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涼市文化旅遊五大平台聯合吹響戰「疫」暨復工復產集結號| 線上博物館(二十八)


雲看展|《隴寶涇華——平涼歷史文化陳列》絲路要驛·安邦固土

第四單元絲路要驛

平涼踞涇水上源,依隴山天險,特殊的地理位置賦予了這片土地活力與魅力。秦漢以降,平涼成為中原通往西域和絲綢之路北線東端的交通孔道、軍事要衝和商埠重鎮,平涼的歷史文化與絲綢之路的興衰緊密相連。

第一組安邦固土

秦漢時期,平涼地區西有羌氐、北近匈奴,是拱衛京畿的邊防線。秦皇漢武出於加強戰備、巡疆固土的需要,曾多次巡幸平涼。平涼對於中原局勢的安危具有重要意義。

秦始皇西巡

秦始皇二十七年(公元前220年),始皇築馳道,出巡隴西、北地,登雞頭山,過回中。雞頭山即崆峒山。秦始皇西巡登崆峒,給崆峒山留下了「西來第一山」的美稱。他還將山下的石頭寨賜名撒寶寨(今崆峒鎮寨子村)。相傳秦始皇仰慕廣成子,遊幸至此。

漢武帝六巡安定郡

漢武帝時,以舉國之力對匈奴連續進行軍事打擊。元鼎三年(公元前114年)置安定郡,今平涼轄區大部分屬之。元鼎五年(公元前112年)至後元元年(公元前88年)二十餘年間,漢武帝巡遊安定郡達六次之多。漢武帝對安定郡的青睞,與安定郡所處的地理位置密切相關。當時,安定、北地、隴西等地,西有羌氐,北近匈奴,時時遭受威脅侵擾。安定郡雖非與匈奴交戰的主戰場,卻是拱衛京畿的邊防線、屯蓄重兵的根據地和繁育軍馬的大後方。安定郡備受武帝關注是出於加強戰備、巡疆固土的需要。

安定郡馬場與西漢馬政

《史記•貨殖列傳》記載:秦時,烏氏(涇河上游)有畜牧能手名倮,所牧牛馬之多要用山谷來計數,因此倮受到秦始皇「比封君」的獎賞。秦以後,大規模養馬都由國家官辦,牧場的名字叫「監」或「苑」。 《漢舊儀》載:「太僕牧師諸苑三十六所,分佈北邊、西邊,以郎為苑監,官奴婢三萬人,分養馬三十萬頭。」

秦始皇封賞烏氏倮復原場景

博山神獸紋銅樽東漢徵集於涇川縣平涼市博物館藏

高27.5、口徑22.3、底徑23.5厘米。博山形蓋,子母口,直筒腹,腹中部作兩對稱鋪首銜環,平底,三熊足。蓋上滿浮雕龍、虎、鳳、及鳥首,人面形怪獸,蓋口圈帶刻折線三角形鋸齒紋。腹部滿浮雕博山紋及龍、虎、熊面獸,腹上中下部各作三週圈帶,分別刻弦紋、菱格紋和折線三角鋸齒紋。通器工藝精湛,裝飾手法細膩,生動地反映了漢代人們追求長生不死、羽化昇仙的祥瑞觀念,具有鮮明的時代特徵,為研究漢代社會生活提供了珍貴資料。

彩繪陶鍅西漢徵集於涇川縣平涼市博物館藏

高40.6 、口徑12.5、 底邊長13.0厘米。侈口,方唇,上扣合盝頂式蓋,束頸,鼓腹,腹中部作一對淺浮雕鋪首銜環,圈足外撇。蓋頂飾白色捲雲紋和紅、白色弦紋;頸部紅、白、綠三色繪三角紋和捲雲紋,腹部以紅、白、綠三色飾繪捲雲紋帶。

黃釉神獸俑漢代徵集於平涼市崆峒區平涼市博物館藏

高20.0、底寬12.0厘米。驢作並蹄站立狀,雙耳上豎,凸目圓睜,唇上翹。一老者騎坐驢背上,單髻後翹,身著寬袖長袍,下頜抵於驢耳間,雙手扶於驢頸部。形態滑稽怪異。器表施薑黃釉,釉層極薄,釉面開裂,器內露紅陶胎。

鳥獸紋七乳釘「尚方」銅鏡漢代徵集於華亭縣平涼市博物館藏

直徑21.2、緣厚0.7厘米。圓形,圓鈕,圓鈕座。鈕座外九枚圓座小乳釘和花蕾紋相間環繞。其外為兩週短斜線紋夾一周寬弦紋帶。再外主紋為七枚有內向連弧紋圓座的乳釘,其間雲氣紋襯地,飾以(右旋)執花草的羽人,昂首蹲伏的青龍、蟾蜍形瑞獸,羊形獨角獸,俯首奔走的白虎,蹲立鳴叫的神鳥和振翅欲飛的朱雀。最外為一周短斜線紋。寬緣飾鋸齒和雙曲線紋。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