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6年毛主席舉辦國宴,主動與錢學森打招呼:座位名字是我劃掉的


前言

1950年,錢學森來到華盛頓五角大樓丹尼爾·金布爾的辦公室,丹尼爾·金布是錢學森任職的噴氣推進中心的負責人,十分賞識錢學森的才能,在工作中,丹尼爾·金布爾十分看重錢學森。

錢學森向丹尼爾·金布爾表示:「鑒於我已經無法在美國繼續工作和研究,我準備馬上動身回國。」丹尼爾·金布爾一再挽留,但錢學森回歸祖國的心十分堅定。

當錢學森走出辦公室,身影漸漸消失在走廊的盡頭,丹尼爾·金布爾立刻撥通移民局的電話:「錢學森知道的東西太多了,我寧可槍斃他,也不允許他離開美國!」

圖|錢學森

錢學森的艱難歸國路

1950年8月23日深夜,錢學森獨自一個人乘坐飛機從華盛頓機場來到洛杉磯機場,剛走下飛機,錢學森就碰見一位早已等候在此的移民局官員,那位觀眾將手中的文件遞給他,說道:「錢先生,按照美國的法律,您不能離開美國。」

錢學森接過文件,並沒有多看一眼,直接裝在了自己的包裡,他回到家中,臉色看上去很不舒服,妻子蔣英看到丈夫錢學森的模樣,十分憂心,關切地詢問他身體是否難受。看著滿臉焦急與擔心的妻子,錢學森的情緒慢慢穩定下來。

他表示,希望妻子和孩子能先行返回祖國,自己則先留下,妻子蔣英很堅定,如今丈夫失去了回國的自由,她一定要陪伴在丈夫身邊,她雙眼含淚地表示:「不,我要留下來陪你,只要我們堅持鬥爭,總有一天可以回到祖國的。」蔣英一邊說,眼淚不自覺地流了下來。

錢學森原本很沮喪地低著頭,聽到妻子蔣英的話,他抬起頭,幫蔣英擦拭掉臉上的淚水,緊緊握住她的雙手:「好,那就讓我們一家人永遠在一起同甘共苦吧。」

圖|錢學森與蔣英的結婚照

翌日,錢學森取消了原本定好回國的機票,如今他沒辦法回國了,只好取消原定的打算,而他之前已經將自己收拾好的行李送到海關,行李箱中裝著800多千克的書籍、筆記本,這些都是他的教科書、課堂講義之類的文件,並無任何不妥,但錢學森的這些行李也已經被悉數扣留下來。

雖然錢學森沒有回國,但美國方面還是擔憂他的一舉一動,會帶來任何問題。 9月9日,錢學森被送進移民局的拘留所。在加州理工學院杜布里奇院長的幫助下,錢學森這才回到家中,那段日子裡,錢學森的生活是很艱辛的。

另一方面,祖國沒有忘記他,政府、科學家、人民群眾給他熱情關懷,錢學森也在鼓勵與支持下,堅決鬥爭著,他從未放下有朝一日要返回自己的祖國的決心。

圖|青年錢學森

1954年9月的一天,錢學森的學生鄭哲敏特意來拜訪他,鄭哲敏是一位在加州理工學院學習的留學生,如今他將要返回祖國,參與到祖國的建設工作中去。看著鄭哲敏即將離開,錢學森心中不禁生起無限感慨,那時自己決定回國,如今還沒能順利返回國內。

晚飯的時候,錢學森親自為鄭哲敏做了他拿手的北京烤鴨,他們坐在一起,暢聊祖國的情形,錢學森語重心長地交待他回國之後的任務,錢學森說:「哲敏,我現在連做夢都想著回國的事情,也不知道如今祖國的變化有多大。」

聊天之中,他們表示如今的祖國一切還需要建設,相信未來,祖國一定會更加強大的,說著說著,師生二人的情緒都很激動,都未來充滿著暢想,鄭哲敏說:「老師,我們都會在國內期待著您早日過來。」

