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報,依然是紐西蘭人的享受


早在古羅馬時代,公共場所就有名為《每日紀事》的公告,當時的文字刻在金屬或者石塊上。近代意義的印刷報紙始於約翰·卡洛勒斯在法國斯特拉斯堡印刷出版的《通告報》,最早於1605年開始印刷。到今天,報紙對人的意義早已不僅是刊登的內容,長期養成的讀報習慣,形成了讀報文化。紐西蘭人至今保持著閱讀紙質報紙的習慣。

一邊讀報一邊討論

每3個人就會訂1份報

根據澳大利亞羅伊·摩根市場調查公司的統計數據,2021年紐西蘭排名前十的紙質報紙週訂閱量保持在160萬份,相當於每3個紐西蘭人就會訂閱1份報紙,其中有的報紙2021年的印刷量甚至超過了2020年。除此之外,每週還有上百萬份紙質社區報紙挨家挨戶地投遞到居民的信箱中,為人們提供所在社區的新聞與信息。即使在智慧型手機時代,紐西蘭人仍然執著於油墨的清香、紙張的手感和翻開下一版的驚喜,這種生活方式帶來的感官享受,遠勝手機螢幕造成的刺眼感和單調算法無休止推送的相似信息。

一手咖啡一手報

喝咖啡讀報的紐西蘭人

紐西蘭人在生活中離不開咖啡,咖啡店則少不了報紙。遍布紐西蘭各地的咖啡店裡,每天開門的第一件事就是把當天早上送到的紙質報紙和雜誌整齊地放在桌上,供顧客隨手翻閱。醒目的頭版新聞讓每個前來買咖啡的顧客都可以清楚地了解當天的重要新聞。不過,作為酷愛運動的國家,紐西蘭人最關心的倒不是時政。筆者常常看到咖啡店裡的讀者迅速翻開體育新聞版,開始閱讀。橄欖球、帆船、高爾夫等比賽的結果是讀者最關心的內容,比賽花絮和明星趣聞也是人們喜歡的話題,了解了這些信息,才能在喝咖啡的時候跟同事好友交流心得。

由於住所鄰近,筆者好幾次在咖啡店裡遇到過紐西蘭傳奇皮划艇運動員卡林頓。她在今年的東京奧運會上獲得了3枚金牌,在倫敦奧運會和里約奧運會也曾獲得過多枚金牌和銀牌。端起紐西蘭獨創的馥芮白咖啡,翻看報紙上對卡林頓的介紹,恰在此時邂逅卡林頓本人走進咖啡店。拿著報紙體會此情此景,新聞與生活奇妙相遇的感覺油然而生。

在咖啡店擺放報紙不僅是讀者獲知新聞的方式,同時也能起到為同事好友交談烘托氣氛的作用。在紐西蘭,許多公事都是在咖啡桌上達成共識,報紙往往發揮了催化劑的作用。英國人見面的開場白喜歡談天氣,紐西蘭人在咖啡店見面的第一句話很自然地落在報紙的新聞上。通過談論報紙上刊載的新聞和評論,陌生人之間可以快速了解對方的興趣與修養,熟人之間則有默契地聊一聊共同的話題,談話的氣氛自然而融洽地過渡到正題上。在咖啡店的報紙有時還會扮演「備忘錄」的角色。報紙上的財經版有當天全球的股票和期貨信息,筆者不止一次在和朋友談到股市時,翻到財經版檢索最新的消息。相對於獨自埋頭在手機上搜索的疏離感,翻開報紙的舉動更容易在人與人之間營造出開放友好的氛圍。

送報送出溫度

「報童」這個詞在紐西蘭不是比喻,而是實實在在的「送報兒童」。紐西蘭的法律規定15歲以下兒童不能被雇用。但是,送報這個古老的行業似乎可以被豁免。紐西蘭各地都有「社區報」,定期免費派送到各家的信箱。社區報的送報員與大報、都市報不同,並不是郵局或快遞公司的投遞員派送,而是在社區招募的志願者。

在紐西蘭的社區,時常能看到父母帶著孩子一起挨家挨戶投遞社區報。家長會鼓勵孩子把報紙投遞到信箱。筆者曾經向送報的父母和孩子詢問,為什麼送報,多數家長說,希望藉此培養孩子服務社區、幫助他人的意識。有的家長還表示,送報需要走很多路,對孩子的體力和意志是很好的鍛鍊。

筆者家附近有一位老奶奶,在接上小學的孫女放學回家的路上,與孫女一起送報。筆者曾送給小孫女糖果。老奶奶告訴筆者,她小時候就是這樣跟著自己的父母送報。每天在送報途中,就已經把當天的報紙新聞看了個遍,並因此養成了愛看報紙的習慣。

在信息爆炸的時代,人們獲取資訊的手段越來越便捷,每天一次、人工投送的報紙看似好像已經「落伍」。但是,正如人與人、人與社會之間的關係不應該因為技術的進步而出現「倒退」,報紙在當今時代,承載的除了信息本身,更多的是一種溫度。當年輕的「報童」走到每家門口,將傳遞社區生活信息的報紙送到你手中的時候,你感受到的是自己與社區、與社區裡的人,產生了聯繫。可以說,送到手中的一份報紙,讓人產生的是生活帶來的安全感和歸屬感。

相關文章  聰明人,一輩子六不問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