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滸傳第二十二回講了什麼事?這回該怎樣賞析呢?

水滸傳第二十二回講了什麼事?這回該怎樣賞析呢? 1


  傳第二十二回主要內容:閻婆大鬧鄆城縣 義釋宋公明

  誤殺后,躲避官府來到莊上遇見。武松是清河縣人,因在家酒後與本處機密相爭,將人打昏了,誤以為打死,逃來避難已有一年有餘。現在聽說人原來沒被打死,遂準備回鄉。武松離開柴進莊上,宋江兄弟一路相送,武松拜宋義兄,與宋江宋清作別。走到陽谷縣,因為不聽店小二規勸,走夜路過景陽岡,遇上大蟲(老虎)。武松乘著酒後神力,竟將老虎打死。景陽岡眾獵戶將此事報與眾大戶、縣裡。陽谷知縣賞錢一千貫,武松將錢在廳上散與眾獵戶。知縣見武松壯勇,又厚道仁義(忠厚仁德),就讓武松在縣裡做了個步兵都頭。一句話概括就是:本回寫宋江在柴進莊上留住、遇見武松,武松打死景陽岡上老虎、在陽谷縣當了都頭。這一回的回目是:「橫海郡柴進留賓,景陽岡武松打虎」。本回主要寫武松,寫景陽岡打虎,是武松的出場戲,從此鏡頭開始轉向武松。

  該回主要人物簡介:

水滸傳第二十二回講了什麼事?這回該怎樣賞析呢?

  宋江,江湖人稱「及時雨」,又號「呼保義」。因為他面黑身矮,人又喚他做黑宋江;又且於家大孝,為人仗義疏財,人皆稱他做「」。

  又且舞刀弄槍。上有父親宋太公在堂,母親早喪,下有一個兄弟,喚做宋清,自和他父親宋太公在村中務農。自幼與同在鄆城縣東溪村的相熟。

  因私放晁蓋等人,被小妾閻婆惜捉住把柄,以至於殺了閻婆惜后連夜逃走,期間結交諸多英雄好漢,輾轉周折上了梁山。並曾帶兵征討祝家莊和高唐州。

  晁蓋死後繼任梁山第三任寨主,主張並接受朝廷的招安,接連出征遼國、田虎、王慶、等,屢立戰功,被封為武德大夫,楚州安撫使,最後被等奸臣設計用毒酒害死。

水滸傳第二十二回講了什麼事?這回該怎樣賞析呢?

  水滸傳第二十二回讀後感

  閻婆告宋江殺死女兒,相當曲折艱難。略去前因,我們看到,失獨老母親血淚控告兇手,衙門集體演戲包庇宋江,良心小吏張三獨力維持公道。

  唐牛兒是無意替宋江背過了。我認為這個人物可以去掉,他二十一回假說有公務替宋江脫身失敗,沒有起到大作用。這裡讓宋江脫離閻婆的糾纏,掩護大哥先走,但也能寫宋江一時性發,掙脫開老婆子。人都殺了,你還裝什麼小綿羊呢。唐牛兒可憐,作者在他出場時給他貼上「破落戶」標籤,暗示作者不待見他。

  縣衙深似海,小小鄆城縣衙凝聚了許多資深演員。知縣栽贓唐牛兒,第一次公人抓人點到即止,友好地訪問宋家莊,愉快地接收了款待,帶著宋太公的託辭回來。一個演員不可怕,可怕的是一群演員配合無間。被害者母親面對的,可謂「舉世皆醉我獨醒」。

  面對演技,閻婆也用演技懟回去,披頭散髮賣可憐。

  第二次朱仝帶隊抓人,雷聲大雨點小,許多人馬無功而返。朱仝都是深刻的老太極,揣著明白裝糊塗,把糊塗互相推來推去。朱仝裝做要連累宋太公,讓雷橫替他說情,極其默契的對手戲。

  朱仝作人情,領先於雷橫,這是因為朱仝和領導關係近,知道佛像下地機關。「閑常時和你最好,有的事都不相瞞。」

  如我以前說過的,書中好人,好官的判斷標準是和好漢厲害一致,偏袒好漢可以歪曲公理。鄆城知縣時文彬掩護宋江,縱容捕頭抓人不力,包括晁蓋。他的作用也完成了。等到下次寫到雷橫朱仝被逼上山,知縣已經換了一個。時文彬也杳無音訊。這一回題目「大鬧」暗批閻婆無理取鬧,「義釋」表揚朱仝,不公正。

  知縣最終還是服軟了,唐牛兒的罪名是「故縱凶身在逃」,難道不是承認宋江是兇犯嗎?

  宋江帶宋清出逃不合理。宋清沒有犯事,與宋太公同是犯罪嫌疑人家屬的身份。宋江又是孝順的人,能想到宋太公更需要宋清陪伴。

  武松是個爽快的人,他的話里含有批評柴進。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儘快刪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