學生鄭哲敏回國後,錢學森持續關注著祖國的發展建設,期盼著自己也能早日踏上祖國的土地。到1955年,錢學森又再一次看到了回國的希望。

餐館的一個夥計提著一籃子菜送到錢學森的家中,等夥計離開之後,錢學森在菜籃子中發現了一個中國畫報,畫報中報導了我國人民群眾在天安門歡慶五一勞動節的歡樂景象,同時,還附有城樓上各位領導人的照片。錢學森看得很認真,在諸位領導人的合影之中,他注意到一個熟人的面孔。

那位熟人是時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的陳叔通,陳叔通是位愛國民主人士,抗日戰爭期間,他多次參加抗日救亡活動,參加籌組上海市各界人民團體聯合會,為救國救民做出貢獻,陳叔通是錢學森父親的老師,與錢學森家有數年情誼。

圖|陳叔通(右一)

錢學森心中有了主意,他寫了一封信,先寄給了遠在比利時的蔣英妹妹,輾轉寄給錢學森的父親,再由父親轉交給陳叔通,錢學森的這封信經過數次轉手,最終出現在周恩來總理的辦公桌上。

經過周恩來總理數日來在與美國外交談判上的不懈爭取,甚至不惜釋放韓戰期間俘獲的11名美國飛行員,錢學森最終得到獲準回國的待遇。

某次會議上,周恩來表示:「要回來一個錢學森,就是這一件事情,會談也是值得的,會談是有價值的。」

圖|周恩來總理

1955年8月4日,錢學森收到移民局準許他回國的通知,他內心激動,立刻去輪船公司,訂購返回祖國的船票,錢學森購買船票時,大部分輪船票都已經被銷售一空,服務人員告知他,只剩下三等艙的票了,錢學森哪裡顧得上這些,他毫不猶豫地拿錢買下:「沒關係,就三等艙好了,只要有票就行。」

把票拿到手上的那一刻,錢學森的喜悅實在隱藏不住,售票的服務人員不解地看著他,不理解一個買到三等艙的乘客為何會這麼開心,只有錢學森明白,回國這一刻的歡欣鼓舞,他們期盼了太多時間,如今根本無暇顧及那路途上的艱辛了。

1955年9月17日,錢學森帶著妻子蔣英,以及一雙年幼的兒女,登上克利夫蘭總統號輪船,終於踏上了這條已經等待了太多個日夜的歸國之途。

圖|錢學森歸國後的合影

10月1日,祖國人民迎來了一年一度的國慶,彼時錢學森正在船上,但大家還是聚在一起舉行一個特別的慶祝會,慶祝祖國母親的生日,大家圍坐在一起,周圍被精心製作的五星紅旗保衛,一切都充滿著無盡的凝聚力。

錢學森應邀發言,他鼓勵大家:

「如今,我們的祖國正處在百廢待興的建設時期,迫切需要各方面的人才,我們在國外學習了這麼久,回國後,相信每個人的才智都將會大有用武之地,我們一定要盡己所能,努力工作。」

錢學森慷慨激昂、壯志滿懷的發言贏得了船上各位同志的熱烈掌聲,為日後回到祖國懷抱的日子,他們心懷希望。

輪船在海上航行了許多天,1955年10月8日,錢學森一家人終於回到了魂牽夢繞的祖國,那是他做夢都在期盼著的一天。

錢學森一家人見到了科學院派來迎接他們的朱兆祥、時任廣東省委書記的陶鑄,陶鑄關心他,親切地詢問他的身體情況,是否適應,一言一語,讓錢學森一家深切感受到黨和政府的關懷。

圖|錢學森歸國後的合影

毛主席設宴招待

1956年,這一年對錢學森來說,是充滿希望的一年,他終於能夠在祖國懷抱下,為祖國建設貢獻出自己的力量。

1月5日,力學研究所正式成立,錢學森被推選為第一任所長,他開始為各種事務忙碌,雖然春節期間也如此繁忙,但他很開心滿足,妻子蔣英也十分支持他的工作,總是在背後默默幫助他,關係他。

