑或悲傷的帶動情緒的電影,都會有意剋制一下,不至於太過失態。

但這場觀影,墨君注意到一個很有趣的現象,就是大家整個都放鬆了下來,一個梗都過去了,還有人在很大聲的哈哈哈沒停下來。身邊人也都報以莞爾,無人覺得被冒犯到。

這正好就是電影里隱藏的核心——寬容、理解。

看了《溫暖的抱抱》豆瓣分,如鯁在喉,現場觀眾的笑聲難道是幻覺

鮑抱的心理問題,很大一部分是原生家庭帶給他的後遺症,你不能說他的爸媽不愛他,他們只是欠他一個溫暖的擁抱。

在年幼的鮑抱要求爸爸給予擁抱時,父母遭遇不幸。這成了他心裡的一個結,認為自己要求得太多,才導致失去了父母。

看了《溫暖的抱抱》豆瓣分,如鯁在喉,現場觀眾的笑聲難道是幻覺

這個要求並不難,鮑抱的父母只是因為擔心細菌而拒絕擁抱,可很多人隨著逐漸長大,並沒有此類困擾卻仍然忽略了正常的情感需求,比如夫妻之間,朋友之間,與年邁的父母之間——這世上並不是只有小孩子才需要抱抱啊!

成年後的鮑抱越來越孤獨,他拒絕別人,別人也排斥他,如果沒有陰差陽錯的闖入一個大大咧咧的陽光女孩宋溫暖(李沁 飾),他早就放棄自己了。

看了《溫暖的抱抱》豆瓣分,如鯁在喉,現場觀眾的笑聲難道是幻覺

一個臉上沒有笑容的孤獨的人,遇上了一個屢次冒犯他規則的冒失女孩,戲劇化的碰撞出無數笑果。

現場笑聲不斷,這其中少不了開靈車的粉絲司機、愛潑洗腳水的足療老闆娘馬麗、一本正經灌雞湯的沈騰以及每個小人物的密集拋梗。

看了《溫暖的抱抱》豆瓣分,如鯁在喉,現場觀眾的笑聲難道是幻覺

粉絲應援誰見過舉著「遺像」歡呼的,靈車司機這條線簡直是全片最歡樂的源泉,大過年的把自己的「遺像」打在大銀幕上,還有比這更荒誕的嗎,但就是好笑到捶地啊!

你欠誰一個擁抱

片中有個細節多次出現——紅色和白色互相擁抱的小瓷人。

在鮑抱眼裡,它們都應該以同樣的顏色成對出現,一紅一白相互擁抱簡直挑戰他的底線。所以在打掃衛生的時候,他非得把兩個小人分開。

看了《溫暖的抱抱》豆瓣分,如鯁在喉,現場觀眾的笑聲難道是幻覺

在爭執拉扯中,白色小瓷人被摔碎了,鮑抱愧疚的離開。

隨著兩個人的互相接納,這個小瓷人又出現在了宋溫暖的家裡,並且是擁抱的狀態,他仍然固執己見的按照自己的風格將宋溫暖家裡整理得井井有條,唯獨放過了那對顏色不一致的擁抱的小人。

在總決賽表演的時候,他也依然固執的先擦拭鋼琴琴鍵,才肯進入彈奏狀態,他其實什麼都沒改變,只是在曾經封閉的心裡撕開了一個小小的口,給身邊人一個機會,也給自己一個機會。

看了《溫暖的抱抱》豆瓣分,如鯁在喉,現場觀眾的笑聲難道是幻覺

鮑抱的心結在收到那封信之後,終於被治癒,原來父母是願意接納他的,他們已經克服了自己的心理障礙,商量好會獎勵他一個大大的擁抱。

雖然父母無法再兌現諾言,身邊的宋溫暖卻實實在在的送給了他溫暖,舞台上兩人毫無芥蒂的擁抱,讓整部電影的主題得到了升華——你有多久沒有擁抱過你愛的人了?

看了《溫暖的抱抱》豆瓣分,如鯁在喉,現場觀眾的笑聲難道是幻覺

2020年已經結束,我們一起經歷過那麼難的日子,有太多人需要感恩,有太多人需要笑聲的治癒。

不必總是那麼神經緊繃,生怕自己冒犯了別人,不必對往事過於介懷,對身邊人心存芥蒂,也無需理會那些吹毛求疵的質疑……親自到影院感受一下,我確信在現場聽到的那麼多笑聲,並不是自己的幻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