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通金梓才最新分享:出海是成長股的核心陣地,紅利是價值股的核心陣地

分享本文


6月21日下午,財通基金副總經理、權益投資總監金梓才,在財通基金2024夏季投資策略會上,以“政策推升市場回暖,出海投資正當時”爲題,分享了對下半年A股市場的投資展望。

金梓才的風格非常明確,投資以跨行業配置見長。

從業績表現來說,基金定期報告顯示,金梓才重倉的天孚通信、新易盛、工業富聯等個股今年以來普遍漲幅明顯,使得金梓才管理的基金今年以來表現均在同類前列。

比如金梓才的代表作,財通價值動量,Choice數據顯示,截至6月21日,今年以來收益率達22.17%;

而金梓才在2023年7月新成立的財通景氣甄選這支一年持有期基金,在即將滿一年之際,也爲基民帶來了16.76%的收益。

就去年以來熱議的紅利話題,金梓才提出了自己觀察與思考,

他表示,市場中表現最好的高股息資產,往往並不是靜態股息率最高的那一批,

而是股息率居中,同時兼有一些成長性的標的,

比如核電行業,它是兼具成長性、長期未分配利潤以及現金流等多個條件的紅利資產。

相比於傳統的紅利類資產,它看起來股息率並不高,但是結合它的成長性,其實是更好的一類資產。

出海投資是一個必然選擇


第一部分,我想給大家分享的是,我們對整個大勢的研判。

我們認爲,現在國內這一塊,還是一個消費結構相對分化,性價比消費趨勢顯著的狀態。

以性價比消費爲代表的電商平台跟其他平台的銷售對比可以看出,現在性價比的消費還是備受青睞的。

相對應的是,高客單價消費還是復蘇比較乏力的。

這個是目前國內消費的一個狀態。

第二部分,地產仍然在相對底部區域,這也是目前來說可能壓制經濟復蘇的一個因素。

當前政策正不斷推進,短期內需求有所回暖。

我們將密切關注房地產市場的動向,並據此做出判斷。

轉向國際視角,我們注意到,經歷了去年的去庫存周期後,歐美經濟目前正處於主動補庫存的初期階段。

我們將繼續關注其後續補庫對於我們出口的拉動效應。

事實上,今年一季度和二季度,我們的出口行業,特別是機械和輕工業,已經顯示出強勁的增長勢頭,一些龍頭公司取得了比較好的增長。

下半年,隨着美國逐步進入降息周期,我們有理由相信這一動力將保持強勁。

此外,美國房地產市場也處於底部區間,新开工私人住宅的同比增速自去年二季度觸底後,呈現出反彈上升趨勢。

我們預計這一趨勢將持續。

因此,我們對北美及整體的外需持相對樂觀態度。

在這樣的背景下,我們認爲出海投資是一個必然選擇。

觀察90年代的日本,可以看到類似的環境。

我們相信,通過出海,國內企業能夠有效實現利潤增長。


良好現金流+成長性

是非常稀缺且看好的投資點


總結來看,我們認爲,在宏觀層面,國內需求仍然處於較低水平。

但通過出海可以實現龍頭企業的利潤增長。

在政策層面,國九條是一個重要的政策工具,有助於夯實市場底部。

我們預計,今年市場將有效回暖向上。

配置方向上,出海是成長這個方向上非常重要的一個抓手。

在紅利這個方面,我們認爲,未來也是會比較受益的。

特別是,那些能把現金流和成長性這兩者結合在一起的公司,這樣的公司可能是全市場現在相當稀缺的存在。

結合了良好現金流和成長性的公司,將是市場上非常稀缺且看好的投資點。

今年以來,兼具成長性和高分紅的資產,表現也是相對顯著的。

我們用 2024 年預期增速將全A 分成了12組,

今年以來超額收益最顯著的一組,落在 10%-15% 這個區間裏面,超額收益達到21.6%。

這一組的增速區間對應的股息率是2.8%。

我們可能以往有一個誤區,覺得股息率越高越好,或者說增長越高越好。

但其實,在現在這個時代下,並不是靜態的股息率越高就越好。

往往股息率處在中間位置,增速處在中間位置的,它可能增長的持續性,或者它未來成長的確定性很高,反而是今年走的相對好的公司的一個集合。

這是我想跟大家交流的重要的一點。

我們認爲,其實高分紅與增長也並不矛盾。

我們以標普爲例,大家其實看到,很多科技公司它的回購、分紅、收益率都是比較高的。

所以,不是說我們一提高分紅,就是在一些非常價值的、非常傳統的行業。

這樣的公司應該分布在各個行業裏面,可能都會有。


出海的各個方向上

具備比較強的成長性


第二部分,我想跟大家重點匯報一下,我們對後面一些投資方向上的看法。

第一大塊,出海投資方面;

