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偶式婚姻逼得女人最後跳井,暗戀她十年的鄰居為她報仇


冷暴力,精神孤立,沉默寡言,丈夫張平源終於把老婆劉玉華逼的跳井,暗戀劉玉華十年的鄰居幫劉玉華報仇。

劉玉華和張平源是小學同學,兩家離得近,父母又是戰友,兩家人處的非常好,兩家的孩子處的和一家人一樣,上學放學一起回家。

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張平源的父母進城賣菜雙雙讓車撞死了,司機逃逸了,消息送到了學校,張平源沒有爺爺奶奶,父母去世只有村裡幾個人過來看了看,也沒有幫忙安葬的,只有劉玉華的父母出錢出力安葬了張平源的父母。

張平源才十歲沒有人照顧,劉玉華的父母把張平源接到家裡,告訴張平源以後這裡就是你家,劉叔六嬸沒本事,養活你還是能做到的,劉玉華的父母把張平源睡覺的床搬了過來,把劉玉華房間用布簾隔開給張平源睡。

從那以後張平源變得沉默寡言,劉玉華父母以為孩子沒了父母傷心才沉默寡言,過段時間緩過來了就好了,每天兩個孩子一起上學,一起放學,一起吃飯,一起寫作業。

升學就要交學費一個學生十六元學費,家裡只夠一個人的學費,半夜劉玉華的父母愁的睡不著,兩個人就躺著說話,劉玉華的母親說學費賣了糧食才湊夠一個孩子的學費,到底讓誰去上學,一邊是親生女兒,一邊是戰友的兒子,這話讓半夜上廁所的張平源聽到了,在房間裡睡覺的劉玉華被上廁所的張平源吵醒也聽到了父母的談話。

懂事的劉玉華聽到父母的話,想了一個晚上決定讓張平源去上學,她就在家裡幹活,等張平源放學了就可以教她上學了。第二天大家都起來了,張平源直接給劉玉華父母下跪磕頭,求劉叔劉嬸給他交學費,他以後會對劉玉華好,等他學業有成就娶劉玉華當老婆。

看到下跪的張平源劉玉華的父親答應了,母親有點不贊同,劉玉華的母親說,這個承諾你收回去,你將來有出息了不一定會看上我們家劉玉華,上學的事你和你劉叔商量。

張平源上學了,放學後劉玉華就讓張平源教她,每次張平源都找很多理由推脫,後來劉玉華就不打擾張平源學習了,劉玉華偶爾也去鄰居張青山家玩,張青山看到劉玉華想學字那渴望的小眼睛,就教劉玉華學。

劉玉華從那以後天天下午去張青山家裡報導,就為了多學習點,好跟上張平源的腳步,劉玉華就在張青山家裡學習,從中學一直到高中都是在張青山家裡學的,張青山也認真的教劉玉華學習,大學張青山要去外地上學了,也就沒辦法在教劉玉華學習。

劉玉華的父親為了給張平源攢上大學的錢,去了礦山挖煤,這一去就再也沒回來,礦山坍塌,人也沒有挖出來,煤礦老闆嚇得跑了,劉玉華的父親就這樣白白的死了。

劉玉華的母親接受不了失去丈夫,病倒了,沒多久也去世了,去世的前一天母親拉著劉玉華說,要是我的女兒上學多好啊,我的女兒一定是個女狀元,你父親當時怎麼想的,為了別人家的孩子付出了生命得到了什麼,他張平源一個眼淚不曾掉,還問他大學的費用怎麼辦,一個勁的問警察追到補償款了麼?母親拉著女兒的手說,答應媽媽不要嫁給張平源,你們不會幸福的,他張平源就是個狼心狗肺的玩意。

母親去世了,張平源沒有掉一滴淚,沒有給我母親磕個頭,劉玉華告訴張平源我父母都去世了,你父母也不在了,以後你回你家,我在我家,沒有必要的事不要在來往了,張平源說你終於說了心裡話了,我就知道你一開始就不想讓我在你家裡,你嫌我強了你父母的愛,劉玉華笑了,多麼可笑,我媽說的對你就是個白眼狼,狼心狗肺的東西,吃了別人的血汗錢還嫌腥。

張平源失去了給他掙錢上大學的人,無奈在家種地幹活,什麼也不會的他只能裝可憐扮同情,讓別人接濟他點糧食過日子,後來張平源去了國營汽車站上班,一個月一百塊錢工資,他有了錢就嘚瑟起來了,看不起這個看不起那個,可他的大學夢一直沒有放棄。

