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報告:中國宏觀槓桿率持續下降至272.5%!相比主要經濟體增幅可控


作者丨朱英子

編輯丨週鵬峰

圖源丨圖蟲

2月11日,央行釋出《2021年第四季度中國貨幣政策執行報告》(下稱“《報告》”),在專欄“我國宏觀槓桿率保持基本穩定”中披露了2021年宏觀槓桿率資料。

《報告》顯示,初步測算,2021年末我國宏觀槓桿率為272.5%,比上年末低7.7個百分點,已連續5個季度下降,穩槓桿取得顯著成效”。

分部門看,2021年末,我國非金融企業部門槓桿率為153.7%,比上年末低8.0個百分點;住戶部門槓桿率為72.2%,比上年末低0.4個百分點;政府部門槓桿率為46.6%,比上年末高0.7個百分點。

“與主要經濟體相比,疫情以來我國宏觀槓桿率增幅相對可控。”《報告》提到,疫情以來,我國以相對較少的新增債務支援了經濟較快恢復增長,宏觀槓桿率增幅相對而言並不算高。

國際清算銀行(BIS)最新資料顯示,2021年二季度末美國(286.2%)、日本(416.5%)、歐元區(284.3%)槓桿率分別比2019 年末高31.3 個、37.1個和27.2個百分點。同期我國槓桿率為275.9%,比2019年末高19.9個百分點,增幅比美國、日本、歐元區分別低11.4個、17.2個和7.3個百分點。

推薦文章  宋丹丹:再度升級當奶奶,才61歲的年紀又第二次“抱上孫子大胖”

廣發證券資深宏觀分析師鍾林楠認為,2021年總槓桿率下降7.7個點,為今年的穩增長與宏觀槓桿率保持基本穩定預留了空間。

多因素共同支撐

《報告》認為,疫情防控得力、經濟穩步恢復、宏觀政策有效等因素共同促進我國宏觀槓桿率保持基本穩定。

一方面,疫情防控取得明顯成效、國民經濟持續恢復是宏觀槓桿率企穩的關鍵所在。

宏觀槓桿率是一國非金融部門總債務與國內生產總值(GDP)之比,名義GDP是宏觀槓桿率計算的分母,其增長快慢對槓桿率變化有重要影響。

2020年疫情衝擊下,我國經濟增長一度明顯放緩,宏觀槓桿率出現階段性上升,但是我國率先控制疫情、率先復工復產、率先實現經濟正增長,經濟發展韌性不斷增強,這對穩槓桿作用突出。 2021年我國名義GDP同比增長12.8%,比上年加快10.1個百分點,推動宏觀槓桿率明顯下降。

分季度看,2020年第二季度起,隨著經濟穩步回升,宏觀槓桿率上升勢頭邊際趨緩直至轉為下降,2020年前三個季度槓桿率增幅分別為14.1、7.4、4.1個百分點,2020年第四季度至2021年第四季度槓桿率分別下降1.4、2.1、2.2、0.7、2.7個百分點,連續五個季度下降。

另一方面,宏觀政策有力、有度、有效,以可控的債務增量穩住了經濟基本盤。

一是政策有力。疫情衝擊發生後,穩健的貨幣政策更加靈活適度、精準導向,響應及時有力,2020年共推出9萬多億元貨幣支援措施,引導金融系統向實體經濟讓利1.5萬億元,實體部門獲得感明顯增強。同時,財政政策更加積極有為,出臺規模性紓困措施對沖疫情影響。 2020年政府債券淨融資8.32萬億元,比上年多3.6萬億元。

總體來看,宏觀政策協調配合得當,形成合力做好“六穩”、“六保”工作,穩住經濟大盤。

二是政策有度。貨幣政策堅持穩健取向、不搞“大水漫灌”,堅持實施正常的貨幣政策。 2020年5月後貨幣政策逐步轉向常態,2021年以來保持了前瞻性、連續性、穩定性,加大跨週期調節力度,繼續為經濟穩步恢復保駕護航。從兩年平均看,2020年、2021年M2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分別為9.5%和11.8%,同兩年平均名義經濟增速基本匹配並略高。

推薦文章  “浪姐”熱褪去,第一季成團的姐姐們都去哪了?

得益於此,我國非金融部門債務增長相對剋制、可控,2021年總債務餘額同比增長9.7%,增速

較上年末低2.7個百分點,處於歷史較低水平,比2009-2019年總債務增速平均值低7.3個百分點。

三是政策有效。貨幣政策始終聚焦服務實體經濟,注重穩字當頭,保持貨幣信貸平穩增長;注重用改革的方法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持續推進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改革,引導企業融資成本明顯下降;注重提高精準性、直達性,分層次、有梯度地出臺金融支援政策,發揮貨幣政策工具的總量和結構雙重功能。

此外,近年來金融風險攻堅戰遏制了脫實向虛、盲目擴張的勢頭,金融改革穩步推進,金融服務增效提質。這些措施共同提升了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效率,有助於疫情以來我國以相對較少的新增債務支援經濟較快恢復增長。

《報告》表示,預計隨著經濟進一步恢復發展、內生增長動力不斷增強,2022年我國宏觀槓桿率將繼續保持基本穩定。

本期編輯黎雨桐實習生李凱琳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