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9年國民黨3萬殘兵逃入越南,法國得知新中國態度後:全部繳械


1949年12月,國民黨軍隊在解放軍「秋風掃落葉」的強大攻勢之下潰不成軍,

殘留在廣西、雲南等地的國民黨軍隊共計3萬餘人流竄進入當時還是法國殖民地的越南地區,

並在這裡滯留了約3年半之久。對於法方公然收留國民黨軍隊入境,新中國方面提出了嚴正抗議,並且派遣解放軍在邊境演習示威;可對於這支國民黨殘部的指揮官黃傑來說,那卻是一段永遠也難以忘記的回憶。

圖:渡江戰役示意圖

國民黨軍隊兵敗如山倒,黃傑迅速下令:「假道入越」

1949年人民解放軍渡江戰役發動之後,國民黨軍隊雖然號稱還有200餘萬人,但卻人心渙散,此時蔣介石和李宗仁依然在勾心鬥角之中,國民黨手下的大部分將領也是各有異志,未能組建有效的防禦體系,以至於一觸即潰。雖然國民黨兵敗如山倒,但國民黨內部卻依然有一些不甘於失敗的「孤臣」,依然誠惶誠恐地執行上峰的指令,而黃傑便是其中的佼佼者。

圖:渡江戰役示意圖

在國民黨將星如雲的將軍名單之中,黃傑聽起來似乎並沒有李宗仁、陳誠等人那樣赫赫有名,而事實也的確如此。在抗日戰爭之中,雖然黃傑曾經參加過諸如長城抗戰、淞滬會戰等重要戰役,並且還曾經率領中國遠徵軍進入緬甸,與英美盟軍會師,

但在當時的國民黨陣營之中,黃傑也並非什麼重量級人物,

他既沒有什麼高明的政治手腕,也沒有什麼奪目的才華,在各種國民黨軍隊高級軍官的合影之中,黃傑總是被放在一個並不起眼的位置。

圖:1944年,黃傑與美軍會師在緬甸北部

不過,正因為他沒有派系,忠心耿耿,在蔣介石兵敗如山倒的情況下,他反而成為了蔣介石最值得信任的後期將領之一。

1949年7月,陳明仁、程潛在湖南通電起義之後,黃傑被升任為湖南省主席和第一兵團司令官兩大職務,

這在資歷並不算深的黃傑看來是「一項艱鉅的任務」,但在蔣軍大量精銳被殲滅的情況之下,黃傑就成為了蔣介石得以器重的為數不多的人選。

圖:1944年中美會師,左二為黃傑

在當時的情況下,黃華面對這樣的任命很難不感到惶恐萬分。蔣介石自知敗局已定,已經將戰略重心轉移到台灣,留在大陸的國民黨軍隊基本上已經沒有太強的作戰能力,蔣介石對黃傑的期望並不高,與其說讓他帶著軍隊「反擊」,倒不如說是希望他能夠將國民黨殘部帶出大陸,輾轉轉移到台灣地區。

但要想轉移部隊,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卻很難。國民黨的高官們早就乘著飛機逃往台灣,可級別如同黃傑這樣直接負責帶兵打仗的軍官卻只能乘坐吉普車帶領殘部在西南地區的崇山峻嶺之間穿梭。

8月開始,白崇禧手下的第一、第三、第十、第十一、第十七兵團共30萬渡江開始南竄,

在撤離途中,國民黨高級將領內部出現了兩派不同的撤退的意見。

圖:李宗仁、蔣介石、白崇禧合影

其中,黃傑、李品仙主張進入雲南、廣西地區繼續負隅頑抗,而其他三位兵團司令的意見則是主張直接撤退到海南島。根據少數服從多數的習慣,黃傑的建議終於還是未能被採納,這也反應了當時白崇禧手下的大部分人還是主張儘快逃往海南島,然後輾轉撤退到台灣。

雖說如此,此時人民解放軍的神速動作卻不容他們有半分遲疑。

1949年秋冬,第四野戰軍和第二野戰軍早已經搶在他們的前面橫掃廣東沿海,切斷了他們通往海南島的退路,

白崇禧的其他幾大兵團還沒有到達欽州,便相繼遭遇毀滅性打擊,最後只剩下了黃傑率領的第一兵團。在人民解放軍東、南、北三個方面的包圍之下,黃傑只能孤軍西進,希望能夠在廣西、雲南地區得到支持和幫助。

圖:盧漢戎裝照

推薦文章  重達300斤的福王被烹食?明後期的土地兼併有多嚴重?