2月1日的晚上,這天,人民領袖毛主席設下宴席,招待出席政治協商會議第二屆全國委員會第二次全體會議的各位同志們,錢學森也受邀出席了這場晚宴。

晚宴人數眾多,工作人員一般都會提前安排好座位,這樣大家按照請柬上的位置,直接入座,也比較方便。錢學森的座位號是37號,他拿著手裡的請柬走到指定位置,卻發現,那個位置上已經有人了,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難道說,是自己走錯了?

當錢學森站在那個位置旁邊迷茫無措的時候,一位宴會上的工作人走過來:「錢學森同志,您的位置不在這裡,請您跟我來。」在這位工作人員的指引下,錢學森被帶了另一個飯桌,那是領袖毛主席坐的飯桌。

工作人員指著旁邊一個位置說:「錢學森同志,這裡是您的位置。」毛主席走過來,主動和錢學森打招呼,親切說道:「錢學森同志,請坐在我旁邊。」

看出了錢學森臉上的迷茫與不解,毛主席充滿笑意地跟他解釋究竟是怎麼回事:「你座位上的名字是我劃掉的,你不用覺得不好意思」,此外,毛主席緊接著語重心長說道:「你是我們民族的希望,我們國家搞飛彈工作離不開你呀。」

圖|毛主席

毛主席特意安排錢學森與自己坐在一起,關心他,鼓勵他,一言一語讓錢學森倍感溫暖,不知不覺中早已感動得熱淚盈眶。

毛主席、錢學森二人並肩而坐,暢聊許多,他們從力學研究所,聊到科技的各項事業,毛主席頗有感慨地說道:「錢先生,你們回到國內,生活條件不算好,在這樣的環境中搞科研、搞建設,實在難能可貴,我們國家現在還很貧窮落後,需要大家的共同努力呀。」

有了毛主席的關切與支持,錢學森認真說道:「主席,您放心」,他表示,自己定將竭盡所能,為促進我國科學技術進步貢獻力量,為祖國和人民盡力做更多的事情。

宴會上的這次談話過後,來自偉大領袖毛主席的信任,來自祖國與人民的囑託,都讓剛剛回到祖國懷抱不久的錢學森對日後的工作充滿動力。

圖|錢學森

錢學森為祖國建設做出重要貢獻

就在參加完晚宴不久的一個週末,葉劍英接見了錢學森、蔣英夫婦,在場的還有陶鑄,幾人就研製飛彈問題展開熱烈討論。葉劍英直接表示,希望錢學森能費力主持這項工作,錢學森毫不猶豫,當即表示他定當為祖國飛彈事業努力研究。

當日,葉劍英、錢學森等人聊得興趣正濃,直接去找了周恩來總理,週總理交待,錢學森可以將如何展開這項工作,也就是需要什麼條件、如何組建機構等等具體工作整理成書面意見,交給周恩來總理,如此,週總理也好支持他的工作。

沒過幾天,2月17日,錢學森起草的關於《建立我國國防航空工業的意見書》便送到了周恩來的手中,這份工作,這份意見書,受到各位領導人與組織的密切重視。

圖|周恩來總理與錢學森

事實上,早在見葉劍英之前,也就是1955年12月下旬,錢學森在陳賡的陪同下,見了彭德懷,在長期的作戰中,彭德懷深感軍事裝備的重要性,見到錢學森,彭德懷開門見山,直接表示:「我們不想打人家,但若人家打過來,我們也要有還手之力。」

彭德懷詢問專業的錢學森,是否能夠先研發出來一種短程飛彈,錢學森則表示飛彈工作是不容易的,需要各方麵條件的配合,當日,彭德懷、錢學森就這件事暢聊許久,臨分別前,彭德懷還特意交代陳賡:「我們的軍隊不能老是『土八路』,也要學點洋玩藝兒,你安排錢先生給我們高級幹部講講課。」