第二大塊,主要就還是在高股息和紅利這個方向上。

現在,從A股的角度來說,可能具備比較強的成長性,都是在出海的各個方向上。

所以我們認爲,出海的這幾個核心行業裏面的核心品種,很有可能會成爲下一個階段大家持續去關注、持續去布局的核心資產。

在出海這個方向上,我們很多行業其實佔全球的份額都不是很高。

我們最近也看到,很多中國的品牌,包括新能源車、客車,一些制造業的環節,都在進入到歐洲市場,進入到美國市場,獲得一定的份額。

我們進一步地自下而上篩選出了一些方向,大家可以做一定的參考。

但是我想提醒大家的就是,在具體的投資上,肯定要根據各個行業的差異性,做一些細節上的梳理和區分。


成長股的核心陣地

AI“軍備競賽”帶來的算力需求


第一塊,在出海這個方向上,我們很明確的一直以來看好光模塊的需求。

原因也很簡單,從去年一季度开始,自從北美大模型整個產業鏈开始蓬勃向上以後,

整個市場的技術迭代也好,它的技術更新的周期开始快速加速。

整個北美,大客戶的“軍備競賽”從去年一季度、二季度就已經开始。

這個過程,它是一個大的時代的开啓,不以人的意志爲轉移,也不會輕易去停下腳步。

因爲所有人都已經意識到,大模型才是這個時代下最核心的競爭力,也是最核心的加持。

要有大模型的訓練,就要有算力的加持。

處在北美核心供應鏈的、跟算力相關的核心品種,一定是這個時代非常強的。

在光模塊領域,大家已經非常了解這個行業的驅動邏輯和成長邏輯,我就不多贅述。

我想強調的是一點,最核心的是,因爲有北美雲服務提供商的需求,他們不斷地去“卷”大模型,這造成整個算力周期的迭代速度相比原來越來越快。

這與過去在雲計算數據中心時代的感覺完全不同。

這才是這些公司長期估值提升的核心原因。

當然,這些公司還擁有服務大客戶的卓越能力,有非常好的客戶帶動他們往前發展,

包括服務大客戶的工藝、設計和交付能力,這也是他們的核心優勢。

從去年下半年到今年,許多北美互聯網公司已經增加了資本开支。

未來,新的巨頭也將繼續加入這場算力建設的競賽,大家陸陸續續也會看到。

去年打开了“潘多拉魔盒”,只有少數的1-2個北美的雲客戶的資本开支是比較強勁的。

到了今年,幾乎所有的北美雲廠都已經开始大力投入。

到了明年,可能這個趨勢會更爲強烈。

光模塊這一塊是非常確定的,現在股價的位置也是非常合理的,並沒有去透支太多的明年和後年的業績增長。

出海其他的方向,就散落在各個制造業的環節裏面、各個我們有能力輸出到歐美市場的領域裏面。

它的行業分布是非常分散的,甚至於說,在某個行業裏面,可能也就是一到兩個公司具備這個能力。

所以,未來出海的投資,它一定會形成行業分散、品種集中。

行業分散我們剛剛講過了,品種集中這一點,我覺得也是非常重要的。

有能力在歐洲、美國去得到大客戶認同、建立渠道、建立信任、逐步开始供貨,這樣的公司一定是不多的。

在一個行業裏面可能就1-2個公司。

所以我們覺得,一定要緊抓住這樣的公司,而不要去分散到其他的一些方向上去。


變壓器出口訂單增速良好

這一過程將持續3到5年


第二塊,是變壓器領域。

變壓器領域是我們今年年初才开始關注的一個領域,三四月份才开始有比較強烈的信心。

這個行業,其實也是北美 AI 數據中心建設衍生的、外溢的需求。

隨着北美AI數據中心建設的快速增長,對電網建設的需求也日益明顯。

北美又缺乏相應的配套產業鏈能力,

這將導致需求外溢到日韓、中國等具有變壓器出口能力的國家。

目前,我們看到了非常非常好的訂單情況,預計這一過程至少將持續3-5年,是一個值得長期布局的方向。

另外,我們的新能源車在海外市場已經佔有一席之地。

但是客車這塊,往往有的時候大家會有點忽視。

大家要特別關注,客車企業在歐美市場的利潤水平,它是遠超國內的。

這將帶動相關企業的ROE出現明顯的拐點。

ROE 提升的持續性也是非常大的。

歐洲的能源轉型和自主建設是一個中長期規劃,它並不是半年或者一年就能結束的。

