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瑞卿之後誰接任公安部長?毛主席推薦謝富治:他有問題儘管找我


新中國建立後,深受中央信任的羅瑞卿被任命為公安部長,開始維護我國的社會秩序。

將軍在崗十年之久,一直兢兢業業地工作著,從不敢有絲毫懈怠,正因為有他的存在,我國才能平穩度過前期階段。關於這點,連毛主席都不禁感嘆:有羅長子在,天塌下來,他上前頂著,有他在,我就安心,可以睡個安穩覺。

這麼一位能力出眾的將領,自然不可能會被一輩子困在一個崗位上,根據能力,在1959年時,羅瑞卿得到提拔——他被任命為國務院副總理。

公安部長是個極其重要的崗位,關乎到國民安全。羅瑞卿之後,誰接任公安部長比較合適?

圖|羅瑞卿

關於這個問題,黨中央非常重視,羅瑞卿離任前,領導人便開始探討下一任公安部長的選拔。為了更好選出最佳人選,中央政治局的工作人員還專門製作出了一份名單,在其中羅列出各個有資格擔當大任的候選人,楊成武上將,楊勇上將等數位赫赫有名的將軍都在其列。

這份名單最終被送入毛主席手中,主席看著以上名單,腦海中卻浮現出一位令無數人倍感意外的人選,並開始向眾人極力推薦此人擔當大任:「富治雖出身四方面軍,但他對黨的忠誠是經得起考驗的,他有問題儘管找我。」

這位名為謝富治的將領為何會讓毛主席如此重視,主席又為何會堅信他具備能夠擔任公安部長的本領?

圖|謝富治

謝富治出生於1909年9月26日,是湖北省黃安(今紅安)縣城關鎮豐崗謝家壋(dàng)村人。

在那灰暗社會,謝富治的父母雖整天忙碌在外,但一直是吃不起飯的窮苦人民中的一員。因為家庭太過困窮,謝富治早早就開始從事勞作,種地、餵豬、放牛,這些事情他都做過。

或許是看多了周圍人的慘狀,年歲小的謝富治並不甘心一輩子困在鄉間,他渴望能有一個出人頭地的好機會。作為農民,謝富治改變命運最好的道路,是用功讀書,早日考上好大學,從而擺脫此前絕境,變為深受人們重視的人才。然而那個貧苦家庭哪來的錢供他讀書?即便長輩們再怎麼努力,也只能讓他上一小段時間的私塾,一旦到了缺乏勞動力的時候,這位小伙子還是不得不走進土地,協助長輩們一同務農。

好在上天沒有放棄他,雖然沒有讓他投身在一個好家庭,卻給了他一個聰明的大腦。憑藉自身聰明才智,謝富治很快便可以獨自看書。有了這個本事後,青年謝富治經常從親朋好友那借書來看,或許是憐惜這個孩子,大家也不會拒絕他的請求。

從無數的書本中,謝富治懂得了許多道理,同時思想也比常人更加開闊,這樣的「才子」在鄉間是極為少見的,因為謝富治身邊總圍繞著一群崇拜他的同齡青年。

1926年10月,北伐部隊成功攻陷湖北武昌城,湖北人民終於得以接觸革命思想。在共產黨的領導下,湖南人民紛紛站了起來,勇敢地與反動者作鬥爭,大搞農民運動。謝富治家鄉黃安縣也受到這股革命浪潮的影響,有志者統統現身投入革命,謝富治也是其中一員,在他的帶領下,一大批熱血青年緊跟農民步伐,鬥地主,分田地,致力於讓百姓自己當家作主。

這次活動失敗後,吳光浩、潘忠汝等優秀共產黨員同志們又引領了著名的黃麻起義,謝富治得到消息,也積極投身這場起義行動中。雖然這場起義最終也沒有成功,但那轟轟烈烈的場景還是讓青年謝富治深受震撼,也讓他對革命成功抱有強烈信心。

1930年,鄂豫邊的紅軍力量不斷擴大,根據地也得以迅猛發展,當時,黃安一帶共產黨領導的農民地方武裝部隊不斷被編入工農紅軍部隊,謝富治所在的部隊也在其中。

謝富治加入工農紅軍部隊後,依然秉承著抗爭精神衝鋒在前,再加上他為人機敏,打仗很有一套,於是很快便被提拔為紅軍的指揮員。

圖|紅軍部隊

此後的革命歲月中,謝富治從底層做起,一步步靠著實力被晉升為團政治處主任、師政治部主任、軍政治部主任。那個時候,政治幹部也擁有參與軍事決策的權力,因此,年紀尚輕的謝富治已經算是一個紅軍的高級將領了。

