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0年,囂張的國軍戰犯聽說長津湖戰役後,為啥各個淚目紛紛請戰


長津湖戰役是抗美援朝中的第二次戰役。這場戰役發生時,不管是國家領導人,戰士們,還是平民百姓都在積極關注,就連遠在北京的功德林戰犯也十分的關注。

他們在聽說了戰役中發生的事後,本身拒不配合改造的國軍領導戰犯,也都激情滿滿,紛紛要去前線抗陣殺敵,那麼前線到底發生了什麼?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世界形勢發生了變化。各種勢力重新組合,形成了蘇聯與美國,共產主義與資本主義的對立陣營。

韓戰的始末

[1945年8月8日蘇聯對日本宣戰,15日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隨後為了劃分對日本佔領地區的的受降範圍,在蘇聯和美國進行商量之後,決定在朝鮮以北緯的三十八度線為界,北面蘇聯軍隊的受降區,南面是美國軍隊的受降區。

1948年朝鮮半島上出現了兩個政權,形成了南北分裂,互相對抗的格局。因為朝鮮統一的問題雙方矛盾日益嚴重。

1948年10月蘇聯把朝鮮半島北部的行政權,交給了朝鮮政府,同年的12月25日,蘇聯撤離朝鮮。

當時的美國和蘇聯都不想在亞洲出現衝突的局面,但是在1950年1月因為在中蘇談判中來自中國的壓力,所以莫斯科改變了主意。

他們為了保證蘇聯的利益在4月10日——25日進行了秘密的會談,在會談中史達林和金日成在經過了詳細的考慮之後,決定發動戰爭。

1950年5月金日成按照史達林的要求,給毛澤東匯報了對韓戰爭的意圖,但是毛澤東卻沒有同意他們的方案。他認為在這個時候發動戰爭是不明確的選擇。

同時史達林還要求毛澤東調動一些兵力到丹東——瀋陽一線,毛澤東要求蘇聯提供一些武器裝備。

5月15日,毛澤東同意了金日成要統一半島的計劃,但是卻沒有告訴我國他們要發動戰爭的時間。只是在戰爭開時候的三天才被告知。

在戰爭初期朝鮮軍隊一直勝利,韓國國防軍和美國軍隊被逼退到釜山。這個時候美軍第二十五師收到命令不准再繼續後退。

1950年8月6日麥克阿瑟將軍和其他的高級軍官見面,開始說服他人實施仁川登陸計劃。 9月15日麥克阿瑟親自去到戰場,觀察戰場實際情況,美國軍隊在美英兩國三百多軍艦和五百多飛機的掩護下,美軍第十軍團成功登陸了仁川,從朝鮮軍隊的後方進行突圍,迅速奪回了仁川港和附近島嶼。這時朝鮮人民軍腹背受敵,隨後開始進行戰略後退。

9月30日周恩來警告美國,中國人民絕對不會容許去他人去侵略我國的領土,同時也不會對其他國家侵略我們鄰國的行為置之不理。

但是麥克阿瑟認為中國不敢與美國進行對抗,所以美國不顧中國政府的多次警告,隨後美軍越過三十八度線,佔領平壤,企圖進一步佔領整個朝鮮。同時美國軍隊的飛機也多次入侵我國的空中領域,進行轟炸,戰火燒到了鴨綠江邊。