這一塊也是我想提醒大家關注的。

另一塊,有相當多的輕工和機械行業中的細分市場,如全地形車和高爾夫車。

它是散落在很多行業的一些非常細致的行業裏面,從今年一季度开始出現了比較明顯的增長。

我也想提醒大家去關注。

包括像風電設備,也是關系到歐洲的能源自主安全的建設。

我們看到,在去年,歐洲海風的建設還是處在一個低位,可能它的高峰會出現在2027年和2028年。

海風的裝機量可能直到 2029 年、 2030 年前都是一個持續高增的狀態,這個對我們相關上市公司拉動也是很大的。

因爲他們歐洲當地的產能也是不夠的,在很多環節它的供需缺口還是比較大的。

這一塊也是出海投資非常好的一個方向。

以上就是我想跟大家分享的,對出海幾個細分領域的建設。

第一個,要不就是在歐美供應鏈裏面,找一個增速非常快的領域,比如說像AI 相關的上下遊;

第二個,如果不是找賽道特別快的,那么關注一下企業出海的利潤率的彈性,

它也會階段性地驅動這個行業或者公司的投資機會;

第三,如果說這兩者都沒有,隨着歐美經濟慢慢見底向上,它可能也有一個機會。

所以這些行業,我們覺得都還是有很大的投資機會。


高股息投資的好品種

往往靜態股息率並非最高


第二部分就是在紅利,就是高股息這一塊。

核心還是在於我們的利率,就是不管是短端還是長端,都是一個長期下行的區間。

這就導致,紅利資產的性價比越來越高。

而且它又有很強的確定性。

這就是爲什么紅利投資從去年开始進入到大家的視野,並且在去年下半年到現在,大家的認同度越來越高。

紅利或者高股息的這些資產,大家去找一些靜態的數據很容易,但是我們想和大家交流的就是,

往往靜態股息率高的公司,並不是一個非常好的選擇。

我們對高股息的理解是,

第一個,公司、行業最好還能有那么一點成長性;

第二個就是,公司長期的未分配利潤,最好是相對來說高一些;

第三個,企業的自由現金流最好也是在滿足企業正常的利息支出和稅收以後,比較充裕的。

這三個條件,如果說加到我們的選股條件裏面,其實剩下的公司也是不多的。

全市場,我們現在梳理下來有兩三百家具備高分紅能力的公司。

但是如果要同時滿足這三四個條件,這樣的公司數量就會少很多。

我們想跟大家分享一個領域,就是核電。

核電商業模式穩定,具備一定的成長性,因爲未來五年的裝機規模已經幾乎是確定的了。

它的建設周期相對比較長,現在的審批已經決定了未來五年的核電裝機增速——

所以,它也是比較穩定的;

它的投資回報率也是很穩定的,它在中遠期的 EPS 就是穩定的。

它的商業模式很好,現金率很好,所以它符合我們剛剛說的這幾個要求——

動態股息率更高,靜態股息率未必高。

高股息的投資,往往更好的品種,不是在靜態股息率高的這一些行業裏面,而是看起來表觀不高的。

但是,你仔細去揣摩它,是非常有道理的。

整個市場的定價,是因爲它成長性好,所以看起來股息率並不高,但是其實結合它的成長性,它是更好的一類資產。

我最後再給大家總結一下。

第一個,我們的觀點就是,國九條夯實市場的底部,同時也造成了市場的分化;

資金會往優質企業上去流入,會從一些相對質地有問題的公司上撤出。

同時,也降低了市場的波動率,這有利於整個市場的高質量發展。

所以,我們非常看好市場在未來一個階段的整體性的回暖。

在方向上,我們看好像出海和高紅利這兩個方向。

前者是成長股的一個核心陣地;

後者可能是價值股的一個核心陣地。

如果能把兩者結合起來,那可能是更好的一個品種。


標題:財通金梓才最新分享:出海是成長股的核心陣地,紅利是價值股的核心陣地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信息之目的,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如有侵權行為,請第一時間聯絡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