謝富治當時身處紅四方面軍隊,擔任部隊高級領導後,他一直奮鬥在抗戰的最前線。謝富治參與了紅四方面軍隊成立以來歷經的所有戰役和戰鬥,並在其中做出了卓越的貢獻。在戰士們與敵軍交戰時,謝富治常常不顧自身危險,親臨戰場指揮部下作戰,身先士卒帶領紅軍們發起衝鋒。在他的英明指揮下,戰士們更具與敵人作戰的勇氣。

紅軍常常遭遇險境,每到這時,謝富治也會不辭辛苦,與戰士們同進同退,給眾人做思想教育工作,可以說,紅四方面部隊在前期之所以不斷壯大,與謝富治的努力脫不開關係。

值得一提的是,謝富治在紅四方面軍展開反「圍剿」戰役時,也在其中擁有著不俗的表現。他曾率領部下打過不少防守戰與進攻戰,在戰場上消滅了不少的國民黨反動派。

後來,謝富治跟隨軍隊向西面進發,抵達川陝地區後,又為開闢川陝根據地多次投身抗戰。因為部隊打了不少漂亮的勝仗,當時四川軍閥和地方反動勢力都有點懼怕他的存在。

1937年,中國武裝力量團聚一心,共同投入到抗戰中。就在這時,在上級的指示下,中國工農紅軍改編為八路軍,由彭德懷帶領著全身心投入保衛祖國的戰鬥中。

此時,謝富治被任命為八路軍第129師386旅772團政治處主任,帶領部下前往一線作戰。政治處被撤銷後,謝富治遵從指令成為該團政治委員,陳賡是386旅旅長,也是謝富治上級。

陳賡本領超群是一件眾所周知的事情,在他與謝富治等人的協作下,八路軍部隊屢戰屢勝,打得日軍聞風喪膽,特別是在神頭嶺戰役後,日軍更是對386旅恨得是牙癢癢,氣急敗壞之下,日本鬼子竟在裝甲車上用中文寫下「專打386旅」的標語。將士們聽到這個消息後,紛紛哈哈大笑起來,同時心中充滿自豪。

在陳賡身邊歷練一段時間後,謝富治的工作能力得到進一步提升。

能力提升後,謝富治自然更受中央重視,不久後,他便被提拔為三八五旅政委。 1939年7月,謝富治與時任385旅旅長陳錫聯帶領著戰士們進入山西省遼縣石匣村襲擊日本獨立第四混成旅團,在那場戰鬥中,我軍成功消滅敵人300餘名,給予日本鬼子以沉重打擊。

1942年,謝富治再次得到中央提拔,這一次,他被任命為太岳軍區副司令員,陳賡再度成為他的上級,擔任軍區司令員一職,自此,謝富治和陳賡開啟了長達七年的協作戰鬥之旅。

同為愛國人士,謝富治和陳賡擁有著無數共同點,他們一同創造了諸多發動革命群眾,組織群眾並武裝群眾的辦法,實行了許多軍民協同作戰的戰鬥策略,在實驗中總結了群眾鬥爭的良好經驗。以此為根據,推廣了地道戰、地雷戰、麻雀戰等眾多作戰方案以及作戰組織,給八路軍部隊以新的作戰思路。

[1945年,謝富治擔任晉冀魯豫太岳縱隊政治委員,陳賡擔任司令員。抗日戰爭勝利後,蔣介石再起霍亂之心,國民黨反動派與我黨之間摩擦不斷。為阻止百姓進一步受害,中央發表聲明,希望停止內戰,簽訂和平條約。在國內輿論的壓迫下,蔣介石也只能暫時按捺自身野心,假意與我方談判。對此,國民政府提出條件,要求毛主席前往重慶與之談判。

圖|蔣介石

重慶當時還在國民黨手中,主席此次前往,無疑是危機重重,然而為了國家和平,主席還是決定應邀前往。

主席出發後,各位共產黨將領心中有個心照不宣的信息:在主席與國民黨人談判期間,一旦我軍遇到國民黨進攻,必須拿出全部力量去抗爭,打得越狠,勝利的場次越多,主席在重慶就越安全。為了保護中央政權,我方勢必投入全部力量於對戰之中。

作為共產黨主力部隊的指揮官,謝富治和陳賡深知自身責任重大,因此一直在兢兢業業觀察戰局,等待時機,對敵人發起猛攻。當然,這個機會,並沒有讓他們等很久。

同年8月,蔣介石派遣國民黨軍第二戰區司令長官閻錫山部朝著我軍根據地進發,企圖攻占晉冀魯豫解放區控制的長治地區(古稱上黨郡),為達目的,他們相繼佔領了襄垣、潞城以及包圍多年的長治、長子等城池,在敵人猛烈的攻勢下,我黨陷入困境。

