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冬| 每個中國人靈魂深處都有一個莊子


本期導讀

感悟生命,覺醒人生。

我們站在最遙遠的過去、最紛繁的當下和正在發生的未來,從上古天真到基因科學和人工智慧,致力於探尋生命終極智慧。處於奇點時刻的我們,今日探討的秘密必將成為十年之後的人類常識。

種子是很重要的一個東西,莊子就是每一個中國人或多或少的他靈魂當中的那一個種子。

北冥有魚,其名為鯤

莊子是一個很奇妙的人物,他好像活在我的身體裡面。

這種感覺就是你一旦認為他在你的身體裡面以後,他就進入你的身體了,我是很小的時候畫畫的時候,就臨摹蔡志忠老師的《莊子》,某一個瞬間旁邊有一個大人就說,你好像還跟他有點兒像喲,其實完全是毫無意義的暗示,但是你知道嗎?這種小時候對小朋友毫無意義的暗示,可能就在他的心田裡面種下了那顆種子。

種子是很重要的一個東西,莊子就是每一個中國人或多或少的他靈魂當中的那一個種子,不僅僅是我個人這顆種子,它同時也是一群人無意識的種子。

中國人作為一個獨特的文化人種現象,他除了是活在這960萬平方公里,包括台灣這個地區,或者是散落在全世界各個中餐廳附近的那些華人,除了是這個之外,我覺得他可能還有一樣東西是很重要的,就是這個中國人他是不是骨子裡面有一個莊子曾經播下的那個意識的種子,到底莊子給我們播下的是什麼樣的意識的種子呢?

比如說,你會在中國採訪很多那些IT的大佬,還有一些金融大佬,他們已經代表了所謂的先進生產力、所謂的未來、所謂的什麼什麼。我們可以這樣舉個例子,但是,你問他你自己真的想怎麼活的時候,他還是想說,有一天要把公司賣了,我還是想找一個田地,前面有條河,我可以要一個小小的茅草屋,可以在裡面泡一壺茶喝的。

你會發現說,這個東西好像很熟,這句話好像很熟,它從哪裡來的?陶淵明嗎?在陶淵明之前是誰呢?

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

有可能莊子在某種程度上來說,他代表了有一種中國男人。他不像項羽那樣的中國男人,他也不像孔子那樣的中國男人,他不是很能打架,他僅僅有的東西就是他有一個自由的靈魂,有一個飽受壓抑的自由的靈魂。

如果當我說到這句話你覺得胸口一緊,你覺得好像說的就是我,膻中穴啪一下有那種震動的感覺,那就對了。因為我觀察到大部分的中國男人,在骨子裡其實他並不是崇尚暴力的,他只崇尚自由。

但是你知道一個沒有力量的身體,沒有權力的身份,他的自由會怎麼樣,他會在前半段飽受壓抑,然後終於有一天,他的自由的那個靈魂會在石頭縫的那個中間會長出來、長出來、長出來,然後呢,他總會找到一種方式去體現他對於自由的要求。

其實不僅僅是男人,後來我發現,很多中國女人也是這樣,因為中國女人也飽受壓抑,所以莊子用他的方式,找到了這樣的一種人格,他需要獲得靈魂自由的一種方式。

而這種方式自從被莊子講出來之後,它就像一個永遠會升級疊代的病毒版本一樣,在每一個人心裏面瘋長,然後呢長長長,長到他三四十歲的時候,他已經飽受了權力的壓迫,飽受了家庭的折磨,飽受了錢財,飽受了財物身外之物的折騰,再飽受了自己那個羸弱的身體,對他的種種的影響,這個時候莊子就來了。

當他飽受折磨壓迫,無法再忍受,這時莊子就來了。

所以,我常常覺得說,當我們在讀《莊子》的時候,實際上不是在讀《莊子》,而是和這幾千年來中國人的那一種渴望真正自由的靈魂的那種共願發生連接。

為什麼所有的佛經一開始都要叫你發願,願是什麼?願其實就是您的wifi信號和整個過去、現在、未來,除了地球甚至包括宇宙的所有的這種(如果有的)本體意識的連接的通道,無線wifi是怎麼上網的,它無非就是透過一種共振、共鳴、連接,頻率的對上。

