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兵記憶|89311部隊十連的系列故事之十八:愛民井


連隊群集體創作執筆:吳鳳祥

編者: 我們隆重推出一組鐵道兵基層連隊———89311部隊十連的故事,以弘揚鐵道兵文化,傳承鐵道兵精神!該連是一個普通的基層連隊,雖沒有驚天動地的業績,但也有可歌可泣的故事。這些故事既有連續性,也有獨立性。為了搶救性地挖掘原汁原味的基層連隊故事,還原鐵道兵當年的戰鬥風貌,我部編輯了該連的戰鬥故事(系列篇),並將陸續刊發,今天刊出系列之十八《 「愛民井」的故事》

★鐵道兵「老兵原創之家」編輯部

鐵道兵在35年的征程歲月裡,不僅逢山鑿路,遇水架橋,不畏高山險阻,不怕流血犧牲,創造了彪炳史冊的輝煌戰績,而且發揚我軍擁政愛民的光榮傳統,把駐地當故鄉,視人民為父母,想人民所想,為百姓排憂解難,全心全意為各族人民服務。

▲位於吉林省樺甸縣境內長白山下煙白線上的松花江鐵路大橋,由三師十一團二營建造。營部、7連、9連駐冮南,10連、8連、6連駐江北。

1974年,我連奉命從大興安嶺的嫩林線調往長白山下的吉林省樺甸縣,參加煙白支線的松花江大橋建設,部隊到達紅石公社(鄉)船口屯(村)時,也是寒冬季節,零下二十多度,部隊一邊安營紮寨,一邊配合施工連隊用「凍結法」開挖松花江鐵路大橋橋墩,工作生活緊張有序,有條不紊。

樺甸縣是一個多民族聚集區,以漢族、朝鮮族居民為主,部隊在此施工與生活免不了與當地百姓打交道,但是我們鐵道兵十分注意搞好軍民關係,軍政關係,搞好漢民族和少數民族之間的關係,維護部隊在人民群眾中的形象,努力全心全意為各族人民服務。

1976年的秋季,我連戰士了解到營房附近的船口屯,朝鮮族抗聯老戰士楊大爺夫婦吃水困難,要到較遠的松花江挑水,且唯一的女兒又在縣城工作,家裡沒有勞動力。

戰士們看在眼裡急在心裡,總想為楊大爺解決後顧之憂,但是當時連隊施工任務緊張,要趕在寒冬季節來臨之前澆注好松花江鐵路大橋的最後兩個橋墩,時間緊,施工任務重。

▲這是真實的鐵道兵「爰民井」

工作任務要完成,楊大爺的井也要打,楊大爺的井不打進入冬季也沒法打,楊大爺吃水更困難,怎麼辦?鐵道兵敢上九天攬月,可下五洋捉鱉。這點困難算個啥?戰士們先把楊大爺找准好打井的位置,然後安排工餘時間和節假日開挖。

初秋的一個週日,戰士們忙完了當天工地上的施工任務,帶上大鍬等工具來到楊大爺家裡已經是傍晚時分,夕陽慢慢地下山,月亮也知人性,探出頭來照亮大地。

我連貴州籍布依族一排副排長韋玉發(70年入伍)帶領劉明楊、魏光新三位老鄉戰友利用下班後的時間繼續上班前的挖井活計,為楊大爺挖井。當挖下去近10米處,在井下的劉明楊覺得體力不支,胸悶氣短,呼吸急促,韋玉發就下井替換劉明揚,韋在井下繼續挖,並把井底泥土一籃一籃向上吊,魏光新、劉明楊兩人在地面上往上拉。

推薦文章  殲20大規模服役,中國卻仍有大量二代機服役,關鍵之處出乎意料

拉上來三、四籃後,韋又裝滿一籃,示意魏、劉兩人往上吊,韋在井底用大鍬頂向上的竹籃,過了大鍬之力,乘著短暫的休息片刻,韋用大鍬頂著胸部喘氣休息。竹籃拉上去了,突然井口的泥土塌方,一瞬間泥土壓倒了韋玉發,大鍬又頂住韋玉發戰友的胸口,韋玉發就這樣倒下了。

「救人、救人!」聞訊趕來的戰友輪流用手扒泥,以最快的速度把壓在韋身上的泥吊出,當扒出韋玉發戰友時,韋已停止了呼吸。天上的月亮也垂下了腦袋,大地一片俱寂,彷彿在為烈士默哀。