而就在1949年10月1日,毛主席已經在北京天安門宣布了新中國的成立,這樣的消息傳到黃傑這樣的「前朝敗將」心中,自然是別有一番難過的滋味。原本黃傑的計劃是帶著國民黨軍隊殘部入境雲南,可尚未進入,雲南省主席盧漢便通電宣布起義,並且扣押了一大批國民黨高級軍官,要是再去雲南自然無異於自投羅網。

在此等危急關頭,黃傑急忙拍了兩封電報,分別發給白崇禧和陳誠,請他們分別作出指示。很快,白崇禧回電稱:「為適應目前情況,你部應保存實力,化整為零,各自選擇適當地區,以安全為第一要務。」而陳誠則明確指示:「弟(黃傑)如出北海防城,恐目的難以達到,

不如全力西進,直入安南(越南),

保有根據地,然後相機行事……」

圖:陳誠

綜合這兩份指示考慮,黃傑立刻召開會議進行討論,大家一致決定

「假道入越,輾轉回台」

,於是黃傑很快寫了一封信給法國駐越高級官員,商談「借道」的相關事宜。 12月12日,雙方簽署了相關協議。按照條約要求,法國方面統一黃傑的殘餘部隊通過中越邊境,在指定地點將武器全部繳械封存,而國民黨方面這要保證軍隊紀律嚴明,秋毫無犯,並且必須按照法方指定的路線進入越南。

但就在黃傑下令國民黨殘部向越南邊境集結的時候,

中國人民解放軍已經迅速尾隨而至,並且迅速包圍殲滅了國民黨14軍63師,俘虜了第97軍副軍長郭文燦。

在這種生死存亡的關頭之下,黃傑急忙命令14軍10師進行掩護,在13日早上便下令從愛店進入越南。

愛店與峙馬屯,是中越邊境兩個相對的小山頭,彼此相距不過五百米,其中有著一條天然的峽谷,便是中越兩國的分界線。 12月13日上午9點,黃傑率領手下的官兵們步行經過愛店,此時他的心中無疑是痛苦的,後來,他在日記之中這樣寫道:

圖:越過中越邊境的國民黨殘部正在路邊休息

「身為一名軍人,如今在艱苦的鬥爭之中敗下陣來,自己還有什麼理由推卸責任呢?此時在我的內心之中,有著無數的迷茫與痛苦,因為我即將離開大陸的最後一片土地。不久之後,當我轉身回望愛店的一草一木時,我堅定地對身邊的人說道:『我們一定要打回來!』」

當然,黃傑的誓言日後也未能實現,正如同在中國曆朝歷代的變革之中,那些聲稱要打回去的前朝遺老們,最終只能在新朝代如日中天的光芒之中漂泊他鄉,所謂「打回去」的誓言也伴隨著時光的流逝,變成了遙遠而逝去的滄桑往事。

3萬國民黨軍隊入境越南,周恩來喊話法國:一切責任法方自負

對於法國當局擅自決定讓國民黨殘部入境的問題,

新中國成立之後的周恩來總理曾經多次發表嚴正聲明,對法國當局作出的錯誤行為表示強烈的譴責,同時指出這一行為所造成的嚴重後果全部由法國當局承擔。

圖:周恩來正在國務院會議上發表重要講話

在此之前,我們首先有必要了解一下近代以來的中法關係。 1860年,英法聯軍火燒圓明園已經成為了近代舊中國積貧積弱的典型實例,但事實上,法國的總體實力畢竟還是很難和英、美、日等國家相抗衡的,法國侵略者在當時人們的印象之中,更多的是那些在上海租界的精緻小洋樓,而非是堅船利炮。

等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之後,納粹德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滅亡了法國,並且順勢接收了法國在東南亞的殖民地,因此在當時法國在中國自然沒有什麼任何特殊地位可言,法國流亡政府也成為了其他四大後來的常任理事國(美、英、蘇、中)的扶持對象,因此我們可以看到,在後來的雅爾達會議、波茨坦會議等重要會議之中,都沒有法國的身影。

