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活埋6名八路軍,晚年來華謝罪,一老農怒喝:老頭,我記得你


在那場日本軍國主義發動的侵華戰爭中,日軍犯下的滔天罪行罄竹難書,給中國人民帶來了難以彌滅的深重災難,而那些原本是普通平民的日本青年徵召入伍後,卻變成了一個個殺人不眨眼的兇殘惡魔。

鹽穀保芳,1921年出生於日本山梨縣,兄弟姐妹一共8人,排行老4。因為生得單薄瘦弱,身高不足一米六,對上戰場打仗十分恐懼,不想離開故土去別的國家白白送死。

16歲那年,他聽說殘疾人可以不用服兵役,便用菜刀狠狠地在左手食指上砍了一刀,疼得呲牙咧嘴差點昏厥過去。可這種自殘伎倆並沒有得逞,因為右手食指才是扣動扳機的。

1940年,19歲的鹽穀保芳被徵召入伍,曾在中國河北、上海、南京等地參加侵略戰爭,後隨日軍第59師團進駐中國山東泰安,經他親手殺死的中國人在10人以上。

1940年春,在日軍發動的魯中戰役中,鹽穀保芳所在部隊對黃前鎮進行了20多天的掃蕩。這時已升為軍曹的他,指揮部下屠殺了70多名無辜的村民,絕大多數為手無寸鐵的婦孺老幼。

日本戰敗後,鹽穀保芳在接受審判時,對於這種毫無人性的殺戮行徑辨解道:

「我不把槍口對準中國老百姓,我的上司就會把槍口對準我。」「要麼中國人死要麼我死。」

1942年2月,鹽穀保芳徵調至駐防山東泰安的千葉縣佐倉連隊,負責泰安火車站的守衛任務。期間,他肆意屠殺百姓,圍剿抗日隊伍,甚至活埋了6名八路軍戰士。

當年,八路軍從楊莊戰鬥中突圍後,鹽穀保芳所在的日軍轉而對當地百姓燒殺搶掠,展開了瘋狂的報復,許多來不及跑的村民倒在了血泊之中,其中一個十幾歲孩子被狼狗活活咬死,死狀慘不忍睹。

1942年初,鹽穀保芳還參與了滅絕人性的「黃前慘案」,100餘名趕集的無辜群眾被駐黃前據點的日軍抓獲,用鐵絲捆綁著驅趕至一處空地,一通機關槍下來屍橫遍地,無一生還。

可以說,他的雙手沾滿了中國人民的鮮血,背負著許多無辜死難者的徹骨仇恨,就是死上一百次也難以洗刷自己所犯下的深重罪孽。

[1945年5月10日,鹽穀保芳所在的59師團移駐朝鮮咸興,不久戰敗後被蘇聯紅軍俘虜,與60萬日軍戰俘一起被送往西伯利亞服苦役,得到了應有的懲罰。

1948年蘇軍釋放戰俘,僥倖撿一條命的鹽穀保芳,回到日本時已是重病纏身,骨瘦如柴,體重只剩下37公斤,真正體會到了戰爭的殘酷性。

重新回歸平民生活的鹽穀保芳,這時才又找回了一些做人的良知,回憶起在中國所犯下的滔天罪行,身心倍受煎熬,神處於極度緊張的狀態,不停地經受著對自己靈魂的拷問。

相關文章  如果恭親王奕訢當了皇帝,中國會怎麼樣?

為什麼要進行這場慘絕人寰的侵略戰爭?在給被侵略國家人民帶來災難的同時,日本人民究竟得到了什麼?不過是軍國主義的犧牲品而已。

他夜裡常常做噩夢,時不時會從睡夢中驚醒,周身上下直冒冷汗,開始對這場侵略戰爭進行深刻反省,不再逃避和推卸自己所犯罪行的責任。

他認為只有正視歷史,真誠向中國人民懺悔謝罪,才能讓罪惡的靈魂得到救贖與解脫,否則,即使到生命終結的最後一天,都不會安心暝目的。

1962年,鹽穀保芳聯繫了59師團的一些侵華老兵,組成了以「反省、謝罪、贖罪」為宗旨的社團,積極開展各種反省戰爭罪行的活動,在日本社會產生極大影響,成員達到2500餘人之多。

