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京生:照顧病妻是我的責任,犧牲事業不後悔,如今生活怎樣了?


提起娛樂圈的“老幹部”,大家往往想起的是霍建華、靳東、張藝興……

但他們誰也沒有廖京生在熒屏上塑造的“老幹部”形象更加深入人心。

從1995年《蒼天在上》中的夏志遠到2020年《遍地書香》裡的石書記,廖京生這小半輩子都在扮演各式各樣的領導。

而他正氣俊朗的熒幕形像也給整整三代人帶來了不可磨滅的記憶。

可是在2015年,廖京生短暫地淡出了演藝圈,拒絕了幾乎所有的戲約。

原因是妻子罹患了腦瘤,需要他去照顧。

一向低調的廖京生從不向媒體透露他的婚姻生活。當大家知道他的妻子正是那個美遍四大名著的演員何晴時,不由得一陣驚訝。

因為,與從未有過任何緋聞的廖京生相比,何晴的情史可謂是絢爛跌宕。

那麼如今這對夫妻又過得如何呢?

01

誰能想到,而今的老戲骨曾經是一名鍋爐工人?

1955年出生的廖京生,是土生土長的北京人。但不幸的是,他的整個成長階段恰巧趕上那個特殊而動蕩的十年。

上小學時,他就因為父親的成分問題遭盡周圍人的冷眼。當時對於這個小男孩來說,加入少先隊都很難。

初中畢業後,因為家庭成分問題,廖京生更是沒有辦法繼續上學唸書,只得按照上面的分配,去一家暖氣片廠當鍋爐工。

那個年代的青年,是不能為自己做選擇的。他們只能被動接受命運給予的所有苦難,亦或是恩賜。

鍋爐車間的體力勞動辛苦得令如今的年輕人難以想像。

多年後受到電視台採訪的廖京生回憶起這段經歷,三言兩語難以道出其中的艱辛。

每日干完活回家,廖京生整個人簡直就是被煤灰裹成了個“黑人”。

母親端水給他擦背時甚至能看到兒子皮膚上的毛孔都被灰給堵住了,瞬間心疼起來。

可光是心疼不能改變廖京生此時的際遇,這鍋爐一燒就是整整六年。

期間因為父親的事,工廠車間裡的同事們對他都很戒備,監視著他的一言一行,時不時向領導打小報告。

更有甚者還拿他的出身挖苦道:廖京生,你這輩子也只能當個鍋爐工了。

那段日子也許是廖京生人生中最灰暗的時光,但多年後,他對這段回憶更多的是感激。

因為不經歷世間苦難,不去感受人類的參差,廖京生也堅定不了要出人頭地的決心。

他熱愛演唱,試圖用音樂表演改變自己的命運。

於是,除了上班時間,廖京生馬不停蹄地尋找練聲場所。

年少時的他有一顆敏感的心,很在意別人的感受。為了不讓左鄰右舍聽到,他就躲在家裡的衣櫃裡練聲。

可後來經過鄰居反映,他發現這無異於掩耳盜鈴。

而後,廖京生想到工廠聲音嘈雜,可以把自己的歌聲掩蓋過去。可由於他唱得實在太賣力,最終還是被同事們聽到。

後來他找到了個練聲的寶地——筒子河。在這裡,廖京生冬練三九,夏練三伏,期間還因為因為用嗓過度咽喉上長了個息肉。

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廖京生後來憑藉著紮實的歌唱技藝和高大俊帥的外表,先後加入了北京市宣武區文化館的歌唱隊和表演隊。

