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最寵愛的兒子:號稱「億萬寶貝」,結果卻淪為了「工具人」


在我國古代,「東宮太子」那可是不得了一個職位,皇帝的接班人,幾乎除了皇帝,全國的焦點,滿朝文武的目光就都集結在這「東宮太子」身上了。

然而,這也就造成了一個問題,那就是「太子」的體驗感,往往並不是如同人們想像的那麼的好,尤其是皇帝本人,對於太子一般都是又愛又怕,縱觀歷史,除了朱元璋和朱標這對「模範父子」,其他的很難再找出父子之間如此相親相愛、信任無疑的皇家關係了。

而時間到瞭如今,在大洋彼岸,美國前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和他的兒子美國前「太子」,巴侖·特朗普,卻也重演了「父慈子孝」的一幕。

出生就是「紐約」

2006年的美國紐約曼哈頓區曼哈頓特朗普大樓中,六十歲的唐納德·特朗普迎來了他的兒子巴侖·特朗普。

年過花甲的特朗普居然還能再次獲得一個兒子,這不僅讓他欣喜若狂,覺得這是「上帝的恩賜」,對待自己的小兒子巴侖,特朗普更加是捧在手心裡怕掉了,含在嘴裡怕化了。

而自己幾十億美元的身家,也足以讓他給這個小兒子最好的一切。

在巴侖出生了僅僅三天之後,他便被從醫院的恆溫箱裡拿了出來,放到了特朗普為定製的嬰兒車中。這嬰兒車可是非比尋常,是特朗普花了大價錢用純金打造的。單單是這個嬰兒車,就足夠很多人奮鬥一生而不得了。

而此時,特朗普為了讓自己的小兒子有充足的活動空間,可以隨意地跑跑跳跳,發育身體,特朗普就直接清空了一整層樓,作為兒子的「活動室」。

這層樓如果出租出去,按照商業價值來算的話,一年的租金至少在150萬美元往上,相當於每天要4000多美元,換算成人民幣的話,要兩萬多接近三萬元,這可是2004年的3萬元,還僅僅只是一天。

而且在小嬰兒巴侖幾個月大時,特朗普摩挲著他的皮膚,覺得有些褶皺。

其實,這只不過是嬰兒出生不久,時間太短了,皮膚沒有展開的正常現象而已。然而特朗普卻覺得覺得自己要為兒子做點兒什麼,於是便直接收購了高檔餐廳中的昂貴食材,魚子醬。

這些魚子醬一般來說賣出去的話,都是至少十幾美金乃至幾十百美金一克的,賣的時候都是拿著小勺子一點一點的放到小電子秤上稱的,然而,特朗普卻是直接一桶一桶地買回來給小兒子「護膚」用。

而且在巴侖四五歲時,特朗普和妻子梅拉尼婭都為了培養他的興趣愛好,讓他成為一個有著「高雅興趣」的人,直接在自己家的一處莊園之中修建了一個高爾夫球場,只為了讓巴侖一個人可以隨便打。

在特朗普和梅拉尼婭這種不計成本的育兒方式之下,巴侖可以說是享受到全世界前1%的生活質量。

而當後來美國人民「深挖」巴侖的成長軌跡之後,也是驚嘆於他的生活居然如此奢華,所以在後來,巴侖在美國人民的口中,也就成為了一個「億萬美元養出來的大寶貝」。

「條條大路通羅馬」,但有的人出生就在羅馬,在巴侖這裡,那就是條條大路通紐約,但是,巴侖出生就在紐約。

按照巴侖用的這些東西來看,我們只能嘆一句:「有的東西奮鬥奮鬥,我們還可能獲得,但有的東西出生時沒有的話呢,那麼基本上這輩子都不會有。」

後來,巴侖到了上學的年紀,特朗普更是不敢小看這件事情,將巴侖送進了紐約的哥倫比亞預備學校,這是全美國歷史最為悠久的一家私立學校,可以說整個世界都很難找出能和其相媲美的「小學」。

而且不僅有著令人羨慕的師資力量,巴侖的家教也是非常的出色,他的母親梅拉尼婭不僅身材火爆,面容姣好,是美國的一個「超模」,而且,梅拉尼婭還是精通多國外語的「才女」,可以說,巴侖從小就是聽著各國語言長大的,一經學習之後他就熟練地掌握了多門外語,在學校之中的成績也是名列前茅。

