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王成陽:從韋小寶到杜醫生,11歲入行的童星這些年經歷了啥?


採訪/撰文:赫希同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2006年,著名導演張紀中為金庸劇《鹿鼎記》的選角忙碌著,他已經定下黃曉明出演韋小寶,但為了還原原著,少年韋小寶的角色需要一個古靈精怪的孩子來飾演。於是,那年夏天,張紀中在全國舉辦了一個大型的海選活動,尋找小韋小寶。他們從茫茫人海中挑選了十個孩子,進行為期兩個月的集訓。

大家年齡相仿,很快成為玩伴,11歲的少年和15歲的少年一起彈吉他唱歌,15歲的少年說:“我將來想要去韓國發展,我覺得在那能夠把我真正的音樂夢想實現。”

15歲的少年叫張藝興,六年後在韓國以EXO成員的身份正式出道,實現了他的音樂夢想。 11歲的少年叫王成陽,最終他從十個韋小寶中脫穎而出,拿到了人生中第一個影視角色正式入行做演員,成為了一名童星,實現了自己的演員夢想。

相信看過張紀中版《鹿鼎記》的人,都應該記得那個讓人過目不忘的小韋小寶。王成陽用自己那雙又黑又亮的大眼睛,將韋小寶的聰穎狡黠演繹地靈動十足。

16年後,王成陽在楊紫、肖戰領銜主演的電視劇《餘生,請多指教》中,出演杜文駿小杜醫生。在北京下最後一場雪的時候,我見到了長大了的演員王成陽。他已經從當年的小童星,成長為戲齡16年的“老”演員。

那雙大眼睛依然充滿了感情,他會說著說著劇情,忽然泛起淚光,也會聊著女兒的讓他感動的小事紅了眼眶。他不麻木,不急躁,不消沉,他可以平和坦然的笑著說:“嗯,厚積才能薄發,大鵬一日同風起,扶搖直上九萬里。”

誰能預知生命的花期?都說風水輪流轉,各領風騷三五年。於是不紅的急著嶄露頭角,紅的急著爆紅,大多數人在名利場中不敢駐足,他們生怕慢人一步。但王成陽沒有在追名逐利的遊戲中迷失自己,他過早的入行,過早的出頭人地,孩童時已經思考過名氣的意義。十幾年間浮浮沉沉,讓這個95後早熟的男人變得更加溫潤沉穩。演員王成陽,是個妙人。

主編手記

妙人SHOW NO.043

1

從“神童”到“童星”

2005年,十歲的王成陽跳級後,考上了陝西省重點中學西安鐵一中。

在學生時代,王成陽永遠是班級裡年齡最小的。老師提到他都要說一句“神童”,雖然年紀小功課卻很優秀,還有藝術特長,擅長戲劇表演。王成陽從小就會模仿電視上的演員,他看完了《洛桑學藝》,也不用人教,自己就學會了無實物表演吹小號。

上了初中以後,他和同學優優一起搭檔演小品參加比賽,一舉奪得全國中小學生才藝展演的一等獎。優優的父親是西安籍演員劉乃藝,恰好要在《鹿鼎記》中出演一個角色,他告訴王成陽海選韋小寶的消息,覺得他很有那個勁兒,鼓勵他去試一試,王成陽多年後一直很感恩能有這次機會。

就這樣,王成陽去北京參加了海選。過了很久之後他才知道,當年張紀中導演見他第一面看到了他眼睛里古靈精怪的東西,已經屬意他來演少年韋小寶,多年後他談到張紀中依然恭敬的說道:“需要多感謝張紀中老師的提點”。

那麼多人競爭,有沒有想過會落選?王成陽的答案非常篤定:“不會,我從小好像就有一個信念,只要我做的事情,就一定會盡全力做到最好,都說越努力越幸運,我從小就是個幸運兒。”

推薦文章  49歲鄭秀文素顏自駕游!穿低胸背心秀鎖骨,跑8公里胸前全是汗

那時候的王成陽參加比賽都拿一等獎,春風得意,年少輕狂,他想:“要么不做,要做就必須做到最好。”

事實上他很快發現,做童星沒那麼容易的。一個孩子,像成年人一樣工作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11歲的他很多事情都不懂,導演為什麼要罵人呢?他不明白。做演員,身體素質和心理素質,要經歷雙重考驗。如今回憶起來,他還記得和“茅十八”牽著馬,腳泡在水里,走了一天的泥路。記得夜裡穿著單衣跟踪“海大富”,拍了一個晚上。

