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愛情,他做了一款網頁小遊戲,3個月獲取百萬玩家


虎年第一天,訊息顯示,2021年底紅遍全球的線上字謎遊戲《Wordle》將被《紐約時報》以百萬美元左右的價格收購。百萬美元,在遊戲行業只是一筆芝麻大的收購案,但《Wordle》是“特別”的。它的初衷完全不是為了賺錢,而是為了愛情

獻給女友的“愛情禮物”

《Wordle》是在2021年年底爆紅的一款人氣線上字謎遊戲,玩法非常單純:每人每天可以嘗試6次機會,猜出一個由5個英文字母組成的英文單字。如果6次全部猜錯,那麼就只能等待第二天。

■ 灰色:單詞中不存在該字母

■ 黃色:單詞中有該字母,但不在當前位置

■ 綠色:該字母在正確的位置

正是這樣單純中帶點小難度的遊戲機制,戳中了全球使用者的痛點。 《Wordle》一路從英美這些英語國家,紅到了歐洲,再到亞洲。

但很多玩家不知道的是:《Wordle》誕生的背後,其實是一段充滿浪漫色彩的愛情故事。

《Wordle》是由美國的軟體工程師Josh Wardle,最初為了他酷愛猜字謎的女友Palak Shah所開發的遊戲。

在2020年新冠疫情期間,兩人都深深沉迷於《紐約時報》的填字遊戲,這讓Wardle心裡起了念頭,想為女友設計一款專屬的小遊戲,創造屬於兩人的浪漫時光。不久後,Wardle以自己的名字“Wardle”改編命名的遊戲《Wordle》就這樣誕生了。

或許正是因為《Wordle》的初心只是一款情侶間的小遊戲,所以它既沒有廣告不需要下載安裝App,也沒有嵌入廣告。只要開啟瀏覽器,就能享受《Wordle》的樂趣。

各界名流站臺,攻略滿天飛

獨自享受了一段時間後,Palak和Wardle決定把這款遊戲分享給親朋好友們。沒想到一傳十、十傳百。 2021年11月1日,這款遊戲只有90名玩家,但短短兩個月後,《Wordle》就吸引了30萬名玩家。此時Wardle發現,使用者會用emoji中的方格子分享Wordle成績,於是新增了成績分享的功能,讓《Wordle》開始廣為流傳,覆蓋到了更多的使用者。許多政界商界的名流都加入到了遊戲中。

美國脫口秀節目《The Tonight Show》的主持人Jimmy Fallon就是Wordle的鐵粉。他曾發文尋找同好,想知道有沒有人和他一樣中了《Wordle》的“毒”。

推薦文章  漫威將迎來首位跨性別黑人拉丁裔女性角色

這股Wordle熱潮造就了一連串有趣的現象,或許也是Wardle自己沒有想到的。玩家不僅會分享遊戲,還會交流自己的解題思路。比如,開局的第一個單詞該如何佈局,相互比拼誰的起手式和解題思路可以又快又準地推算出答案。

很多海外媒體和個人玩家,都開始做起了攻略。科技媒體Gadgets 360建議入門的玩家可以挑選母音比較多,或者包含“E、A、T、R、I、S、O、N”這幾個字母的單詞作為開局,因為這些字母是英語中最常用的字母,可以幫助玩家獲得大量線索;

2月10日謎題,筆者起手式為STEAM

瑞典玩家Stefan Geens建議大家使用「arose」作為開局單詞;

美國軟體工程師Bertrand Fan做得更絕,他直接偷看了網頁原始程式碼,並從中找到了Wordle的題庫,並利用大資料研究了每個英文字母的出現次數後,將他的開局單詞換成了“soare”。

“Favo(u)r門”事件,英國玩家酸了

《Wordle》的門檻不高。 5個英語字母,對於具備一定英語詞彙量基礎的使用者來說,都可以參與。但即便如此,《Wordle》還是在“英語拼寫”上翻了車。

許多重視成績的玩家抱怨道,《Wordle》沒有做出說明——這款遊戲採用的是美式英語,而非英式英語,導致他們沒法正確猜出解答。

最著名的是“Favor(美式英語拼法)、Favour(英式英語拼法)事件”。 1月份的時候,許多英國網友就因為這一個字母之差而無法猜出謎底,他們紛紛跑到社交媒體上留言,“該死的美式英語拼寫,我以為Wordle是英國人開發的!”(《Wordle》遊戲網址中帶有UK)、“我媽媽也對Wordle的單詞拼寫規則感到震驚,我們應該得到正義的支援!”……

謎底為“Favor”的當天,眾多英國玩家發洩不滿

另一位英國玩家則是用“Favo(u)r”一語雙關,留下了一條耐人尋味的評論:“今天(指謎底為Favor的那天),《Wordle》絕對得不到任何英國玩家的支援。”(Today’s Wordle will not find favour with anyone in the UK.)