1950年10月8日,朝鮮政府請求中國出兵到朝鮮進行支援,中國答應了朝鮮的請求,並迅速組成了中國人民志願軍參加戰爭。

身處於北京的功德林戰犯們,在聽說中國要去參戰的時候,每個人都抱著看好戲的姿態,認為中國去了,也只是徒增傷亡而已,並不會對戰爭起到什麼關鍵性的作用。

功德林戰犯都是受過系統的軍事教育,很多人都是從黃埔軍校出來的。他們長期為蔣介石效命,而且都參與了蔣介石很多重要的決策,所以對他們的改造難度非常大。

同時他們也都有豐富的戰鬥經驗,認為當初他們會輸給解放軍,只是運氣不好罷了。

因為他們一直認為中國很弱小,從來都沒有學過系統的軍事知識,而且武器裝備也非常落後。

而他們樣樣都比解放軍強,唯一欠缺的就是沒有民心。

他們以前都多多少少和美國打過交道,也碰過美國的那些先進的裝備,知道那些裝備的用法、威力以及適合用的場景,志願軍要想打敗他們,可以說是天方夜譚。

戰爭開始以後,不管是像綿羊一樣,老老實實進行改造的國民黨將領,還是仍然心存幻想,期盼有一天能夠繼續和蔣介石一起戰鬥,推翻共產黨的戰犯,都異常的關注前方的戰鬥情況,還會通過一些報紙和廣播來了解。

其中有一個叫文強的國民黨將領,他拒絕去寫任何形式的悔過書,在知道我國參加韓戰後,就一直想知道戰場的最新情況。

有一次工作人員讓這些戰犯們,寫一下自己對於這場戰爭的預測結果,很多人都

表示中國志願軍一定會失敗,而文強直接在紙上寫道,美國軍隊是不可能會失敗的,他們一定會取得勝利。

本來在監獄中有很多戰犯都準備好老實的接受改造了,結果戰爭爆發後,他們又開始蠢蠢欲動了。

那麼朝鮮戰場真的如他們所料,美國一定會勝利,而中國一定會失敗嗎?

其實並不是,最後結果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也讓戰犯們真正地知道了,中國會勝利的原因到底是什麼。

1950年10月19日晚,彭德懷率領中國人民志願軍第三十八軍、三十九軍、四十軍等軍隊,分別從安東、輯安等地,跨過鴨綠江,進入了朝鮮北部地區。

第十三兵團過了鴨綠江後,於10月20日改編為中國人民志願軍總部。在朝鮮作戰過程中採用夜間作戰方式和戰役間隙的連續作戰,攻防轉換頻繁,戰場瞬息萬變。

10月25日,志願軍打響了駐軍朝鮮後的第一仗。在朝鮮人民軍的配合下,志願軍在朝中的邊境地區和附近地區,突然對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發起的猛烈進攻。

他們先配合朝鮮人民軍隊在東線進行阻擊戰,隨後又集中兵力在西線突然性打擊「聯合國軍」,把他們從鴨綠江邊趕到了清川江以南,徹底挫敗了「聯合國軍」囂張氣焰。打擊了他們企圖在感恩節前佔領全朝鮮的計劃,以此穩定了朝鮮戰局。

第一次戰役中志願軍共殲滅聯合軍一萬五千多人。第一次戰役勝利後志願軍乘勝追擊,緊急把國內的第九兵團調來了朝鮮戰場。

中國人民志願軍於1950年11月27日發起了第二次進攻,也就是著名的長津湖戰役。

11月27日晚上,志願軍十萬大軍完全隱藏在朝鮮北部廣袤的山地和叢林中。二十七軍在長津湖的北部和東北部。當時的朝鮮處於冬天,天氣非常寒冷,而長津湖地區的氣溫比其他的地方還要更低,晚上甚至可以達到零下四十度。一般零下十幾度就已經能把人凍僵,零下四十度可想而知。當時的環境對我們來說非常的不利。而且第九軍團還是來自於南方的志願軍。

南方的冬天可以說比北方的冬天溫和很多,但是因為情況的緊急,他們沒有時間再去添加衣物,就匆忙的上了戰場。他們身上還穿著南方薄薄棉衣,有的甚至連棉衣都不是,但是他們毅然地投入到了戰鬥中。

因為美國的軍隊有飛機,所以有很大的空中優勢,他們可以在飛機上明確地看出哪裡有志願軍的身影。所以第九軍團為了不被美軍發現,他們一直都是晝伏夜出,白不能行動,在原地等待。只有到了晚上,才能在夜色的掩蓋下前進。

