鋰礦股“二次背離”焦灼求解:二級市場“錨”在何處?


21世紀資本研究院研究員董鵬

直至本週,鋰礦股本輪週期的第二次“背離”仍未結束。

2月9日,鋰礦指數盤中創下2021年9月以來的新低。

至此,鋰鹽價格上漲、股價下跌的矛盾走勢已經持續近5個月時間。

本輪鋰鹽週期起始於2020年10月,其中碳酸鋰從彼時的4萬元/噸上漲至目前的接近38萬元/噸。

2021年,整個鋰礦股大幅上漲前夕,基本面與二級市場走勢同樣出現過一次背離。

即2021年1月25日至3月24日,持續時間剛好兩個月。

將兩次背離比較可以看出,無論是指數,還是個股的回撤幅度,去年9月至今的區間跌幅均已超過了第一次背離期間。

只是,整個行業的基本面卻未發生明顯變化。

春節後,百川盈孚的鋰鹽報價繼續維持高位,上海有色的國產碳酸鋰現貨價繼續調漲,同時市場各方對行業接下來的執行預期也未發生變化,至少年內供應緊張的局面很難得到明顯緩解。

板塊內公司四季度超預期的業績表現,來自賣方機構的推薦始終未停止,信達證券、西部證券更是將天齊鋰業、贛鋒鋰業列為了2月“金股”。

問題顯然不是出在了基本面和預期層面。

促使第二次背離持續的核心原因是什麼?鋰礦股經過2021年系統性上漲,並動輒40%以上的回撤後,這一輪景氣週期的上漲行情就此宣告結束?

二次背離的比較

覆盤歷史行情,無法對未來走勢作出準確指引,但是至少可以明確當前鋰礦股所處的位置。

其中,影響股價執行的兩大變數,分別為基本面與二級市場。

先說基本面,上述兩次背離期間,鋰鹽價格都處於上漲階段。 2021年1月25日至3月24日,碳酸鋰上漲初期,從6.9萬元/噸上漲至8.7萬元/噸;2021年9月14日至今,則從14.4萬元/噸上漲至當前的37.8萬元/噸。

可以看出,第二次背離期間,碳酸鋰累計漲幅遠超第一次背離期間。

產品價格上漲帶來了利潤率的直接提升。百川盈孚根據成本利潤模型測算的結果顯示,2021年Q1碳酸鋰季度利潤為2.36萬元/噸,到2021年Q4增加至9.41萬元/噸,2022年初至今又再次暴增至18.39萬元/噸。

可見,2021年9月鋰礦指數殺跌以來,整個行業的盈利趨勢仍在不斷向好。

不同點,主要在於鋰鹽所處的週期位置。第一次背離期間,碳酸鋰處於價格恢復階段,處於上漲週期前期,第二次背離期間,碳酸鋰已經遠遠超過上一輪週期16.8萬元/噸的高點,即便後期在供需關係作用下,鋰鹽繼續高位上漲,但是目前至少已經是“棋至中局”。

推薦文章  林志穎,金瀚,杜江,劉浩存,林依晨,陳赫!

上述所處週期位置的差異,可能會對二級市場對行業未來預期產生改變,但是這個變化至今尚未出現。

再來看二級市場走勢,剛好與上述基本面演變趨勢形成鮮明對比。

在剔除2021年新進入鋰行業的紫金礦業,以及鋰鹽產能尚未落地的比亞迪後,納入樣本的鋰礦股一共12只。

2021年1月25日至3月24日,上述樣本股平均跌幅21.47%,跌幅中位數23.81%;2021年9月14日至今,區間平均跌幅為31.63%,跌幅中位數為37.88%。

個股跌幅排名上,第一次背離期間,債務問題尚未實質解決的天齊鋰業跌幅最大,達43.22%,雅化集團、永興材料跌幅分別為42.43%和39.89%。

第二次背離,融捷股份、天華超淨跌幅均超過50%,雅化集團回撤再次逼近45%。 12只樣本股中,有8只個股跌幅超過30%。

這其中,與二級市場環境的改變存在重要關係。

第二次背離又可分為兩個階段,第一階段為2021年9月至年末,鋰礦股在當年累計巨大漲幅後,估值壓力顯現,賽道股集中熄火;第二階段為2022年初至今,海外加息及二級市場對今年經濟增長的擔憂,使得A股泥沙俱下,出現大面積回撥。

可以得出結論,第二次背離鋰礦板塊的基本面和二級市場“波動率”都要顯著高於第一次背離,加之持續時間更長,使得二次背離期間的矛盾顯得更加突出。

二級市場的“錨”

按照本報“硬核投研”前期的判斷,在龍頭公司釋出2021年全年業績預告,確定四季度盈利區間後,鋰礦板塊可能會迎來轉機。

實際表現上,企業盈利趨勢容易判斷,但是二級市場變數過於隨機,難以把握。

就長期執行趨勢上看,決定股票價格的核心仍然是上市公司業績,即便可能因二級市場投資風格、預期、板塊輪動等因素,股價出現階段性回落。

就整個板塊全年業績預告情況來看,四季度確實存在一定超預期的表現。

以“鋰業雙雄”兩大龍頭為例:

贛鋒鋰業,預計2021年全年淨利潤48億元至55億元,中位數為51.5億元。

以此計算各季度盈利,該公司Q1至Q4淨利潤分別為4.76億元、9.41億元、10.56億元和26.77億元。

天齊鋰業,2021年全年淨利潤預計在18億元至24億元之間,中位數為21億元。同年Q1至Q4淨利潤分別為-2.48億元、3.34億元、4.44億元和15.7億元。

