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V疫苗有多“燒錢”?瑞科生物9個月虧損5.2億


文|胡文柳

編輯|楊潔

HPV疫苗“一針難求”時,在春節前,號稱“國產九價HPV疫苗先行者”的瑞科生物,向港交所再度遞交了招股書,意圖衝刺港股的“HPV疫苗第一股”。

瑞科生物此次發行,由摩根士丹利、招銀國際、中信證券共同保薦。在它的背後,還站著紅杉瀚辰、招銀國際、君聯資本、東方富海、Temasek淡馬錫等一眾豪華資本團。 2021年6月,公司完成C輪融資,估值飆升至將近90億元。

但是,雖然站在外界看好的HPV疫苗生意風口上,瑞科生物高估值的背後,卻“不賺錢”。除了仍沒有產品上市之外,光是2021年前9個月,瑞科生物的虧損就高達5.2億元,同期研發成本達3.72億元。

此前,瑞科生物曾於2021年7月16日首次遞表港交所,但因未能在6個月內透過聆訊,而被自動列為“失效”。時隔5個多月後,瑞科生物再度闖關港交所,但也有投資者擔憂地表示,它也“太心急了”。

-01-

曾經只有21名繳社保員工

誰能想到,就在4年前,瑞科生物還是一家只有21名繳納員工社保公司。它是在2019年,由北京安百勝與江蘇瑞科生物技術有限公司合併而來。

2011年的婦女節前一天,劉勇決心放棄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CDC)的教授的身份,註冊了一家HPV等疫苗的研發公司——北京安百勝。之後,在2012年,美年健康創始人俞熔與3個獨立投資人也建立了江蘇瑞科生物。

北京安百勝早期的發展並不算順利。從專利數目上來看,在2013年申請了10項發明專利後,北京安百勝在之後6年時間內,沒有申請任何一項發明專利。截至2022年,北京安百勝的申請的發明專利累計為20項,對比同行萬泰生物的52項發明專利,北京安百勝的研發實力還有待提高。

江蘇瑞科生物在成立之初,給自己的定位是主做疫苗工藝放大業務。但在合併之前,江蘇瑞科的業務規模也並沒有得到太大的進展。國家企業信用資訊公示系統顯示,在2016年,江蘇瑞科生物只有19位員工;2018年,其職工社保數還是隻有21人。直到2019年和北京安百勝合組之後,瑞科生物的職工社保數才躍升至107人。

而在這兩家公司成立時,國內疫苗行業的發展也處於早期。在2015年之前,資本市場對疫苗行業投資並沒有熱情。在合併之前,北京安百勝也從沒有獲得過融資,劉勇就曾對媒體表示,瑞科能活下來是個奇蹟,“創業10年,瑞科差不多有8年時間是處在現金流極度緊張的一種狀態”。

在2016年的“山東疫苗案”一度引爆輿論。 2016年3月,山東警方破獲案值5.7億元的非法疫苗案,涉及的疫苗未經嚴格冷鏈儲存即運輸銷往24個省市,其中包含25種兒童、成人用二類疫苗。之後,國內疫苗行業增長進入了長達兩年的停滯期。

2018年7月17日,“長生疫苗事件”再度轟動全國。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釋出通告指出,長春長生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被曝出凍幹人用狂犬病疫苗生產存在記錄造假等行為。這也成為國內疫苗生產領域最嚴重的負面事件之一,將整個疫苗行業也推上了風口浪尖。

推薦文章  《雷霆戰將》後,一波《亮劍》“衍生品”來襲,恐畫虎不成反類犬

在2018年7月,北京安百勝研發的九價HPV疫苗(REC603)終於獲得國家藥監局傘式IND批准,這意味著該疫苗可以進入臨床研發階段了。可是,臨床研發極度“燒錢”,劉勇必須儘快找到金主,支援九價HPV疫苗的研發。

於是,此前已在2017年獲得戰略融資的江蘇瑞科生物進入了劉勇的視線。自2012年6月起,江蘇瑞科生物已與北京安百勝於研發方面建立緊密合作關係,於是,雙方一拍即合。

