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歲拿影后,被吐槽變老的賈靜雯又贏了


2019年,一部《我們與惡的距離》讓人們看到了賈靜雯轉型後的驚艷表演。

她也憑藉該劇拿下了金鐘獎最佳女主角。

當然,這一切對於已經47歲的賈靜雯來說,並不容易。

初入娛樂圈的大紅大紫,婚姻失敗的是非曲折,奪子大戰的痛哭流涕,以及再獲幸福的笑逐顏開。

涅槃重生,讓人感慨。

《我們與惡》之後,賈靜雯的戲路也被徹底打開。

而去年,她憑藉精湛的演技,如願拿下金馬獎最佳女主角——

《瀑布》

這是一部文藝片,由台灣導演鐘孟宏執導。

鐘導的另一部代表作,則是2019年的華語黑馬大片《陽光普照》。

同為聚焦家庭的電影,《瀑布》則將主角設定在一對母女身上。

母親羅品文(賈靜雯飾),外企高管。

女兒小靜,高中生。

《我們與惡的距離》裡,賈靜雯就演了一個職場女性,雷厲風行,說一不二,強大的氣場足夠讓人退避三舍。

然而在《瀑布》裡,她所扮演的羅品文雖然還是公司主管,但卻和女強人沾不上邊。

開會遲到、工作疏漏、記憶力差、衝撞領導。

那麼你肯定會疑惑,這種人是怎麼當上主管的?

是的,曾經的羅品文也是公司的中流砥柱。

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她的狀態就變得越來越差,以至於公司在某天突然給她發了一封降薪的郵件。

她怒氣沖衝質問領導,得到的回复卻是:

疫情期間,外企的效益受到很大的影響,沒有裁員只是降薪,你就知足吧。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開會途中羅品文接到女兒的電話,班上有同學確診了,女兒作為密接人員,被強制要求居家隔離。

羅品文不敢隱瞞,就將這件事報告給了領導,於是順理成章,羅品文也被“放假”了。

推薦文章  《父母愛情》晚年的德華又回到哥嫂家,不是情深,而是德華的悲哀

女兒可能被感染新冠,相信作為父母都會非常擔憂。

但羅品文卻不一樣,她卻帶著怨恨。

甚至是不甘心。

如果女兒小靜不那麼倒霉,此時的她應該在職場上呼風喚雨,而不是像個保姆一樣伺候女兒的吃喝拉撒。

隔離第一天,母女兩個就隔著門大吵了一架。

媽媽強勢,女兒叛逆,這種情況放哪個家庭都是雞飛狗跳。

然而事情卻朝著另一個意想不到的方向發展了。

羅品文發現女兒半夜坐在沙發上一動不動,面無血色,冷得就一具屍體。

任羅品文怎麼叫她,她都無動於衷。

後半夜電閃雷鳴,羅品文不放心又去查看女兒。

結果推門一看,房間窗戶大開,床上卻空無一人。

羅品文嚇壞了,冒雨跑到大街上找人,可是無論她怎麼喊,都沒有人回應她。

結果鏡頭一轉,女兒在家裡好好的。

原來,那些靈異的畫面,都是羅品文的幻想。

她病了,得了思覺失調症。

只是繁忙的工作暫時讓她以為一切都是太過勞累而已。

羅品文倒下後,女兒小靜就爸爸接走照顧。

父母離婚後,小靜就很少聽到爸爸的消息,這次父女兩個見面,沒有驚喜而是驚嚇。

爸爸再婚了,而且又生了一個兒子。

看著從未謀面的弟弟,小靜滿臉疑惑,明明父母才離婚沒幾年而已,怎麼弟弟已經有七八歲了。

唯一的解釋,父母還沒離婚,爸爸就已經另覓新歡了。

可憐的羅品文,她還傻乎乎地盼著能和這個男人復婚,人家早已暗度陳倉,幸福美滿了。

屋漏偏逢連夜雨。

因為得知羅品文得了精神類疾病,公司連夜就和她解除了合同。

推薦文章  四月7部新劇微博評分出爐,最高評分僅7.9

哪怕小靜找公司,接待她的人也只是冷冷的一句,大不了賠幾個月工資。

誰能想到,幾天前,羅品文還是個雷厲風行的女強人,而現在,她的那點可憐的賠償金,連物業費都支付不起。

而站在女兒的視角去看待家庭的變故,小靜可能也想不到,她要和這個很少給予她關愛的女人共渡難關。

即便,這個女人是生她的母親。

羅品文和女兒的關係並不融洽,得病後的羅品文,常常會無理由地翻箱倒櫃,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

如果小靜過問,她就大罵女兒是個賤人。

羅品文早就被公司開了,可是她依舊每天開車去上班。

後來小靜才知道,母親因為沒門禁卡,所以每天就坐在寫字樓的大堂裡,坐上整整一天。

精神錯亂,喜怒無常,這些都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羅品文放火。

小靜放學歸來,家裡已經被燒得一干二淨。

得了精神類疾病的人,和普通病人最大的不同是,他們都認為自己沒病。

羅品文堅持留著前夫的東西,堅持去打卡上班,其實都源於她對於如今悲慘現狀的逃避。

人生的轟然倒塌往往來得措手不及,接踵而至的不幸,早已擊垮了這個女人最後的驕傲。

她不停給洗腦,告訴自己依然很好。

但倔強的女兒就像一根針,戳破了這些泡沫。

所以她才會對小靜惡語相向,將本就脆弱的母女關係推得更遠。

於是電影的前半段,是一個不合格母親和不著調女兒的相互厭惡。

而電影的後半段,是一個懂事女兒和受傷母親的相互救贖。

小靜從這些事情裡得知了母親失敗婚姻的真相,得知了她工作環境的殘酷,得知了要養育她的不易。

而羅品文,也在女兒的陪伴下,漸漸接受了自己得病的事實。

片名“瀑布”,是羅品文對女兒形容自己耳朵裡的聲音。

她說她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耳朵裡就一直有雜聲,直到有一天,她意識到這個聲音和瀑布很像。

那一刻,她才真正明白,死命抓住過去不放,人永遠不會往前看。

羅品文,一個曾經風光無限的外企高管,最終說服了自己去做賣場的售貨員。

推薦文章  43歲郝蕾演少女,比蔣欣還“膀大腰圓”,說過的話卻忘得一干二淨

電影《瀑布》有多重可以解讀的角度,比如疫情的影響,婚姻的探討,但相信更多的人在看完電影之後,還是願意從“親情”“陪伴”這個角度去看待整個故事。

當然,並不說羅品文接受現狀,人生就會重啟。

相反,人到中年,要重啟談何容易。

沒有錢,羅品文只能自食其力。

除了每天要吃大把的藥,還要和耳朵裡的瀑布聲共處。

這才是人生,脆弱到不堪一擊。

跌到谷底,還要被期待上演“大不了重頭開始”的奇蹟。

於是導演鐘孟宏給這個喪到極致的故事,續上了一個讓人痛心的結尾,小靜在和同學出遊時,被上游暴漲的河水沖走,下落不明。

當我們跟著羅品文望著新聞,發現似乎被救出的倖存者裡有小靜時,電影卻在這裡戛然而止。

那個不知虛實的新聞鏡頭,就像不可預知的命運。

熬過了這一劫,等待你的也許是更加艱難的另一劫。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