兩年後煤礦老闆抓住,劉玉華父親的補償款下來,張平源聽說了補償金有八千六,就打起了主意,他故意接近劉玉華,時不時給劉玉華驚喜,想打動劉玉華的心,給他錢再去上大學。

劉玉華一直不搭理張平源,無奈的張平源半夜爬牆睡了劉玉華,他還故意弄出事情讓村裡大傢伙知道,張平源說劉玉華已父母養我這麼多年為回報,非要讓我娶她,我也沒有辦法,村裡人都說劉玉華是個不要臉的淫娃,勾引大學生,想攀上枝頭變鳳凰。

劉玉華解釋說他們什麼也沒做,村裡人都不相信,沒辦法她只能和張平源結婚,結婚後張平源要上大學,讓劉玉華給他錢,劉玉華不同意,張平源說你都是我老婆了,你留著錢幹什麼,後來直接打劉玉華,為了不想見張平源,劉玉華給了張平源學費,張平源就去上大學了。

劉玉華在家裡種地打個零工,還要供應張平源上學,三年裡張平源一次家也沒有回來,不過打了好多次電話,電話都是打到村裡,村裡都知道張平源對劉玉華特別好,上大學了還不忘家裡的老婆。

張青山父親去世,張青山沒來的急趕回來,是劉玉華幫忙給辦理的喪事,劉玉華說她跟著青山哥哥學習了十年,青山哥哥趕不回來,她願意出錢出力幫忙,也算報恩了,多謝青山哥哥的教導。

張青山大學畢業後,特別感謝劉玉華幫助,張青山說,如果不是你幫忙,我就沒法考試了,只能回來安葬父親了,我想父親也不願意我放棄考試回來的,張青山知道了劉玉華和張平源的事情,鼓勵劉玉華和張平源離婚,張青山說外邊大城市的人從來不在乎這些,離婚你要過的比現在好多了,劉玉華沒有回答什麼。

大學畢業後張平源回來當了老師,村裡都說他有出息,給村裡人爭光,張平源對誰都特別好,唯獨對劉玉華不好,劉玉華在忙他都不會幫忙幹。

在家裡張平源的東西都是分開用的,他吃飯的碗不能讓劉玉華用,喝水的杯子也要和劉玉華的分開,房間也分開睡,還天天的嘲笑和劉玉華沒有共同語言,說劉玉華沒有學問,不懂得情調,只會種地,冷暴力對待劉玉華,每次張平源說自己的父母時候劉玉華都想掐死張平源。

別人都說劉玉華身在福中不知福,張平源人多好啊,張平源對誰都特別好,對村裡的人特別好,能幫都去幫,對他的學生特別好,唯獨對劉玉華不好,可別人不知道,都知道劉玉華變著法的折磨張平源。

推薦文章  寒假中小學生如何護眼?眼科專家有妙招

在一次次的痛苦嘲笑過後,劉玉華受不了了,她打扮好自己,問張平源她好看麼?張平源不回答,劉玉華說你不看一眼,以後都看不到了,張平源說劉玉華即便你打扮的在漂亮,骨子裡還是個窩囊廢。

劉玉華走到院子外的井邊,回頭告訴張平源,下輩子不要再見,就跳了下去,張平源大喊著救命,村裡會水的綁著繩子跳下去把劉玉華抱了出來,人已經去了,張青山看著張平源說,你成功了,以後你可以光明正大的娶你看的上的師姐了,你們真是好樣的,會有報應的。

張平源哭著問劉玉華,你死了錢放在哪裡了,你還沒有告訴我錢在哪裡,你怎麼可以死,劉玉華死了,不要以為這事就算了,自從劉玉華死了,家裡奇怪的事情天天發生,嚇得張平源不敢回家。

剛開始的時候,張平源家的雞一夜全死了,張平源以為得了病死了,後來狗也死了,慢慢的張平源家的井水打上來的水都是紅色的,村裡都有傳聞劉玉華死的不甘心回來了。

早上張平源起床嚇的大喊大叫,村裡幾個人都去問怎麼了,劉玉華以前的衣服和鞋子在院子裡擺的整整齊齊的,旁邊還有血腳印,張平源說半夜有時候聽到有人叫他的名字,在好好聽就聽不見了,張平源嚇的不敢在家裡睡,去了學校睡,可是每天醒來總有關於劉玉華的奇怪事情。

半年時間過去了,張平源因為神經高度緊張慢慢的神經不正常了,學校開除了張平源,回到家的張平源發生的怪事就更多了,直接導致他瘋了。

張青山走到張平源身邊說,這是我去開的離婚證明簽了字以後你和劉玉華就不再是夫妻了,你就可以解脫了,她就不會再來纏著你了。

張青山拿著開好的離婚證明,去了劉玉華的墳墓前,把離婚證明燒了,告訴劉玉華你解脫了,下輩子記得早點找到我,我會好好愛你,不會讓你受苦受累,張青山告訴劉玉華我幫你報仇了,你可以放下心裡的恩怨好好過自己日子。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