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戲骨劉奕君的心酸成名史


原創八卦娛樂綜藝兔

2022年剛開年,有一部劇就爆了,它就是《開端》。

一口氣追了15集的我表示:上頭,太上頭了!

劇中飾演張警官的劉奕君,更是憑藉炸裂演技圈粉無數。

提到劉奕君這個名字,可能不少人會覺得很陌生。但他塑造過的經典角色,相信大家或多或少聽過或看過。

他是《人鬼情緣》中的寧采臣,是《父母愛情》中的歐陽懿,是《瑯琊榜》中的謝玉,是《遠大前程》中的張萬霖,是《偽裝者》中的王天鳳,是《掃黑風暴》中的何勇……

可惜的是,這些角色都沒能讓他“一炮而紅”。

出道後,他一直處於“戲紅人不紅”的尷尬處境,甚至長達10年無戲可拍,無人賞識,沒有粉絲。

看到這裡,可能有人會疑惑:像他這樣顏值高、演技好又敬業的好演員,為何遲遲火不了?

1

1970年6月12日,一個叫劉岷的男嬰降生在西安古城,一個工科知識分子家庭。

彼時的他還沒有改名叫劉奕君,他的爸爸媽媽都是地質科研工作者。

雖然是工科技術男,但他的爸爸對古典文學非常痴迷,他們家裡有一櫃子的古典小說。

也許是受爸爸的影響,也許是沒有其他消遣閒暇時間的東西,年幼時他在家總愛抱著一本古典小說看。

這些書籍為他打開了一扇“窗”,他看到了形形色色的人生百態。

書裡的歷史知識以及里面一個又一個鮮活的人物,像兒時最可靠的玩伴一般,陪他度過了一整個童年。

再加上,他們家旁邊就是西安電影製片廠,西影厂隔三岔五就會放露天電影。他和媽媽經常拎著一個小馬扎,坐在人頭攢動的露天廣場看電影。

電影裡的人物讓他感覺很神奇,他希望自己有朝一日也能成為熒幕裡的人物。

小學四年級的語文課上,老師讓每個人寫一篇作文,題目是“長大後你的夢想是什麼?”

其他同學的夢想,要么是當教書育人的老師,要么是當救死扶傷的醫生,要么是當科學家。

唯獨他一個人寫下了:長大後我想成為一名演員,並且實現了自己的夢想。

他說:“我永遠記得當我說出我的夢想時,班主任那不齒的眼光。”

在那個年代,不少人認為演員就是一個“戲子”。也許當時班主任那是恨鐵不成鋼的眼神,也許是無言以對的眼神,但這都沒能阻止他實現自己的夢想。

好在,他的爸爸媽媽非常開明,覺得孩子的人生就該由孩子自己做主。

2

他開始有意無意地模仿電影裡的人物,身邊看過的人都稱讚不已。

雖然一步步朝著自己的夢想前行,但在16歲之前他壓根不知道演員需要學習,以及有中戲、上戲、北影這些專業院校的存在。

年幼無知的他誤以為在街上走路,走著走著就會被星探挖掘,後來就能當演員了。

直到高二時,有一次爸爸的朋友誇他長相精緻,身材高大,可以去中戲、上戲或北影學習表演專業,以後當個專業演員。

他才第一次知道,有表演系的存在。

在高考前,爸爸幫他找了一個老師,這個老師也是他人生的第一個貴人——四川人民藝術劇院的曲國強老師。

曲國強老師是我國著名的演員,曾主演過《天地頌》《生死賭門》《我的父親焦裕祿》等多部影視作品。

成名後的劉奕君說:“沒有曲老師,我進不了這一行。”

跟著這樣的名師學習,自然事半功倍。

學習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他就報考了北京電影學院和上海戲劇學院,並且都收到了錄取通知書。

3

兩所學校都是我國知名的專業藝術類院校,一時間他實在難以抉擇,便問曲老師意見。

曲國強老師說:“你這模樣去電影學院適合。”

