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大衛視力捧,演技被央媒稱讚,《人世間》后海清也打出王炸了?


最近,由海清、童瑤兩大視後主演的電視劇《心居》正在東方衛視、浙江衛視熱播中。

該劇播出後憑藉精彩的故事和聚焦現實的議題,不斷引發大家熱議,收視率也一直保持在衛視前三。

最新播出的劇集收視拿下了收視第一,根據燈塔平台顯示,該劇播出後更是連拿11個熱度冠軍,大有成為繼《人世間》後的王炸劇。

作為拍出過現象劇《蝸居》的導演,在《心居》中滕華濤和海清搭檔,再次把故事聚焦在了房子上。

雖然兩部劇的故事都是講房子,《蝸居》是一對夫奮鬥買房子的過程,而《心居》中房子卻只是一個引子。

劇中通過房子引出了與房子有關係的人物,然後展現她們在生活泥沼中孜孜不倦努力的故事。

這也正是這部劇所傳遞的,《心居》既是形容“人之所居”的一份安定狀態,也是表達“心之所處”的一種人生態度。

所以與其說《心居》是一部拍房子的戲,還不如說它是一個展現普通人在生活中孜孜不倦地尋找心之所居的成長故事。

而在劇中從馮曉琴、顧清俞、展翔到施源,每個人都在經歷著這個過程,尤其是海清飾演的女主馮曉琴,讓我們看到了一個普通女性的成長。

劇中馮曉琴的成長主要有三個階段,第一個是從外漂妹成為上海媳婦。

馮曉琴農村出身,學歷不高,在加入顧家之前乾一這份收入不高的工作,為了在上海站穩腳跟,她選擇嫁給了能力一般但有上海戶口的顧磊。

嫁入顧家後,為了融入這個家庭,馮曉琴承擔起了照顧男方一家人生活的任務。

劇中一開始就為我們展現出了馮曉琴的這種生活,早上起床先去菜市場買菜,回家後喊老公孩子起床,然後按照全家人的口味把早餐準備好。

奶奶的藥片、公公的眼鏡,丈夫找不到的襯衫,馮曉琴得心應手處理地一氣呵成,把做家務這件事已經變成了“肌肉記憶”。

而且馮曉琴在照顧一家人的時候還特別用心,知道公公愛吃的那家油條,大姑姐來吃飯會專門準備對方愛吃的螃蟹。

可以說,從外漂妹成為上海媳婦再到這個家站穩腳跟,馮曉琴靠的就是自己數十年的用心付出。

第二個是和顧家關係破裂到握手言和。

雖然是家庭主婦但馮曉琴卻有著自己的野心,那就是在上海擁有一套屬於自己的房子。

但買房需要一大筆錢,而自己的丈夫又不求上進,於是馮曉琴讓丈夫在姐姐顧清俞過生日的時候提出借錢。

推薦文章  女大學生為鼓勵室友學習,把“易烊千璽”請來了,請問還缺室友嗎

但顧清俞以自己也準備買房為理由拒絕,而自己的姑姑在買房資金周轉出問題時,顧清俞卻毫不猶豫地借出30萬。

從這裡就可以看出,就算顧清俞不買房她也不會藉錢給馮曉琴買房,因為在她看來弟弟對買房並不執著,都是這位弟媳婦的主意。

最主要的是她認為馮曉琴從踏入顧家門開始就滿腹算計,不僅隱瞞自己曾經有孩子的事實,買房也是為了擺脫一家子的老人去逍遙度日。

也正是因為這個買房子的事情,間接地導致丈夫顧磊小心從樓梯跌落而去世,而這也加深了讓馮曉琴和顧家的矛盾。

顧磊去世後,雖然依舊住在一起,但馮曉琴和顧家人的關係降到了冰點,之後在顧爸爸給她送雨傘、衝感冒藥後,馮曉琴也慢慢打開心房。

在對方公司設計陷害顧清俞時,馮曉琴進行提醒,在家族群中親戚對施源有異議時,馮曉琴也站在了顧清俞這邊。

因為她覺得,如果丈夫還在世也一定會這樣做,從曾經的異心到現在的互相幫助,馮曉琴又完成了一次成長。

第三個是從家庭主婦到開辦養老院。

在丈夫去世前,馮曉琴是一個家庭主婦,每天按部就班地照顧著一家人的生活,她也把自己生活中的希望寄託在老公身上。