1977年,高考制度恢復。無數年輕人躍躍欲試,其中也不乏廖京生。

他報考了北京電影學院和中央戲劇學院,但因一方面人才濟濟,另一方面廖京生沒有系統地學習過專業的表演,最終被拒之門外。

推薦文章  全網熱榜第一! 23天22個冠軍,《王牌》強勢回歸讓人笑得合不攏嘴

然而世上總還是有垂青他的人,中央試驗話劇院向他拋出了橄欖枝。

在話劇院求學數年,廖京生徹底彌補了表演上的不足。不僅向老師同學虛心請教,更是花費了幾乎全部的業餘時間用在琢磨前輩演的角色和劇本上面。

02

1982年,廖京生出演處女作《鬧市一角》中的一名鞋匠。

次年,他又成為了電影《巧哥兒》中的男主角姜二柱。為了本色出演這個農村青年,廖京生還曾下鄉體驗,一個月之內成為了乾農活的好手。

隨後,他正式踏上了演藝之途。

從八十年代走向九十年代,廖京生在影視劇中出現的頻率越來越高,愈來愈被廣大觀眾所熟知。

他的編劇朋友李東在一次去四川采風後跟廖京生提到:現在四川滿大街的人都認識你,都在打聽你的個人情況呢。

直到1995年出演反腐劇《蒼天在上》,廖京生才真正走上獨屬於自己的“老幹部專業戶”之路。

看著電視機裡的市長助理夏志遠,大家突然發現,原來廖京生天生長了一張“領導臉”。

廖京生顯然也領悟到了這些,此後他出演的大多也是同一類角色,如《人間正道》中的肖道清、《生死抉擇》裡的楊誠、《公民良心》中的唐良生……

這世上有兩種演技精湛的演員,一類是演什麼像什麼的千面演員,另一類則是將一條道走到黑的角色“專業戶”。

前者如梁家輝、劉洵、楊新鳴之輩,而廖京生恰恰是後者。

時至今日,人們一看到電視劇中廖京生這張熟悉的面孔,就能預料到他扮演的角色十有八九是個領導,很有可能還是個書記級別的。

就像大家一看到張國立、張鐵林現身,就預感他們要演皇帝一樣。

走過千禧年,廖京生上了年紀,氣質更加沉穩成熟,也愈加適合演老幹部了,各大劇組的片約紛至沓來,事業蒸蒸日上。

可與之相比,他的婚姻生活就冷清了許多。

他的第一任結髮妻子戴珂是圈外人,兩人可謂是名副其實的“少年夫妻”,遺憾的是最終沒有相伴到老。

廖京生連續多年在演藝圈打拼事業,開創自己的戲路。再強的人也分身乏術,無法顧及家庭。

後來,在獨守空房的漫長歲月中,戴柯對廖京生的夫妻感情慢慢蹉跎耗盡,最終協議離婚。

作為一個有擔當的丈夫和父親,廖京生為自己未盡的責任感到愧疚,盡全力補償兒子、照顧前妻。

所以至今他和兒子關係都很融洽,與前妻戴柯之間也冰釋前嫌,成為了朋友。

03

而後幾年正值兒子高中,面臨著影響人生命運的高考,廖京生將全部精力都傾注在兒子的成長上。

直到2008年,拍攝《誰是我爸爸》時,廖京生與何晴一見如故。

當時兩人在電視劇裡扮演一對夫妻,誰知戲外他倆倒真成了夫妻。

說起何晴,不得不提起她在《西遊記》電視劇中扮演的文殊菩薩,不由得讓人想起一句詩:“傾城與傾國,佳人難再得”。

何晴從小就展露了自己的表演天賦,經常上台演唱、跳舞和主持。 14歲時便成為了浙江省崑劇團的一名候補演員。

在長達數年的戲曲表演熏陶之下,本就一副江南古典溫婉長相的何晴出落成了一個妥妥的“畫中美人”。

因其出眾的容貌與古典氣質,何晴在不過二十的年紀,就能在《西遊記》中擁有寶貴的出場機會。

憑藉著此次不俗的表現,年紀輕輕的何晴在接下來的一段日子中戲約不斷。

導演們紛紛相中了她與中國古典美人的極高適配度,就這樣,從文殊菩薩、秦可卿再到小喬和李師師,何晴湊齊了四大名著中的佳人。

推薦文章  10部古偶虐心劇,任嘉倫有3部,最後一部只剩下片名了

時至今日,她扮演的秦可卿還被當代年輕人奉為87版《紅樓夢》中當之無愧的第一美女。

緊接著,何晴走出了古典名著,一舉成為當代言情界祖師奶奶瓊瑤的御用女主,出演《青青河邊草》的華又琳。

然而何晴在熒屏上猶如一朵絢爛的曇花,出道即巔峰。此後,再也沒有更加出彩的角色與作品。

或許是因為她飽受爭議的情感緋聞對她接下來的事業之路產生了負面影響。

一開始,何晴的戀人是濃眉大眼、一臉憨厚相的劉威。

為了討好女神,劉威一度有求必應。何晴提出想吃什麼,劉威會從北京城東頭跑到西頭買給她,只為了女朋友開心。

按理說這樣體貼熱情的男友應該是良配,可何晴說不要就不要了。

在這場感情中,顯然是劉威愛何晴更多,甚至是一頭熱。多年後,劉威在一場採訪中提到和何晴的戀愛經歷,自嘲是被“下套”了。

與前者相比,何晴後來與許亞軍的愛情可謂是驚天動地,甚至衝破了世俗的網羅。

他們兩個濃情蜜意之時,許亞軍還有老婆。這在如今的娛樂圈,那是分分鐘要上熱搜頭條的節奏啊。

即使在那個媒體並不十分普及的年代,這件事也是一度引起了軒然大波。

更令人們所不齒的是,許亞軍當時的妻子還患有心髒病。丈夫的紅杏出牆,給她帶來了巨大的打擊,結果導致心髒病發作,險些喪命。

正當大家指著何晴鼻子罵的時候,她本人卻很坦然:

“就算沒有我,他和現在的老婆離婚也是早晚的事。”

誰沒有為了愛情年少輕狂的歲月呢?可愛情是愛情,道德是道德。以自私自利建立起的感情大廈終究是不堪一擊的。

八年後,許亞軍與何晴離婚。

這場被激情所滋養的愛戀之花,當激情逐漸流逝,最終的結果只能是枯萎。

激情過後兩人的風評被敗壞,演藝事業都遭受了重創。

那個美如仙子的何晴,也只能零星出現在一些電視劇中扮演女配。

04

不知何晴心裡對這段曾經的狂熱經歷有沒有過悔恨,但後來她與廖京生的婚姻似是體現出了自己的成長與領悟。

人過中年,更追求平淡溫馨的夫妻感情。與廖京生在一起後,兩人都很低調。

歷經坎坷情路,他們終於懂得瞭如何珍惜和經營婚姻。

對於廖京生來說,何晴和自己同是演員,擁有很多共同話題,也更能體會彼此工作上的特殊性和艱辛。

而對於何晴,廖京生比前夫踏實可靠、有擔當。他不僅對何晴好,更是無條件接納了她和前夫的孩子,視如己出。

接下來的時光中,廖京生久違的體會到了美滿家庭的滋味。

可惜天有不測風雲,人非旦夕禍福。

2015年,歌手黃綺珊在微博上透露出好友何晴生病的消息。

從字裡行間能夠看出,何晴所患的是一場重病。原來,她被檢查出了腦瘤。

當年,19歲的何晴在拍攝自己的處女作《少林俗家弟子》時,父親突發腦溢血。

沒有趕上父親的臨終囑託,成為了何晴一生最大的遺憾。

而30年後,命運弄人,她又得了腦瘤。

幸運的是,醫療技術日新月異,曾經的重病如今只要能順利手術,加上後期護理得當,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恢復健康。

推薦文章  關曉彤考公上岸,鹿晗考編三戰三敗,明星為什麼想進編制內?

有細心的網友發現,在患病期間,何晴還在參與拍攝《女醫明妃傳》,這也是她迄今為止的最後一部電視劇。

不得不說,雖然何晴對待愛情婚姻的觀念很受爭議,但作為一個演員,她做到了專業和敬業。

當時,照料何晴的擔子徹底落在了廖京生身上。

作為“老幹部”專業戶,廖京生越老越吃香,與何晴不同,他那時戲約不斷。

可這時,他想起了之前因為聚少離多而與自己離婚的前妻,心裡暗下決心要珍惜當下的這段婚姻。

於是,他捨棄了幾乎全部的片約與戲路,專心陪伴何晴。

何晴手術時,他在她身邊加油鼓氣,給予她極大的安全感。手術後,他又全程陪伴何晴進行放化療。

期間,何晴曾說過:“我能感覺到父親的靈魂在支撐著我。”

“他告訴我,任何東西,包括病魔,都無法打敗這個堅強的何晴!”

而真正在何晴背後支撐著她的,又何止是她的父親,還有任勞任怨的廖京生。

他們不是結髮夫妻,卻勝似原配。別人是“少年夫妻老來伴”,他們兩人則是“半路夫妻至白頭”。

在廖京生的悉心照料之下,何晴康復得又好又快。如今這位當年驚艷一時的古典美人已經淡出了演藝圈,過上了愜意的晚年生活。

而她的丈夫如今偶爾會在抖音上活躍一下,代言保健品,有時還會趕時髦參與直播。

在廖京生的短視頻中,常常會出現一個年輕人的身影。有粉絲猜這個大男孩是不是他的兒子。

廖京生很神秘地回复:你們猜呢?

何晴近兩年也會偶爾作為嘉賓,出現於一些電視節目上。

歲月不敗美人,鏡頭前的她似乎還是如幾十年前剛出道時那樣溫婉美麗。

幸運的人年紀輕輕便遇到了可以相守一生的伴侶,但大多數人其實和廖京生、何晴一樣,無論在事業還是愛情上總會有跌宕與不順。

世間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可我們還是願意相信,峰迴路轉後,總有一個人在前方守候。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