2021年淨利潤逐季度提升,與前述百川盈孚追蹤的行業利潤變動趨勢保持一致,鋰鹽漲價驅動上市公司盈利能力提升的邏輯獲得有效驗證。

而就2022年Q1市場表現來看,國內鋰鹽產品均價再次大幅提升。

據統計,2021年Q4上海有色國產電池級碳酸鋰均價為21萬元/噸,2022年Q1至今該產品均價已經提升至33.45萬元/噸。

推薦文章  鄧倫塌房! 《香蜜》衝上熱搜榜,孫怡趙麗穎受影響,郭敬明最絕望

考慮上述行業龍頭原料全部自給或部分自給,成本優勢十分明顯的條件,今年一季度其扣非後淨利潤將大機率實現環比增長。

以天齊鋰業為例,即便按照單季15億元淨利潤進行簡單年化估算,2022年預計淨利潤可達60億元。

賣方機構給出的盈利預期更高。

1月26日晚,公司釋出業績預告,此後賣方研報作出的盈利預期普遍在66億元以上。

據不完全統計,1月26日至今,共有8家賣方進行盈利預測,其中6家對該公司2022年利潤預期值超過75億元,信達證券婁永剛給出的預期值更是達到了100億元。

鋰礦股2021年Q4超預期的業績表現,也使得賣方機構對其今年的盈利預期進行了上調。

所以,鋰礦股前期估值過高的問題,正在透過“一加”利潤增長、“一減”股價回落的方式得到了明顯緩解。

即便採取上述75億元的較低利潤預估值計算,對應公司2022年每股收益可達5.08元。而截至2月9日收盤,天齊鋰業股價為81.67元,估值16倍。當然,前提是2022年公司淨利潤能夠達到賣方的業績預期值。

這不是個例,板塊內其他公司亦多符合這一特點。

景氣度持續高位執行

大宗原材料的價格波動有個特點,上漲速率越快,持續週期就越短,反之亦然。

碳酸鋰,從2020年下半年見底以來,漲得就一點都不慢,4萬元/噸到40萬元/噸可能會在一年半的週期內實現。

只是,商品價格執行的核心卻是供需關係,供應持續小於需求,就難言上漲趨勢的結束。

就2022年供需情況來看,供應緊張的情況仍舊難以緩解。

2021年底,贛鋒鋰業副總經理劉明參加公開活動時曾提出,“從供需建設週期看,鋰電池週期六個月,有些只需兩個半月。供給端的正極材料需要約1年時間,慢的要1.5年,鋰材料約2年半時間,有些地方需要3年。”

反觀鋰礦的擴產,則需要“勘探,採礦許可,採礦、選礦等上游產能釋放需要時間。”

終端新能源汽車滲透率提升帶動需求增長後,動力電池及材料環節新增產能可以短時間內滿足,但是鋰礦產能的釋放卻非易事。

盤點主要礦山產能提升情況可知:全球最大的泰利森鋰精礦現有產能134萬噸/年,第三期60萬噸化學級鋰精礦計劃試執行計劃已經提前至2024年底完成,遠期產能達194萬噸/年。同時,2019年底建設的尾礦庫專案預計今年二季度投產,額外新增30萬噸鋰精礦產能。

澳洲排名第二的Mt Marion礦山,日前贛鋒鋰業剛剛宣佈進行技改擴建,公司原話為“預計將於2022年下半年投產,預計原產能規模將增加10%-15%,另外將新增加接觸礦種產能,預計將額外增加10%-15%產能規模……”

美國雅保、天齊鋰業和贛鋒鋰業均為全球鋰業巨頭,其鋰精礦產能的提升主要與自身鋰鹽產能相匹配,不會透過市場化的方式對外出售。

澳洲礦山中,可供外部出售的礦源則仍然處於強勢上漲狀態中。

推薦文章  周杰倫出現之前,人們在聽什麼歌? 【80後回憶錄之金曲】

據華西證券晏溶團隊判斷,春節期間,2月3日,Fastmarkets對鋰精礦(SC6) 評估價格為3250美元/噸,環比前一個月上漲625美元/噸。而2月4日,普氏能源資訊評估鋰精礦(SC6) 價格為3500美元/噸(FOB,澳大利亞)。

Pilbara在2021年四季度報告中表示,預計2022Q1鋰精礦(SC6)長協價格約2600-3000美元/噸。目前普氏能源資訊評估的價格遠高於一季度長協價格。

澳礦上漲,將直接對國內鋰鹽產品帶來成本支撐。

另一邊,國內鋰鹽企業仍然在不斷加碼產能。節後最為典型的案例就是天華超淨,其控股子公司天宜鋰業原有4.5萬噸氫氧化鋰產能,日前宣佈啟動46億元股權融資,其中便涉及了天華時代鋰能、宜賓偉能鋰業合計8.5萬噸的氫氧化鋰新建產能。

國內鋰鹽新建產能不斷加碼,海外礦山增量有限、鹽湖產能是釋放滯後,供需關係及成本等多重因素支撐下,本輪鋰鹽的上漲週期難言結束。

雖然碳酸鋰處於歷史絕對高價區,但是大宗商品價格執行特點一直是“趨勢為王”,供需關係無實質改變,趨勢也將繼續。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