雙方合併時,採取的是由劉勇等收購江蘇瑞科生物,再由瑞科生物收購北京安百勝的“反向收購”方式。招股書顯示,在2019年,北京安百勝以1103.30萬元被瑞科生物收購,重組和整合是“為進一步加強與北京安百勝的研發合作”。

在2011年,北京安百勝成立時,劉勇擁有53.85%的股權。在2019年1月收購北京安百勝之前,劉勇透過金諾同舟及鼎誠道合,累計持有瑞科生物50%的股權。而在合併完成後,劉勇及其控制的員工持股平臺共同持有瑞科生物21.63%股權,北京安百勝已由瑞科生物完全控制。

截至目前,瑞科生物第一大股東為君聯資本,持股10.66%;上海超瑞持股8.34%,LYFE Capital持股7.7%,東方富海持股7.43%,其持股5%以上的大股東幾乎全是投資機構。值得注意的是,瑞科生物目前並沒有實控人,也沒有控股股東。

-02-

王牌疫苗“錢途”幾何?

(圖源:網際網路)

瑞科生物有勇氣在半年內兩度闖關港交所,它手裡的“王牌”毫無疑問是其5支HPV疫苗管線。

HPV,即人乳頭瘤病毒,是誘發宮頸癌的罪魁禍首,而接種HPV疫苗則能有效減少宮頸癌患病風險。目前市場上常見的HPV疫苗有3類:二價、四價、九價。所謂“價”指的是預防病毒的種類數量,其中九價HPV疫苗預防範圍最廣。

瑞科生物擁有2支二價HPV疫苗管線、1支四價HPV疫苗管線、2支九價HPV疫苗管線,這是北京安百勝從2011年建立之初就著手的事業。根據招股書,其鋁佐劑HPV九價疫苗REC603已經進入到III期臨床試驗階段,是瑞科生物所有疫苗組合中臨床試驗最接近商業化的產品。

前瞻產業研究院報告顯示,根據人口普查結合目前國內HPV疫苗的主要應用人群以及人口普查資料,剔除掉已經接種的約1000萬人次後,可測算出目前國內HPV疫苗的存量需求缺口仍有3.2億人次;同時,國家統計局資料顯示,九價HPV疫苗的適齡人群(16歲-26歲)就有約1.2億。

據弗若斯特沙利文報告預測,中國首款HPV疫苗於2017年獲批。此後,HPV疫苗的市場規模在2020年增至人民幣131億元,預計到2030年將達到人民幣690億元,2020年到2030年的複合年增長率為18.0%。

在這片巨大的市場裡,九價HPV疫苗成為其中的主流產品。據弗若斯特沙利文報告顯示,2030年中國HPV九價疫苗市場規模將達411億元。未來國產疫苗替代也將“大有可為”。

在國內,近幾年內一度出現九價HPV疫苗“一針難求”的情況。為了打上一針疫苗,有人甚至不遠千里異地預約。

但是,截至目前,瑞科生物還暫無獲批准做商業銷售的產品,也沒有透過疫苗銷售產生任何收益。公司長期處於虧損狀態,虧損幅度也在逐年擴大。在2019年、2020年以及截至2021年前三季度,公司虧損總額分別為1.38億元、1.79億元及5.20億元。

推薦文章  《心居》馮茜茜才最清醒?在顧家白吃白住,卻用一句話點醒親姐姐

在沒有主營業務收入支撐的情況下,公司的虧損主要來源於其研發開支和財務成本。在2019年和2020年,瑞科生物的研發支出分別為6326.5萬元和1.31億元。在2019年和2020年,分別產生財務成本7616.3萬元和3711.2萬元。

未來,瑞科生物的營收情況完全要取決於其疫苗能否成功實現商業化。但這其中,還存在著很大的不確定性。

就目前來看,HPV疫苗市場已經變成存量玩家的狂歡場。隨著HPV疫苗加速普及,其中還有多少紅利可供新入局者享用,還是個問題。

在2020年11月,WTO呼籲全球194個國家將攜手在2030年實現90%的女性在15歲前完成HPV疫苗接種。之後,國內各地也進行了積極響應。自2020年以來,內蒙古鄂爾多斯市、福建省廈門市、山東省濟南市、廣東省、四川省成都市、江蘇省無錫市和連雲港市連雲區、河南省鄭州市、河北省石家莊市等地已陸續開展或宣佈即將開展HPV疫苗免費接種工作。