於是,17歲的他便揣著錄取通知書,獨自背上行囊,坐上了開往北京的火車。

那時的他對北電一無所知,也不知道自己的同班同學會是張嘉譯、張子健、孔琳、邢岷山、姚魯、王quan安等人,但這並不妨礙他對自己未來的暢想。

他說:“我剛進北電,感覺自己就是天之驕子。

北電每年就在全國招那麼十幾個人,而我學了不到一個月,就被錄取了,而且我還是我們班年齡最小的學生之一。 ”

那時的他堅定地認為:表演就是自己的宿命。

他在大學裡像是“發了瘋”般地學習。無論風吹雨打,還是酷暑寒冬,他每天雷打不動地練形體、背台詞、揣摩前輩的表演,他非常期待自己的演藝生涯。

誰料,命運之神卻給了他沉重的一擊。

4

1987年,大一那年,他就得到了導演於曉陽的賞識,飾演電影《女賊》中的男主角。

然而,由於種種原因,這部電影后來未能上映。

大二那年,他又得到了一個千載難逢的絕佳機遇。導演白沉力邀他飾演電影《落山風》的男主角文祥。

電影的女主角是彼時名噪一時的“影后”宋佳。

推薦文章  黃子韜新劇一片差評,網友棄劇的理由太一致,心酸又好笑

那時的宋佳,剛和比自己大21歲的“京劇名角”張學津離婚不久,離異後的她獨自帶著女兒張楚楚。

有人傳可能是處於空窗期的宋佳一眼相中了劉奕君,但被他拒絕了;也有人傳可能是由於劇組方面的原因。

然而,傳言終歸是傳言,當不得真。真正的原因到底是什麼,我們這些外人難以得知。

可最終結果是他被踢出了《落山風》劇組。被趕回學校後,再也沒有人找他拍過戲了。

從那以後,他的人生變得尤為艱難,幾乎可以說是事事不順。

當年,演員這一行實行的是包分配。

但按照當年規定,除非找到接收單位,否則所有學生都要分配回戶籍所在地的各大電影製片廠或者劇團、劇院。

簡單來說,就是從哪裡來的,就回哪裡去。 1991年,大學畢業後,他和他的同學張嘉譯都被分配到西安電影製片廠工作。

他的工作很簡單很輕鬆,每天坐在辦公室裡,記一下考勤、統計一下工資,然後再把工資條抄一遍,發到每位員工手上。

這份工作對於想混日子的人來說,可能再舒服不過了,輕鬆簡單的鐵飯碗。但這對於學了四年表演,想在演藝圈有所作為的他來說,簡直就是折磨。

5

他說:

“當時挺失落的。我的主要工作就是抄全廠的工資條。當時好多大腕,他們家裡有幾口人、工資多少我都知道。包括張藝謀、楊亞洲、吳天明、黃建新,我全都抄過他們的工資條。”

工作內容無趣,再加上西影厂是他兒時夢想生根的地方,他倍感難受。

有一天,他午睡時突然從夢中驚醒,淚流滿面,枕頭都濕透了。

夢境中的事他想不起來了,但他記得夢境中的那種無力感、以及對未來人生感到很恐慌,總感覺內心有些東西在不斷被消耗。

從那天開始,他決定要改變,打破現狀。他開始四處打聽,有沒有誰需要演員。

只要給他出演的機會,出演什麼角色、有沒有薪酬都可以。

他有一位大學同學在西影厂當副導演,同學知道他拍戲心切,便帶他去見了導演。

導演問劉奕君:“你是哪里人?”

他回答:“我從小在西安長大。”

