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四季度貨幣政策報告釋放7大訊號短期有4大關注點


來源:熊園觀察

國盛證券首席經濟學家,熊園

國盛證券宏觀研究員,穆仁文

週五(2 月11 日),央行釋出《2021 年第4 季度中國貨幣政策執行報告》,報告設了6個專欄:《銀行體系流動性影響因素與央行流動性管理》;《增強信貸總量增長的穩定性》;《我國宏觀槓桿率保持基本穩定》;《兩項直達工具接續轉換》;《探索開展氣候風險壓力測試》;《防範化解重大金融風險取得重要成果》。

本次《報告》對貨幣政策總基調,延續了12.8中央經濟工作會議、1.18央行新聞釋出會等一系列會議的說法,也有不少新提法、新要求, 包括: 對經濟仍然擔心,指出“我國部分領域投資尚在探底”;發揮總量和結構雙重功能;充足發力、精準發力、靠前發力;有力擴大貸款投放;更擔心美聯儲加息(調整了“以我為主”的位置);暗示會加槓桿來穩增長;防風險讓位於穩增長;對房地產定調更積極,等等。具體7大訊號如下:

訊號1: 央行對經濟仍然擔心,認為全球面臨“疫情、通脹、發達經濟體貨幣政策調整”三重製約,中國面臨“需求收縮、供給衝擊、預期轉弱”三重壓力,並指出“我國部分領域投資尚在探底”。

訊號2: 央行對全球通脹擔憂有所加劇,提出“全球高通脹持續時長尚存爭議,需防止通脹預期脫錨風險”;央行仍認為我國通脹壓力總體可控,“CPI上、PPI下”是2022年基準情形。

訊號3: “發揮總量和結構雙重功能;充足發力、精準發力、靠前發力;有力擴大貸款投放”等定調,再次確認了我國貨幣政策已正式轉向全面寬鬆,再降準降息仍有可能,信貸社融也有望延續高增。需注意的是,央行重新加上“堅持不搞大水漫灌”,並把“以我為主”從一開始的貨幣政策總基調的位置挪到了後面的匯率政策,預示央行應會更顧及美聯儲加速加息對我國的掣肘。

推薦文章  Q1市場复盤:清冷開局背後的重重危機與全新機遇

訊號4: 央行專欄介紹“銀行體系流動性影響因素與央行流動性管理”,強調市場利率是觀察流動性鬆緊“最直觀、最準確、最及時的指標”,不宜過度關注公開市場操作規模等數量指標。

訊號5: 央行對房地產定調更加積極、再提“更好滿足購房者合理住房需求”;我們繼續提示,地產調控有望進一步實質性鬆動(事實上當前已開始),尤其是限購限售限貸等需求端政策可能的放鬆。

訊號6:央行認為“經過集中攻堅,我國金融體系積累的突出風險點得到有效處置,制度短板逐步補齊”,預示2022年防風險的總思路將有所調整,會更注重穩增長和防風險的平衡,避免引發次生風險。

訊號7:央行指出“我國宏觀槓桿率穩中有降,為未來金融體系繼續加大對實體經濟的支援創造了空間”,預示2022年可能會透過加槓桿來穩增長。

總體看:我國貨幣政策已正式轉向全面寬鬆、將全力穩增長,再降準降息仍有可能、但次數可能有限,Q1信貸社融也有望保持高增。短期有4大關注點:地產調控有望實質性鬆動;基建落地進展;中國再降準降息進展,以及美聯儲加息預期的變化;利率主看“寬貨幣VS寬信用”博弈,短期大機率震盪。

正文如下:

訊號1:央行對經濟仍然十分擔心。央行認為“全球經濟修復的不確定性繼續加大”,主因“疫情、通脹、發達經濟體貨幣政策調整”三重製約,還以IMF、世界銀行、OECD等國際機構近期下調全球經濟增速作為佐證,認為“2021 年底美、歐、日、英的經濟增速可能已經階段性見頂”;和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等一樣,央行重申“需求收縮、供給衝擊、預期轉弱的三重壓力”和“外部環境更趨複雜嚴峻和不確定”,並額外指出“疫情反覆對國內消費形成抑制,部分領域投資尚在探底;經濟潛在增速下行、人口增長放緩、低碳轉型等中長期問題不容忽視”。

訊號2:央行對全球通脹擔憂有所加劇,提出“全球高通脹持續時長尚存爭議,需防止通脹預期脫錨風險”;央行仍認為我國通脹壓力總體可控,“CPI上、PPI下”是2022年基準情形。

>;;;央行認為,“由於供應鏈瓶頸、勞動力結構性短缺、大宗價格等因素存在較大不確定性,發達經濟體通脹壓力已處於多年鮮見的高位水平,市場通脹預期仍較強,政策制定者需密切關注通脹預期可能脫錨的風險,防止預期發散”;央行繼續強調“我國通脹壓力總體可控”(和Q3一樣),並指出“2022年CPI中樞可能較2021年溫和抬升,整體仍在合理區間執行;PPI同比漲幅在階段性衝高後回落,2022年伴隨全球經濟供需缺口彌合,疊加基數效應,PPI同比將延續回落。”

