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電影TOP榜,那些藏在記憶裡的經典台詞,初看不知其中意,懂得已是過來人


寫這篇文來源於一次偶然,一個沒帶傘的下雨天,從商店出來跑向公交車站,腦海裡突然冒出來《阿甘正傳》中Jenny的那句大喊:“Run ,Forrest ,Run!”

然後特意去豆瓣搜了它排行榜中的TOP250,選出那些我看過,並且在看到片名時能馬上浮現在我腦海裡的影片中的台詞。寫下我的感受和理解,權當是和大家分享。

PS:排序參照豆瓣。

01 肖申克的救贖

Institutionalized(體制化)

關於《肖申克的救贖》,我腦海中的第一反應就是這個單詞。因為當時看到它的時候,真的大受震驚,好像有什麼東西一下子擊中了我自己,心中的結突然被點破,簡直醍醐灌頂。

These walls are funny.First you hate them,then you get used to them.Enough time passes,gets so you depend on them.That’s institutionalized.

( 這些牆很有趣,剛入獄的時候,你痛恨周圍的高牆;慢慢地,你習慣了生活在其中;最終你會發現自己不得不依靠它而生存。這就叫體制化。)

想想我們自己,是否在不知不覺中受困於一家單位、一種生活方式、一些人際關係,有時,甚至是某些情緒中。而“這些”往往一開始非你所願,但慢慢地成了“習慣”,而你在習慣中慢慢變得麻木,直到有一天你已經和你原來的“圍城”融為一體,徹底困死在裡面。

就像老布一樣,即便肉體被放了出來,靈魂早已習慣了肖申克的一切,依靠它而生存,當他發現靈魂已經無法改變,而這種靈肉分離的無所適從,最終使他不得不選擇消滅自己的肉體。

那我們自己呢?

是否不滿意於一種生活,但又無力改變,最終被現實吞沒,被“體制化”。我們都不想成為老布,但很多人都在不知不覺中走著老布走過的路。

如果你足夠幸運,在中途發現了這一點,不要麻木,不要怯懦,想想安迪留給瑞德的信:

“Hope is a good thing, maybe the best of things, and no good thing ever dies.(希望是美好的,也許是人間至善,而美好的事物永不消逝。)”

我們要滿懷希望,並且鼓起敢於突破的勇氣,記住:

“Fear can hold you prisoner. Hope can set you free.(懦怯囚禁人的靈魂,希望可以讓你自由。)”

02 霸王別姬

程蝶衣:師哥,我要讓你跟我,不對,就讓我跟你好好唱一輩子戲,不行嗎?

推薦文章  JonathanAnderson接下電影造型師,女主角是讚達亞·科爾曼!

段小樓:這不小半輩子都唱過來了嗎?

程蝶衣:不行,說的是一輩子,就是差一年、一個月、一天、一個時辰,都不算一輩子……

一個人能對一件事或者一個人痴迷到什麼程度,大概就是程蝶衣的“不瘋魔不成活”。 《霸王別姬》中的程蝶衣,對戲痴迷,對段小樓更是癡迷,到最後,不知他自己是否清楚他是入戲太深,還是將自己埋葬在戲裡。

深情往往使人感嘆,使看客唏噓,但對當事人本身,不見得有好的結局。所謂“情深不壽”,凡事陷得太深,往往容易迷失自己。

對事也好,對人也罷,如果在你面前的是正確的路,對的人,那或許還能有些許安慰,但如果“真虞姬”對面站著的是“假霸王”呢?

歌裡唱道:“愛得太深讓人瘋狂的勇敢……”如果這份愛只是一個人的一腔孤勇,那換回來的可能不僅是對方的背叛,也有可能是你不得不背叛自己,完成對方的期待。

這樣真的值得嗎?

03 阿甘正傳

Run, Forrest,Run!

正如我開頭所說,寫這篇文的初始動因就是淋雨的時候想到了這句:“Run, Forrest,Run!”好像很多時候,當我們遇到困難、險阻,或是猶豫不決的時候,這句話總是很管用。

如Forrest,一個裝著奇怪支架的“傻孩子”,一個走路都丁零噹啷被人嘲笑的“怪胎”,他的一生就由這句“RUN”開始改變。

因為能跑,他跑進了大學,成了橄欖球巨星,受到總統接見。參加越戰,他跑著救了一個又一個傷兵敗將,遇到人生中的摯友。

可以說,他的一生都是跑出來的,而這個“跑”已經不是單純的肢體運動,而是一種行動的執念。或許連那個喊著“RUN”的Jenny也不會想到,這麼一個笨小孩,最後會成為一位名人,玩轉“乒乓球外交”,影響超級巨星,成為企業家……

想做什麼就去做,不要管前路是什麼,就像我們中文世界裡經常掛在嘴邊的那句:“乾就完了!”

