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的第二任妻子姚凌,曾是得力助手,比丈夫小30歲,善解人意


作為華為創始人,任正非在國內有著很高的知名度。

但在大多時候,他都更傾向於做一個低調神秘的企業家而不願意活在媒體的聚光燈下。

有資料統計,從1987年創辦華為到2019年孟晚舟事件發生之前,任正非總計接受媒體採訪的次數不超過10次。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人,卻在2018年接受了法國發行量最大的雜誌——《巴黎競賽畫報》拍攝全家福的請求,和第二任妻子姚凌、小女兒安娜一起出現在合照裡。

這是任正非家庭首次出現在公眾面前。

由此也可以看出他對妻子姚凌的重視和對女兒安娜的疼愛。

任正非與姚凌的結合,由於他們之間的身份差距和年齡差距而天然帶有一絲“桃色”色彩。

姚凌比任正非年輕近30歲,兩人相識,是在任正非身負巨債、失業、離婚、重新謀求事業起步的時候。

而正是這個時候,姚凌來到初創的華為,成為了任正非身邊的秘書。

作為那個年代少有的大學生,姚凌的出現,給任正非開展工作帶來了很大的便利。

姚凌的工作更是得到了任正非的高度認可,被他視作了得力助手。

兩人也在工作之餘,逐漸發展出了私人情誼。

姚凌為人處世十分周到,並且善解人意,在日常的接觸中,任正非逐漸看到了她的閃光點,這是她後來能夠實現從秘書到妻子這一身份轉變的很大原因。

但不管前後身份如何變化,不可否認的是,華為的起步、成長和壯大,背後也有她的一份貢獻。

姚凌與任正非、孟軍

“每一個成功男人的背後,總有一個默默支持他的女人。”

