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女兵主動問好, 王近山微笑著回敬軍禮, 隨後對教導員說: 抓起來


王近山是我軍有名的悍將,一打起仗就像被激怒的猛虎一樣爆烈可怖,經常不顧指揮重任,直接要抄起大刀機槍衝鋒在先,以至於熟悉他這個秉性的老上級徐向前,就特別派了四五個「警衛員」監督他,一看見他又要親自衝鋒,就幾個人一起上前阻止他。

有一次竟然拉他都拉不住,狂怒的王近山對警衛員又踢又咬,四五個警衛員一起把他按倒壓在最下面才終於制服他,王近山由此得到一個恰如其分的綽號——「王瘋子」。

開國中將王近山

王近山雖勇猛得如瘋似狂,只能說明他有著超強的男性荷爾蒙指數,並不代表王近山的智商也如此癡狂。

實際上任何一個戰功卓著的軍事指揮員,無不都是粗中有細、機智過人的。

他們細緻起來,一般人熟視無睹的「正常情況」,他們也會極其敏銳地察覺出細微破綻,王近山就是這樣一個粗中有細,智勇雙全的人物。

例如他在新兵訓練場視察時,遇見兩名女兵主動問好,王近山雖然微笑著回敬軍禮,可隨後就對教導員說:抓起來!這又是為何?

這件事發生在抗戰初期,當時由於兩萬五千里長徵損失太重,紅軍改編而成的八路軍兵力非常有限,只有三個師,而抗日戰爭是長久而艱鉅的,所以各級部隊都必須積極擴招新兵,抗戰骨幹386旅、772團更不例外,七亙村伏擊戰之後不久,就有一大批愛國青年慕名參軍,王近山自然對此是非常重視的。

新兵訓練是一個人是否成長為合格戰士的關鍵,王近山沒事就會去視察新兵隊伍,這一天,王近山又來到新兵訓練營視察。

剛來到訓練場,教導員帶著王近山看最新一批入伍的新兵,絕大多數新兵,都像稚嫩的雛鷹一樣,顯得有些拘謹、膽怯、呆板。

教導員需要手把手教導他們,可是就在這些人中間,卻有兩個英姿颯爽的女兵,顯得格外與眾不同,她們好像特別聰明伶俐,一教就會,而且動作熟練、精準,令其他新兵敬佩。

這兩個女兵時不時還會發出悅耳的笑聲,惹得一些毛頭小伙子心裡熱熱的,都想湊近些,找機會和她倆搭搭訕,兩個女兵很快就成為眾星捧月一樣的人物。

可是,她倆一看到教導長陪著王近山來到訓練場,就像發現「獵物」一樣,立即跑過來,大大方方地站在王近山眼前,精神抖擻的立正敬禮,略帶幾分嬌媚的大聲喊到:「王團長好!」

王近山先是一怔,當兵這麼多年,見過多少新兵和女兵,像眼前這兩個姣好面容和矯健身姿的女兵還真不多見,王近山著實覺得眼前一亮。

圖片來源於網絡

別看王近山打仗像個煞神,年輕英武的他,一見到女兵,就會變成另一個笑容可掬、爽朗可親的模樣,所以王近山一向富有異性人緣,總有女衛生員、文工團的女兵編著各種理由,圍著他轉。

王近山微笑著給她們回敬軍禮,兩個女兵拋了一個令人心酥骨軟的媚笑,嬌羞狀地跑開了。

兩邊的戰士教導員們看到這一幕,大家還以為又是仰慕王團長的女兵前來一睹英雄風姿呢,戰士們臉上無不洋溢著羨慕而調皮的「曖昧」笑容。

他們哪裡知道,看似滿面春風的王近山,其實此刻心中卻有一種異樣甚至警惕的感覺,不錯,王近山喜歡和女兵說說笑笑,熟悉年輕女兵的喜怒哀樂陰晴變化,可是這兩個女兵那帶有幾分妖媚的笑容,以及過於大膽近乎有些挑逗的主動接近,卻是王近山以前在紅軍女兵中從來沒有見過的。

推薦文章  冰天雪地,野外演訓忙

王近山是一個愛憎分明、立場堅定的優秀紅軍幹部,絕沒有軍閥部隊那些驕奢淫逸的惡習,他欣賞的女戰士,也無不都是對革命對紀律堅貞不屈的同志,絕不會是舊軍閥喜歡的那些烏七八糟的東西。

所以兩個女兵的表現不但沒有讓他欣喜,反而有種被侮辱被挑釁的感受。

另外,兩個女兵伶俐幹練的舉止,果斷迅疾的決定,怎麼也不像剛剛入伍幾天還羞羞答答懵懵懂懂的女兵,想到這裡,王近山問新兵教導員:「這兩個女兵什麼來歷?」

教導員:「她們說是城裡的女中學生,由於日軍的侵略,學校學不下去了,就和同學一起來報名參軍,要打日軍!」

王近山聽著教導員說,眼睛卻一刻沒有從女兵身上挪開,一聽她們自稱是女學生,王近山臉上浮現出不易被覺察的輕蔑,隨即冷笑一聲,喝到:「好個女學生,立即把她們控制起來,嚴加審問」。

教導員有些詫異,一時怔住了。

王近山眼睛一瞪,又命令一次:「快去!」

教導員這才回過神,立即命令幾個戰士追上去,把兩個女兵扭住,兩個女兵也驚呆了,顯然一時間不明白為什麼王近山會這樣。

可是她們立即暗暗鎮定著,外表卻故意像受到意外驚嚇而驚慌的女性特有的樣子,大聲哭喊著,掙扎著,喊冤起來:「王團長,他們要幹什麼啊?我們冤枉啊!你要給我們做主啊!」

在場所有人都被這突如其來的變化搞蒙了,都圍攏過來,看事情發展。

王近山走上去,也不搭話,而是仔仔細細上上下下觀察她們,雖然兩個女兵哭的梨花帶雨一般,可是王近山以一個無數次肉搏中勝出的鬥士特有直覺,還是分明感覺得她們渾身好像正在暗暗做著某些搏鬥準備,一看就是長期訓練有素磨鍊出來的「練家子」,根本不像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學生遇到這種突發情況該有的驚慌失措。

