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最新消息

白堅武傳略(3)


(3)

李純(1874 -1920),字秀山,天津人,出生在一個小商販家庭。1889年,15歲的李純跟隨姐夫投聶士成部入伍,17歲入天津武備學堂學習,畢業後教練軍操。1895年袁世凱在小站練軍,李純任教練。透過與袁世凱小妾楊氏同鄉的關係,得到袁世凱的提拔,至1907年,他已是北洋陸軍第六鎮第十一協協統,兼第六鎮隨營學堂監督,駐軍保定。1911年,清廷賞給李純陸軍協都統銜;同年10月10日,武昌起義爆發,他奉命隨軍南下鎮壓,因有功,實任第六鎮統制官。中華民國成立後,袁世凱任臨時大總統,李純被北洋政府授為陸軍中將,改任中央陸軍第六師師長,駐河南信陽,兼豫南剿匪總司令。1913年,加授陸軍上將銜。1914年,袁世凱授李純為將軍府昌武將軍,督理江西軍務;1915年,北京成立「籌安會」,為袁世凱稱帝做準備,李純積極附和,並由北京追隨段之貴等人向袁密呈勸進電。袁稱帝后,冊封李純為一等侯。護國戰爭開始,李純派第六師赴湘鎮壓蔡鍔的護國軍,大敗;後又轉而附和反對帝制。1916年袁世凱死後,黎元洪繼任大總統,任命李純為江西督軍,兼浦口商務督辦。1917年5月,黎元洪解除段祺瑞內閣總理職務,「府院之爭」白熱化。6月4日,李純進京調停時局,結果無功而返,回到南昌。也就在此時,白堅武來到南昌。經與白幾番交談,於7月17日正式聘白為督署顧問。白堅武上任後,立即建議李純聯合其他勢力,以恢復國會為目標,作為解決時局問題的對策。7月27日,督署接到北京來電,主張召集臨時參議院。白堅武與有關人員連夜研究,第二天向李純提出建議,歷陳召集新國會、著急臨時參議院,在法律及事實兩方均無成立之理由;主張聯合南京、武漢方面,要求北京恢復國會。

8月1日,情況發生了變化,副總統兼江蘇督軍馮國璋進京代理大總統;8月6日,任命李純為江蘇督軍。19日,白堅武隨李純一起啟程,20日到達南京。到達江蘇督署後,白堅武仍任都署顧問兼秘書,在書記處交際股辦公。14日,被正式任命為書記處交際股主任。上任後,白堅武與同事相處並不融洽,一些宵小之徒不學無術,且嫉賢妒能,甚至給督軍寫黑信、告白堅武的惡狀。尤其是書記長,更是處處刁難。這使白堅武十分苦惱。他在日記中寫道:「即已處無聊之境,復為奴輩所制,殊不甘也」(1917 9 25)。他經常在日記裡發牢騷:「宵小充軍,職不能稱其位,種種應付,其腦筋直不可以人類計,此等渾物真屬少睹」;「官吏如狗,竟有甫脫書生面人形而狗性者,可痛!狗不足責,可惜此一副麵皮!」白堅武自然也不是等閒之輩,有一次他向書記處請病假,主管此事的處長居然不負責,將假條退了回來;白堅武就又寫了一張病假條,陳明理由,復交上去,然後就走人了。還有一次,督軍令起草致國務院剿匪電文,此令由書記長轉交到白堅武手上。因為白堅武與書記長矛盾很深,電文寫好後,根本沒讓書記長經手,徑直呈送督軍親閱。好在督軍十分看重他,再說,白堅武也不是為幾個小人而誤自己事業的人,所以,在工作中仍是兢兢業業,積極努力,照樣頻頻建言國事,推銷自己的政治主張。

1917年7月,為了反對段祺瑞破壞民主的行為,孫中山南下廣州,成立軍政府,發起護法運動,要求維護《中華民國臨時約法》、恢復國會。他聯合西南軍閥唐繼堯、陸榮廷,開展了反對北洋政府獨裁統治的鬥爭,一時間,南北對峙。這時,北洋軍政府內馮國璋主張和平統一,段祺瑞主張武力統一。10月6日,北洋軍和湘南護法軍在湘潭開戰,護法戰爭正式爆發。10月20日,李純會同江西督軍陳光遠、湖北督軍王佔元,聯名提出解決南北問題意見,包括停止湖南戰爭、撤回湖南督軍傅良佐、改善內閣,整理倪嗣沖部等內容。10月28日,李純又致電孫中山,表達恢復約法和國會,懲辦倡亂諸逆。11月18日,李純又聯合王佔元、陳光遠、曹錕通電主和。在強大的壓力下,段祺瑞被迫辭去國務總理和陸軍總長職務。

