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擊丨24小時不打烊,這群「流調人」真夠拼


川觀新聞記者魏馮

密切接觸者如何排查出來?這就需要流調,也就是流行病學調查。

流調員,則是負責現場調查和疫情分析的流行病專業人員,他們需要與確診患者第一時間「親密接觸」「行走在刀尖」,詳細了解其旅居史、接觸史、暴露史,從患者的行動軌跡中,描繪一個清晰的傳播鏈,為判定密切接觸者,採取隔離措施以及劃定消毒範圍提供依據,以防疫情在人群中進一步傳播。

他們是疫情防控工作方向的「指揮者」,引導著防控工作的重心。

凌晨加班的流調人

從11月初,成都本輪疫情至今,在天府新區公共衛生中心,一群「流調人」24小時不打烊,時刻在爭分奪秒切斷傳播鏈。

「請流調組迅速開展流調工作,收到請回復!」

「收到!」

凌晨加班的流調人

夜已深,隱藏在鬧市中的天府新區公共衛生中心四層小樓依然燈火通明,通宵值班的公衛「流調人」還在忙碌著。疫情來臨,為應對海量的流調任務,新區公共衛生中心將專業技術人員分為3班,超過20個流調手機24小時不間斷運轉,以最快的速度與病毒賽跑。

「我們必須要快!時間不等人,病毒更不會等你,快一分,擴散的風險就少一分。」天府新區公共衛生中心技術骨幹龍梅說,她們必須一次次地與摸排對象溝通,核實曾去過的地方,反覆核實與密接者在同一時空活動的人有哪些,以及有沒有戴口罩等細節問題。

超過20個流調手機24小時不間斷運轉

「流調工作要確保既不能漏判,也不能錯判。餵,您好,是的,這裡是公衛中心……」介紹的話還說完,她已然開始投入新一輪的電話流調工作中。

「你這段時間去過哪裡?」「幹過什麼事?」「乘坐過什麼交通工具?」「接觸過什麼人?」……問題雖然簡單,但各個環節卻不能有絲毫遺漏,行蹤要能相互印證。在詳細的追問基本信息、查看核酸證明、行程碼、健康碼和縝密的推測下,這些問題的答案最終會呈現為一份詳實、嚴謹的流調報告,為疫情防控風險提示研判提供科學依據。

沙發上入睡的流調人員

和龍梅一樣,天府新區公共衛生中心重大疾病防治科的王芳也一直參與流調。 「晚上吃飯是幾點,在哪裡,有沒有支付記錄?」「有沒有打車行程記錄?」「看看天府通,有沒有地鐵進出時間記錄?」「看看微信聊天記錄,有沒有和誰約過飯、見過面」。對每一個次密,都要問到電話號碼,再一一打電話過去核實信息和地址,並告知集中隔離的相關事宜。

相關文章  離開美團後,她開了一家珍珠手工坊

現場流調

「我家裡也有個5歲半的女兒,也有70多歲的老人,所以特別能理解他們的擔心。」此輪疫情發生前一天,王芳的女兒就生病了,一直在發高燒。她的丈夫吳永標,也是一名武侯區疾控工作人員,疫情發生後,夫妻倆各自堅守在防控一線,好幾天都見不到一面,等不到對方回消息,就又繼續投入工作。 「今天孩子咳嗽又嚴重了,還一直在發燒。」她一邊覺得對孩子愧疚,一邊又不得不調整心態,繼續投入通宵流調。

凌晨3時21分的天府新區疾控中心

「流調人」不僅在速度上要做到快而準,有時也會身兼數職。

天府新區公共衛生中心健康危害因素監測科科長鬍偉,就「兼職」參與隔離酒店改造督導工作。此前,由於隔離人數不斷增多,亟需開闢新的隔離場所,時間緊、任務重,而隔離場所分區通道改造更是一大難題。但一想到事關群眾健康,胡偉還是頂著重重壓力,嚴把施工質量關,嚴守防疫管理紅線。經過日以繼夜的施工,隔離場所改造工程終於順利完工。完工當晚,胡偉馬不停蹄趕回單位大樓,繼續開展「流調」工作。

「流調中常會遇到很多狀況,只能通過耐心勸誡的方式解決。」胡偉說到,「有一次,一位密接人員拒絕集中隔離,要求正常上班,甚至幾次試圖掛掉電話。之後才得知他家裡有幾位家人需要照顧,同時也很擔心隔離費用等問題。」

深夜加班的流調人

了解情況後,胡偉耐心解釋,一方面告知隔離不收取任何費用,另一方面向他講解相關法律政策。考慮到其實際難處,胡偉又聯繫社區說明相關情況,請求社區在隔離期間對其家人進行物資等方面的幫扶。經過長時間的溝通和勸說,該密接人員終於自願接受集中隔離。胡偉終於鬆了一口氣,說:「也很理解當事人的心情,肯定也很焦慮,流調工作就是這樣,嚴謹與溫情並行,我們能做就是盡全力負責」。

(圖文綜合天府新區社區治理和社事局)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