說來也巧,本來這一天連隊安排一排去連隊後山坡上的烈士陵園,掩埋犧牲在煙白線上的其他烈士。因為韋玉發一心要利用下班時間去幫楊大爺把井打好,就安排其他人去烈士陵園,自己留下來打井,結果把自己送上了烈士陵園。

原樺甸縣鐵道兵烈士陵園,建在我連營房後面的山坡上,陵園內碑塔上的碑文「革命烈士永垂不朽」由我連「秀才」二班戰士陳明學書寫,陳明學書寫的仿毛體字,凸刻在碑塔上,字跡還用紅色漆漆面。這裡不僅埋葬著修煙白線的鐵道兵烈士,而且還埋葬著因翻船事故死去的民工(詳見故事四)。根據當時團部的安排,掩埋屍體的工作都是由我連一排負責。平時都是挖坑掩埋其他人的遺體,現在親手掩埋自己的親密戰友,大家欲哭無淚,傷心欲絕。

搶回韋玉發遺體的當晚,在「三用堂」四排副朱中熙(已去世)、戰士任進田等戰友主動為遺體擦洗身子,為他換上新軍裝。掩埋韋玉發烈士那天,連隊為他舉行了隆重的追悼會,戰友們鳴槍為韋玉發烈士送行,當地百姓也自發前來弔唁,家喻戶曉傳頌著鐵道兵為民打井犧牲的事跡!

韋玉發戰友犧牲後,團部派人來調查,連部通訊員池永林戰友參與了接待工作,大家一致反應,韋玉發生前表現好,工作優秀,後經團部核實,師部批准,追記一排副韋玉發二等功,(當時的評選規定:記二等功以上者才有資格評革命烈士)鐵道兵司令部批准為「革命烈士」。

韋玉發烈士犧牲後,連隊及時做好了家屬的來訪接待工作,部隊按照當時正排級幹部的標準發放了撫卹金,共計260元,由上士桂曉東在做連隊開支報表時,核消這筆開支。韋玉發的家庭每年都享受革命烈士家屬待遇,一直到去年(2020年)韋玉發父親101歲去世為止。

韋玉發戰友犧牲後的一天下午,團部通知聽廣播,吉林省人民廣播電台專題報導了《鐵道兵愛民井》的故事,隆重宣布韋玉發戰友被評為「革命烈士」。

韋玉發戰友犧牲後,連隊為繼承烈士遺願,把為楊大爺打井列入工作任務,安排三排繼續把井打好,在排長崔新一的安排下、副排長林春民帶領七班繼續打井。

為了防止再次塌方,他們採取邊挖邊下沈井管桶的方法,副排長林春明親自操作,一節一節地把沈井管桶安裝到位。他們克服了土質鬆軟,滲水等地質不利因素,苦幹加巧幹,終於成功地為楊大爺打出了一口好井,從此以後,楊大爺就有了一口方便實用且冬暖夏涼的水源。為此,副排長林春明被營部嘉獎一次。

後來這口井,被樺甸縣人民政府命名為「鐵道兵愛民井」。據了解,此井目前還在使用。幾十年來,「鐵道兵愛民井」一直成為當地百姓讚美鐵道兵的口碑,在當地一提到鐵道兵個個伸出大拇指。

韋玉發戰友不是犧牲在鋪路架橋的工作崗位上,而是犧牲在擁政愛民為少數民族百姓辦實事上,也符合我黨我軍為人民的利益而奮鬥的宗旨,因此,鐵道兵黨委批准他為革命烈士。 「鐵道兵愛民井」這一事實,不僅增強了軍隊與地方的關係,而且融合了漢民族與少數民族之間的關係。

現在吉林省樺甸縣人民政府為了永久性的紀念鐵道兵的歷史功勳,重新建造了烈士陵園,統一將犧牲的革命烈士安置在新的樺甸縣烈士陵園。每年我連重訪軍旅生涯的戰友都去樺甸縣烈士陵園祭拜,去年我連王朝勝等貴州籍戰友特地去樺甸縣烈士陵園拜祭韋玉發烈士,並獻上鮮花。

「人固有一死,或重於泰山,或輕於鴻毛。為人民利益而死,就比泰山還重。」(毛澤東•一九四四年九月八日《為人民服務》)韋玉發戰友為百姓打井犧牲,也詮釋了我軍的唯一宗旨———「為人民服務」,為人民服務是我軍的紅色基因,為人民服務永遠是我們黨和人民軍隊的最高價值追求。