圖:波茨坦會議

二戰結束之後,中國以戰勝國的身份,廢除了《辛丑條約》以及近代以來列強強加在中國身上的所有不平等條約,而此時越南北部成為了中國軍隊的日軍受降區。在當時,國民黨軍隊多集中在西南地區,他們將日軍投降之後所繳獲的武器收集起來,將其中一部分送給了胡志明所領導的越盟武裝,以組織法軍捲土重來。

從當時的心態上來說,國民黨軍隊並沒有將法國當局放在眼裡,可到了4年之後,黃傑所率領的國民黨殘部卻要被迫寄人籬下,毫無疑問這是一種極大的諷刺。

正是基於以上原因,法方對於新中國的聲明保持了謹慎態度,從當時的局勢來看,國民黨政府已經徹底垮台,而老大哥美國態度也十分曖昧,在這個時候明目張膽地與新中國解放軍作對,毫無疑問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推薦文章  金城決戰殲敵萬人,回國後葉劍英派他當廣州軍區政委,楊勇拒絕

圖:1951年,法國當局為留越高級軍官準備的房屋

因此,法方要求進入越南境內的所有國民黨軍人全部繳械,

並且在黃傑進入越南境內之後不久,法方就專門派一架專機將其接回河內,將其軟禁在一棟洋樓之中,而他手下的國民黨士兵則被法方安排在蒙陽與來姆法兩大地區的狹小空間之中。很顯然,法方軟禁國民黨官兵的行動,是向新中國示好的舉動。

軟禁荒島,國軍官兵被迫「自力更生」

1950年3月,法國當局將黃傑及其手下約3.3萬餘官兵轉移到富國島和金蘭灣兩處,後來在黃傑的強烈要求下,全部國民黨官兵都來到了富國島。

這座島嶼位於西貢西南,面積大約有600平方公里,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這裡曾經是日軍的戰略物資補給基地,但在日本投降之後,這裡就變得一片荒蕪了。

圖:1951年,在富國島玩耍的國民黨軍隊家屬兒童

儘管被遷移到富國島是法國當局對他們進行「監視」的一種措施,但能夠有一座這樣的島嶼落腳,也算是被俘國民黨官兵的一種幸運。在這座炎熱的島嶼上,他們辛勤開墾土地,建設房屋,客觀上促進了當地的經濟建設發展。

在越南滯留期間,法國當局曾經想要強迫國民黨官兵做苦力,但後來懾於中國人比較團結,所以沒敢使用強有力的手段。為了適應當地的環境,也為了能夠創造收益,黃傑先後允許2000多人外出前往越南煤礦、柬埔寨的橡膠廠工作,以緩解經濟壓力。

而另一方面,為了保證這3萬餘人的生活保障,在初步安定下來之後,黃傑急忙派專員前往台灣向蔣介石匯報這一情況,1950年4月13日,蔣介石通電慰勞滯留官兵,並且撥去了2萬美元的經費。抗美援朝戰爭爆發前夕,蔣介石派遣自己的「國策顧問」林蔚前往富國島慰問當地官兵。從此之後,富國島官兵的生活終於有了一些改善,不僅能夠領到免費的書籍、食物和衣物,每個月還有一小筆津貼以供零用。

圖:1953年初,富國島國民黨殘部家屬生活場景

1950年12月,黃傑被蔣介石任命為「留越國軍管訓總處司令」,負責島上國民黨軍隊的管訓。在日常所謂的「輪訓」之中,黃傑只能用木頭坦克和槍炮進行軍事練習。為了籠絡人心,他還在當地開辦了各種語言進修班,用來培養隨軍家屬的子女,並且當地的華僑子弟也能免費入學。

韓戰爆發之後,美國曾經多次同法國方面磋商有關這些國民黨軍隊的處理情況,美國方面提議,將國民黨軍隊武裝起來參加法國當局與越盟之間的戰鬥,

但法國當局害怕這樣做會引起新中國解放軍的報復行為,因此乾脆利落地予以拒絕。

但是,法國當局卻並沒有將這些國民黨官兵送回台灣或者遣返大陸,他們希望能夠用這幾萬人,當作換取法國外交利益的籌碼。而隨著滯留在富國島的時間越來越長,包括黃傑在內的廣大國民黨官兵想要離開當地的想法卻與日俱增。

