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2年女子挖出7萬枚銀元,上交國家後,揭開隱藏32年的寶藏之謎


1982年的夏天,年僅18歲的陶金蘭,為了能多點掙錢補貼家用,她與堂哥承包了當地園藝場的自來水管道維修工作。

因為當時地下還有通向其他地區的上水管與下水管,因此不能使用機器,只能靠人力慢慢打通。

這個工程不僅辛苦,還很費時間,重要的是還沒多少工錢。但陶金蘭不在乎,只要能掙錢,再苦再累她都不怕。

為了能儘快完成工作,她特地找來了哥哥陶恩銘。經過幾天的挖掘,終於打通了一條一米半深的管道,再有兩天就能收工回家了。

第二天,她像往常一樣開始工作,當她奮力揮鍬時,「當」的一聲,好像挖到了什麼東西。應該是金屬材質的,於是她繼續往下挖。

這不挖不要緊,一挖就挖出了很多破碎的罐子。她用鐵鍬撥開泥土後,一堆白花花的東西流了出來,瞬間淹沒了她的雙腿,陶金蘭愣了,從小在農村長大的她哪裡見過這種架勢。

銀元

於是她急忙叫來哥哥,讓他把自己拉了出去。隨後兄妹二人開始對這些東西展開研究,從手感以及質地來看,這應該就是銀元。

說不準底下還會有更多的金銀財寶,想到這裡,陶金蘭立馬和哥哥商量要報告給國家。別看她沒啥文化,但思想覺悟很高,她知道這些都是國家的財產,而且還有很高的考古價值。

於是她讓哥哥保護現場,自己則一路小跑去找領導,當地書記知道後,非常激動,一邊表揚她,一邊打電話給文物局。

但讓陶金蘭不知道的是,隨著這些銀元的現世,也即將揭開一個隱藏了32年的秘密。

陶金蘭在下水道挖出了寶藏的消息不脛而走,引來了很多群眾圍觀,也引起了文物局的高度重視。立刻派人保護現場,並派專人開始清理文物。

經過專家們的分析,這就是民國時期的銀元。由於數量巨大,考古學家們花了三天三夜,才全部清理乾淨。最終挖出67981枚銀元,其中包括銀錁1596個有我們常見的袁大頭、船洋,還有很多罕見的龍洋,總重量達到了2噸

相關文章  榆林紀錄片《榆中星火》觀眾反映導演何志銘_紅色革命_陝北_中國

這些銀元在當時價值40萬人民幣,如果放在現在,起碼價值上億

媒體得知後,爭相報導,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那麼數額如此巨大的銀元到底是怎麼來的呢?

