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相遇刺,死前對國君說:將我五馬分屍,兇手自會出現!結果應驗


公元334年,蘇秦來到了燕國,一年之後才見到燕文侯,並且說服了燕文侯進行合縱之事,從此出使趙國,以抗擊最為強大的秦國。到了趙國之後,蘇秦得到了趙肅侯的重用,成為了趙國的宰相。

彼時,秦國已經攻滅魏國,下一個目標就是強大的趙國了。而蘇秦開始擔心合縱之計還沒能好好實施就被秦國打斷,而這個時候,張儀來了。

蘇秦跟張儀同為鬼穀子門下弟子,兩人都頗有雄才大略。蘇秦見張儀一來,心中頓生一計。他將張儀迎入自己府中之後,卻故意對他不理不睬,甚而還奚落羞辱他,畢竟此時的蘇秦已經是趙國的宰相,而張儀還無官無職,一等閒人。

張儀受此冷遇,一時大怒,旋即拂袖而去,不再對這個昔日同門兼好友抱有希望,以後必當一雪前恥。張儀想了想,能夠威脅趙國的,只有強大的秦國,於是他便投向秦國而去。

蘇秦隨即便派了幾個衛士在暗中保護並資助張儀到達了秦國。張儀到了秦國之後,秦惠王大喜,讓張儀當了客卿,一起商討討伐各國的事宜。而此時,幫助張儀的人就跳到了明面上,告訴張儀其實蘇秦是用了一招激將法,幫助張儀有個更好的前途。

張儀聽聞此言之後,心中是感激涕零,原來蘇秦已經為自己考慮到了這一步,故而發出喟嘆:「此在吾術中而不悟,吾不及蘇君明矣!」

而事實上,當張儀以為自己看破蘇秦之計時,才恰恰中了蘇秦的計謀。蘇秦甚至張儀重情重義,以張儀的能力到了秦國必定也能幹到宰相一職,待其權傾朝野,必然不會對蘇秦所在的趙國兵戈相向。

而事實也確如蘇秦所料,張儀後來就在秦國當上了宰相,成為秦國一大謀臣。而張儀也發誓,只要蘇秦在趙國一天,他就不會讓秦國進攻趙國。由此,蘇秦終於有了足夠的機會和時間,前往遊說其他諸侯國籌策合縱抗秦之事。

後來,蘇秦又被燕國派去了齊國,一方面蘇秦當時與燕易王母親私通,他害怕燕易王加害於他,一方面彼時合縱聯盟已經破裂,蘇秦需要新的舞台和計策來壯大燕國,實現自己的政治抱負。

於是,蘇秦就上演了一處苦肉計,從燕國逃到了齊國,因而得到了齊宣王的重用。齊宣王去世之後,齊湣王即位,對蘇秦更是寵信。彼時齊國朝堂開始爭權,很多大臣都看蘇秦不爽,於是便派人暗殺蘇秦。

結果一天蘇秦就遇刺了,雖然沒有直接斃命,但是也受了重傷,生命危在旦夕。齊湣王立即下令捉拿兇手,但是沒有抓到。蘇秦在彌留之際,最後想出一計。

他讓齊湣王在自己死後將自己施以車裂之刑,就是我們常說的「五馬分屍」,並且給他安排一個「為燕國從事間諜活動」的罪名,並將行刺之人當做功臣大肆宣揚,以各種賞賜做餌釣兇手出來。

說完之後,蘇秦就離開了人世。齊湣王為齊國失去如此人才而淚流不止,最後也按照蘇秦所言對其處刑,並公開懸賞。果不其然,沒多久之後刺客就自己露面,向齊湣王討賞賜。

齊湣王立即下令將兇手捉拿並誅殺,蘇秦的遺體則被齊湣王拼接起來風光下葬,直到此時,齊湣王還以為蘇秦是齊國忠臣,為蘇秦的死心痛不止。直到後來蘇秦的真實身份被查出來,證實其的確就是燕國間諜時,齊湣王才知道,原來包括自己在內的齊國上下,全都被蘇秦耍了。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