四十年後,年逾花甲的鹽穀保芳正式開始了赴華謝罪之旅。 1985年,他第一次與96名原59師團的侵華老兵,一同來中國懺悔謝罪。

在山東泰安,他在「徂徠山抗日戰爭紀念碑」,「岱嶽區祝陽鎮抗日烈士公墓」前長跪不起,昔日那個驕橫野蠻的侵略者不見了,而是一位頭髮花白面容戚然的老者。

有一次,在曾經燒殺過的村莊謝罪時,一個老農認出了鹽穀保芳,胸中激起難以抑制的悲憤,忍不住對他怒喝道:

「老頭,我記得你,那時你們到我們村燒殺掃蕩,我躲在柴禾垛裡30多個小時沒敢出聲……」。

見此情形,惶恐不安的鹽穀保芳不住地低頭謝罪,當場便痛哭流涕,滿臉是愧疚和沈痛的表情。他說:

「我是一個老鬼子,參加過侵略中國的不義戰爭,做過對不起泰安人民的事情,我是來真誠懺悔和謝罪的。」

鹽穀保芳先後20餘次來到中國,在山東泰安、盧溝橋抗日戰爭紀念館、重慶大轟炸遺址和四川建川博物館等處謝罪,為死於日本侵華戰爭的無辜冤魂祭靈,為自己的戰爭罪行表示懺悔。

他將自己保留的當年日軍軍服、軍刀、軍號,以及通過各種渠道蒐集的日軍證據實物,捐獻給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紀念館、軍事博物館以及四川和山東等地的博物館,積極揭露日本軍國主義的侵略行徑。

鹽穀保芳說:「我作為一名日本老兵,向檔案館捐贈這些物品,放在很多人可以看的地方,目的就是讓更多不知道戰爭的人了解戰爭,了解歷史。」

除此之外,鹽穀保芳還組織當年的侵華老兵,開展向中國捐資助學活動,先後向中國150所學校捐贈了100多台電子琴,以及價值1500多萬日元的文體用品,並被山東省泰安市人民政府授予「榮譽市民」、山東泰安實驗中學「名譽校長」稱號。

在持續20餘年的赴華謝罪之旅中,鹽穀保芳還時常在各地作「以史為鑑、永保和平」為主旨的演講;1993年5月,72歲的鹽穀保芳騎自行車從北京到泰安,沿途大力宣揚中日友好,還出資在泰安岱廟遙參亭立了一座中日友好紀念碑。

2002年10月,在泰安軍分區第4幹休所的會議室裡,鹽穀保芳這個曾經的日本鬼子見到了當年的「八路要犯」、自己的老對手,時任中共泰北行署岱東區委書記的王永堅。

那時王永堅才17歲,卻是能征善戰的抗日勇士,與鹽穀保芳所部在泰安岱崮山一帶進行過殊死的較量,沉重地打擊了日本鬼子的囂張氣焰。

王永堅對鹽穀保芳真誠反省謝罪的行為表示支持。會面時,一個是英勇抗日的「老八路」,一個是滿懷負疚的「老鬼子」,曾經拚死搏鬥的兩雙手緊緊握在了一起。

自覺罪孽深重、百身莫贖的鹽谷勝芳,對中國人民不計舊惡的寬容胸襟非常感動,當場痛哭失聲,涕淚橫流。他說:

「我在中國犯下了重罪,罪該萬死。就是中國人民槍斃我,我也無話可說,而你們卻把我當作了朋友……」

2007年5月22日,已是86歲高齡的鹽穀保芳第23次來到赴華謝罪。在中國的建川博物館「手印廣場」,他與同樣是耄耋老人的抗戰老兵朱煥文握手,向世人傳遞了珍愛和平的美好願望。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戰爭的硝煙早已散去,我們在面向未來的同時,更需銘記歷史,勿忘國恥,唯有警鐘長鳴,才能遠離戰爭,避免悲劇重演!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