偉大的鐵道兵精神不僅是「逢山鑿路,遇水架橋」、「風餐露宿,沐雨櫛風」,不畏高山險阻,不怕流血犧牲,把生死置之度外,勇於克服一切困難的大無畏精神;愛國獻身,無私奉獻,重視和強調個人對國家和民族的責任義務,把個人價值置於社會價值之中,爭做祖國忠誠衛士和建設者的崇高精神;求真務實,苦幹加巧幹,鑽研業務,精通技術的科學精神,而且還包含全心全意為各族人民服務,為保護人民群眾生命財產不惜犧牲個人生命的精神;中華民族團結互助,崇尚和諧的精神。 「鐵道兵愛民井」就是鐵道兵精神具體體現。

韋玉發戰友啊,如果你還在,連隊接受新任務了,我們會同坐一趟軍列,去呼倫貝爾大草原修建伊敏線,在伊敏河鐵路、公路大橋上綻放青春的光彩;

推薦文章  爭分奪秒提高工作效率

如果你還在,我們一起開赴祖國的最北端的「北極村」,去塔韓線修建緯度最高的呼瑪河鐵路大橋,我們會迎來塔韓線通車後的第一個批客人;

如果你還在,也許1984年元月1日,我們共同向軍旗告別,轉為鐵路工人;

如果你還在,也許你退役回家,在平凡的崗位上打拚,在熟悉的田野裡耕耘。從退伍老兵到基層管理者,從復員軍人到鄉村帶頭人,帶領布依族鄉親脫貧致富奔小康;

如果你還在,你和我們一樣,建立了幸福的小家庭,妻子的每一個吻,使我們忘掉世上的一切煩惱,孩子的每一聲「爸」,催促我們奮力前行;

如果你還在,改革開放了,也許你抓住了人生的大好時機,施展你的才華,釋放你的潛能。也許你是廉政高官,也許你是實業鉅子,也許你是科研奇才,也許你是學界精英;

如果你還在,我們都老了,你和我們一樣,在兒女身邊盡享天倫。趕上這盛世昌平,不滿夕陽無限好,力爭把黃昏當早春;

親愛的韋玉發戰友啊,全連真的盼你一覺醒來,看看家鄉的發展,祖國的變化,你一定高興萬分。玉發戰友啊,你怎麼長眠不醒呢?你在天堂過得好嗎?

在人間,船口屯記得你,紅石鄉記得你,樺甸人民記得你,十連戰友想念你,鐵道兵歷史記載你,韋玉發烈士永垂不朽!

「鐵道兵愛民井」,不僅是當地百姓取水的深井,而且是鐵道兵愛人民的深情,它是鐵道兵擁政愛民的象徵,它是鐵道兵為人民服務的縮影,它也同樣載入鐵道兵光輝歷程的史冊!

偉大的鐵道兵精神萬歲!

後記:前年韋玉發烈士的父親過100歲,我連派王朝勝等幾位貴州籍戰友代表全連去向韋老爹祝壽,並轉告韋老爹及韋玉發烈士的親弟弟等親屬,告訴他們樺甸人民沒有忘記「爰民井」,十連沒有忘記一排副排長韋玉發戰友,鐵道兵的歷史沒有忘記這位愛人民的烈士!

作者感謝主要陳述者:王朝勝、桂曉東、林春民、劉敬權、陳明學、池永林、任進田、劉加升、韓書閣等戰友。

感謝王朝勝戰友當時從吉林省樺甸縣烈士陵園傳來相關圖片和視頻

執筆:吳鳳祥,男,江蘇省如皋市人,高中文化程度,下鄉知青,1978年入伍,鐵三師十一團十連戰士,退伍以後,在國營江蘇省如皋罐頭凍菜製品總廠工作,先後任廠團委副書記,企業管理科專職安全員,先後在《中國勞動報》、《人民消防報》、《江蘇工人報》、《江蘇消防》雜誌、《江蘇勞動保護》雜誌、《南通日報》等報刋雜誌發表文章八十餘篇。退休以後,在「新華網」、「人民網」、「今日頭條」、「一點資訊」、「搜狐網」、「騰訊網」、「鐵道兵戰友網」、鐵道兵「老兵原創之家」、「鐵道兵公眾號」等媒體發表作品一百餘篇,現落戶於上海浦東。

來源:老兵原創之家

責任編輯:夢醒

編髮:鐵友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