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歲高圓圓復出,她一點都不平庸


至今為止,“虎撲女神”依然是屬於高圓圓的一個重要標籤。

溫柔如水,又不像林志玲那樣八面玲瓏。

清純動人,又沒淺薄得一覽無餘。

她似乎很簡單純良。

最重要的是,對事業沒有太多野心,很容易知足。

圖片來源:優家畫報

還出了名的孝順。

圖片來源:優家畫報

這一切元素,都讓你想到四個字:

宜家宜居。

也就難怪,男人們對她的愛,不是簡單的欣賞誇讚。

而是實實在在想把她娶回家。

不需要她獨當一面,只希望她在家,安心當個賢妻良母。

這是粉絲對她的期許。

高圓圓自己是知道的。

“更多的時候我沒有被作為女演員看待,還是社會大眾對某一類型的女性形象的一種期待吧。”

眼神中的落寞,透著淡淡的無奈。

她想成為一名優秀的女演員嗎?

想的。

20年前,初出茅廬的高圓圓,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

她是驕傲的。

突然間,眼前出現了很多扇門。

機遇種種,潛力無限。

她期盼著門裡的寶藏,總覺得自己能夠獲得更多。

可是,當她真的有機會打開那些門時,人生的真相往往令人心碎。

“門裡面是空的,什麼都沒有。”

於是,她只能認命。

親口告訴了我們一個殘酷的事實——

“我,高圓圓,一個平庸的女演員。”

對高圓圓而言,門裡的寶藏是什麼?

那大概是一種對藝術造詣的追求。

再具像一點,比如偶像周迅。

無論是商業片還是文藝片,無論什麼角色,都能駕馭得很好。

圖片來源:網易娛樂

她渴望自己能像周迅一樣。

在表演上獨樹一幟,駕輕就熟。靈氣逼人,無可挑剔。

要是把這種追求放到戀愛上,也能從擇偶標準看出她的偏愛。

跟她傳過戀情的人,無一例外,都有這樣的潛質。

比如夏雨。

拿過金馬獎、金雞獎、威尼斯影帝。

在表演上的造詣首屈一指。

圖:高圓圓和夏雨一前一後回家

比如於小偉。

出身音樂世家,從小學習鋼琴,自帶音樂家的氣質。

再比如張亞東。

王菲、朴樹的御用製作人。

那時候高圓圓20出頭,因為一個偶然的機會,在錄音間看見了正在認真工作的張亞東。

第一眼便淪陷了。

她愛張亞東。

更準確地說,她愛才。

推薦文章  《人世間》大火後,這6人走出瓶頸期,還有兩人是國家一級演員

愛到什麼程度?

哪怕分手了,也要幫對方的事業牽線搭橋。

2005年,張亞東陪徐靜蕾逛街的親密照曝光,一時間激起千層浪。

沒過多久,高圓圓宣布恢復單身,暗示兩人分手。

當所有人都以為他們因第三者鬧翻時,高圓圓卻用行動打了所有人的臉。

2008年,此時他們已分手三年,陪在張亞東身邊的換成了瞿穎。

高圓圓絲毫不介意過往種種,得知張亞東想拍電影,就動用自身的人脈,將他介紹給電影公司的老闆認識。

圖片來源:新浪娛樂

更揚言:“我們兩人要做一輩子的朋友。”

圖片來源:新浪娛樂

為什麼這麼幫張亞東?

自然是因為,張亞東身上仍有她嚮往的東西。

那正是她希望擁有的,門裡的寶藏。

她曾經試圖推開那些門。

在此之前,她一直都是被人推著順勢而為。

只是因為在王府井逛街買書,就被人邀請去拍廣告。

只是因為在廣告裡露了臉,就被人邀請去拍電影。

她什麼都沒想好,就糊里糊塗走上了演員這條路。

整個精神狀態,也沒有調整過來。

在弱肉強食的娛樂圈,她太無欲無求了。

沒野心,沒動力。

不主動,不爭搶。

出道20多年,她很少上綜藝。

越是熱度高的節目,越是避而遠之。

有人曾問她參不參加《浪姐》,她直言:“我沒有任何才藝可以展示。”

再早一點,2005年,《青紅》入圍了戛納金棕櫚,她作為女主角,理應代表劇組出席電影節。

這是莫大的榮耀,多少演員爭破了頭都未必有機會去一次。

但高圓圓完全不想去。

當時她忙著照顧母親,連禮服首飾都懶得張羅。

反正,得不到影后跟她沒關係。

圖片來源:新浪娛樂

平時生活也是,跟她關係好的導演都說她不會來事。

從不主動推銷自己。

不打電話,不約飯,不寒暄。

永遠在默默等待,甘願安安穩穩地“被選擇”。

圖片來源:新浪娛樂

表演上也沒有太多心得體會,甚至說:“表演這件事讓我並不開心,我太不適合做演員了。”

圖片來源:網易娛樂

那個階段的她基本都是本色出演,不需要太多功底。

《愛情麻辣燙》是這樣。

《十七歲的單車》也是這樣。

都是清純甜美的女高中生。

王小帥哄著她說:“你來玩吧,別演了,平時什麼樣就是什麼樣。”

圖片來源:網易娛樂

一切來得不費吹灰之力。

她試圖打破這種不費力的局面。

拍《倚天屠龍記》時,她一改清純形象,畫上妖媚的妝容。

黑化後的周芷若心狠手辣,殺人不眨眼。

但外在的形象突破,並不等於內在的質變。

在片場,她總要問導演:“週芷若為什麼會壞成這樣?”