其中真相,還得從民國時期說起。

自從辛亥革命推翻了兩千多年的封建帝制後,國家就長期處於一個十分混亂的狀態。

如果說清朝是一塊玻璃,那麼民國就是這塊玻璃摔碎後的碎片。在這樣特殊的歷史時期,眾多派別你方唱罷我登場,演繹著或悲或喜、或成功或失敗的宏大歷史圖景。

當時軍閥混戰,政權錯綜複雜。好像只要有錢,手裡面有槍桿子,就能在地方上建立自己的雄圖霸業,也就是我們常說的「土皇帝。 」

他們名義上還歸政府管,實際上卻像個閒散王爺一樣,只需要管好自己的一畝三分地就好。所以軍閥之間為了侵占更多土地,就會經常打仗。

其中比較有規模的就是長期盤踞西北一帶的馬家軍。

馬家軍的勢力範圍很廣闊,包含了甘肅、寧夏還有青海等地,主要軍閥有馬步芳、馬鴻逵以及馬鴻賓,他們合稱「西北三馬」。

對於每個政黨來說,最重要的就是經濟,西北三馬也不例外。於是那時的市面上出現了很多各式各樣的貨幣,其中最具有保值性而且流通性最強的就是銀元。

這些銀元中有孫中山袁世凱等人的頭像,不僅做工優良,含銀量極高,還有比較明顯的歷史特徵,因此這些軍閥們,最喜歡搶的就是銀元。

當時馬步芳任國民黨青海省主席,他有個表弟,名叫馬元海,馬元海也是青海省政府主席馬麒的外甥。

馬元海

馬元海從小就借著家裡的勢力,與眾多紈絝子弟在一起吃吃喝喝,不務正業。不過常年的練武打拳,馳馬施槍,也讓他練就了一身硬武功與不錯的槍法。

雖然沒上過幾天學,但卻深諳為官之道,能言善辯,心機頗深。同時也極度自私,心狠手辣。

民國初期,他被派去貴德縣,仗著背後有人,他便想將這塊地佔為己有。於是從家中帶了大量金銀,到了貴德後,就開始結交商賈權貴。

相關文章  從百年黨史汲取不懈奮鬥的力量——與會同志談黨的十九屆六中全會精神

在這過程中,他可是費盡心機,投其所好,最終從這些上流人士中得到了很多情報,並對這片區域越來越了解。

了解了當地的形勢,也擺平了很多勢力,再加上背後有人撐腰,自己手中還有不少的兵。於是他便開始招兵買馬,擴大自己的勢力。

手下的兵越來越多,武器越來越先進,他便開始欺壓百姓,搜刮民脂民膏。完全不顧百姓死活,各種苛捐雜稅搜個遍。

就這樣,他積累了越來越多的財富,真的成為了「貴德王」。

正所謂「水可載舟亦可覆舟」,馬元海雖然有手段,但根本不明白這個道理,這也為他日後的覆滅埋下伏筆。

在馬步芳掌權後,馬元海也跟著水漲船高。

這時北伐戰爭剛剛結束,雖然北洋軍閥被打敗了,但隨之崛起的是國民黨軍閥,於是便開始了更加激烈的軍閥混戰。

馬家軍由於地理環境好,而且盤踞西北多年,勢力龐大,所以堅持了很久。但當蔣介石反應過來後,馬家軍早就不是那麼容易攻破的了。

直到1949年,我軍前來解放西北。馬家軍本來還信誓旦旦地出來應戰,只可惜他們對戰術知之甚少,只知道亂打亂殺,根本沒什麼指揮作戰的能力,被我軍打得落花流水。

解放西北

而馬元海長期大肆剝削百姓,早就民怨沸騰了,所以我黨到了後,民心所向,幾乎不費吹灰之力,就打敗了馬元海。

馬元海投誠時,只帶了少量銀元。那些他花了大半輩子搜刮來的錢財不知所蹤,1951年,隨著馬元海的病逝,這件事就更無人知曉了。

直到32年後,才被陶金蘭一鐵鍬挖了出來。

國家為了讚揚這種品德,特地對他們兄妹進行了嘉獎。除了頒發錦旗外,二人還被評為青海省的精神文明先進個人標兵,還有一等功和五百元獎勵

在當地被評為先進個人以及三等獎,隔年被評為全國「三八」紅旗手等等,甚至被國家領導人接見。

雖然有了這些榮譽,但陶金蘭並沒有多麼驕傲自豪,她覺得這是她應該做的事情,在成為了當地的名人後,也沒有沉浸在這些虛名中,還是腳踏實地的認真工作。

後來她被調往老幹部活動中心工作,在她看來,不管是什麼樣的工作,她都會踏踏實實地做好本職工作。所以她在這個地方,兢兢業業地工作了二十多年,期間還發生了一件非常感人的故事。

在活動中心裡,有一位叫做危忠義的老人,他來自上海,畢業於上海復旦大學。之後被調到青海工作,由於種種原因,他一直投身於工作中,並沒有娶妻生子,也沒什麼朋友。

因此,上了年紀後,就來到了這。陶金蘭知道後,就對他特別關照,為了他能生活得更好,平時又是買蔬菜買水果,又是噓寒問暖的。甚至還學了幾道上海菜,就是怕老人家思念家鄉。

陶金蘭的細心,危忠義老人都看在眼裡,有一次他實在忍不住好奇,便開口問她為什麼對自己這麼照顧?

沒想到陶金蘭真誠地回道:「您在青海沒有家人,沒有朋友,那麼照顧您,關心您就是我應該做的,以後我就是您的親人,您的朋友。

陶金蘭一直是個說到做到的人,既然說出口,就算再麻煩也會做到。所以她除了照顧老人的衣食起居外,還會經常給老人講故事,或者聽老人說自己的事情。

她既是一個知心的傾聽者,也是個合格的講述者。

隨著年齡的增長,危忠義老人身體一年不如一年,先後患上了糖尿病、肺氣腫等疾病。甚至一度生活不能自理,吃喝拉撒全在床上。

對此,陶金蘭也沒有絲毫抱怨,反而將老人打理得乾乾淨淨,這得到了活動中心所有人的敬佩與讚揚。

不僅如此,她還資助了一些困難學生。

陶金蘭每個月的收入就那麼多,除了自己必須用到的,剩下的全都用來幫助他人。對她來說,自己沒能上幾天學,已經是一輩子的遺憾了,她不想別的孩子們也失去上學的機會。

於是她便資助了一名叫做杜寶霞的女學生,這一資助就是整整十年。一直到她大學畢業,正是因為有了陶金蘭的幫助,她才會有一個全新的人生。

關於她做的這些事,曾經有不少人問過她,為何要這麼做?

對此,陶金蘭總是笑嘻嘻地回答:「我能吃飽穿暖就足夠了,我也不需要其他東西,只要是在我能力範圍內的,我就想著能幫一把是一把,慢慢地,大家就都能過上好日子了。

正所謂:「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陶金蘭卻視金錢如糞土,在巨大的利益面前,能夠保持本心與操守,這是多麼難得的品質。

在得到了名聲後也能堅守自我,不僅幫助孤寡老人,還能資助貧苦學生。這麼多年,她一直用實際行動感染著身邊人。這樣的無私,這樣的熱心,才是青少年以及成年人學習的好榜樣。

轉眼又過去四十多年,她的這些事跡依舊值得稱頌,不管時間如何變換,她高尚的品格與胸懷,依舊值得我們學習。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