但老公意外離世後馮曉琴不得不去面對養家的責任,於是她走出了家庭主婦這個身份,開始去當外賣員。

一個中年婦女去送外賣自然會遇見很多困難,比如送外賣時不小心被車撞到受傷,遇見蠻不講理的客戶。

但這些都沒有讓馮曉琴退縮,而且她也沒有把送外賣當做她長久的工作,送外賣時也在發現新的工作機會。

一次送外賣中她發現了很多老人獨居、吃不到可口的飯菜等問題,於是她把想法告訴了展翔,一起開辦了養老院。

可以說從外漂妹到創業辦養老院,這個過程展現了馮曉琴的成長之路,讓我們看到了這個市儈、平凡但又堅韌的角色釋放出來的女性力量。

而馮曉琴這個角色能夠出圈,背後也離不開演員海清的精彩演繹,但在最開始導演拿著《心居》的劇本來找海清時,海清是拒絕出演的。

因為馮曉琴這個角色對於海清來說比較熟悉,她不想要一直去重複類似的角色。

但導演說這個角色除了海清真不知道找誰了,於是海清最終接演了《心居》。

雖然對於媽媽、兒媳這類的角色海清駕輕就熟,但在出演馮曉琴時,如何在重複的角色中尋找新突破才是海清要做的。

馮曉琴其實是一個並不討喜的角色,為人太過精明,還因自己作死丈夫,起初觀劇的觀眾就會罵她。

推薦文章  眾網紅成立“反鼠聯盟”,集體開播“專場”辛巴,網友:玩大了

可就是這樣一個讓人有些討厭的角色,在海清的演繹下充滿了煙火氣,讓我們相信馮曉琴就是有很多人性弱點但內心善良的普通人。

我們也可以看出海清盡力在相似的角色中去求同存異,讓我們看到一個相似又不相似的角色。

在劇中,海清也貢獻出了不少演技名場面,演技被央媒盛讚。

比如在醫院得知丈夫去世那場戲,她先是瞳孔放大得不敢相信,然後眼睛裡的光逐漸暗淡,整個人的精氣神好像被抽空。

整個過程海清沒有一句台詞,也沒有一滴眼淚,但卻讓人感受到了她撕心裂肺的痛苦,實力詮釋了什麼是痛到極致的慾哭無淚。

而后海清在與童瑤的對峙戲份中,更是上演了讓人拍案叫絕的飆戲場面。

海清沒有通過聲嘶力竭的方式展示女主喪夫的痛苦,而是由淺入深地呈現出人物的情緒。

從一開始的質問到情緒逐漸失控,尤其是她連續三次一次比一次大聲地質問“我能走嗎”,直接把人物壓抑又憤怒的情緒推到頂峰。

過程中海清嘴唇上下抽動,面部甚至顯得有些“猙獰”,眼淚一直都在眼眶裡打轉,直到與童謠爭吵完才一邊控制情緒一邊流下淚水。

在這段對峙戲中,海清對台詞節奏和情緒起伏的把控都游刃有餘,真實感和共情力太強了。

就如網友看完評價的,你永遠可以相信海清的生活劇。

2019年,FIRST青年電影展閉幕式,海清的一番發言引發眾議。

在閉幕式的現場,作為頒獎嘉賓的海清在頒獎之後,拉著周冬雨、姚晨、梁靜、宋佳,在大家面前當眾賣慘。

她說,我們和你們一樣非常熱愛電影,但市場、題材常常讓我們遠離,甚至從一開始就被隔離在外。

並且調侃道,我們比胡歌便宜但和胡歌一樣好用,希望大家多給中年女演員機會。

海清的這番言論瞬間引發軒然大波,甚至可以說是得罪了半個娛樂圈。

後來採訪海清也說是為了指出大多數女演員的困境,希望對行業生態起到積極的推動。

作為一個中年女演員,她並不抗拒演媽媽,只是提出了更深層的行業創作問題。

無論海清的呼籲是否合乎時宜,但有一點是可以看出來的,她不想躺在自己的“舒適區”,想要演更多元的角色。

推薦文章  《唐伯虎點秋香》隱藏的大牌明星,當年竟然一個都沒認出來

而距離這段發言過去3年,海清又靠演技火了,為我們帶來了一個真實有靈魂的女性角色。

所以女演員海清,她的演技永遠值得我們期待。

青石電影|小豬

本文系青石電影原創內容,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