或許有人會覺得這種執念顯得很笨,但《阿甘正傳》告訴我們:“Stupid is as stupid does.(傻人有傻福)”這個世界從不缺聰明人,但往往最後成功的都是那些有執念的“傻子”。

不要懼怕未來,不要迷茫前途未知,因為:

“Life was like a box of chocolates, you never know what you’re gonna get.”想做就去做,誰知道下一塊巧克力是什麼味道呢?

夢想總是要有的,萬一實現了呢?

04 泰坦尼克號

不是You jump I jump!

其實,我一直覺得,當Jack第一次說這句話的時候,並不一定是完全真心的。當時的他,更像是為了勸服一個一時迷失自己的少女。當然,他是喜歡她的,從在甲板上遠遠看到她的那一刻開始。

但喜歡昇華成愛,那需要一個過程。

我們看《泰坦尼克號》被感動得一塌糊塗,到最後哭得稀里嘩啦,並非只是為了當初那一句“You jump I jump”,而是兩人最後的生死抉擇。

在我心裡,最令我感動的是,當Jack置身於冰冷刺骨的大西洋,在生命的最後對Rose說的那段話:

Listen, Rose.

You’re going to get out of here.

You’re going to go on.

You’re going to make lots of babies, and you’re going to watch them grow.

推薦文章  第一集太刺激,《速激9》導演又奉上一部火爆新作

You’ re going to die and old, an old lady in her warm bed, not here, not this night, not like this.

Do you understand me?

如果愛情也有等級排序,那麼,我想應該是這樣:我愛你–愛你–你。

在還有希望的時候,真正愛你的人,總是會把生的希望留給你。陳凱歌的《無極》中,崑崙奴最後對傾城說的不是“要死我們一起死”,而是“你要好好活下去”。這是傾城一生中唯一得到的愛情。

而Rose這一生,也踐行了對Jack的承諾,好好活著,做想做的事,體驗他們最初想體驗的人生:開飛機、海灘騎馬、冰極釣魚……

這才是真正偉大的愛情!

05 千與千尋

不工作就要變成豬,變成豬就會被吃掉!

其實,每個人的存在都是有價值的,或者說,每個人的存在都是創造價值的過程。當然,我這裡說的價值不僅僅是狹義上的“工作”,也是廣義地延伸到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包括親情、友情、愛情。

從狹義的“工作”範疇來講,這很好理解,你的存在就是為公司創造價值,如果有一天你懈怠了、懶惰了,就會變成“豬”(忽然覺得豬很可憐,總是好吃懶做的代名詞)。然後,很自然的,你會被淘汰,被“吃掉”。

之於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也一樣,這些“關係”都是需要不斷維繫的。不然,為什麼我們總有那麼多節日,因為春節、清明、中秋、重陽,我們要維繫親情;元宵、七夕我們追尋愛情;我們在各種節日走親訪友,傳遞祝福,都是在表達和維繫感情。換上這兩年的一句網絡流行語,就是:沒有一勞永逸的感情,生活是需要儀式感的。

當然,“變成豬會被吃掉”這件事,在我看來還可以有另一層意思,類似於:“君子無罪,懷璧其罪”;類似於:“木秀於林、風必吹之”;類似於:“槍打出頭鳥”……

在同為“豬”的場景下,還是不要太肥吧,當然,最好是別變成豬~

06 無間道

對不起,我是警察!

《無間道》被譽為香港電影的“救市之作”,香港電影最後的輝煌。得此讚譽,除了因為他保有港產警匪片慣有的緊張刺激,正邪對決之外,還因為他把人性的對立、無奈,身份認同的痛苦,刻畫得淋漓盡致。

而這句:“對不起,我是警察!”則是整部電影的點睛之筆。

他一方麵點題明義,把整部戲宣導的職業信仰,用一種大白話的方式直接給出,彷彿在所有觀眾耳邊打了個響指。另一方面,他表明了兵和賊之間相互對立的身份和立場,所謂“無間道”除瞭如“無間地獄”外,我認為還有一種意思:這個世界得分清黑白,沒有人能遊走在“間道”的現實。

看這部劇的時候,我產生過這樣的疑問,如果劉建明真的願意變成“好人”,安安分分地待在警隊,做個好警察,以他的工作能力,對警界是否也是一件好事。陳永仁面對和自己命運相似,私下里還挺談得來的“同行”,有沒有想過放他一馬?

