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芯智駕】“果鏈”入局造車,ODM模式下的汽車電子產業新機遇


集微網訊息,近日,立訊精密釋出公告稱與奇瑞集團共同簽署戰略合作協議框架,以百億元入股奇瑞集團,並與奇瑞新能源擬共同組建合資公司,專業從事新能源汽車的整車研發及製造。

作為“果鏈”代工龍頭的立訊精密與鴻海都在尋求新能源汽車市場的增量空間,作為消費電子外下一個增長驅動力,此番動作也勢必會在“果鏈”乃至整個電子零部件產業鏈豎起一面旗幟。而奇瑞開拓ODM業務也將加速汽車代工,這樣一個輕資產模式的發展,未來或與自建一體化的傳統製造模式共存。

“果鏈”尋找第二春,立訊提早佈局汽車賽道

立訊精密其實在汽車產業深耕多年。根據其2020年年報,公司汽車業務聚焦於整車汽車電子以及智慧網聯,產品包括低壓整車線束、特種線束、新能源車高壓線束和聯結器、高速聯結器、智慧電氣盒、RSU (路側單元) 、車載通訊單元(TCU)及中央閘道器等。

2021年半年報顯示,立訊精密“汽車互聯產品及精密元件”業務營收同比增長38.99%,其毛利率達16.48%,同比增長0.24%,成為分支業務中唯一實現毛利率增長的業務。

但需要指出的是,消費性電子業務營收佔比仍舊高居80%以上,而立訊精密前五大客戶佔首位的蘋果2020年銷售額佔比近70%,足見其對於蘋果的依賴度還是很高。

根據IDC的資料顯示,2021年全球手機市場出貨量較疫情前的2019年下跌1.18%,總體而言延續著2017年以來的下跌趨勢。另一邊,新能源汽車的銷量穩步攀升,與手機市場呈現不一樣的光景。

高度依賴蘋果,手機市場又呈現頹勢,給了蘋果概念股謀求出路的理由。除了立訊精密外,如藍思科技、歌爾股份這些在蘋果供應鏈中大放異彩的企業也都在尋找“第二春”。早在汽車產業佈局的立訊精密便順應了電動汽車蓬勃發展的態勢。

勁邦資本合夥人王榮進對集微網指出,消費電子增長趨緩但還無法判斷是否見頂,因為新的應用也會催生新的需求,比如元宇宙概念的興起。但汽車市場體量無疑是手機的十至百倍,成為諸多科技企業尋求的下一個增量空間。

立訊精密在今年2月13日的投資者關係活動記錄中指出,Smart EV是中國汽車人百年不遇的機會。 Smart EV產生了一個新的商業機會,給市場帶來很多新的加入者。 Smart EV帶來的機會不只包括整車,更加包括生命力更強的Tier1。立訊精密專注於為市場提供產業鏈的零組部件解決方案,也致力於成為全球汽車零部件Tier1領導廠商。

推薦文章  《王牌對王牌》又整活,女版楊迪和女版吳彤照片曝光,誰更勝一籌

汽車代工體系或將形成,汽車電子產業的新機遇

與立訊精密不同,鴻海直接選擇下場造車。去年10月,鴻海在中國臺灣舉辦科技日活動上正式釋出Model C、Model E、Model T 三款電動汽車,均基於鴻華先進公司自主平臺打造。

目前,鴻海旗下MIH開放電動車聯盟成員達2249,涵蓋61個國家和地區。 MIH CEO鄭顯聰在新年講話中表示,MIH工作小組目前已經啟動的有Powertrain動力跟Energy Management動能方面;另外就是Security安全資安& OTA遠端更新,以及自動駕駛跟ADAS輔助駕駛方面的進展,MIH跟日本的Autoware合作在Las Vegas的CES共同對外發布。 MIH是一個邁向全世界的平臺。

推薦文章  評分前十經典港劇:上海灘才第五,射雕並非第一,霍元甲上不了榜

王榮進對集微網表示,汽車行業門檻高,標準嚴苛。切入汽車賽道首先要對汽車行業有著深刻的理解。其次,要搭建專業的人才團隊。最後,要證明自己的能力,獲得客戶的信任。

鴻海選擇自己打造電動汽車平臺,並搭建聯盟,成員覆蓋整條產業鏈上下游,而立訊精密選擇依託奇瑞開拓的ODM業務,加速躋身領先的Tier 1行列與技術發展。

王榮進指出,未來汽車會越來越像電子產品,手機行業的發展也是經歷了ODM模式,形成了產業分工。汽車產業目前正走在這條道路上。

立訊精密認為,奇瑞的整車研發基礎在這幾年也進步很快,在雙T(Toyota研發質量體系和Tesla顛覆創新)的學習模式下,去年逆勢成長,也是國產品牌車企出口量最大的企業。這是順應市場發展的需要,也正好滿足立訊Tier1成長中突破口的難點。立訊精密的ODM業務已有比較明確的落地專案,大約在未來12~18個月陸續投產。

另據臺媒報道,鴻海首款電動巴士Model T最快將於3月初正式交付,首家客戶是中國臺灣的高雄客運,採購量為30-50輛。

鴻海與立訊精密雖然切入角度不同,但汽車代工的可行性已被它們證明。

去年小米造車話題橫空出世,隨之汽車製造能否復刻手機製造的輕資產模式一時間質疑聲四起,不過從大的趨勢來看,整車製造部分的附加值越來越低,代工體系更易受到後來者的青睞。

王榮進認為,未來代工體系和傳統自建一體化體系會共存,對於後進來者,特別是一些消費電子品牌,會採用這樣的輕資產模式,而兩者模式不會有太大的差異,最終成效還得看產品。

他進一步指出,在軟體定義汽車的趨勢下,未來汽車並不會趨於同質化,相反,代工模式下的汽車品牌商更可以集中精力在產品個性化需求,軟硬體解耦及功能應用的開發上。

“在供應端,雖然晶片和零部件企業要想打入這兩種製造體系的難度是一樣的,但代工體系的形成會幫助供應鏈企業更快地開拓這一市場。在製造端,對於富士康,奇瑞這樣尋求ODM業務的企業要得到更好的利潤,只有達到一定的規模效應,經營管理效率,以及成本控制。”

總體來看,“果鏈”巨頭的加碼向產業鏈釋放了明確的訊號,對於供應鏈的帶動是積極和正向的,也是中國汽車電子產業新的機遇。

推薦文章  過不了,又離不了的婚姻,怎麼辦?請牢記醞釀效應

(校對/Sharon)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