在王成陽的印像中,拍《鹿鼎記》時,拍攝時間最長的一次連續了48小時。劇組工作人員分成AB組,A組拍完文戲,換B組拍武戲。他從那時起就養成了一個習慣,不管多困,一聽到喊開機能立馬彈起來。候場的時候餓了,就拿一根筷子串著饅頭,用現場發燙的筒燈烤饅頭當夜宵墊肚子。困了就在劇組的道具地毯上躺一會。演員這個職業的酸甜苦辣,他11歲就嚐到了。

兩年後《鹿鼎記》播出,同學們不再叫他“神童”,改叫他“童星”。會有漂亮姐姐守在班級門口跟他打招呼,會有同學找他簽名寫同學錄,校長在大會上點名表揚,“王成陽同學是我們鐵一中之星”。學校的校報、官網,掛著他的榮譽和照片。連他走在路上,都會被忽然叫住:“你是那個韋小寶吧?”

眾星捧月,月也會迷糊的,但十三歲的王成陽沒有。他那時候就在想:“別人認識我,那又怎樣?我還是我。”他從來沒有所謂的包袱,也沒注意打扮形象,仍舊把自己當成一個普通同學。工作中認真演戲,生活中依舊是個學生,像海綿吸水,不斷豐富自己的學識。

2

少年王成陽的煩惱

從小到大王成陽都是典型的別人家的孩子,感覺這孩子學習拍戲兩不誤。但王成陽坦白的說:“不可能不影響功課的。”開始拍戲那年是初二,他拍完戲回去參加模考,一下子就成了班級裡的倒數,整個人都慌了。拼命補課的學,才把成績追回來。他那時候就明白,人不可能什麼都兼顧,要有取捨。

茨威格說:“所有命運的饋贈,都在暗中標好了價格。”成名過早的代價,就是提前面對挫折和壓力。

2007年,13歲的王成陽憑藉《棋王和他的兒子》獲得第36屆國際艾美獎最佳男演員獎的提名,成為了該獎項最年輕的影帝提名人。

年幼的他不清楚那是極大的榮譽,直到辦簽證的時候。有的工作人員被拒簽,快輪到王成陽了,電影頻道的母鐵軍主任對他千叮萬囑:“不要亂說話啊,萬一去不了,你這輩子都會遺憾的。”

簽證官問他:“為什麼去美國?”,王成陽遞上邀請函,對方一看是艾美獎的影帝提名人,痛快的蓋了章,還對他說:“Congratulations!(恭喜)”

獎項揭曉後,艾美獎評委會的主席在後台找到了王成陽,通過翻譯對他說:你很優秀,我們把獎項頒給了一位60多歲的英國演員,表彰他這一輩子在影視方面的貢獻。你今年才13歲,未來的路很長。 ”

年幼的王成陽心有不甘,暗自腹誹:“什麼年輕不年輕的,我獲獎感言都寫好了,英文的,背了半天。揣在兜里,用不上了。”那時候他腦子裡就飛速的轉,跟人家說點啥好呢?

然後他沒讓翻譯,用自己僅會的英文單詞拼出了腦海中施瓦辛格在《終結者》裡的經典台詞,說:“I will be back!(我會回來的)”

推薦文章  夏雨和袁泉的女兒夏哈哈,遺傳了母親的美貌,美得不可方物

在成長的過程中,演戲這件事對王成陽的一大意義就是磨練心志。得到一些榮譽,再遭受一些打擊,如此反复。

2012年王成陽與王志飛一同出演《雨中的樹》,遇到了以嚴格著稱的尹力導演。同行的吳軍前輩提前給他打預防針,說:“成陽,你一定要記住八個字,戰戰兢兢如履薄冰”。

果然,開機第一天,王成陽就被導演罵哭了。導演說:“你不要覺得你演過一些戲拿了一些獎,你就怎麼樣了。你在我這就是一張白紙,什麼都不是。”

雖然當時他覺得受到了很大的打擊,但是一晚上沒睡著覺的他第二天演戲有如醍醐灌頂,領悟到演戲這件事就是不破不立。必然要將舊有的自己撕碎,才能像鳳凰涅槃一樣,重塑一個人物形象。