後來,我才明白,劉建明永遠不可能真正安安分分待在警隊。他今天可以為了他想“做好人”的目的殺了韓琛,下一個輪到的就是陳永仁。然後呢?還有韓琛當年埋在警隊的其他釘子,他都會一一拔除。

像他這種過去十幾年時刻擔心自己的身份會被發現的人,當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經有人知道的時候,他會不惜一切毀滅那些的確存在或者可能存在的威脅。到最後,還可能會演變成“草木皆兵”,寧可錯殺,不能放過,然後不斷用新的錯誤,去掩蓋舊的惡。彷彿置身無間地獄,周而復始,不得超生。

那陳永仁呢?

我認為他是有過那麼或許一秒鐘的動容。就在劉建明說“給個機會,我以前沒得選,現在我想做個好人” 的時候,他低頭一笑,微微搖頭。但很快,他直視劉建明,然後說道:“對不起,我是警察!”

這是他在人性和信仰中做了選擇,他選擇了自己的職業信仰,警察的天職就是抓賊,至於給不給機會,那是法官的事。就像我們在港劇中經常聽到的那句話:“我會替你向法官求情。”

別以為這是很容易的事,人都有共情的天性,畢竟農夫還能共情一條蛇。

07 大話西遊

曾經有一份真誠的愛情放在我面前,我沒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時候我才後悔莫及,人世間最痛苦的事莫過於此。

推薦文章  《士兵突擊》往事:張譯陳思誠都想演許三多,反而是王寶強不想演

如果上天能夠給我一個再來一次的機會,我會對那個女孩子說三個字:我愛你。

如果非要在這份愛上加上一個期限,我希望是…… 一萬年。

其實,我一直在想《大話西遊》是一部什麼樣的電影,它能被奉為經典僅僅是因為愛情嗎?而這段被譽為全劇最經典的台詞,到底好在哪裡?

重看《大話西遊》,覺得它更像是一部“宿命劇”。

至尊寶穿越時空,為的是救白晶晶,他第一次說這段話的時候是騙紫霞的,目的無非是為了月光寶盒。可最終才發現,命運給他的安排的人其實是紫霞。他第二次說這段話的時候,是對自己內心的剖白,也是他對塵世最後的眷戀。

要救紫霞,他就必須戴上金箍;可他戴上金箍,就不能再愛紫霞。

這,就是他的宿命。

至尊寶,原本是一個無憂無慮的強盜,要找腳底有三顆痣的人;可結果,他自己才是那個有三顆痣的人。遇到紫霞,是為了讓他經歷一場“愛的教育”嗎?不僅僅如此,更重要的是,紫霞就是那個給他三顆痣的人,是助他最終完成宿命的人。

命中註定啊,至尊寶終將成為齊天大聖;而齊天大聖就算再狂、再強,也難逃宿命。

“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紫霞原是如來佛祖的燈芯,一面想擺脫青霞的糾纏,一面想找個如意郎君。

紫霞說:我的夢中情人,是個蓋世英雄,終有一天,他會踏著七彩祥雲來娶我。齊天大聖踏著七彩祥雲來了,可是戴著金箍的孫行者卻不能娶她。她一輩子和青霞糾纏不清,至死方罷,而青霞最後,還是選擇回到如來那兒繼續做燈芯。

“曾經”也好,“如果”也罷,無非是“但凡沒得到、但凡已失去總是最登對”的惋惜,而現世呢,不過終究是命~

08 喜劇之王

我養你啊!

豆瓣有個網友留言說:

“以前看的時候,電影裡真正隱含的意思我都不懂,但當我慢慢長大,經歷的東西越來越多的時候,再回顧這些,我能領悟到星爺電影里人生的真諦。每次看到那句’我養你啊!’都會毫無疑問地飆淚。”

幾乎每個人的一生都會經歷感情,年少時的情竇初開,年輕時的怦然心動。自有甜言蜜語、花前月下;亦有海誓山盟,芙蓉帳暖。可到最後,每個人追求的,無非是“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安穩和篤定。

而這句“我養你啊”,就像是愛情中承諾。當尹天仇追在柳飄飄身後,問她肯不肯改行不做了。柳飄飄嘴上說:“先管好你自己吧,傻瓜”,卻在計程車裡哭得不能自已。

網上曾經有一段廣為流傳的話:

找一個心疼你擠公交,埋怨你不按時吃飯,提醒你少喝酒傷身體,陰雨天囑咐你下班回家注意安全,生病時發搞笑短信哄你的人。倒不如選擇那個可以開車送你,生病陪你,吃飯帶你,下班接你的人。

隨著歲月流逝,我們早已過了耳聽愛情的年紀,那些甜言蜜語、海誓山盟,不如來一句最實在的:“我養你啊!”