由於從小就打高爾夫,吃的那也是最為頂級的食材,巴侖的身體素質遠超同齡人,在體育方面展現出了驚人的天賦。

而且隨著巴侖的成長,他的樣子終於張開了,外貌也是非常的精緻。

有著母親梅拉尼婭優質的基因,有著從小就拿頂級魚子醬護膚的優質條件,巴侖的樣子可以說是「帥的精緻」。

一米九的身高,清澈的眼神,白皙的皮膚,強大身體素質,出色的頭腦,再加上全美國來說都算頂級的出身,巴侖簡直就是完美的代名詞。

原本巴侖的生活,可以說是無憂無慮的,但是隨著特朗普當選為美國總統之後,巴侖卻覺得自己的生活似乎改變了。

搬入白宮

2017年,特朗普在美國首都華盛頓就職了美國總統一職,但是在之前,特朗普的職業生涯卻並不是那麼的順利。

原來特朗普經營旅館,經營酒店,都經營倒閉了,經營金礦、經營礦場,礦場經營關張了。

但是特朗普無所謂,反正他家傳到他這裡,早就是「富N代」了,賠了那點兒「小錢」,根本就不被特朗普放在眼裡。

後來特朗普又去經營賭場,希望能翻個身,但是經營賭場,特朗普居然都能經營的賠本了,不得不說,這可真是一個「良心老闆」。

經商不成了,特朗普轉而投身仕途,利用自己家強大的金錢攻勢,為自己爭取來了美國總統的位置。

但是真當自己當上了美國總統之後,特朗普卻不知這是好是壞,於是他先是孤身前往了華盛頓美國白宮之中,梅拉尼婭和巴侖母子二人還是留在了紐約,先讓巴侖把自己的學業完成,但是此時,巴侖很明顯不能再好好地正常上學了。

如果僅僅是特朗普的兒子,那麼巴侖的身份還並不值得讓人們過多關注,一個頂級富商之子,雖然在美國來說並不多,但是找出來幾十個也是非常簡單的。

然而作為美國總統的兒子,美國的太子爺,可以說是全世界可就這「蠍子的尾巴——獨一份兒」,在巴侖身邊的保鏢便衣等人多了起來。

甚至巴侖在上學放學時,都是前面兩輛凱迪拉克開路,後面兩輛凱迪拉克「殿後」,自己坐在中間的勞斯萊斯之中,前前後後至少一個超過20米長的「小車隊」,就這麼這麼行駛在路上。

但是你巴侖去上學,周圍其他的學生也在,能和巴侖在一個學校的孩子,那家庭也肯定都是非富即貴,那麼怎麼就巴侖能有這種特殊的待遇呢?大人們能理解這個問題,但是這些孩子很難理解。

於是,在學校之中,巴侖便逐漸被同學們孤立了起來,而這些同學的家長其實也也很害怕,巴侖不出事還好,一旦出了什麼事的話,自己家孩子和他在同一個學校上學,誰也說不清楚會不會被遭受「池魚之殃」。

所以,這些家長便用巴侖的這個「小車隊」實在阻礙交通,讓其他孩子無法正常上學的理由,要求特朗普的全美國「第一夫人」梅拉尼婭離開紐約。

於是巴侖便和母親梅拉尼婭一起來到了華盛頓,住進了白宮之中。

但是在此時,巴侖以前的那些同學們卻似乎沒有忘記這個特立獨行,比他們「排場都大」的「太子爺」,經常和別人一提起來巴侖,就是:「哦,那個囂張的傢伙啊。」

但是說者無心,聽者有意,尤其是在一個個真正意義上的小少爺,小公主嘴裡說出來這番話,自然會被有心的人大做文章。

於是巴侖在美國人民心裡就被樹立成了一個什麼樣的形象呢?