導演說道:“哎呀,你的長相一點也不像陝西人。”也許那位導演說者無心,但從那一刻開始,他就知道西安這片土壤,可能暫時不屬於他。

80年代末、90年代初,是我國電影業迅速發展的好時代,也是我國第五代導演揚名國際的時期。

張藝謀的《紅高粱》,陳凱歌的《黃土地》,田壯壯的《獵場札撒》……這一部部電影無一不散發著粗獷、原生態的審美氣息。

受這些電影和第五代導演的影響,當時的電影市場偏愛長相大氣、棱角分明的演員,例如姜文、鞏俐、胡軍、李亞鵬這類長相的演員。

紅高粱劇照

他是地道的西北漢子,但卻沒有西北漢子的粗獷,偏偏長相清秀、唇紅齒白。

以現在的審美來看,當時的他走小鮮肉或偶像派路線完全沒問題。

可惜的是,“生不逢時”,精緻俊美的五官讓他吃盡了苦頭。無奈歸無奈,他還是沒有跳出舒適圈的勇氣,苦悶後又回歸到乏味的抄工資條生活。

6

真正促使他離開西影厂的導火線是——他被西影厂予處分了,留廠察看。

1992年,電視劇《太姥情祭》找他出演男主角。

心急的他立即找領導請假,可恰好領導外出開會不在廠裡,他直接寫了一張請假條放在領導的桌上,就跑到了福建拍戲。

一個半月後,他才拍完戲回來。他一回來,領導就沖他急了,說要把他開除。後來多方求情后,給了他一個留廠察看處分。

這個處分讓他非常鬱悶,他想要逃離。他在採訪中,是這樣形容自己:“貓看似在打盹,但它其實是睜著一隻眼觀察哪兒有響動,哪兒會動靜,它就會立即全神貫注地去出擊。”

彼時的他,一直在伺機而動。他在等一個機會,只要抓住了,就會立即撲上去。

1994年,寧波電視台的台長張曉東急於求變,對人才來者不拒。張曉東台長很惜才,和他說:“我那兒特別需要像你這樣的人,我想把電視劇部門做起來。”

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張台長將他調入了寧波電視台,擔任電視劇部門的導演兼編導。雖然當他心心念著的演員,但好歹離演員近了一步。

他也沒有辜負張台長的期待。加入寧波電視台的第一年,他憑藉自編自導的電視劇《漫記人間》,斬獲了1996年的全國電視文藝星光獎二等獎。

另外,他還邀請了大學同學張子健出演他執導的電視劇《碧海情未了》。

在寧波電視台工作的兩年裡,他直言:

“我曾經想過放棄自己的演員夢。在那裡我得到了世俗意義上的成功,穩定體面的工作以及體驗到了作為導演掌控全局的權力感。”

畢業五六年,昔日和他一樣由於長相清秀,遭遇無戲可拍處境的同學,都漸漸好了起來,唯獨他徹底消失了,再也沒有出現在熒幕裡。

7

1996年,他心想這樣不行,我一定要當演員。再加上,彼時中國的文藝創作環節也在悄然改變,出現了《過把癮》《永不瞑目》《一場風花雪月的事》等青春愛情片、偶像劇。

他突然發現,自己那張臉再也不是阻礙後,毅然拋棄一切,離開了寧波,重新回到了令他魂牽夢縈的北京。

他本來報考北京電影學院的研究生,只有考上了研究生,才能留校,他才有地方住。不過由於英語成績未達標,他落榜了。

落榜後,他一個人遊蕩在北京的街頭。

管虎得知自己的大學同學,重回北京無處可住,仗義地說:“你來我這兒住。”一個身高190cm的山東漢子,一個身高180cm西北漢子,兩人擠在一張小小的雙人床上。

推薦文章  10位擁有幾億粉絲的超級美女明星,性感多才多藝,快看看你認識幾個?

那段時間尤為艱辛,但劉奕君卻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滿足。在那些無戲可拍的日子裡,他天天蹲在北影厂的門口等機會,去各大劇組投簡歷。

管虎、張嘉譯、劉奕君等人大學合影

哪怕是跑龍套,哪怕是一句台詞也沒有,他也無怨無悔,只要讓他出演。

他曾經不服過,憑什麼別人一出道就出演男主角,他在這個圈裡待了這麼多年只能出演一個無關緊要的路人甲乙丙。

不過,沒過多久,他就看開了。他相信:“配角是石頭縫裡掙扎著長出來的一根草,只要根扎得夠深,才會有旺盛的生命力。”