09 色·戒

快走! VS 不是我的!

或許,現在很多人談到《色·戒》,腦子裡還有那麼些“色”的念頭。可我覺得,現在回想起來,這部劇給我印象最深的,應該是男女對感情的不同態度。

一個女大學生,為了她理解的正義,寧願犧牲自己的身體、犧牲自己的愛情,去色誘偽政府高官。在一次又一次的接觸中,她慢慢理解了這個男人,甚至與他產生了共情。

這個男人,他好色、虛偽、狠毒,但他也有脆弱、無奈、惶恐。當一個這樣的易先生對王佳芝流露出一點真心的時候,當王佳芝看到自己手裡碩大的鑽戒。她心動了,她面容複雜,她天人交戰,最後,喘著大氣,壓抑著自己的情緒說了一句:“快走!”

可對於易先生而言,王佳芝可能只是他的一個女人,當然,或許是他最滿意的一個女人。他對王佳芝付出過真心嗎?或許有那麼點真心吧。

當王佳芝為他唱《天涯歌女》的時候,他強忍眼淚,他是感動的,或許這一刻他覺得,這個女人懂他。當得知王佳芝死訊後,回到家裡,當無人在側,他坐在她住過的房間,悵然若失。這個女人是讓他心動的。

可是呢?也不過就是一個讓他心動過的女人,這種曾經的一點心動,對他來說,怎麼都沒有自己重要。連那個被王佳芝視為愛情信物,感動得背棄原則的鑽戒,在他眼裡都如同洪水猛獸,唯恐避之不及。當下屬拿到他面前,他狠下這一張臉,目露凶光,微微搖頭,語氣篤定:“不是我的!”

《十月初五的月光》中曾有這麼一句台詞:“感情對女人來說,可能是生命的全部,而對於男人絕對不是。”雖說凡事無絕對,但感情中,女人天生細膩、敏感、更容易付出也更容易受傷,應該沒人反對吧。

10 阿飛正傳

我聽人家說,世界上有一種鳥是沒有腳的。它只可以一直的飛呀飛,飛得累了便在風中睡覺,這種鳥一輩子只可以下地一次,那一次就是他死的時候。

旭仔在說這段台詞的時候,是剛和咪咪在一起,他的語氣有那麼點冷漠,那麼點得意,還有些許狡黠。

像旭仔這樣的男子,放蕩不羈,交往一個又一個女人;他整日無所事事,在女人和酒精中麻痺自己,過著“阿飛”的日子。

所謂“無腳鳥”,是他們的自畫像,也是他們自我催眠的藉口。我就是一隻“無腳鳥”,不會為任何人停留的。他們會主動,他們不會拒絕,他們更不會負責,按現在的話說,就是“妥妥渣男”。

可其實,“無腳鳥”還有另一層含義。

他們無處落腳,他們無家可歸。

旭仔的生母早就拋棄了他,他的養母終日徘徊在男人之間,也沒給他多少家的溫暖。他的生母拋棄他,並不是什麼“生活所迫”的悲苦情節,而是因為他是個見不得人的私生子。他歷經辛苦去找自己的生母,還被拒之門外,以為是苦情劇,結果不過是自私自利的狗血戲碼。

或許沒有誰生來放蕩,揀盡寒枝不肯棲,也因為寂寞沙洲冷。

阿飛終有停下來的一刻,當他死的時候。可那又怎樣呢?你方唱罷我登場,另一個阿飛正在梳著他的油頭,在窗邊機警地探視……

寫在最後

也不知道為什麼,寫到最後都是關於感情,大概“情”是電影中永恆的主題,也是每個人一生中都繞不過去的觸動點吧。

寫完這些,還發現一個共同點,以上這些電影大都發行在90至00年代,是好的電影的確需要時間的沉澱呢,還是近些年的電影的確沒有那麼多的觸動點,抑或是,我自己老了,已經開始活在回憶裡。

或許過幾年寫,我又有不一樣的感受,好的電影就是常看常新,隨著自己的閱歷,品味出不同的意境。

Whatever~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