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大審判:中國檢察官為何要集體跳海?背後真相令人悲憤不已


1941年12月7日清晨,日本海軍的航空母艦艦載機和微型潛艇,突然了偷襲美國太平洋海軍艦隊的夏威夷基地珍珠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太平洋戰場由此拉開序幕。

毌庸置疑,軍事和經濟實力雄厚的美國參戰,極大地鼓舞了世界反法西斯陣營的鬥志。邱吉爾接到消息後的第一句話是:「好了,我們總算贏了!」

而遠在世界東方的中國,國民政府已經單獨對日作戰長達四年五個月,正處於抗戰最困難的時期。蔣介石在日記中寫道:「……凌晨一時,得知米國對日戰,此乃良機…..閉目續眠。」

美日兩國海空軍事力量,在浩瀚的太平洋上燃起了熊熊戰火,為爭奪控制星羅棋布的大小島嶼,展開了人類戰爭史上空前激烈的廝殺較量。

1942年6月4日爆發的中途島大海戰,美軍僅以損失一艘航母「約克城」號的代價,擊沉日本海軍「飛龍」、「蒼龍」、「赤城」、「加賀」四艘重型主力航空母艦。

這場戰役,美軍不僅掌握了太平洋戰場的主動權,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重要戰役,在很大程度上宣告了日本帝國主義必然走向覆亡的宿命。

1943年11月,盟軍西南太平洋戰區總司令麥克阿瑟,率領美軍在「跳島式」作戰中連戰連捷。 1945年4月,日本本土的最後一道屏障沖繩島被美軍攻克,制空、制海權喪失貽盡。

與此同時,中國人民的抗日戰爭,已由戰略相峙轉入戰略全面反攻階段,窮兵黷武,不可一世的日軍走到了窮途末路的地步。

而他的盟友德國更是一敗塗地,5月8日即宣布無條件向盟軍投降。

蘇、美、英三國為了處理戰敗後的德國和解決戰後歐洲及其他一些問題,於1945年7月17日至8月2日在德國柏林西南的波茨坦舉行會議。

7月26日,以美、英、中三國宣言形式發表了《波茨坦公告》,敦促日本立即無條件投降,發表對日最後通牒式公告。該公告由美國起草,英國同意。中國雖未與會,但發表前徵得了國民政府的同意。

主要內容是:徹底剷除日本軍國主義土壤;對日本領土進行佔領;實施開羅宣言之條件,解除日本軍隊的武裝等,其中最重要的一項,便是追究和清算戰爭罪犯的責任。

然而,新上台的日本鈴木內閣仍舊執迷於大東亞聖戰的狂妄之中,意圖負隅頑抗,困獸猶鬥;7月29日發表聲明,拒絕接受美、英、中三國的《波茨坦公告》。

為最大限度地減少人員傷亡,讓處於瘋癲狀態的日本人頭腦清醒一些,早日結束這場曠日持久的戰爭災難,美軍決定祭出大殺器,剛剛研製成功的原子彈橫空出世。

[1945年8月6日,一架經過改裝的B-29飛往廣島投下了小男孩,這枚原子彈的重量達到4100公斤,相當於15萬噸TNT的爆炸威力,當場造成傷亡人數高達8萬人以上。

3日後,美國再次給日本人施加壓力,將一枚重達4500公斤叫作胖子的原子彈投入長崎,造成死亡人數4萬人。值得一提的是,這次投彈目標原定是另一城市小倉,由於天氣原因而改成了長崎。

從天而降的兩顆原子彈接踵而至,其毀滅性的巨大威力,舉世震驚,日本皇室和統治集團內部更是惶恐不安,賴以支撐的武士道精神處於崩潰的邊緣。

8月9日,蘇聯對日作戰。百萬蘇聯紅軍越過中蘇邊界進入我國東北,以摧枯拉朽之勢橫掃貌似強大的日本關東軍。短短一周時間,日軍被擊斃8萬餘人,60餘萬人做了俘虜。

眼見著盟軍如泰山壓頂之勢碾壓過來,為避免遭到更慘烈的滅頂之災,日本政府被迫於10日通過中立國瑞士,向中、美、英、蘇發出乞降照會。

[1945年8月14日,日本天皇向議會宣布接受波茨坦公告,頒投降詔書。8月15日中午12時,祌情暗然的裕仁天皇,向全體日本人民淒楚的宣讀詔書:

「察世界之大勢及帝國現狀,朕決定採取非常措施收拾時局。帝國政府已受旨通知美、英、中、蘇四國政府,我帝國接受彼等聯合宣言之各項條件……」

[1945年9月2日,停泊在日本東京灣的美國戰列艦「密蘇裡號」上,日本帝國無條件投降簽字儀式在這裡舉行。盟軍統帥麥克阿瑟莊嚴宣布:

「現在,世界已恢復和平,讓我們為上帝永遠保佑它而祈禱!」

受降儀式完畢後,日本代表還未離艦時,美軍400架B29轟炸機與1000多架戰鬥機出現在東京灣上的天空上,一批批呼嘯著一掠過,其龐大陣容遮天避日,蔚為壯觀震撼。

9月9日,中國戰區日軍投降儀式在南京中國陸軍軍官學校莊嚴地舉行,岡村寧次代表日本中國派遣軍在投降書上簽字,中國人民艱苦卓絕的抗日戰爭取得了徹底勝利。

硝煙散去,飽受戰爭創夷的人們,在擁抱世界和平的時候,強烈要求必須讓犯下戰爭罪行的惡魔得到正義的審判,以告慰死那些死於戰火中的無辜冤魂。

1946年1月19日,經盟國授權,駐日盟軍最高統帥麥克阿瑟頒布了《特別通告》及《遠東國際軍事法庭憲章》,宣佈在東京正式成立遠東國際軍事法庭。

1946年5月3日至1948年11月12日,駐日盟國佔領軍總部的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在日本東京對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日本28名甲級戰犯進行了國際大審判。

參加本次審判的國家遍及全世界,有歐洲的英法等國,有大洋洲的澳大利亞以及紐西蘭,有北美洲的美國,亞洲的中國等,共計有11個國家參加此次審判。

中國派出的代表團一共有17人。他們是法官梅汝璈,法官秘書方福樞、羅集誼、楊壽林;檢察官向哲濬,檢察官秘書裘劭恆、劉子健、朱慶儒、高文彬(兼);首席顧問倪征燠,顧問吳學義、鄂森、桂裕;翻譯週錫卿、張培基、高文彬、鄭魯達、劉繼盛。

自1931年9月18日九一八事變開始算起,至1945年結束,中華民族在長達十四年抗日戰爭中,殲敵佔日軍二戰期間傷亡人數的70%,為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勝利做出了巨大貢獻。

為此,中國人民付出了巨大犧牲:一半國土被日寇踐踏,930餘座城市被侵占,軍民傷亡3500萬人以上,直接經濟損失1000億美元,間接經濟損失5000億美元……

尤其是侵華日軍1937年在南京製造了慘絕人寰的大屠殺,導致30餘萬中國軍民死亡,而這一慘案的日軍最高指揮官松井石根,放縱部下肆意燒殺劫掠,理應受到最嚴厲的審判。

儘管日軍費盡心機封鎖消息,「南京大屠殺」慘案還是通過各種渠道見諸報端,引起國際社會一片譴責之聲。為掩人耳目,日本政府佯作姿態,於1938年春召松井石根回國。

1938年2月25日,松井石根攜幕僚、參佐乘「天龍號」巡洋艦到達佐世保軍港,受到瞭如英雄凱旋般的熱烈歡迎。 26日,他趕往葉山離宮,接受天皇召見和賞賜。

相關文章  日俄戰爭中潰逃到青島的俄國戰艦奇遇記

松井石根這個雙手沾滿中國人民鮮血的殺人惡魔,不僅沒有受到任何懲戒,反而從上到下給予了禮遇褒獎,這讓他欣喜若狂,激動不已,竟然賦詩一首以明心跡:

懸軍奉節半星霜,聖業未成戰血腥;

何貌生還老瘦骨,殘骸誓欲報英靈。

接下來,松井石根為掩飾自己「南京大屠殺」元兇禍首的醜惡面目,在日本熱海市附近的伊豆山半腰建了一座「無畏庵」,刻意以悲天憫人的情懷向世人展示。

每天,他和夫人磯部文子一起扶杖登山,吃齋念佛,表現出一副虔誠佛教徒的樣子。還請日本陶瓷藝術國手加藤春二,將從中國戰場釆來的血土與日本瀨戶的泥土和在一起,塑造了一尊「興亞觀音」供奉於殿堂之上。

然而,這些不過是他蒙敝外界的障眼法,骨子裡的劊子手本性從未改過。當得到日本戰敗投降的消息後,松井石根如喪考妣,失魂落魄,抱著天皇禦賜的「奉節軍刀」號啕大哭。

遠東國際軍事法庭開庭後,有記者採訪了罪大惡極的松井石根,可他拒不認罪,認為自己沒有任何戰爭罪行,根本不必承擔相應的責任,企圖用各種各樣的理由矇混過關。

東京巢鴨監獄裡,關押著日本的甲級戰犯嫌疑者多達100餘人,美、英兩國基本控制著遠東審判的主導權,其他國家的意見並不被重視。他們主張將戰犯按照罪行輕重分為三案審理。

美、英兩國檢察官認為,列入第一案審理的被告定為15人,最多不超過20人,其餘戰犯可列為第二、第三案審理。

對此,能否將「南京大屠殺」首犯松井石根列入第一案審理,成為中國檢察官極為關注的焦點。畢竟拖延時日,夜長夢多,後面的情況如何難以預料,早日將松井石根繩之以法方為上策。

1946年3月11日,東京明治生命大廈議事廳。遠東國際軍事法庭檢察局執委會召開全體檢察官會議,討論確定列入第一案審理的被告名單。

與會檢察官出於對本國利益負責的精神,強烈要求對自己國家人民犯下嚴重罪行的日本戰犯列入第一案審理。中國首席大法官梅汝璈博士,愈發深感肩負使命的重大。

檢察局長基南宣布開始討論名單以後,臭名昭著的「剃刀將軍」東條英機被第一個提出討論。

這個一手策劃了「九一八」事變,在「七七事變」後又擔任侵華關東軍總司令,製造珍珠港事件的始作傭者,以全票通過成為了甲級戰犯被告名單中的第一人。

當討論到松井石根的時,中國檢察官向哲浚宣讀了起訴書。隨後,檢察長基南請中國證人提供確鑿的證據證言。

中國政府派往遠東國際軍事法庭提供「南京大屠殺」事件證言的是軍政部次長秦德純。遺憾的是,由於準備不足,秦德純的證詞空洞無力,缺乏翔實的事實依據,受到一些美國檢察官的質疑。

一時間,討論現場人聲嘈雜,秩序大亂,優越感十足的美國檢察官認為,遠東審判應當嚴懲有關珍珠港事件的日本戰犯,全然無視其他國家飽受日軍蹂躪人民的感情。

於是,「南京大屠殺」首犯松井石根列入甲級戰犯第一案審理名單的議題被暫時擱置。為此,中國檢察官們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不約而同聚集在首席法官梅汝璈的房間,悲憤交加的情緒瀰漫在每個人的心裡。

十四年抗戰,3500萬同胞慘遭殺害,大好河山遭日寇鐵蹄踐踏,滿目瘡痍,日本法西斯軍國主義分子欠下中國人民的血債罄竹難書。如果慘絕人寰的「南京大屠殺」首犯松井石根逍遙法外,拭問公理何在?正義何存?