他堅信人生不是百米賽跑,而是一場馬拉松,無需爭分奪秒,只需持續平穩向前,必定會有爆發的那一天。

只要他刻苦鑽研、提升自己的演技,遲早會一天,他的光芒會比主角更亮眼。在他的堅持不懈下,命運終於眷顧了他一回。

8

跑了無數次龍套後,他在北影厂的門口偶遇了他的同學詹軍。同學詹軍把他推薦到了自己相熟的劇組,他才接到了回京後第一個“像樣”的角色。

有了第一次,便有第二次。

他接連出演了《中國武警-一線尖兵》《成吉思汗》《人鬼情緣》等影視作品。

在《中國武警-一線尖兵》裡,他是男主角巍子的隊員曹星,在《成吉思汗》裡,他是成吉思汗的長子朮赤,在《人鬼情緣》裡,他是柔弱書生寧采臣。

值得一提的是,他在《人鬼情緣》劇組結識了第一次當導演的孔笙。

孔笙導演是日後《瑯琊榜》《鬼吹燈》《歡樂頌》《生死線》《山海情》《大江大河》等多部影視作品的導演,也是日後業內戲稱“正午出品,必屬精品”——東陽正午陽光影視有限公司的董事。

事業漸漸有所起色的同時,他也完成了自己的人生大事——結婚生子。

在一次偶然的機會,27歲的他邂逅了一個女生。在荷爾蒙的刺激下,兩人迅速墜入了愛河,同年產下了愛子劉怡潼。

2000年-2003年,他接連主演了《生死兄弟情》《摩登家庭》《浪漫之旅》《大染坊》等多部影視作品。

同時,憑藉在《生死兄弟情》中飾演的劉國強一角,他入圍了第18屆金鷹獎最佳男演員。

事業日漸紅火,但他和妻子兩人卻漸漸變得無話可說,感情日漸變淡,婚姻也漸漸出現了裂痕。

2003年,他拍完戲回到家,妻子坐在沙發上,冷著臉說道:

“咱們離婚吧,你天天不著家,孩子父母都是我一個人照顧。你錢沒掙到幾個,又給不了家庭、給不了我關愛,這個日子還怎麼過?”

他給不了妻子想要的生活,妻子又體諒不了他的工作性質。曾經的甜蜜和愛意終究還是敵不過柴米油鹽醬醋茶,兩人的婚姻也走到了盡頭。

為了彌補妻子,他選擇淨身出戶,並且主動要求撫養兒子。第一段婚姻的失敗,也讓他倍感挫折。

他說:“我不能同時分心幹太多事,我害怕耽誤別人,任何一個人來找我出演,每一場戲,每一個鏡頭,我都得演好,不能大意。”

為了不耽誤別人,離婚後他將所有精力都放在事業和照顧兒子上。

9

《大染坊》《大清官》這些電視劇的熱播,也讓更多的導演注意到了他,他的片約漸漸多了起來。

2006年,他主演了歷史劇《天下一碗》。 2007年,他主演了電影《溫涼珠》以及《雨傘斑斕》。

2008年,他主演了孔笙導演執導的《絕密押運》,在劇中飾演外表儒雅,實則惡事做盡的商人項洛陽。同年,他還主演了電視劇《追夢》。

2009年-2010年,他主演了《開創盛世》《翡翠鳳凰》《北方有佳人》《大槐樹》《紅色搖籃》《葉落長安》等多部影視作品。

可惜的是,這些作品並沒能讓他一夜成名。

對此,他的恩師馬精武說:“劉奕君是一個大器晚成的人。”

大器晚成意味著他只能不斷努力,只有達到臨界點,才能爆發。

然而,這一天需要等多久,無人得知。

紅不紅自己決定不了,他就只能把自己的角色演好。 2011年,他在《父母愛情》中飾演曾經留過洋、不可一世的知識分子歐陽懿。

然而,這樣的一個天之驕子卻被流放到海島,當一個小漁民,漸漸被生活磨平了棱角。

等了十幾年才等到了平反,歐陽懿藉著酒瘋,哭著像一個孩子,說道:“我是歐陽懿啊,我不是老歐,我是歐陽懿,我叫歐陽懿……”