圖|錢學森

從這些事中可以看出來,彼時的祖國迫切地需要提高軍事實力,無論是毛主席,週總理,還是葉劍英、彭德懷,每一位領導人都十分重視飛彈研發工作,大家也傾盡全力地支持錢學森的工作。

1956年5月10日,聶榮臻提出《關於建立我國飛彈研究工作的初步意見》,他提出建議,希望在航空工業委員會下設飛彈管理局,由錢學森任第一副局長兼總工程師,建議建立飛彈研究院,由錢學森任院長,很快,聶榮臻的建議得到中央的批示:同意。

之後,在周恩來總理、聶榮臻等領導人的支持下,錢學森開始了作為新中國飛彈、火箭、航天事業技術領導人的漫長曆程,他將所有的精力都用在科研工作中。

圖|飛彈發射成功

1960年11月5日,這是一個特別的日子,甘肅酒泉火箭發射基地充滿著一種緊張、嚴肅的氣氛,工作人員們在井然有序地忙碌中,每個人的臉上都帶著幾分凝重,又有幾分期盼與希望。

作為P-2飛彈首次飛行試驗委員會委員,錢學森組織了本次飛彈的發射工作,為確保首次發射飛彈順利進行,現場的工作人員進行了反覆檢查,每個人都屏息凝氣,等待著最後時刻的來臨。

「3秒,2秒,1秒,點火!」飛彈發射取得成功,現場瞬間一篇歡騰,無數人都控制不住地熱情歡呼。聶榮臻、張愛萍、錢學森握住彼此的手,互相慶賀,為了這一刻,他們之前付出了太多,聶榮臻情緒激動,不禁流下熱淚兩行,而望著無數個日夜辛苦付出的成功,錢學森同樣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眼含熱淚。

慶祝飛彈發射成功的宴會上,聶榮臻深情致辭:

「在我們祖國的地平線上,飛起了我國自己製造的第一枚飛彈,這是我國軍事裝備史上一個重要的轉折點……總有一天,我們可以向全世界證明,中國人不比任何人差,中國不比任何國家落後!」

聶榮臻元帥短短的幾句話,鏗鏘有力,振奮人心。

從此,錢學森在祖國飛彈、火箭、航天事業上奮勇向前,他是我國航天科技的奠基人,為祖國的建設發展做出巨大貢獻。1991年10月16日,人民大會堂舉行了一場隆重的頒獎儀式,在這場儀式上,錢學森榮獲「國家傑出貢獻科學家」榮譽稱號和「一級英雄模範」獎章,且,他是唯一的獲獎者。

面對會場裡的所有人,錢學森說:「今天,我不是很激動。」此話一出,會場內所有人都很驚訝,相顧無言,一片安靜大家不明白錢老的話中之意。

後來,錢學森先生將自己人生中少有的激動時刻娓娓道來。

圖|錢學森獲得榮譽

第一次,1955年,恩師馮·卡門對他說「你現在在學術上已經超過我了。」錢學森激動;

第二次,1959年,他光榮地加入共產黨,成為一名共產黨員,錢學森激動,激動得整夜難眠;

第三次,1991年,組織將雷鋒、焦裕祿、王進喜、史來賀、錢學森5個人作為解放40年來在群眾中享有崇高威望的共產黨員優秀代表,錢學森激動,他為自己得到肯定而開心不已。

所以,如今他反而能夠以平和的心態接納自己的榮譽。或許在他的心中,為祖國為人民付出,這本就是他所願,榮譽,並非一切事情的初心,他的真摯與偉大,簡單而真誠,終贏得會場內雷鳴般的掌聲。

圖|錢學森

正是有越來越多的像錢學森一樣的為祖國奉獻的科學家,才有了今日越來越強大的祖國,向著,每位偉大的科學家致敬!

參考資料:

《魂系中華赤子心錢學森的故事》,吉林科學技術出版社,管成學/著,2012年10月第1版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