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最新消息

元末詩人王冕《勁草行》原文、譯文註釋及賞析


  王冕《勁草行》。下面趣歷史小編為大家詳細介紹一下相關內容。

  勁草行

王冕〔〕

  中原地古多勁草,節如箭竹花如稻。

  白露灑葉珠離離,十月霜風吹不到。

  萋萋不到王孫門,青青不蓋讒佞墳。

  游根直下土百尺,枯榮暗抱忠臣魂。

  我問忠臣為何死,元是漢家不降士。

  白骨沉埋戰血深,翠光瀲灧腥風起。

  山南雨晴蝴蝶飛,山北雨冷麒麟悲。

  寸心搖搖為誰道,道旁可許愁人知?

  昨夜東風鳴羯鼓,髑髏起作搖頭舞。

  且勿論,金馬銅駝淚如雨。

元末詩人王冕《勁草行》原文、譯文註釋及賞析

  譯文及註釋

  譯文

  中原古域之地生長著許多勁草,那草節節如箭竹一樣勁挺,草花好象稻穗一樣豐實。

  露珠點點,灑滿葉間,十月寒風也吹不倒它。

  萋萋的勁草不長在王孫貴族的門庭,也不長在奸佞之臣的墳上。

  草根在土地里長上百尺,無論是枯黃還是繁茂都縈繞護衛著忠魂。

  我問忠臣為何死去?原來他們是忠貞不屈的漢家志士。

  屍骨沉埋於地,戰血滋養了勁草,綠色的屍液到處閃動,空氣中腥風湧起。

  天氣晴朗時山的南面時有蝴蝶飛舞,下雨時山的北面時有麒麟悲泣。

  勁草在風中搖搖擺擺似乎為將士傾吐愁恨,我這滿腔的心事給誰說呢?

  昨夜的東風又傳來敵人的戰鼓聲,但我們只有志士的骷髏站起來搖頭。

  我這副身軀是沒有什麼值得珍惜的,只是憂心我們國家的淪喪。

  註釋

  中原:黃河流域,這裡泛指中國。

  箭竹:竹之一種。《竹譜》:「箭竹,高者不過一丈,節間三尺,堅勁中矢,江南諸山皆有之,會稽所生最精好。」

白露:秋天的露水。

  離離:鮮明的樣子。形容露珠的晶瑩閃動。

到:通「倒」。

  萋萋:草木茂盛的樣子。這裡代指勁草。

  王孫:泛指貴族子孫。

  青青:青色;一說,草木茂盛的樣子,亦作「菁菁」。

  讒佞(nìng)墳:指奸臣的墳墓。讒:說別人壞話。佞:用諂媚人。諂佞:誣陷諂媚。

元末詩人王冕《勁草行》原文、譯文註釋及賞析

  游根:鬚根。

  尺:亦稱「市尺」。一尺等於十寸。西漢時一尺等於0.231米,今三尺等於一米。這裡採用了誇張手法。

  枯榮:意為勁草無論是枯黃還是繁茂都是縈繞護衛著忠魂的。榮,草木茂盛。

  元:通「原」。士:對男子的美稱。

  翠光:青綠色的光澤。這裡指屍體腐敗后所分解出來的綠色液狀體。

  瀲灧(liàn yàn):本義為水波閃動的樣子,這裡用以形容綠色屍液的閃動。

麒麟:指墓前的石麒麟。

  搖搖:心事重重的樣子。

東風:春風拂面。

  羯(jié)鼓:古擊樂器,又名「兩杖鼓」,音色急促高烈。時從西域傳入,盛行於。此處指敵人的軍鼓。

  髑髏(dú lóu):即骷髏,乾枯無肉的死人頭骨或全身骨骼。

  寸田尺宅:比喻自家身軀。稱心為心田,心位於胸中方寸之地,故稱寸田。尺宅:人的面部是眉目口鼻所在之處,故稱尺宅。

  金馬:漢前有銅馬,故稱金馬門。

  銅駝:《·索靖傳》:「靖有先識遠量,知天下將亂,指洛陽宮門銅駝,嘆日:『會見汝在荊棘中耳!』」后因以銅駝荊棘指變亂后的殘破景象。元好問《寄欽止李兄》詩:「銅駝荊棘千年後,金馬衣冠一夢中。」連上兩句是說,髑髏起作搖頭舞,並非痛惜自家身死,而是悲悼國家淪喪。

  賞析

  該詩是一首詠物詩。詠物詩中,所詠之物與人相同之處就是就是詩歌感情所在,該詩以勁草比喻「漢家不降士」,草之剛韌不屈與人之堅貞不屈形成精神上的對應,句句寫草,但又處處喻人,在凄涼冷落的景象中歌頌了漢家將士的威武氣節,詠物與詠人合而為一,是對當時混亂現實的生動寫照。

元末詩人王冕《勁草行》原文、譯文註釋及賞析

  《勁草行》通過對秋天霜風中吹不倒的勁草的描寫,極力讚美勁草威武不屈,,不向苦難、不向權貴折腰,歌頌了具有民族氣節的「漢家不降士」的崇高精神。詩中所謂的「權貴」就是的當政者,所謂「佞臣」就是漢奸走狗,所謂「勁草」就是像詩人這樣千千萬萬與元朝當政者勢不兩立的底層困苦人民。該詩表現出詩人強烈的民族意識和對「漢家不降士」的崇敬心情。詩尾用「金馬銅駝」之典,既是對政治局勢的客觀判斷,又是希望元蒙統治早日結束的主觀願望,感情強烈,意味雋永。

  從詩的內容上看全詩可分為兩層。

  前八句為第一層,以詠物為主,描寫勁草的自然形貌和風吹不倒的姿態,從草之茂盛寫到草的氣節,草生長蔓延的處所似乎出自草的有意選擇,與王孫公子無緣,也絕對不長在讒佞的墳上;但是草根直下土中百尺,與忠臣之魂相擁相抱。表達了詩人對勁草的喜愛和欽佩,為下文抒情做了鋪墊。第八句承上下,由忠臣之魂寫及忠臣的死因,過渡到詠人。

  後半十二句為第二層,描繪漢家不降士為國死節的悲涼氣氛,仍以「草”為線索,將士屍骨沉埋於地,戰血滋養了勁草,晴時有蝴蝶飛舞,雨時有麒麟悲泣,而草在風中搖擺似乎為將士傾吐愁恨,一聞戰鼓聲聲,將士骷髏也隨風起舞。他們死後只佔很小的一方土地,唯有金馬銅駝在荊棘叢中飛淚如雨。第二層歌頌漢家不降士的氣節源於第一層對勁草風骨的描繪,全篇構成一個和諧的整體。

  該詩採用比興手法,通過對秋天霜風中吹不倒的勁草的描寫,歌頌了具有民族氣節的「漢家不降士」的崇高精神,表現出詩人強烈的民族意識。詩尾用「金馬銅駝」之典,既是對政治局勢的客觀判斷,又是希望元蒙統治早日結束的主觀願望,感情強烈,意味雋永。詩中所選取的諸多意象,如蝴蝶、麒麟、金馬銅駝等,均烘染了一種寂寞凄楚的氛圍,襯托出漢家將士身後的悲涼,也是對冷漠現實的一種譴責。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儘快刪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