所以為什麼你上wifi的時候需要一個密碼?那個密碼就是讓你把這個頻道的最後那一關通過過去,所以那個老師說,發願的本質就是要讓你靈魂深處的那一個願望,和很多人的,甚至有情與無情的眾生之間的那個願望之間,形成一個共振頻率,這樣的一種共振頻率,你就和整個世界連接了。

說得有點大,簡單一點說,當我們在讀一本書的時候,比如說,當我們在讀《圍城》的時候,你看到錢鍾書去調侃知識分子,你會會心一笑,為什麼呢?因為那些知識分子就是你身邊的人,甚至就是你自己,你在錢鍾書的《圍城》裡面看到了方鴻漸,看到了自己內在的那一個又不想努力,又想獲得成功的,那樣一個知識分子的那種心態的時候,你會不由自主地投身進去,不由自主地把自己整個身體投到這本書裡面去,這恰好是我認為一個知識分子獨特的快樂,因為這種快樂是不受時間、空間、物質乃至身體的影響的。

我多麼希望,有一個門口
早晨,陽光照在草上
我們站著

扶著自己的門扇

門很低,但太陽是明亮的
草在結它的種子
風在搖它的葉子
我們站著,不說話
就十分美好

—— 顧城

所以,當我們理解這一點的時候,你就越來越知道,為什麼中國一直以來就不是一個喜歡擴張的民族,因為有莊子,因為很多的中國人他根本不需要一個很大的地方,多餘的人只能做多餘的事,大的地方只能做一些無意義的工。

你給他一個方桌,你給他前面的一幅畫,他可以在那裡坐一天,他的靈魂已經投入到那幅畫裡面了,他已經把自己投注到《富春山居圖》裡面,想像自己是《富春山居圖》裡面的一個,帶著一個弟子,當然最好是女弟子。然後呢,可以偶爾採採藥,然後呢,這個女弟子可以做做飯,做一個泡薑炒牛肉,這是我早上最愛的,然後喝口茶,然後這樣一天打打坐就過去,看著太陽起來,然後中午還睡午覺,然後看著太陽落下去,在夜晚的時候望著星空,聽著風在整個的山谷當中吹來吹去,然後你還可以聽到各種的蟲的叫聲,你會發現,其實你根本不需要太多,因為已經足夠多了。

我不是沒有講莊子,我講的這些東西全部都是莊子,因為這就是莊子一直以來他的狀態,所以,當我們理解了莊子是這樣的一個人的時候,你就會開始覺得,你這一輩子除了成為莊子幾乎別無選擇。

我們以為人有了技術的進步之後,人可以獲得自由,後來發現其實不是。

你會發現,其實你面臨的壓迫只會更多。以前當你沒有上網的時候,也沒有微信朋友圈的時候,你還可以用你的方式教育你的兒子,自從你有了微信朋友圈,你的朋友就會告訴你要參加這個冬令營,參加那個夏令營,然後呢,還要知書識禮、中國文化、英語……你會發現你沒有辦法逃脫這個世界的網羅,所以人反而變得更不自由,所以人們想要在這種壓迫當中獲得真正的自由的那個願望,反而更加強烈。

怎麼辦?只有讀《莊子》,所以,我覺得《莊子》給我們提供的就是這樣的一個意識底層代碼的藍本,它幫助了我們,在人生的不同階段,去獲得一樣東西,這樣東西叫什麼,這樣東西就是莊子在他的第一篇裡面講的那兩個字,逍遙。

我覺得讀中國古典文化的書,其實有一個秘訣,就是把第一篇的第一段話作為它的所有,我們小的時候學語文都是總-分-總,所以呢你把第一篇的第一句話看完之後呢,你就自然而然的會獲得某一種的鑰匙,你進入了這樣的一個頻率。