對任正非來說,姚凌就是這樣一個默默奉獻的妻子。

從任正非創立“華為”這一個品牌開始,姚凌就陪伴在了他的身邊,也因此,她見證了華為的一切艱難與成長。

彼時,姚凌剛剛本科畢業,人生正要起步,而任正非已經人到中年,有過一段婚姻,有了兩個孩子,事業回到原點,身上還背負著債務。

可以說,這個時候的姚凌和任正非,不管是從哪個角度來說,都不是匹配的婚戀對象。

而姚凌當時也未嘗想過,自己後來會選擇和這個在遭遇人生挫折時草草創辦起“華為”這個只有6人小作坊的老闆走到一起。

俗話說“窮人的孩子早當家”,

自小經歷清貧、忍受過飢餓的任正非,骨子裡有一股自立自強、積極上進的韌性,這是他的優勢,也是他的魅力。

任正非出生於貴州安順地區,祖籍為浙江金華。

他的父親任木生是1931年考入北平民大經濟學專業的知識分子,在抗日期間積極投身救亡運動,後因引起國民黨特務注意不得不背井離鄉,逃往貴州避難。

而正是在貴州生活、教書的日子裡,任木生結識了後來的妻子程遠昭。

她是一個在落後山區長大、卻又一路讀到高中畢業的姑娘,後來在任木生的鼓勵下積極自學、成長為了一名合格的數學教師,兩人也在這個過程中發展成為了親密的伴侶。

任正非就是他們的第一個愛情結晶。

推薦文章  紅白撞煞、詐屍、回魂等元素都有,可電影還是不好看

在戰火紛飛的1944年,任正非的出生給予了這對夫婦極大的慰藉,而在這之後的十多年時間裡,任正非也深受他們的影響,學會了在苦難中進步,最終考上了重慶建築學院。

後來,國家進入了十年特殊時期,那段時間,有動盪有收穫,任正非無數次表示,“這是對我的一次人生洗禮,使我在政治上成熟起來,而不再是一個單純的書呆子”。

在命運的泥沼裡爬出來,是任正非通過積極求學達成的結果,也是他毅然投身軍旅換來的饋贈。

但不可否認的是,在這個過程中,任正非第一任妻子孟軍也為他提供了向上發展的機會。

這是後來姚凌理性對待與孟軍的關係、也能理解任正非繼續與前妻、前岳父保持往來的原因。

與出身平凡的姚凌不同,孟軍是某位高管之女,有著優越的家境,父母都對她賦予了不小的期待。

為其取“軍”這一字,就是希望她能夠有軍人氣概,期望她能夠成為自強自立、頂天立地的人。

而孟軍不管是在學業還是工作上,也的確都取得了不小的成績。

對當時剛剛大學畢業、進入工程部隊服役的任正非來說,孟軍就像是“天上的白天鵝”,而自己就是“地上的癩蛤蟆”,很長時間裡他都不能理解孟軍為什麼能看上他。

但事情就是如此奇妙,在經人介紹認識了任正非之後,孟軍偏偏就看上了這個平凡普通的窮小子,兩人也就開始了交往。

起初,他們的戀情並不能得到孟家人的看好和支持,但在孟軍的堅持下,孟家人最終還是鬆了口。

後來,任正非以上門女婿的身份爭取到了和孟軍結婚的機會。

兩人在婚後幾年的時間裡,先後生下了女兒孟晚舟和兒子任平。

可是後來,兩個婚後逐漸因三觀、生活習性不同起了不小的摩擦,最終孟軍和任正非決定離婚。

姚凌來到華為並成為任正非的得力助手

孟軍的離開對任正非來說是一個不小的打擊,他頹廢、迷茫了一段時間,但養家糊口的責任最終迫使他勉力振作,重新謀求事業的新發展。

在想方設法借到2萬塊錢之後,任正非聯手5位在商海中結識的好友草草創辦起了一個名叫“華為”的公司。

由於啟動資金很少,當時的任正非沒法將辦公地點設置在商業辦公樓而只能租下幾間便宜的民用房來充當公司的落腳點。

眼見賬本上沒剩多少錢,他們迫切地想要迅速做出成績來填補租房和支付人工成本等支出。

為此,他們賣過減肥藥,賣過火災報警器,也賣過汽浮儀,可以說是發現什麼賺錢做什麼。

而就在這個剛剛起步、什麼都還一團亂的階段裡,姚凌離開了校園,加入到了華為。

這個時候,國家已不再為大學生分配工作,又因經濟起步不久,各地企業能夠提供的工作機會不多,家庭和教育背景比較普通的大學生在就業問題上就面臨著比較激烈的競爭。

在這種情況下,姚凌願意陪著還像家庭小作坊似的華為一步步成長也是可以理解的事情。

當時的華為還很少有女員工,因此,心思細膩、關注細節的姚凌在確定被錄用之後就被安排到了任正非身邊,負責擔任其秘書,協助他解決辦公問題。

而初出茅廬的姚凌也認認真真地向有經驗的同事們學習,在逐漸上手後繼續保持著兢兢業業的態度,幫助任正非處理了大大小小的事宜,在此期間,她展現出了一定的專業性。

那個時候,公司人手嚴重不足,作為秘書,姚凌不僅要接打電話、處理賬務、訂房訂票、組織會議,也要寫文件、審批合同和跟進項目。

不管這些工作是否有技術含量,只要公司需要,她隨時都得頂上。

可以說,在這一時期,她實際承擔的工作量要遠遠高出她的薪水所應對應的工作量,這也使得她能時刻保持冷靜、平和、負責,不怕苦,不怕累的精神來得非常不易,因此,她也受到了公司內部不少人的讚賞。

推薦文章  白鹿:於正用8部女主劇都捧不紅,她憑什麼穩坐歡娛一姐?

沒過多久,姚凌就憑藉自己的工作能力和工作態度在華為站穩了腳步,任正非同樣也對這位出色的秘書抱有好感,將她視作了自己的得力助手。

姚凌與任正非的感情發展

一同“打拼江山”的感情總要來得更加深刻。

越接觸,姚凌就越發意識到了任正非的能耐之大,也下意識地開始從只關心公務轉變為關心起其私人生活。

在得知任正非有過一段婚史,其前妻在離婚後還幫忙為華為的資金和業務往來牽線搭橋的消息之後,姚凌對他們離婚後還是實現和平往來的成熟表現頗感訝異。

對此,任正非非常坦蕩,他清楚地知道華為的業務能夠步入正軌與前妻甚至是前岳父的支持有著很大的關係,因此他一直感激在心,但他也表示,自己能夠堅持下來,離不開姚凌的一路陪伴。

不同於孟軍強勢的給予,善解人意的姚凌既在工作上給予了幫助,也在精神上給予了任正非寬慰,這種柔情是任正非之前沒能體會到的,因此,漸漸地,任正非也對這個比自己小了30歲的姑娘產生了另一種情感。

幸運的是,他最終抱得美人歸。

而出於之前的情分、也因關心孩子成長而時常幫助任正非的孟軍,也對姚凌有一定的了解,兩人之間算是保持著友善的關係。

在得知任正非和姚凌有意結婚的消息之後,孟軍還幫忙辦理了結婚證,後來他們第一個孩子姚安娜出生的時候,也是孟軍為她辦的出生證。

而能夠與孟軍實現友好的相處,也是姚凌的一種能耐。

姚凌與任正非結婚後,越來越多新員工湧入華為,填補了空缺的崗位,也適應了華為業務迅速擴張的需要,因此,這個時候,姚凌就不再需要擔任華為的“救火員”而能夠退居幕後,為任正非全身心投入到工作裡提供家庭的支持。