推薦文章  撒貝寧帶混血兒女野餐,一對龍鳳胎罕見曝光,撒貝寧坐姿引關注

理解不了人物邏輯,總想著給角色找補找補回來。

圖片來源:三聯生活周刊

拍《南京南京》時,也暴露出了同樣的問題。

她做足了前期準備工作。

查史料、看人物傳記,整整花了一年時間。

在劇組拍攝的8個月裡,她精神上一直很壓抑。

有一場戲,她在雨中跪著,沉浸在自己的痛苦中,哪怕導演已經喊了“咔”,她還是起不來。

“反正拿起來是這些事,放下來還是這些事,根本不可能去做別的事情,非常痛苦。”

圖片來源:國際在線論壇

有時候,因為太過投入,也會情緒失控。

到了拍攝後期,一向好脾氣的她,居然跟劇組的工作人員起了衝突。

聲嘶底里,幾近咆哮。

不禁讓人震驚:“這是高圓圓嗎?”

圖片來源:三聯生活周刊

好不容易,她握住了潘多拉之盒的鑰匙,釋放出了她不為人知的那一面。

但對導演陸川來說,這仍然不夠。

因為她太理性。

總有無數個問題要問,總要跟導演爭論不休。

問到最後,陸川都要躲著她,開玩笑說,她是劇組唯一一個敢跟導演吵架的人。

但一個好演員,應當是感性的詮釋者,而非理性的爭論者。

應當拋棄自身的價值觀,全身心地進入到角色的世界。

高圓圓無法做到。

她的保護殼太重。

也害怕失控。

圖片來源:《人物》

總是試圖用理性控制感性。

在表演上,也就很難突破自己。

拍《第三個人》時,她要扇徐崢耳光,總是放不開,過不去心裡那道坎。

刻在骨子裡的禮教最終把她逼哭了。

圖片來源:鳳凰娛樂

拍《搜索》時,曾經有一場戲,連續NG了三十多次。

就是找不到感覺,達不到導演的高要求。

也就難怪別人給她下了定論。

杜琪峰直言:“你就是天生的明星,不要總想著去證明你會演戲,你就做明星就好了。”

圖片來源:新浪娛樂

於是她轉頭去拍了電視劇《我們結婚吧》。

眾所周知,演藝圈的作品質量良莠不齊,也就存在著天然的鄙視鏈。

電影咖自降身價回去演電視劇。

從嚴肅的現實題材,跑回去演生活喜劇。

任誰看了都覺得不明智。

杜琪峰怒其不爭。

陳凱歌也說她:“你也太急了吧,《搜索》之後一定會有更多高質量的劇本找上門的。”

但只有她自己知道,是因為她對自己的藝術造詣已經有了認知。

“雖然我有作為演員的野心,但它和能力不成正比。”

圖片來源:《人物》

“從前覺得,是因為我沒有碰到那些那麼充滿生命力和矛盾感的角色,所以我的表演不夠出彩,但是真的給了我那樣的角色的時候,我其實駕馭的能力是有限的。”

在《我們結婚吧》中,她飾演一個大大咧咧的大齡剩女,在一地雞毛的生活中摸爬滾打。

不必尋求什麼太難的突破。

不必把自己逼到失控。

只用常規的演法和生活經歷,博人輕鬆一笑。

推薦文章  北京釋出最佳化生育政策方案到2025年生育水平適當提高

大概也是她的一種心聲表露:“對啊,我本來就是這樣的人。”

而這部劇確實是成功的。

刷新了央視當年的開播收視紀錄,被評為年度收視冠軍。

在視頻網站上,創下當年單劇網絡點擊紀錄。

高圓圓自己也因此獲評第十八屆北京影視春燕獎最佳女主角獎。

市場告訴了高圓圓答案:

有些人,注定了離藝術遠一些,離生活近一些。

注定了與曲高和寡無關,而與煙火氣相伴。

時間回到2009年。

這一年,30歲的高圓圓在接受采訪時說:

“我的身體裡有兩個高圓圓,一個特別正常、規矩,按照教條往前走,另一個特別較勁。”

圖片來源:三聯生活周刊

多年過去,兩個高圓圓之間的較量已分出勝負。

2018年,39歲的她為這場較量宣判了結果:

“當你沒有達到那個期待的時候,你就會覺得,自己其實真的就是一個平庸的人。”

但也不必自怨自艾。

平庸本不帶色彩。

它是生命常態。

也是不大不小的考驗。

今年,高圓圓復出,選擇的作品依然是生活向的電視劇。

在《完美伴侶》中,她飾演一個雷厲風行的女強人,為了事業捨棄掉家庭。

這與真實的高圓圓完全相反。

但也許這正是她選中這個作品的原因。

要修正自己過去的缺點,真正走入角色。

“我無時無刻不在提醒自己,不能把自己的價值觀體現在角色中。”

圖片來源:紅星新聞

她仍然力求進取。

仍然希望打破公眾對她的既有印象。

也仍然有對自己不滿意的地方。

但已放平心態。

以一種更舒坦的姿態,直面自己的平庸。

圖片來源:紅星新聞

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找到自己的閃光點。

在細微處,尋求一丁點進步。

儘管寶藏之門空空如也,但仍不失肯定前行的勇氣。

43歲的高圓圓,正在經過那扇門。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