聽到段祺瑞下臺的訊息,白堅武自然十分高興。他在日記中有一段對段祺瑞的評論,可謂精當:「自督軍團肇變以來,總統退位,國會推倒;研究系陰謀撥弄,段總理剛愎妄為,激川湘之變,遂致今茲變局。直至水盡山窮,始掛冠而去,固無足語知機。然觀過知仁,亦可謂勁骨者矣。吾聞段芝泉氏,清介可風,沉默剛果,以視今日時流中沉緬酒色,剖克聚財之徒,不可同日語也。然而功過異揆,成敗相反者,不悟政治家之原則,偏聽獨斷,逆時勢而行也。以段氏之為而不得收相當之用,不經濟之結局重以自殺,吾為段氏痛,尤為中國通矣。」

段祺瑞下臺後,南北議和仍在繼續,初倡者李純幾乎將此大任都交給了白堅武。11月25日,白堅武與參議張松山,代表李純到南方進行商洽,力促南北和平。他們的第一站是上海。11月28日,他們到達上海,立即拜見了淞滬鎮守使盧永祥,陳明來意。上海任務一完成,立即乘火車赴浙江。當時浙江形勢很亂,友人勸他不要前往,他只是一笑置之,毅然前去。在杭州,他拜見了浙江督軍楊善德。12月4日,他們回到南京,向李純彙報滬浙之行的情況後,李純又讓白堅武立即南下兩粵。結果,第二天白堅武就又出發了。他先是到上海,找到老上司孫洪伊,讓孫洪伊為他出具兩粵方面的介紹信,然後登上了奔赴兩粵的行程。

白堅武此行的第一站是廣東。孫中山對白堅武的到來非常重視。白堅武坐船繞道香港,孫中山專門派人到香港迎接;13日,白堅武到達廣州後,立即拜見胡漢民等民國要人;14日一早,孫中山即派船來接白堅武,並在病床上接見了他。他這樣描述初次見面的孫中山:「中山形神交瘁,不勝抑悶,然談及外交問題議論風生,詳盡明銳。開山人物名下無虛。」對孫中山的欽佩之情,溢於言表。隨後,白堅武又先後拜見了廣東督軍莫容新、眾議院院長吳景濂、參議院院長王家襄等人,經過一番交涉後,白堅武致電李純,報告與廣東接洽情況,並提出了三項意見:「一去龍濟光,免礙調停;一迅掃紛障,恢復國會,以安人心;一保守中立,劃分宣戰案以對日俄關為兩項問題,防日本強牽入漩渦;末言防鬼蜮利用機會推翻政局,以上各節,請轉電中央。」 另外,他還廣泛拜會各界人士,瞭解廣東人的想法,「徵訪各方心理,渴望和平甚於望歲,異口同聲恢復國會而外他無問題」。經過了解,他對廣東人得出了這樣的判斷;

「一,粵人富於政治,經濟上之才力,在全國中可稱優越,惟軍事則以現狀而論直無辦法。他省人固有壟斷之誚,然粵軍既無戰之能力,又無軍紀之可言,衝突之結果徒禍地方耳;二,粵、桂人之感情已壞。以前敵之危迫屢蹈於危,倖免破裂,然來日終不免矣。陳舜卿氏之統治固失平衡,惟粵人既不能令,又不受命,有志而無力,徒為口頭之攻擊,得毋近於好亂而無成乎?餘非官僚,不能作喪心痛狂之語,現象如斯,固不誣也。」

11月16日,他又奔赴廣西。廣東督軍派專輪送行,並讓廣西籍參議員梁士模陪同,到廣西武鳴拜見寧威將軍陸榮廷。與廣西方面接洽完後,白堅武此行的主要任務已基本完成,而且進行得比較順利。接下來,便是坐守西寧等待形勢的發展。每天由廣西的高官陪著,遊山玩水水,燈紅酒綠,一直過了元旦。這大概是他一生中最難得的一段輕鬆愜意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