等到第一個晚上就已經有很多志願軍被凍傷了,但是他們當時也沒有其他可以保暖的衣物,而且每個班只有兩床棉被,而志願軍卻有好幾百人。

等到了休息的時候,志願軍就將棉被鋪在地上,也沒有東西能蓋著,大家就擠在一起躺著,互相取暖。

他們在進入朝鮮時,運輸車隊就被美軍的飛機轟壞了,一些物資全都不能用了,一些比較大的裝備,因為沒有車來運輸,所以也不能前行了。

志願軍只能帶著一些比較輕的,好拿的武器,繼續前行。

當時不光沒有衣物保暖,沒有武器能用,最重要的是沒有東西可以吃!

在戰鬥打響前,很多軍隊都已經三五天沒有吃過飯了,一些人甚至每天只有一個凍土豆,在那麼寒冷的環境下,土豆都已經凍得跟石頭一樣硬了,戰士們只能一點一點啃著吃,實在吃不下去了,就吃點雪來充充飢。

他們的情況可說是非常的差了,物資稀少,食不果腹。跟志願軍相比美軍的待遇可以說得上是非常豪華了。

當時美軍陸戰第一師是我們將要面對的敵人,他們是美軍中實力最強的部隊,被稱為「王牌中的王牌」。他們也打過非常多的勝仗,戰績也是很不錯的。

相關文章  1947年,一國軍少校跑進解放軍區,自稱代號是902,陳雲親自接見

所以在這場戰鬥中,我軍也付出了很大的代價,其中我們都知道的楊根思同志,就是在這場戰役中英勇犧牲的。

當時的楊根思奉命切斷美軍南逃的後路,所以只帶了一個排的兵力。等二十九日的清晨,楊根思所帶領的一個排已經擊退了美軍的八波進攻。在這些進攻後,他們也傷亡慘重,本來就兵力稀少的他們,在這個時候只剩下了楊根思和兩個傷員,其他的戰士們全部壯烈犧牲。

就在這時,美軍突然發起了第九次進攻,楊根思知道自己無論如何也出不去了,於是抱著保家衛國的決心,毅然決然的抱著炸藥包沖向了敵軍,和敵人同歸於盡了。

12月4日,柳潭裡的陸戰一師五團和七團,在志願軍的層層截殺中,用三天時間才撤回下碣隅里。

他們這一路平均一小時只能走三百米左右,這短短的二十二公里,有一千五百多人傷亡。

然而,志願軍的情況也不是很好,他們在地面進行戰鬥時,不僅遭遇了空襲,還頂著寒冷的天氣,所以傷亡很大。

由於沒有適當的禦寒服裝,志願軍的戰鬥力因很多戰士凍死凍傷,而被嚴重削弱。大部分志願軍都耗光了隨身攜帶的彈藥,而且也沒有東西充飢。

12月5日,美軍下令儘快撤退到咸興區。當天晚上,下碣隅里的所有美軍火砲開始向兩側山地進行猛轟。

12月6日清晨,大撤退開始時,美軍決定徹底毀滅下碣隅里這個供給基地。他們用炸藥炸,用推土機碾,最後還把堆積如山的食物、衣服、彈藥都燒掉了。而那些在幾公里外山頭上二十多天沒怎麼吃過飯的志願軍士兵,看著被美軍燒毀的物資,覺得心疼無比。

在古土裡的水門橋下是萬丈深淵,水門橋一旦被炸毀,想要撤退的美軍就插翅難逃了。

我們的二十軍曾有兩次炸掉了這座橋,可是每次都被美軍修好了。於是志願軍乾脆把橋基也炸掉了。

讓人沒有想到的是,美國竟然用兩天不到的時間在懸崖上架了一座載重五十噸的橋樑。美國強大優勢和反應能力在這次撤退中都充分展現了出來。

1950年12月24日,歷時近一個月的長津湖戰役結束,美軍損失慘重,志願軍消滅了美軍三萬六千多人,被打回了三八線以南,志願軍也成功拿下了漢城。

這場戰役震驚了整個世界,同時也震驚了功德林的國軍戰犯,他們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他們所瞧不起的志願軍,竟然真的能把美國這樣的大國給打敗。

