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最新消息

關正文:尊重受眾而不是收割受眾


本文整理自《一本好書》《見字如面》總導演關正文1月11日在2020騰訊娛樂白皮書活動上的發言。

站在這裡回顧2020年的綜藝,我覺得它可以分成兩個部分,一個叫做「水上的部分」,也就是我們通過騰訊娛樂白皮書所能看到的部分,在這個部分里,綜藝紅紅火火。另外一個部分,是「水下的部分」,是數據不能呈現,但是讓我這樣的綜藝老兵,覺得警惕,覺得戰戰兢兢的部分。

關正文:尊重受眾而不是收割受眾

大家眼裡的綜藝行業——火熱的綜藝

從白皮書的數據來看,綜藝現在還屬於「火爆的夏天」。

綜藝播放總量,2018年為217部,2019年為184部,2020年為106部;

新節目產量超過整體綜藝產量一半,新節目佔比2018為63.39%,2019年為55.43%,2020年為63.11%;

熱度TOP3新節目:《乘風破浪的姐姐》《哈哈哈哈哈》《朋友請聽好》;

口碑TOP3新節目:《乘風破浪的姐姐》《說唱新世代》《朋友請聽好》;

熱度排名前50的綜藝節目吸納品牌總數:2019年208,2020年336,2020年為2019年的1.6倍。

——數據來自《2020騰訊娛樂白皮書》

從上面數據可以看到:總量在增加,節目還在不斷創新,在這個行業里的人仍然沒有停下,綜藝的商業價值也在增加。

我眼裡的綜藝世界——疲軟、危機

其實白皮書這個數據是和我體感不相符的。在過去一年裡,是我感覺非常有危機的一年。我本以為綜藝總體上進入了疲軟和衰落的狀態,而數據告訴我,沒有。

我不打算跟大數據較勁,我想說說大數據或者白皮書沒有關照的東西,說說我們正在丟失的東西。

先說說毀譽參半的短視頻。我們都承認,大規模數量的受眾越來越多地把時間用到了短視頻的瀏覽上,這點大家最直接的感受都是越來越難,再好看的數據也寬慰不了我們的心。

有什麼辦法嗎?我的答案是:沒有。

因為互聯網生態的邏輯是不可逆的。很多人都在說短視頻勝過長視頻,是因為受眾太忙了,只有零碎的時間,只能瀏覽短視頻。這是胡說。幾千年來人類都很忙,一直是在用零碎的時間享受文化產品。所以沒有完整時間不是問題。現在數億受眾每天瀏覽短視頻超過60分鐘,也說明這不是受眾有沒有完整的時間的問題。

關正文:尊重受眾而不是收割受眾

短視頻戰勝長視頻,獲勝的原因是生態,是短視頻的智能推送,製造了數億受眾自產自銷、相互服務的生態。每天上千萬條短視頻被生產、上傳,智能推送不斷篩選出其中更受歡迎的東西。如此大數量級的創作熱情被激勵,它的動力是無休止的。

很多人都對短視頻生態充滿偏見。但是客觀地說,短視頻是一個真正多元的、代表著新一代視頻媒體主流的生態。它提供了最大規模的新聞來源,擔負了社會觀察、批判和媒體監督責任,擔負著人性的揭示、有趣的娛樂、觀點的交鋒、對弱勢群體的支持、對人類世界的悲憫等等幾乎所有傳統媒體的功能,而在傳統媒體、傳統內容生產、傳統綜藝產品中,這些媒體價值正在消失。

我們當然應該看到傳統綜藝從業人員的努力,他們在以供給側創新的努力儘力豐富著內容的生產,但這次生態迭代是從需求側發起的。數千萬人只是出於喜好在生產,只是在為同好而生產。這其中絕大部分人生產的目的,並不是為了賺錢。當然,營建這種生態的平台是很賺錢。

關正文:尊重受眾而不是收割受眾

關正文導演在《一本好書》的錄製現場

今天白皮書中提到的成功節目,都不是跟同類節目競爭中的勝出者,而是跟數千萬個體視頻內容生產者競爭中的勝出者。我曾經對大數據深懷疑慮,認為文化產品必然帶有精英屬性,最大多數人喜愛的,一定是平均水準線以下的。按照大數據指引,內容生產永遠只能是降低水準的重複生產。但是短視頻生態的實時數據告訴我, 受眾是多元的、充滿智慧的、代表著樂觀、積極和希望的。

那麼回到專業的視頻節目內容生產,我們應該怎麼做?

在我看來, 我們應該回到個人,回到充滿個性的藝術創作的狀態,回到尊重受眾而不是收割受眾的狀態,回到享受創作而不是享受金錢的狀態,謙卑地與所有其他個體、數千萬個體競爭,而不是抱著利用平台優勢碾壓的傳統觀念。跟創作者談創新是可笑的,但創作者不從個體內心的價值偏好出發,只是在為創作之外的好處而生產,同樣是可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