在這種情況下,陳賡與謝富治接到中央命令,率領大軍與太行、冀南等部隊會合,共同組成一支數萬人的部隊,並對國民黨發起反擊。

這場戰役自9月10日打響,12日至19日,我軍成功佔領屯留、潞城等城池,再加上前期在襄垣時的勝利,自此,我方已順利消滅國民黨軍7000餘人。

10月2日至6日,我方打援部隊以及增調的冀南縱隊與增援閻錫山部的國民黨第七集團軍副總司令彭毓斌部展開血戰,戰鬥結束後,這支擁有2萬餘名士兵的部隊被我軍完全消滅,彭毓斌在混亂中中彈身亡。

眼見軍隊陷入頹廢,長治守軍決意往西突圍,然而他們的這個小算盤也被我軍看穿,12日,這支部隊在沁河以東被我軍全殲。

最後,我軍成功抓獲國民黨軍第十九軍軍長史澤,上黨戰役宣告結束。

上黨戰役是抗日戰鬥結束後,解放軍反擊國民黨軍的第一次大規模殲滅戰,在這場戰役中,我軍共殲俘敵人3.5萬餘名,其中俘虜人數多達3.1萬餘名。通過此次戰役,國民黨人更加深刻意識到我方力量的強大,進而鞏固了晉冀魯豫解放區的防守力量。同時,這場勝仗讓中國共產黨在政治上和軍事上都取得了一定的主動權,直接配合了毛主席在重慶的談判。

1947年8月,經過談論,黨中央決定在晉冀魯豫軍區第四縱隊基礎上建立一支兵團,由陳賡與謝富治統帥。在無數次戰勝敵人後,這支部隊有了一個威名遠揚的名號「陳謝兵團」。

「陳謝兵團」組建不久後,便接到上級指示——進軍豫西,牽制並找機會消滅國民黨部隊,積極配合劉鄧大軍挺進大別山。

為鎖定勝局,陳賡和謝富經常會通宵達旦地分析局勢,制定作戰計劃。在召集年輕且富有朝氣的群眾加入部隊補充兵力的同時,還一直在對戰士們進行培訓以及思想教育工作。

臨行前,謝富治站在部隊中對戰士們說道:

我們要時刻牢記軍人使命,不僅要保護好我方解放區,還要解放所有深受迫害的中國人民,與反動集團鬥爭到底!

經過這場談話,戰士們的抗爭之心比往日更加強烈。

確定一切準備就緒後,陳謝兵團便開始強渡黃河,當天時機不湊巧,天空落下瓢潑大雨,河水猛漲,波濤翻滾。這使得本就兇險的黃河變得更加難以逾越,也讓戰士們的處境變得更加艱難,當然,這種情況也並非沒有一絲好處。

眼見河面浪潮越滾越兇,國民黨反動派越加幸災樂禍起來,他們從未想到,在這種狀況下,我軍依然能夠無畏險阻,成功橫渡黃河。

趁著敵人卸下防備之際,我軍冒雨來到黃河邊,將士們手提油包布一字排開。晚上八點,是規定的作戰時機,隨著謝富治一聲令下,將士們便頂著大風大浪開始在湍急的河水中,駕駛小船奮力向前進發。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通過不斷努力,我軍成功突破敵軍防守,在與國民黨反動派大戰數個小時後,我方人馬成功登陸對岸,與北岸的大軍會合。

陳謝兵團順利率領將士渡過黃河後,國民黨守軍這才如夢初醒,想要與我方對戰。然而,此時已經為時已晚,沒過多久,他們便成為了我方俘虜。

這場渡河的勝利,為人民解放軍解放全中國創造了有利條件,與此同時,蔣介石的又一陰謀宣告落空。

對此,秦基偉將軍曾讚嘆道:

如果說劉鄧大軍挺進大別山是在蔣介石胸口給了一拳,那麼陳謝兵團渡過黃河就好似在蔣介石肋骨又踹上一腳。

這還只是陳謝兵團的前期功績,在此後的戰鬥中,這個兵團的作用依然功不可沒。

1948年,我方與國民黨反動派展開淮海戰役,陳謝兵團奉命也投身戰局之中。在殲滅黃維兵團的戰役中,我方參戰部隊分為東西南三方,其中陳謝二人指揮東集團奮力作戰。通過兩人的默契協作,東集團發揮穩定,連同其餘兩個集團一起將黃維兵團12萬名士兵消滅殆盡。

