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啓超家書系列|致思順書1927年5月13日


《梁啓超家書》是梁啓超先生寫給九個子女的家信,更是教育的典範。

思順:

我看見你近日來的信,很欣慰。你們縮小生活程度,暫在坎挨一兩年,是最好的。你和希哲都是寒士家風出身,總不要壞自己家門本色,才能給孩子們以磨練人格的機會。生當亂世,要吃得苦,才能站得住(其實何止亂世為然),一個人在物質上的享用,只要能維持著生命便夠了。至於快樂與否,全不是物質上可以支配。能在困苦中求快活,才真是會打算盤哩。何況你們並不算窮苦呢!拿你們(兩個人)比你們的父母,已經舒服多少倍了,以後困苦日子,也許要比現在加多少倍,拿現在當做一種學校,慢慢磨練自己,真是再好不過的事,你們該感謝上帝。

你好幾封信提小六還債事,我都沒有答覆。我想你們這筆債權只好算拉倒罷。小六現在上海,是靠向朋友借一塊兩塊錢過日子,他不肯回京,既回京也沒有法好想,他因為家庭不好,興致索然,我怕這個人就此完了。除了他家庭特別關係以外,也是因中國政治大壞,政客的末路應該如此。古人說:「擇術不可不慎」,真是不錯。但亦由於自己修養功夫太淺,所以立不住腳,假使我雖處他這種環境,也斷不致像他樣子。他還沒有學下流,到底還算可愛,只是萬分可憐罷了。

我們家幾個大孩子大概都可以放心,你和思永大概絕無問題了。思成呢,我就怕因為徽音的境遇不好,把他牽動,憂傷憔悴是容易消磨人誌氣的(最怕是慢慢地磨)。即如目前因學費艱難,也足以磨人,但這是一時的現象,還不要緊,怕將來為日方長。我所憂慮者還不在物質上,全在精神上。我到底不深知徽音胸襟如何,若胸襟窄狹的人,一定抵擋不住憂傷憔悴,影響到思成,便把我的思成毀了。你看不致如此吧!關於這一點,你要常常幫助著思成注意預防。總要常常保持著元氣淋漓的氣象,才有前途事業之可言。

思忠呢,最為活潑,但太年輕,血氣未定,以現在情形而論,大概不會學下流,我們家孩子斷不致下流,大概總可放心。只怕進銳退速,受不起打擊。他所擇的術政治軍事,又最含危險性,在中國現在社會做這種職務很容易墮落。即如他這次想回國,雖是一種極有志氣的舉動,我也很誇獎他,但是發動得太孟浪了。這種過度的熱度,遇著冷水澆過來,就會抵不住。從前許多青年的墮落,都是如此。我對於這種志氣,不願高壓,所以只把事業上的利害慢慢和他解釋,不知他聽瞭如何?這種教育方法,很是困難,一面不可以打斷他的勇氣,一面又不可以聽他走錯了路,走錯了本來沒有什麼要緊,聰明的人會回頭另走,但修養功夫未夠,也許便因挫折而墮落。所以我對於他還有好幾年未得放心,你要就近常察看情形,幫著我指導他。

今日沒有功課,心境清閒得很,隨便和你談談家常,很是快活。要睡覺了,改天再談罷。

民國十六年五月十三日

相關文章  分享自己設計的房屋裝修經驗,從線路到設計,從材料到人工都有哦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