王近山伸手抓住一個女兵的右手,掰開手掌一看,頓時哈哈大笑起來:「什麼女學生,分明是日本女兵!拉出去,槍斃!」

女兵喊冤更加悽厲,戰士們也個個驚呆,教導員更是不解王近山為什麼變得如此面目可怖,他問到:「團長,你不會搞錯吧?」

推薦文章  同心抗疫,感謝有你

王近山不容置疑的口吻:「你去看看她們的虎口」

教導員拉過女兵手掌一看,兩個女兵手掌虎口四周竟布滿老繭。

王近山

王近山舉著自己的手:「咱們當兵的都知道,這長在虎口上的老繭可不是握鋤頭磨得,只有長期拉槍栓才會這樣!哪個學校的女生會有這種老繭?只有女特務、女兵才會這樣!」

兩個女特務不服,還在狡辯。

王近山接著說到:「你們以為我就僅憑這一點就下的決斷嗎?你們的破綻實在太多,你們一看見我,就跑過來敬禮,想和我混個眼熟眼熱,可是你們想不到吧,你們敬的軍禮像護著自己臉一樣低,這根本不是中國軍禮,一準是你們軍隊的軍禮,什麼叫習慣成自然,你們這個軍禮就是。」

兩個女兵有些張口結舌。

王近山帶著幾分譏諷的口吻說道:你們可能聽說過我愛和女同志說笑,所以一上來就給我使勁兒,告訴你們,你們算盤打錯了,我們八路軍不像你們法西斯軍隊那樣卑鄙無恥,我們部隊裡根本不會有你們這些鮮廉寡恥的東西」。

兩個女特務越聽越洩氣,戰士們則越聽越佩服。

王近山

王近山指著兩個女特務,對戰士朗聲說道:「看看,這就是法西斯軍隊,他們什麼招數都想到,都用到,唯獨正義他們永遠不沾邊,別看他們開始很兇狂,最後我們一定會戰勝他們!」

訓練場上頓時響起雷鳴般的掌聲歡呼聲,兩個日本女特務被押下去,她們怎麼也想不到,長期受到日軍最高級特務訓練,怎麼就這樣被土的掉渣的八路軍「王瘋子」一眼識破!

至於她們為何要混入王近山的隊伍,自然是經常吃了王近山772團的虧。

從王近山的履歷來看,抗戰爆發後,他便擔任八路軍一二九師三八六旅七七二團團長,眾所周知,386旅是抗戰中戰績最佳的部隊,他們一個旅打的勝仗消滅的日軍甚至比有些部隊一個師都多,他們打得日本士兵惱羞成怒,竟然逼得日軍專門調集精銳部隊,制定專門作戰方案,去圍剿386旅。

甚至在出動的坦克車上,寫上「專打386旅」的標語,可見386抗日戰果之輝煌。

推薦文章  敘利亞哈塞克省遭極端組織劫獄數十人死亡

殊不知,386如此輝煌的戰績裡,王近山的772團又佔了大頭!可以說386旅每一個「重頭戲」都有772團的頭功。

以386旅著名的七亙村伏擊戰說,大家都知道這是陳賡的傑作,其實,擔任最重要地段伏擊任務的,正是王近山的772團。七亙村伏擊戰一連打了二次,共擊斃五百多名日本士兵,繳獲的輜重八路軍搬了一天一夜。

更絕的是,八路軍在七亙村伏擊一次不算做罷,竟然打破軍事理論上「用兵不復」的慣例,在原地又來了一次伏擊,顯示出超常的智慧和勇敢!

其實,就在七亙村伏擊戰之前兩天,王近山的部隊還在長樂村打了一次伏擊戰。

所以,129師一出師,就給日軍留下難忘的印象,而386旅772團對於日軍更是如鯁在喉,必欲拔除不可。

於是日軍記住386旅,記住了「王瘋子」,它們決定針對王近山設下一計,那會是一個什麼伎倆呢?

日軍是有著非常發達的情報間諜作戰能力的,從明治維新開始,日本就派出一代又一代間諜前往中國,這些人都成了常人無法辨別的「中國通」。

而這些老特務老間諜,又把自己的「寶貴經驗心得」,一代代傳授給新的特務。

所以早在抗戰爆發之前,日本實際上就培養出無數特務姦細在中國從事刺探、破壞、造謠、暗殺等一系列罪惡勾當。這些特務可不都是男人,女特務甚至比男特務更加「出類拔萃」。

劇照

她們和平時期,可以偽裝成女學生、女傭、女招待,甚至風月場的妓女、舞女、交際花,她們施展各路神通,比男特務更加讓人猝不及防、防不勝防,甚至欲罷不能,往往輕而易舉就能獲得重要的情報,或者接近男特務根本無法接觸到的大人物。

到了戰爭時期,這些女特務又能搖身一變,偽裝成「愛國女學生」、「抗日積極分子」,很容易就混入各級抗日武裝,稍稍努力表現一番,甚至就能混進八路軍隊伍中來。

只是她們萬萬沒有想到,這個看似大老粗的王近山,竟然如此心細,剛混進來的兩名女兵,初次見面就被王近山抓起來槍斃了。

轉自貓眼觀史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