2022年2月7日,海南省宣佈,將為全省適齡女性免費接種國產二價HPV疫苗。在這之後,HPV疫苗免費接種還將繼續在國內各地展開。

對於企業來說,二價HPV疫苗的盈利能力也打了“折扣”。早在2020年年底,沃森生物就曾無視投資者不滿,擬以11.4億元的價格轉讓子公司上海澤潤32.6%的股權。當時,上海澤潤在二價HPV疫苗專案的研發進度是走在全國前列的。但在之後的電話會議上,沃森生物曾表示“未來HPV疫苗競爭激烈,(上海澤潤)盈利能力不行”,一度引起了熱議。

而瑞科生物手上的2支二價HPV疫苗研發管線的商業化前景,也因此變得不太明朗。

在九價HPV疫苗方面,國內研發賽道上,已經聚集了包括萬泰生物、康樂衛士、博唯生物在內的多個玩家,早已變得擁擠。而瑞科生物的九價HPV疫苗晚於博唯生物進入III期臨床階段,如無意外的話,它們預計最早也是在2025年左右才投入市場,在上市時間上,瑞科生物並不佔優勢。

值得注意的是,在HPV疫苗難覓對手的“舒適期”內,全球製藥巨頭默沙東正意圖加速佔領市場。智飛生物作為默沙東的代理商,已經加大了HPV疫苗的採購金額。在2021年12月,智飛生物與默沙東簽署協議,約定2021年、2022年年基礎採購HPV疫苗金額分別為102.89億元、115.57億元,相比2020年有了大幅提升。

德邦證券曾測算,在短則1年半、長則7年的時間內,國內九價HPV疫苗市場將會趨於飽和。

-03-

高代價的“自救”行動

在合併成功後,瑞科生物做的首件大事,就是在2020年啟動新冠疫苗ReCOV產業化專案,直接導致其當年研發費用中“IND(臨床申請)前開支”由2019年的424.6萬元飆升至5486.3萬元。

新冠疫苗研發並不是瑞科生物的“拿手活”。其12款創新型疫苗研發管線中,HPV疫苗才是它的最專業的領域。這次它改道研發新冠疫苗,業內人士認為,一定程度上,是看中了其中蘊藏的巨大收益。

2020年,新冠疫苗及HPV疫苗“雙概念股”智飛生物,全年股價累計增幅達到240.44%,市值也較年初增長了5倍。同時,在疫情期間,國產HPV疫苗頭部企業萬泰生物也開啟了新冠疫苗相關專案。

(圖源:瑞科生物招股書)

為研發新冠疫苗,瑞科生物也選擇了與上海市公共衛生臨床中心訂立協議,受讓相關技術。然而,這份協議也讓瑞科生物倍感壓力。根據協議顯示,瑞科生物不僅需要支付預付款100萬元,而且需要在研發階段支付最高4400萬元的費用,根據研發進度進行“里程碑式”分期付款;並且,在ReCOV成功商業化後,瑞科生物還有義務向江蘇省疾控中心支付其總銷售收入的1%作為銷售佣金。

推薦文章  《只是未婚妻的關係》開播,全程高甜,搞笑能力滿分,看得我上癮

截至目前,瑞科生物的新冠肺炎疫苗ReCOV正在紐西蘭進行I期臨床試驗。隨著國內疫情緩解,為獲取足夠多的樣本,新冠疫苗的臨床試驗大都需要到海外疫情嚴重的地區進行,隨之而來的也是水漲船高的研發成本。

當前,全球共有33款新冠肺炎疫苗上市,其中12款是和瑞科生物類似的重組蛋白疫苗;63款處於III期或後期階段的;162款處於臨床開發中。

用瑞科生物董事長劉勇的話來說,“疫苗行業如今的發展時機,可謂二百年難遇”。但是,面臨巨大的成本壓力和市場壓力,瑞科生物必須和時間賽跑。

本文由《財經天下》週刊旗下賬號AI財經社原創出品,未經許可,任何渠道、平臺請勿轉載。違者必究。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