也許在那一刻,歐陽懿就是劉奕君,劉奕君就是歐陽懿。他們本以為自己深造後,等著他們的是一片光明的未來,誰料出頭之日遙遙無期。

10

幸好,命運從來不虧待任何一個努力生活的人。

2015年,憑藉《瑯琊榜》中的謝雨,《羋月傳》中的唐昧,

《偽裝者》中的王天風,《傳奇》中的李冰,人們終於發現有一個寶藏演員——叫劉奕君。

他爆火後,各種邀約接踵而來,這是他45年來從未體驗過的待遇。

彼時,距離他出道已經24年了。

也許是經歷過太多風風雨雨,一炮而紅後的他面對各種誘惑為所不動。

他說:“成名前日子怎麼過,成名後日子就怎麼過。戲永遠拍不完,要有選擇性地拍,選好劇本、拍好戲,這樣才對得起每一個觀眾。”

也許一些明星想著自己的花期短,成名後會瘋狂接戲,接綜藝接代言,瘋狂斂財。

推薦文章  肖戰趙露思熱搜第一!曾經的深夜表白後續來了,4.5萬的精神補償?

但他熬過了超過十年的低谷期,才終於迎來了出頭之日,不願意為了掙多一點錢,丟了自己的口碑,髒了自己的羽毛。

成名後的好處是,他終於有了挑好劇本的自由。

2016年,他出演了《遠大前程》中心狠手辣的上海灘風雲人物張萬霖。

因為入戲太深,他還一度患上了情緒疾病。

2017年-2020年,他主演了《外科風雲》《臥底歸來》《誓言》《扶搖》《獵狐》《橙紅年代》等作品。

在飾演了無數個好人和反派後,他對角色的掌握能力越來越精準。

11

和前妻離婚12年後,他再次迎來了愛情的春天,迎娶了高學歷嬌妻呂梓媛,並生了一個可愛的女兒。

他說:“我很感激妻子的付出。妻子和我結婚前是高級白領,從事無線增值業務,事業非常成功。但婚後妻子為了更好地照顧家庭孩子,主動放棄了自己的事業。”

結婚後,妻子問道:“我能不能辭職不干了?咱們家掙多少錢,就花多少錢。”

在他們結婚前,大兒子劉怡潼一直由爺爺奶奶照顧,但婚後他們想把孩子接到北京,自己照顧。

出於第一段結婚的陰影,起初劉奕君是不贊同的,他讓妻子想清楚先,不要急著做決定。

不過,西安妹子的呂梓媛非常果斷,說:“我決定好了。”

對於妻子在家庭上付出,他非常感激。他說:“兒子學的是理工科,我太太學的也是理工科,一方面是我輔導不了,一方面是我工作性質的原因,每次拍戲就大半個月不在家。

在大兒子劉怡潼小升初,初升高這些非常關鍵的複習階段,妻子都陪著孩子一直複習功課,到凌晨的12點、1點。 ”

妻子無怨無悔地付出,孩子也爭氣。

2016年,兒子劉怡潼以全國第10名的成績,被北京電影學院表演系錄取。

背後有嬌妻為他處理家庭瑣事,他才得以將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文藝創作上。

憑藉大熱劇《掃黑風暴》中一身正氣的專案組組長何勇,

現象級爆劇《開端》中的張警官,他再次用炸裂的演技,圈粉無數。

從小立志當演員,21歲開始演戲,45歲他的名字才終於被人記住。從無戲可拍到一夜爆紅,他走過了將近24年的低谷期。

好在,年輕時吃得苦,永遠不會白吃。

熬過漫長的事業低谷後,他終於脫穎而出,成為了圈內炙手可熱的好演員。

比起少年得志,他的大器晚成裡,充滿了時間和人生的沉澱。

俯首過往歲月,他認為正是那些懷才不遇的艱辛時刻造就了他。

如果沒有經歷過那麼多挫折,如果沒有經歷過長達十年的低谷期,也許他出演的角色不會那麼的飽滿。

他想對所有年輕人共勉:

“不要總覺得懷才不遇,早晚有一天機會是你的。

人生有春夏秋冬,春夏別得意洋洋,秋冬別妄自菲薄。無論季節如何變化,安心做你的學問,強大自己,早晚有一天機會是你的。 ”

真正的勇者,從來不怕晚。

比起少年得志,他更感激自己的大器晚成;比起做個曇花一現的明星,他更想成為演藝圈中的“常青藤”。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