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兵王」僅初中文化,入伍34年有召必回!退役後女兒繼承父業


2017年7月28日,「最牛兵王」王忠心同志被授予象徵著解放軍最高榮譽的「八一勳章」。

三年後,王忠心迎來了遲到了4年的退休,參加了火箭軍高級士官的退休暨晉銜儀式。

儀式正在有條不紊地進行著,王忠心聽著義勇軍進行曲,胸前戴著大紅花,心裡卻很不是滋味,因為他就要離開自己奮鬥了34年的軍營。

看著台上台下那些熟悉的面孔,王忠心的心裡空落落的。在他將自己的裝備清單以及標識牌交給後輩後,王忠心知道,自己是真的要跟部隊告別了。

王忠心參加退休儀式

他和其他士兵不一樣的是,這已經是他第三次退役了。但不管以後他身在何處,不管自己已經多大年紀了,只要國家有需要他的地方,召必回!

當兵的最高服役年限是30年,那麼為何王忠心可以服役34年呢?

他又為何會被國家召回兩次?

為何僅有初中文憑的他,會被稱為「最牛兵王」呢?

王忠心退休返鄉

1968年,王忠心出生在一個非常貧困的家庭,家中有好幾個兄弟姐妹,一家人的生活來源,僅靠父母那一畝三分地。

於是他到了10歲才上小學,雖然家裡常常揭不開鍋,但他卻很懂事,懂得心疼父母。在放學後,就會幫媽媽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務,或者去地裡幫忙幹農活。

別看他年紀很小,卻有著超越同齡人的成熟心智。

都說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王忠心知道,以家裡的條件,是供不起所有孩子讀書的,於是他在讀完初中後,便決定休學。雖然他很想繼續念書,但他更心疼父母。

王忠心與家人

輟學後他便開始到處打工,打工的時間越長,他就越覺得自己不能這樣荒廢人生。

於是他和父母商量了一下,決定報名參軍。臨走前,父親語重心長地叮囑他:「兒子,隔壁鄰居老李家的小子,在部隊當了副班長,你可得好好努力,爭取當個正的!

然而,讓王忠心父親沒想到的是,自己的兒子日後不僅當了班長,還成了全能兵王,並且獲得了「八一勳章」,甚至7次被國家領導人接見

1986年的冬天,王忠心被分到二砲兵某部,與其他戰友相比,僅僅初中畢業的他在看到那些複雜的電路圖之後,感覺十分吃力,更別說還有更為複雜的實際操作了。

既然自己的起點比較低,那麼只有比別人更加努力才可以。因此,從那以後,他每天都會刻苦學習,只要是有什麼不懂的就去問。除了訓練,他不是在看書,就是在刻苦鑽研技術。

為了能跟上部隊改革的步伐,在他入伍的第二年,便一邊報考砲兵士官學校,一邊繼續堅持每天的作訓。因為他和其他戰士不一樣,他沒有退路,萬一考不上,但只要自己的技術過硬,依舊可以留在部隊。

但這就意味著他要比其他人更加辛苦,既要保證複習,又要堅持每日的常規作訓。因此他每天都像個陀螺一樣,忙得團團轉,除了吃飯睡覺,就是作訓複習。

王忠心在學習

就是這樣日復一日的勤學苦練,才讓他做事越來越有效率,也學到了更多的知識。事實證明,皇天不負有心人,在經過刻苦鑽研後,王忠心最後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砲兵士官學校。

由於他過硬的技術,還在這期間得到了兩本專業操作的上崗證書。這在當時引起了不小的轟動,大家都十分佩服這個安徽來的小伙子,就連部隊領導也聽說了這件事,並且誇獎了他。

從士官學校畢業後,他便被分配到了飛彈測控崗位

這一次又是一個更大的挑戰,因為這個崗位非常重要,需要對飛彈進行非常細緻且專業的體檢,其中涉及到了微電子、高能物理等多個學科。

不僅這樣,還有各種複雜的口令以及上千個操作動作,這對於他來說,真的是難上加難。

不過既然部隊給了他這樣一個崗位,這樣一個挑戰,他就必須要盡全力。

於是他開始從基礎理論學習,一點點,一步步,逐漸掌握了所有技能與知識點。也越來越了解某型號的飛彈,最終當上了班長。

1991年,對他來說是至關重要的一年,這一年他首次執行實彈發射的測控任務。

這天凌晨,飛彈發射場一片緊張的氛圍,大家期盼已久的實彈發射就要開始了,高大的發射塔架,環抱著某型號飛彈,矗立在發射場上。

王忠心與其他工作人員對飛彈發射前進行最後檢查與操作,然後撤離現場。既緊張又激動地等待著發射時刻的到來。

隨著倒計時逐漸臨近,王忠心的心也跟著揪了起來。

「點火」令下,發射控制台上的操作員沉著果斷地按下按鈕,隨後飛彈升空!直上雲天!