換句話說就是,姚凌放棄了事業,選擇回歸到家庭里相夫教子。

這樣做的好處是,姚凌在很大程度上為任正非扛過了照料年邁父母和關心子女的任務,而任正非回到家中時,也能在其照顧下感受到家庭的溫情以及生活的愜意與放鬆。

兩人的感情因此得以細水長流地持續下去。

1998年,任正非54歲,在這一年,姚凌生下了一個女孩,取名為“姚思為”,之所以跟隨母姓,是因為任正非感激姚凌這些年的付出。

後來,姚思為更名為姚安娜,也得到了父母的同意。

姚凌是一個不驕不躁、待人處事比較溫和的女性,但面對自己親生女兒的教育,她也有來自母親的野心。

因此,姚安娜出生之後,姚凌避不可免地將更多的精力轉移到了她的身上,最關注的也是她的身心健康和她的命運前途。

姚安娜出生時,華為已經發展成為了知名的企業,因此,姚安娜生來就擁有了不錯的家庭條件,在成長過程中有了更多發展的資源。

在姚安娜的求學過程中,姚凌也為她仔細規劃了路線,選擇了合適的學校,又督促她學習了不少的技能。

而這樣一來,她投放在丈夫任正非身上的關注也相應地減少了不少。

姚凌鎮守大後方的行為,在一開始得到了任正非的大力稱讚。

他曾多次公開肯定妻子對家庭、對女兒的付出,表達了對她的感激。

只是,曾經的愛侶,最終卻以離婚收場。

對於離婚的緣由,兩方都沒有多表達什麼。

姚凌離婚後的現狀

離婚之後,關於姚凌可知的現狀並不多,因為她是一位非常注重個人隱私的女性,即便曾經是任正非太太的時候,她也十分深居簡出,如今更是低調。

推薦文章  衝上熱搜第一,俄烏衝突重擊全球股市,該貪婪還是恐懼?基金公司一線解讀來了

但從一些網友的偷拍和姚安娜賬號不經意的信息,可以知道,她過的很不錯。

她在離婚後搬到了上海和女兒同住,這樣兩人之間就多了很多相處的時間,也彌補了姚安娜獨自海外求學階段的那段時光。

想消遣的時候,有好友陪她一起逛街、喝茶。

後來,姚安娜決定不從事所學專業而想要出道成為明星的時候,想得開的姚凌也在背後默默給予了她支持。

哪怕她很清楚在這之後,母女倆相處的時間會大大減少,她也很高興自己的女兒想清楚了自己的職業道路,並願意陪著她去做這一個嘗試。

因此,對於姚安娜的職業選擇,她更多持著自由放任又積極鼓勵的態度。

成為一個受人歡迎的明星不是一件易事,姚安娜在出道之後的成績也並不容樂觀。

儘管作為任正非疼愛的小女兒,姚安娜本身自帶一定的資源和話題度,但撇除這個身份,她本人在容貌精緻度、辨別度、人設和才藝等方面並不出色,很難在百花齊放的娛樂圈裡拔得頭籌。

特別是在孟晚舟事件下,不少觀眾格外不買她的帳。

面對女兒在職場上的“失意”,姚凌沒有選擇冒然出頭,也沒有多加干涉,她做到的是時時的鼓勵和陪伴,做她永遠不會離去的“粉絲”。

2021年《中餐廳》第五季中,姚安娜和姚凌之間的互動就給觀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作為一個出生在普通家庭的普通人,姚凌一向對自己有著明確的定位,而在培養女兒成才的時候,她也有意識地培養她獨立生活的技能而沒有一味縱容她。

因此,在這個綜藝節目上,姚安娜也呈現了她在任正非女兒身份下的普通一面,是能夠和其他嘉賓平等、友好相處且能給其他人打下手的人。

只是,儘管掌握了一些做飯的技能,不習慣經常做飯的姚安娜還是在被要求製作一道上湯娃娃菜的時候產生了迷茫。

關鍵時候,她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向一直支持她的姚凌求助。

電話那頭,姚凌不疾不徐、條理清晰的指點,不僅幫助姚安娜解決了問題,也讓更多人感知到了她的溫和與細緻。

時光儘管改變了很多人、很多事,但她還一直保留著當年的溫柔,今後的歲月裡,她會繼續陪伴女兒的成長,也過好自己的生活。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