推薦文章  俗語說“三十晚上無外人”,那女兒能留娘家嗎?老祖宗傳下的習俗

用我們的話來概括——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對於Wardle而言,《Wordle》的“初衷”只是扮演定情信物,以至於後來的英國玩家鬧情緒以及《紐約時報》的收購,感覺充滿了童話色彩。

“單純”基因,造就人氣Wordle

為什麼Wordle有如此的魅力?這不只是許多網友心中的疑問,連電子遊戲專家、網路社羣專家等也相當好奇。

《Wordle》的創造者Wardle堅信,這款遊戲簡潔的畫面和單純的遊戲機制,是它爆紅的關鍵。 “我認為玩家很開心看到,終於有一款遊戲單純就是為了好玩而已,”Wardle接著說道,“它不會做一些偷雞摸狗的事去窺探你的隱私,也不會逼迫玩家去肝,或是強制分享給別人。”

“每天只佔用你三分鐘時間”或許就是《Wordle》另一個走紅的關鍵因素。無論玩家對這款遊戲多麼地愛不釋手,每天系統就只會出一道謎題。這個限制創造出一種稀缺性,讓玩家遊戲的時候全神貫注,遊戲結束之後又充滿期待感。這種若即若離的感覺,讓玩家始終對《Wordle》保持新鮮感。

Wardle曾把《Wordle》比作甜美可口的點心,或是美味佳餚。一旦頻繁品嚐,它可能就會失去吸引力。

英國心理學家Lee Chambers指出,《Wordle》的魔力在於巧妙的分享機制,這些小方格既有辨識度,又足夠隱晦。對於局外人來說,它釋放出了強大的神秘感;對於《Wordle》玩家來說,能夠一眼看出別人分享的答題過程,但又看不出謎底,讓人心裡癢癢。

Wordle 235 4/6 代表:

Wordle遊戲的第235天,用了4次機會猜出謎底

“Twitter不斷被小方格刷屏,意味著玩家們都在努力解謎,這是最有效的營銷手段。”Chambers說道。

在資深遊戲開發者Harrison Gowland看來,《Wordle》每天給全球玩家出的是同一道謎題,如同大家齊心協力打BOSS一樣,形成了一種獨有的集體遊戲體驗。這種體驗提升了玩家內心的競爭意識,讓玩家更有動力分享成績。他們渴望知道“今天的謎題,其他人解開了嗎?”、“跟別人比起來,我的成績如何?”等結果。

Gowland還認為,網際網路圈子給予給人的壓力,也是促使使用者主動分享成績的關鍵,“人們不想錯過《Wordle》,否則就好像錯過了一輪非常時尚的潮流”。

玩家為《Wordle》的愛情故事護航

不可否認,《Wordle》誕生在了一個非常巧妙的時間點。

推薦文章  47歲林志玲產後狀態太出色,皮膚跟嬰兒一般

英國社會學家Juliet Landau-Pope指出,每年年底人們往往會停下腳步覆盤過去的一年,或者反思自己的得與失。整個2021年,很多人過得並不順心。各種政治層面的,充滿變數的經濟前景,延燒中的疫情危機等等,社交媒體上真正缺乏的是正能量。而《Wordle》是一份少有的真正有趣的禮物,它成為了使用者的“避風港”,雖然每天只有那短短的幾分鐘。

根據《紐約時報》的說法,如今《Wordle》的使用者數已經有數百萬了。當然,無奈市場上也適時出現了很多“致敬者”,亦或者說是“模仿者”。它們之中,有些是純粹的惡搞,並不算抄襲,會在遊戲中註明“靈感源自於《Wordle》”。但有些居心叵測想趁機撈一筆的,結局就比較悲催了。

由於《Wordle》原本只有網頁版,因此一位名叫Zach Shakked的開發者在看到遊戲火了之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復刻了一個APP版——《Wordle – The App》,並在社交媒體上瘋狂拉仇恨。最終,他被網友集體追殺,山寨的遊戲也被蘋果及時下架。

或許,玩家們一開始只是衝著遊戲本身而去。但是當《Wordle》背後的故事慢慢被公開,誰都不會允許Wardle和其女友Palak的愛情結晶被別有用心的開發者糟蹋。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