1949年初,勝利已經向我方傾斜,國內形勢一片大好,在人民的歡聲笑語中,國民黨反動派只能躲在角落中苟延殘喘。謝富治率領大軍加入渡江戰役,在連續重創敵人後,轉戰重慶西南地區,對敵軍實行窮追猛打,不給他們任何留存餘力的機會。

1949年10月1日,新中國成立後,謝富治的職位也隨之變動,他被派遣至雲南,出任省委書記以及昆明軍區司令員兼政委,是雲南軍政的領頭人物。

全新的工作也面臨著全新的挑戰,但是謝富治卻絲毫不懼。在治理雲南的工作上,謝富治最先做的事情,是領導部隊逐一消滅在當地橫行霸道的土匪武裝,恢復雲南的社會秩序,讓人民安心投入建設家園的勞動工作中。

更為重要的是,謝富治為雲南地區的禁毒工作也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圖|雲南老照片

在建國初期,雲南地區毒販猖獗,在利益的驅使下,當地黑幫力量也不容小覷。謝富治深知毒品對百姓的危害,於是,禁毒事業刻不容緩。為了整治這一現狀,謝富治親自組織起人民武裝,調動集體力量,形成毒品打擊網。

除此之外,謝富治還專門派人在百姓中宣傳毒品危害,希望眾人監督此類事件。一經發現,必定嚴厲制裁。

政府部門發布消息後,犯罪集團依然賊心不死,毒品交易轉入地下。即便如此,謝富治還是不會容忍他們繼續作祟,他組織工作人員,偽裝成老百姓模樣,暗訪毒品交易場所,一旦摸清活動地點以及規律,立即使用武力將其捉拿歸案。

通過他的強力鎮壓,雲南地區的毒品販賣行業基本絕跡,自此,當地的社會終於穩定下來,人民們都對他的手段拍案叫絕。

當然,謝富治之所以能夠被雲南人民愛戴,除了政治上面的本領外,還有他清廉的作風。

圖|謝富治

革命將領明白百姓的疾苦,因此從不會收取百姓的一針一線,謝富治也不例外。

一次,謝富治前往下面視察,深入百姓集體,與他們同吃同住,謝富治衣著樸素,態度謙遜,百姓們還以為他只是一名普通的下鄉幹部。

百姓們不知道他的身份,不代表當地領導不知道,於是,謝富治離開時,幹部們紛紛親自前來相送。

謝富治身為高級領導人,上級專門安排了車輛前來接送,然而不久後,謝富治卻突然下車,走至後備箱處,命秘書將其打開。

秘書不知所謂何事,只能照辦,等他們打開後,後備箱塞滿了當地特產。

謝富治見之大怒,指著東西問秘書:「這是怎麼回事?」

秘書依然沒有察覺到事情有何不對,只是在謝富治憤怒的眼神中低下頭,似乎無辜地回道:「這些東西是鄉親們見您愛吃,專門送給您的。」

鄉親們的好意謝富治心領,然而東西他卻還是不能要:「趕緊將它們給我送回去,一件不留,這是共產黨的紀律!」

聽聞此話,秘書總算明白自己的錯誤,將東西拿出來後,又繼續挨家挨戶地送了回去。

這件事情充分展現了他視金錢如糞土的高尚品格,因此,此類事情多了之後,謝富治還被當地居民親切地稱之為「青天」。

謝富治在雲南的這些成就,很快便被傳至黨中央領導人耳中,引得眾人連連稱讚,這或許就是毛主席之所以認為他能夠擔當大任的原因吧!

憑藉在抗戰中立下的赫赫戰功,以及建國後的卓越表現,在1955年中央評選將領時,謝富治被授予上將軍銜。

1956年,在黨的八大會議上,他還被推選為中央委員。

種種跡象表明,謝富治深受中央重視。

1959年,國家第一任公安部部長羅瑞卿即將離任,於是,讓誰接任此番大任便成為了中央工作的重點難題。

根據此前表現,工作人員們提出了一長串將領名單,當名單被交到主席手中後,主席卻有不同意見:「富治同志如何?請政治局同志們商議後告知我答案。」

另外,毛主席還表示:公安工作十分重要……富治雖出身四方面軍,但他對黨的忠誠是經得起考驗的,他有問題儘管找我。

圖|毛主席

就這樣,在毛主席的推薦下,謝富治成為了公安部部長的候選人,並在一些時日後,被正式任命為公安部長

1965年,謝富治還擔任過國務院副總理。他也是歷史上第一位成為副總理的上將。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