>;;;我們繼續提示,2022年我國通脹基準情形是“CPI上、PPI下、PPI-CPI剪刀差收窄”,走勢上:CPI同比震盪回升,全年高點在9月前後、可能突破3%,全年中樞2.4%左右;PPI整體趨降,高基數下Q4可能轉負,全年同比降至3.5%左右,其中,1月有望降至9.1%左右。

訊號3:“發揮總量和結構雙重功能;充足發力、精準發力、靠前發力;有力擴大貸款投放”等定調,再次確認了我國貨幣政策已正式轉向全面寬鬆,再降準降息仍有可能,信貸社融也有望延續高增;需注意的是,央行重新加上“堅持不搞大水漫灌”,並把“以我為主”從一開始的貨幣政策總基調的位置挪到了後面的匯率政策,預示央行會更顧及美聯儲加速加息對我國的掣肘。

推薦文章  2021年我國紡織品服裝出口創歷史性新高同比增長8.4%

>;;;央行繼續強調“穩健的貨幣政策要靈活適度,加大跨週期調節力度”,並加上了“發揮好貨幣政策工具的總量和結構雙重功能”(12.25央行Q4貨幣政策委員會例會首提),也加上了“注重充足發力、精準發力、靠前發力”(1.18央行新聞釋出會首提),但同時把Q3剛刪掉的“堅持不搞大水漫灌”又重新加上了;

>;;;央行要求“引導金融機構有力擴大貸款投放,增強信貸總量增長的穩定性;著力加大對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的金融支援,實現總量穩、結構優的較好組合”,預示央行希望信貸保持多增;

>;;;需注意的是,“以我為主”的位置發生了變化,Q3報告是和貨幣政策總基調一起、放在一開始(“穩健的貨幣政策要靈活精準、合理適度,以我為主”),本次Q4報告改為放在匯率部分(“以我為主,處理好內部均衡和外部均衡的平衡,以市場供求為基礎,增強人民幣匯率彈性”),由此看,央行會更顧及美聯儲加速加息對我國政策的掣肘。

>;;;我們繼續提示,“開始了就不會輕易結束”,後續降準降息仍有可能、但次數較為有限;短期信貸社融有望延續高增,Q1社融增速有望穩中趨升至10.5%-11%。

訊號4:央行專欄介紹“銀行體系流動性影響因素與央行流動性管理”,強調市場利率是觀察流動性鬆緊“最直觀、最準確、最及時的指標;不宜過度關注公開市場操作規模等數量指標”。專欄指出“銀行體系流動性同時受到短期及長期因素的影響;針對不同期限的影響因素,央行的操作工具存在差異”;並明確指出“從市場角度來說,觀察流動性鬆緊程度最直觀、最準確、最及時的指標是市場利率,判斷貨幣政策姿態也應重點關注OMO利率、MLF 利率等政策利率,而不宜過度關注流動性數量以及公開市場操作規模等數量指標。”後續流動性管理上,央行要求“加強對財政收支、政府債券發行、現金投放回籠和主要經濟體貨幣政策調整等不確定因素的監測分析,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引導市場利率圍繞政策利率為中樞上下波動”。

訊號5:央行對房地產定調更加積極,我們繼續提示,地產調控有望進一步實質性鬆動(事實上當前已開始),尤其是限購限售限貸等需求端政策可能的放鬆和此前一樣,央行繼續強調“房住不炒;堅持不將房地產作為短期刺激經濟的手段”等表述,新增加了去年四季度以來多次提及的“更好滿足購房者合理住房需求”,再考慮到1.20住建部2022年工作會議提出的“充分釋放居民住房需求潛力”,我們仍提示:後續地產調控有望實質性鬆動;事實上,春節前安徽省已發文鼓勵下調首付比,全國性商品房預售資金監管也已開始鬆動。

訊號6:防風險的總思路將有所調整,會更注重穩增長和防風險的平衡,避免引發次生風險。央行設專欄“防範化解重大金融風險取得重要成果”,認為“經過集中攻堅,我國金融體系積累的突出風險點得到有效處置,制度短板逐步補齊”,並新增“把穩增長、防風險放在突出位置;增強前瞻性、預判性和系統性,積極應對新形勢、新挑戰”。

訊號7:央行指出“我國宏觀槓桿率穩中有降,為未來金融體系繼續加大對實體經濟的支援創造了空間”,預示2022年可能會透過加槓桿來穩增長。央行指出:2021年末宏觀槓桿率降至272.5%,已連續5個季度下降,預計2022年宏觀槓桿率將繼續保持基本穩定;我國宏觀槓桿率穩中有降,為未來金融體系繼續加大對實體經濟的支援創造了空間。

推薦文章  熊磊假扮路人給杜新枝刷禮物,還大肆稱讚杜新枝,網友嘲諷:真不要臉!

風險提示:疫情演化、美聯儲加息節奏、我國政策力度、外部環境等超預期變化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