「發射成功了!」人們歡呼著,王忠心目送騰空而去的飛彈,心潮像巨浪一樣在胸中翻滾。

王忠心僅用了一年,就打破了號手只能由幹部擔任的舊例。他不僅全程嚴格操作,沒有錯誤,而且還是入崗僅一年的新兵,王忠心創造了歷史,打破了先例。

不過隨之而來的是更大的挑戰。

一次,部隊接到了新的任務,需要給某新型戰略飛彈換裝。由於這是新型飛彈,因此他們並沒有可以藉鑑的經驗,只能靠著自己一步步一點點摸索著。

全新的飛彈設備有上百台,操作規程有三千條,線路節點更是達到了數萬個。

面對這樣的困難,王忠心不是沒頭疼過,但他還是腳踏實地的一點點鑽研《模擬電路》等書籍,還是以前的老套路,先將理論知識吃透,然後再實際操作。

為了確保萬無一失,他每個操作動作都會重複上千次,直到練成肌肉記憶。

在他看來,不管飛彈如何更新換代,他們的任務就是要「穩、準、精、細」,一點差錯也不能有。

就是在這樣高強度的練習下,他成為了戰友們心服口服的「操作王」「排故王」還有「示教王」

王忠心的事跡證明了,不管你是什麼學歷,只要有一顆堅定的心,只要肯吃苦,有一股子不服輸的精神,就可以創造一次又一次的奇蹟。

1999年,王忠心三期士兵服役到了期限,就算心中很捨不得部隊,但他還是選擇了復原。

那年他的女兒王揚剛滿一歲,所以他覺得回家找個工作,然後陪陪家人,也很不錯。

於是他利用自己在部隊學到的本事,托親戚給找了個工作。誰知,就在他要參加工作時,卻又接到了部隊召回的通知

原來,部隊開始朝著信息化的方向建設,會有越來越多的現代化新型武器來到部隊。但這些義務兵們服役年限很短,經常是剛剛熟悉了新裝備,就要退役了。

因此現代化部隊越來越需要這些有著專業技術的士兵,同時,當兵的最高服役年限調整到30年,所以部隊這才急召王忠心回來。

於是在接到電話後,王忠心在交代好家人後,便立即啟程,回到了部隊。

這次他被晉升為四級軍官,再次穿上軍裝的他,也對自己更加有信心了!

回到部隊他更加努力,除了吃飯睡覺訓練,就是研究新裝備,他一刻也不敢放鬆,因為他要對得起身上這身軍裝。

除了以前的專業知識,他還自學了圖紙繪畫以及更多精密儀器的操作和運作規律。從最開始的一竅不通,到最後的樣樣精通,沒人知道他為此付出了多少心血。

不管是哪種飛彈,不管是什麼新型儀器,王忠心都會潛心研究,將每個儀器的動作、口令還有信號數據全都記在了心裡,因此不管哪個儀器出了故障,他都能第一時間找到並解決。

當時,一位剛剛畢業的軍官王治基同志在他的班裡見習。在聽說了王忠心的種種事跡後,提出了質疑,覺得士官學校畢業的,可能只是操作熟練些,理論可不一定好。

但當他看到王忠心將最新儀器的電路板密密麻麻地畫在黑板上,又聽到他專業且通俗易懂的講解後,才將那些懷疑打破,真心實意的佩服他。

在之後的一次實裝檢測中,飛彈出現了異常,王治基想了很久都沒能排除異常,因此只能打電話給正在養病的王忠心。

沒想到王治基只是系統地描述了一遍,便在王忠心的指導下找出了故障。

從那以後,王治基便對他心服口服,也成了他最聽話的學生。

實際上,王忠心的學生有很多,算得上是「桃李滿天下」

為了讓戰士們更加系統地了解飛彈知識,王忠心憑藉著自己豐富的經驗,將自己的學習方法撰寫成書,無私地傳給戰友們,讓整個部隊都跟著受益。他還參與編寫了《飛彈概述》等多本專業教材。

王忠心在與戰友學習

在王忠心當兵的34年中,他帶出200多名優秀的飛彈號手,有50多人成為了尖子生在這位「領路人」的帶領下,部隊逐漸形成了技術骨幹群體,31人中有24人獲得了全軍士官優秀人才將

可以這麼說,王忠心為我國的飛彈事業做出了突出的貢獻。

2000年,為了不與家人分離,王忠心的妻子楊洪苗帶著王揚來到了部隊。從那以後,女兒王揚就經常跟在父親身邊,在父親的耳濡目染下,王揚也對飛彈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也在父親身上學到了勤學苦練、永不言棄的精神。

王揚高中畢業後,以她的成績完全可以上985或者211大學,但她卻選擇了國防科技大學,在學校她認真讀書。四年後,她可以選擇像王忠心那樣進入部隊,或者繼續考研。

2009年,王忠心成為我國第一批軍士長,本來他可以服役到退休,按照規定,士兵只要服役到30年,就可以在滿50歲的時候退休。

2016年,王忠心服役滿30年,正要退役時,測控骨幹的一半士兵都被調走了,但是新來的裝備還需要人手。

於是這名老兵便決定延遲退休,繼續為祖國的飛彈事業貢獻自己的力量。要知道,這時他的身體已經大不如前,老家的母親還病重在床,但他依然選擇堅守崗位。

在一個又一個關鍵時刻,犧牲小我,成全大我,他這一生都對得起這身軍裝。

2019年9月25日,他被選為「最美奮鬥者」。

2020年5月15日,王忠心退休,他向著軍旗、向著陪伴了他半輩子的飛彈敬上最後一個軍禮。

臨行前,王忠心強忍著淚水:只要國家需要我,召必回!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