打破自己,才能容納角色的靈魂到自己的身體裡,合二為一,真正的走進人物的內心,自從那天之後,王成陽發現尹力導演其實是嚴格而不嚴苛,後來尹導對他說:“你開竅了”。

3

餘生漫漫,順其自然

2011年,王成陽考入了中戲導演系,成為該系最年輕的導演系學員。畢業後,王成陽主演了國家話劇院的史詩級舞台劇《戰馬》中文版。

作為中英文化交流年的重點項目,《戰馬》投資上億,是中國最大的話劇投資項目。王成陽能夠從萬里挑一的選拔中脫穎而出,拿到男一號,無疑是優秀而幸運的。

他很享受登台演出的那一刻,站在幕後等著大幕緩緩拉開,嘈雜的觀眾席逐漸變得安靜,一束追光打在台上,音樂響起,所有演員圍成一個大圈,緩緩走上台合唱。那一瞬間,會讓他覺得一整天都極其美好。

《戰馬》的男主角艾爾伯特經歷了一戰,成長為一名真正的男人。王成陽經過了200餘場巡演的歷練,也褪去了童星光環,成長為一名真正的演員。

然而,沒有人的人生是一帆風順的。主演完電影《過山榜》之後,王成陽能夠感受到自己進入了一個事業的低谷期,有長達半年的時間沒有接到戲。

從前的他,永遠都在演主角的少年和少年的主角。童星長大後,沒有變成成年的主角,又該如何自處呢?

王成陽想起他小時候看陳佩斯和朱時茂演的小品《主角與配角》,長大後他懂了,主角和配角是相互成全的,觀眾的眼睛雪亮,不論戲份多少,演得好自然會被看到。他說:“一部好的作品需要每位工作人員的認真付出,綠葉依然襯紅花。”

不論主角還是配角,他都會在自己的角色裡盡全力。每一部作品開拍前,他都會先演一遍自己用手機錄下來,看看自己還有哪些地方需要調整。不僅記住自己的詞,也知道對手的詞,永遠做到心裡有數有底。

付出當然是有回報的,不管是《破冰行動》中的林勝文,還是《餘生,請多指教》的小杜醫生,都讓觀眾注意到了這個可塑性很強的男演員。他可以演一個凶狠無賴的毒販,也可以演一個軟萌討喜的青年醫生。

第一次出演醫生的王成陽做足了功課,劇中涉及病情詢問、日常巡診、緊急手術等醫生的日常,需要學習很多醫學術語以及醫師標準動作。

為此王成陽和組裡飾演醫生的幾個演員,一同在醫院裡觀察生活學習了三天,跟在專業的胃腸外科陳武強主任身邊,才能在劇中精準的演繹出醫生的人物狀態。

在劇中,小杜醫生是男主顧魏的神助攻,劇外王成陽也和肖戰一起打磨對手戲。劇中有大量專業的醫學詞彙,倆人經常在現場一起討論台詞處理的方法,小到一句話的停頓和邏輯重音,大到整段獨白,字字斟酌,無一不用心。

入行16年,從小在劇組長大,王成陽對片場熟悉得就像回家一樣。他很喜歡劇組的氛圍,喜歡和組裡每一個人聊天。 《餘生》劇組更像個大家庭一樣,大家收工了一起玩狼人殺,劇集播出後一起吃火鍋慶祝收視率奪冠。

推薦文章  太甜了!孫藝珍玄彬官宣結婚,玄彬手寫結婚宣言曝光

工作之外,王成陽把自己的時間留給家人。最近他在參加國家話劇院《基督山伯爵》的排練,排練結束後就開啟帶娃時光。他的女兒已經兩歲了,快上幼兒園。他會給女兒寫寶寶日記,把她成長的重要時刻都用文字記錄下來。

他說在失意的時候,是妻子和孩子給了他力量。在他有壓力的時候,他的家人永遠無條件的支持著他。正因為有這樣堅強的後盾,讓他堅信他可以一直堅定的走下去。他說:“餘生漫漫,順其自然。”

演影視劇也好,演話劇也好,他出演的角色千人千面,無一重複。就像米蘭昆德拉說的那樣,往哪兒走,都是向前走。

他當初學導演是想拍一部世界級的作品,就像詹姆斯卡梅隆的《阿凡達》一樣。這麼多年過去,他依然沒有忘記初心。他在寫自己的導演長片,等條件成熟就把它拍出來。他是那種走了很遠,也沒有忘記為了什麼要出發的人。

演員王成陽,請繼續出發。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