相關文章  92年南巡,鄧小平在深圳接見一企業家,秘書:這是葉挺將軍的兒子

「國弱受人欺啊!」想到同盟國中一些法官對中國人的傲慢和蔑視,梅汝璈和他的同事們的心在滴血,在吶喊;為了不辜負四萬萬同胞的重託,哪怕是刀山火海,也要拚死一搏。

中國檢察團首席秘書裘劭恆主動請纓,迅速趕回南京找尋大屠殺的見證人,並建議美國人一同前往。

富有同情心的遠東法庭檢察長基南,很快批准梅汝璈和向哲浚的請求後,並答應取證完畢後,再度討論松井石根列入第一案受審的議題。

與此同時,為收集更全面的南京大屠殺罪行,向哲浚提議應就地取材,帶幾個人到日本戰時內閣檔案庫,查找松井石根的戰爭罪證。

裘紹恆就要啟程回國了,面色凝重的梅汝璈找來十幾隻高腳酒杯,一一斟滿白蘭地酒,讓大家一起舉杯,語氣鏗鏘,一字一頓地說:

「諸位,我們此番奮鬥,是只能成功不能失敗的!我們受國家、民族之託來到這裡,如果日本侵略中國的首惡戰犯得不到嚴懲,我們將無臉回國見江東父老。我發誓:不達目的,我將跳海自殺!」

頓時,一股風蕭蕭兮易水寒的壯士激情湧上了每個人的心頭,眾人紛紛慷慨應和:「我發誓,如果日本侵略中國的首惡戰犯得不到嚴懲,我們將集體跳海自殺!」

十幾隻酒杯激昂地碰在一起,胸中燃燒著一團悲壯的火焰,許多人的眼裡噙著激動的淚花。

3月12日,裘劭恆帶著美國法官托馬斯·H·莫羅上校和他的秘書亨利·欽·路易,美國法官戴比德·N·薩頓一起到達南京,很快帶著南京大屠殺確鑿的鐵證和倖存者伍長德、梁庭芳等證人趕回了東京。

在日本戰時檔案庫查找證據的向哲浚他們,也有了重大收穫,一件件隱秘的罪證從浩繁的檔案裡展現在世人面前,其中有侵華日軍的訓令中承認:「據本次攻占南京之戰績,僅婦女暴行就達百餘件。」

「如果將參加過戰爭的軍人加以調查,大概全都是殺人、搶劫、強姦的罪犯。」 還有《東京日日新聞》上刊登的攻占南京日軍舉行「殺人比賽」的報導和照片;攻占南京的日軍中隊長田中軍吉斬殺300人的軍刀照片和介紹等等。

1946年4月1日,東京明治生命大廈議事廳召開遠東法庭最後一次討論甲級戰犯被告名單。

當討論到松井石根時,中國檢察官向哲浚以大量無可辯駁的事實,再一次報告了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的滔天罪行。美國法官薩頓則以調查人的身份,報告了他們一行人在南京調查取證的經過。

他憤怒地大聲說道:「『南京大屠殺』是確實存在的事實,日軍不但以機槍集中掃射,屠殺了大批中國俘虜,而且以砍頭、剖腹、焚燒、活埋種種極其殘忍的手段,屠殺了眾多南京的平民,強姦婦女的暴行不下於兩萬件,屠殺規模之巨大,殺人手段之殘忍,死亡人數之眾多,都是這次大戰中絕無僅有的!」

中國證人伍長德、梁廷芳以「南京大屠殺」倖存者的身份,講述了他們在漢中門和中山碼頭大屠殺中死裡逃生的經過。其語氣哽咽,悲痛欲絕,令在座的各國檢察官們無不為之動容,對日本戰犯無不痛恨憤怒,一致同意將松井石根列為第一案審判。

最終,松井石根這個十惡不赦的「南京大屠殺」罪首犯被處以絞刑。據說,被吊在空中時並沒有馬上斷氣,而是垂死掙扎蹬了一會兒腿,才結束了罪孽深重的可恥一生。

東京審判的中國檢察官,為捍衛正義、嚴懲戰犯做出了卓越貢獻,他們的名字永遠值得被我們銘記!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