北冥有魚,其名為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化而為鳥,其名為鵬。鵬之背,不知其幾千里也。怒而飛,其翼若垂天之雲。

《莊子》的第一篇第一個是什麼?是逍遙。它的第一篇講的叫,北冥有魚,其名為鯤,大概說的意思呢,說在北邊有一個很大的海,那個海裡面有一條很大的魚,姑且把它叫做鯤,結果這個叫鯤的魚呢,突然有一天,怒而飛,起來了,起來了之後變成一個巨大的鳥,叫做鵬,而這個鵬還會往南飛。

很多人在讀《莊子》的時候,覺得這不科學,一條魚怎麼可以變成鳥,它有三種可能性。

第一種可能,古代就有那種兩棲的動物,它開始的時候是一條海裡的恐龍,但是它同時可以飛起來,變成一個在天上飛的恐龍,有可能嗎,有可能,但是它滅種了;

第二種可能,就是這根本就不是一個真實的故事,這就是莊子想像的,有可能有這麼個事兒,但是,過去之心不可得,現在之心不可得,未來之心不可得,莊子說,過去曾經發生過,有這樣一條魚,它能變成一隻鳥,你怎麼知道未來不會有一個人發明了一個機器,它就是一個巨大的潛艇,然後呼地一下子,它飛起來它變成了一個飛機?

我們小的時候看過那個《丁丁歷險記》或者什麼什麼歷險記的時候,他們有那種標著數碼的那個表嘛,然後打開一個電視,你就可以看見遠處的人,那個時候我們覺得2000年的時候,四個現代化實現的時候,就可以有了嘛,結果這些東西現在不都實現了嘛,其實,我們的所有的發明是跟我們的想像有關的,那麼一個對於反正將來都會發生的事情,我現在講講過去曾經發生過,有什麼差別呢,因為我要用這個故事只是講這個道理,所以第二個可能性是這個。

第三個可能性,是我前兩天看見了一本很有趣的書,一個叫何新的先生,他是做考據的,他說呢在北極就有那種很大的鯨魚,這些鯨魚呢它噴那個水呀,噗…噴那個水呢就整個漫天蔽日都是那個水霧,然後呢它會把那個尾巴翻起來,啪翻起來,它那個尾巴翻起來的時候呢,就像一個特別大的翅膀,可能在中國古代或者是在人類的古代,有人曾經見過,然後呢表現成了這樣的一個故事。

有可能嗎,我覺得這也是很有可能的,所以,重點它是不是發生,是不是有一條鯤變成一個鵬,這個事情不重要,莊子說,你一認真你就輸了,因為我都不認真,就跟談戀愛似的,是吧,倆人談戀愛,認真的人肯定受傷嘛,什麼叫真,真就是說它不變叫真,你當真了,就是認為這個東西不變了,你一想不變你就和世界作對了。

莊子在《逍遙遊》裡講了逍遙的第一個秘密。

因為世界在變,我們叫成住壞空、諸法無常、諸漏皆苦,所以呢,當我們一開始在讀中國古典名著的時候,你去較真說這個詞,宋朝誰說的是什麼意思,唐朝誰說的什麼意思,甲骨文說的什麼意思,你可以去考據。

但是當你考據的時候,你就已經離想講故事的人本來想給你講的東西就遠了,你就離莊子遠了,所以我們在讀書的時候,你把它當真的故事看,你就喪失了最大的樂趣,就是世界是假的。

有什麼東西是真的呢,你告訴我什麼東西是真的呢,你認為你買了這個房子,就是你的嗎,come on 不要說在中國,就算在美國,這房子一百年之後是不是你的也不一定,你也只是用一用,法律上號稱是你的,萬一有一天突然整個法律改了呢?

所以呢《逍遙遊》在第一個故事講到這個鯤鵬的時候,其實它已經在告訴你獲得逍遙的第一個秘密是什麼,就是別當真。

來源:正安聚友會

相關文章  1960年,聶帥興致勃勃找到毛主席,神秘通風報信,主席聽後大喜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