費盡周折,終於撤出越南

圖:1951年7月,塔西尼在河內回答記者提問

事實上早在1950年10月,當蔣介石派遣林蔚前往富國島進行「慰問」的時候,他就曾經前往西貢與法國殖民當局駐印高級專業談判「撤退」的相關事宜,但由於沒有掌握要領,最後以失敗告終。 1951年,法國當局在越南北部遭遇慘敗,法國派著名的塔西尼中將接任法軍總司令兼印支地區高級專員,對於台灣提出的運輸請求,塔西尼稱不予考慮。為了儘快將黃傑所部撤出越南,蔣介石指示相關機構專門成立了所謂的「專案組」,多次同法國當局進行秘密交涉,提出要「加速解決」,可反覆交涉多次,法國當局都予以拒絕。

為了抗議法國當局的軟禁政策,1951年12月25日,黃傑在富國島策劃了大規模的「絕食行動」

,當天,有上萬國民黨官兵一同聚集在位於富國島的陽東機場,將手中大鍋一字排開,一律底朝天擺放,而富國島的法軍早有準備,將所有的軍火全部鎖在軍械庫之中,避免產生武力衝突。稍後,從峴港、金蘭灣派遣而來的法國軍艦在富國島周圍遊曳,還有飛機在空中進行低空恐嚇。

圖:1953年,黃傑(前排中)回到高雄

這起「絕食」事件引起了國際方面的注意,美國方面得知之後持續向法國當局施加壓力。 1952年塔西尼病死之後,黎多諾接任法軍總司令,林蔚再次前往越南交涉,法國當局終於做出了「原則上同意國民黨軍隊撤走」的回覆。

1952年10月,黃傑在法方的秘密安排之下,先行乘坐飛機前往台灣,向蔣介石匯報工作,並且主要負責轉移計劃的具體工作。

一個月之後,他重返越南,積攢在他臉上3年的陰雲終於散去,他終於實現了將這裡官兵們帶往台灣的夙願。

接下來的數個月之中,台灣方面開始派出大批人員來到富國島,為島上的軍民們帶來大批嶄新的軍服,很顯然,黃杰和蔣介石都希望,他們在撤退的時候能夠保持威嚴莊重的樣子,而不是看起來破破爛爛,像是難民一樣。

推薦文章  範漢傑:抗戰被日軍稱「大膽將軍」,錦州戰役被我軍「活捉」不服

圖:1953年留越國民黨士兵回到台灣高雄之後,舉行歡慶儀式

1953年5月23日,第一批前往接送的軍艦抵達富國島,黃傑在日後的筆記之中這樣形容道:

「清晨,海面的濃霧一片迷茫,什麼也看不到,我的心頭開始隨著朝陽泛出無盡的喜悅之情。漸漸地,旭日從海面升起,驀然間,我的身邊傳來一聲高呼:『船來了!』頓時,沙灘上的人群如同螞蟻一樣,向著東南方向擁擠而去。此時,三艘登陸艇正在迎著朝陽向富國島駛來……」

按照事先的計劃,滯留在富國島的國民黨官兵分7批撤離,而還有1500多人自願留在了越南。

圖:黃傑與蔣經國合影

而完成這項重任的黃傑,在回到台灣之後便被委以重任,對於蔣介石來說,他正好需要這種能夠死心塌地跟隨他的追隨者。返回台灣僅僅兩個月,

他就被蔣介石升任為台北衛戍部司令,後來又被升為陸軍總司令,可以說是蔣介石在台灣的頭號「看門人」,

並且和蔣介石的兒子蔣經國私交甚密。雖然黃傑此後的官運亨通,但事實上,在一般的台灣民眾看來,黃傑給眾人的第一印象並非是什麼「政治打手」,事實上,他只是一個聽命行事的老實人而已。

圖:史銘贈送給黃傑的珍貴留影

1964年2月,原先在第一兵團任職的將領史銘,將一張珍藏的入越照片送給了時任「台灣省主席」的黃傑,在這張照片的旁邊,有著這樣一段題詞:

「民國38年(1949年)12月13日上午,達公(黃傑的字)率領部隊等數萬人從愛店進入越南。」

凝視著這張照片,黃傑彷彿忽然想起了16年前的這段往事,但事實上那隻不過是內戰末期的一段小插曲罷了。此時,新中國已經先後跨過了抗美援朝戰爭、社會主義改造等重大事件,在驚濤駭浪之中披荊斬棘一路前行,而黃傑的這些前人舊事,只不過是微不足道的小事罷了,沒有什麼人會去特別留意和追憶。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