這時候他們迫切地想要知道志願軍是如何做到的,於是他們開始蒐集各種資料。

當他們知道了志願軍當時一天只吃一個凍土豆,或者也有一個土豆都吃不到的時候,還有有的志願軍竟然被凍成了冰雕,這時候他們被中國志願軍強大的意志深深震撼到了,同時也很佩服他們有著和鐵一樣堅強的毅力。

於是他們被激勵到了,紛紛請願,希望去戰場上儘自己的一份力量。

但他們正在接受改造,去前線作戰是不可能的事情。但他們也想奉獻自己的力量,於是在志願軍缺軍糧,政府發動全國人民支援時,這群功德林的將軍們也積極參與,熱火朝天地給志願軍炒乾糧。

隨著志願軍的捷報越來越多,這些戰犯知道後也變得自豪了起來,因為他們畢竟為志願軍炒麵了,也是算是參加了這場戰鬥。

1953年,抗美援朝戰爭勝利後,這些戰犯們也開始認真地接受勞動改造,那些存有幻想的,忠於蔣介石的將領,也開始接受改造,其中很多人因為改造成功被分批次地獲得了特赦。

他們在被釋放後在各自的崗位上兢兢業業的工作,報效祖國。

其中最先獲得特赦的有:杜聿明、吳紹周等人。

杜聿明一開始是最忠於是蔣介石的人,在關進功德林後也抱有幻想,但是當知道中國參加了韓戰後,卻十分擔心,因為不管怎麼樣,他都一直記得自己的血脈,他是中國人,雖然身處的派係不同,但是為中國著想的心,卻一直沒有改變。

相關文章  國民喜劇帝的電影思考

他和盼望美軍能贏得文強不同,他希望的是志願軍能戰勝美國。他還將美軍的裝

備和美軍作戰的特點,還有和美軍打交道的經驗都寫了下來,交給了功德林的管理人員,希望能對志願軍有一些幫助。

吳紹週以前在國軍內部負責機械裝備部隊,研究了很多的美軍武器。當聽說戰爭開始時,他整理了一份關於美軍武器的資料。

同時也總結了很多美軍作戰時的弱點,提出了一些作戰方面的建議。

一是美軍不擅長夜間做戰,志願軍可以選擇夜間作戰,二是美軍的火力很厲害,志願軍可以挖壕溝和建造反斜面工事來抵擋美軍的砲火。

他寫的這份《美軍戰術大綱》,被送到了毛澤東和中央軍委面前,這在中央也很震驚,毛澤東評價道,這六萬字,是我們在戰場上製勝的法寶啊。也對當時作戰的影響非常大,對於志願軍取得勝利奉獻了自己的力量。

在當時的朝鮮戰場,美軍都認為月亮是中國的,因為只要到了晚上,中國就是強大的。

在韓戰過去很多年後,那些美國老兵回想起夜間戰鬥時,仍覺得毛骨悚然。

楊伯濤在功德林期間積極改造,而且還擔任了政協文史專員,他還喜歡鑽研軍史,於是把自己當年參與過的戰役都一一記錄了下來,讓後人了解了很多歷史。

這些記憶可能對於他來說只是漫長人生的一部分,可是對於我們這些後人來說卻是無價之寶,值得我們去探討鑽研。

我們今天的幸福生活來之不易,我們能有現在的生活,除了有我們黨和國家的正確引導,也有為我們上陣殺敵的各種戰士,還有那些改過自新,為中國建設發光發熱的那些人。

我們要珍惜現在的生活,並且要記住這些為了我們無私奉獻的所有的人。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