「非常無聊,面容疲憊,對待別人非常冷漠,甚至可能有著精神上的自閉症的風險,建議特朗普給巴侖做一些心理治療,不要讓這個孩子毀在特朗普的手中。」

這無疑在是對巴侖個人進行直接的人身攻擊了。

而在此時,巴侖的母親梅拉尼婭終於再也忍受不住了,沒想到當初僅僅是想「傍個大款」,結果卻就成了美國的第一夫人,還「連累」了自己的孩子要遭受這樣無端的指責和謾罵。

於是梅拉尼婭公開露面,懇請美國的媒體不要再涉及自己孩子的私生活了,不想讓自己的孩子再受到傷害了,這可能也只是一個普通母親的心聲吧。

來自父親的利用

但是一些無良媒體的無恥,在這裡就展現出來了,面對梅拉尼婭的請求,這些媒體瞬間更像是被打了雞血一樣,把梅拉尼婭的這翻舉動與之前他們胡編亂造的一些新聞聯繫起來,得出了一個結論:「確有其事。」

如果不是真的的話,那麼梅拉尼婭為什麼會出來請別人不要再關注這件事情了呢?所以,巴侖很有可能真的是一個精神有問題的「自閉症小孩兒」。

「謊言重複千遍就是真理」,看到了外界對自己的如此批評,巴侖的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少,好好的一個孩子,很有可能真的會被這些媒體給搞成「自閉症」。

但是,更讓人寒心的是,不僅僅有來自外界的攻擊,更有自己親生父親特朗普對於巴侖的利用。

巴侖是特朗普的小兒子,他的哥哥姐姐們都已經長大成人了,所以只有巴侖跟著特朗普一起住進了白宮。

在當初,特朗普看到巴侖能深受美國人民的喜愛,就已經開始利用巴侖了。特朗普經經常在自己的推特上發一些和巴侖以及妻子梅拉尼婭一家三口和諧幸福,其樂融融的照片,把自己塑造成了一個好丈夫、好爸爸的形象。

這一招也確實有用,確實給特朗普在競選總統時拉來了一波兒很大的選票。

然而,在巴侖被媒體塑造成了「有自閉症的小孩兒」之後,面對美國人民的懷疑,特朗普卻直接對此沒有作出任何辯解,以沉默回應了外界的所有質疑聲,可憐的巴侖,多麼希望自己的父親站出來給自己說句話呀,多麼希望自己的父親能夠證明自己精神沒問題,但是,等來的卻是特朗普的緘口不言。

在去年美國新冠爆發之後,特朗普確診得了新冠,隨後,美國的第一夫人梅拉尼婭和巴侖也都進行了核酸檢測,都確診患上了新冠,這是梅拉尼婭親自在推特上發出來的消息,但是白宮方面卻對此不作任何解釋。

而此時,看著才14歲的巴侖,特朗普突然又有了一個計劃。

他在一場演講中說道:「啊,美國的學校應該可以正常上課,不要再停課了,讓孩子們回到學校裡吧。因為孩子們都非常年輕,他們有著比大人還要強大的免疫系統,新冠病毒對他們而言,根本就不算什麼,我的兒子巴侖也得了新冠,他不就沒什麼狀況嗎?」

「可見,要麼就是孩子們的免疫系統強大,根本就不用停課,封閉學校,要麼就是新冠病毒,根本就無害,這就是一場徹頭徹尾的騙局。」

然而,此時的巴侖情況是怎麼樣的呢?有了這全美國最頂尖的醫療設施和醫療物資的救治,巴侖的病自然是能夠治好的,但是在這個過程中,巴侖也發燒過,也咳嗽過,也曾經覺得徹夜難眠過。

但是,這些卻全都被特朗普選擇性無視了,只是說自己非常健康,而自己又能做什麼辯解呢?

自己住在白宮之中,這個深宅大院像一個牢籠一般,把巴侖給鎖在了裡面,別人根本見不到他。

本來是特朗普最寵愛的兒子,全美國最精緻最完美的美少年,億萬美元養出來的大寶貝,此時卻成了特朗普為自己博得政治籌碼,實現自己政治目的的一個工具人。

就算是到了今天,巴侖不過也就十五六歲,還只是一個青澀的少年,但是由於自己特殊的生長環境和成長軌跡,這個本該在陽光下快樂成長的少年,臉上卻沒有了絲毫笑容,而自從父親卸任了美國總統之後,巴侖的生活,又將進入一個新的節奏之中。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