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该欣喜还是该感叹:乡村里热热闹闹的时候,也就过年那几天


文|秘籍君

有句话这么说,管你有多大排面,往上数三代都是农民。

我们的根,在乡村。

这话,在过年的时候体验得格外淋漓尽致。

哪怕你平时再光鲜亮丽,只要老家是农村的,过年了也要回到老家,碰着趟婚礼,和父老乡亲们坐一起,坐在铺着塑料薄膜的圆桌前,拿起一次性筷子,十分接地气地吃酒席。

参考李佳琦。

像我们普通人,平时在大城市努力打拼,过年了,总要抽时间回到老家看看,到父母身边陪伴几天。

不知你有没有发现,那个在过年期间热热闹闹的小乡村,平日里可是一片寂静肃穆。过年这几天,成了它一年中最喧闹欢腾的时刻。

家家户户门前停着车,每家都有几个孩子跑进跑出来打闹,门口时不时会响起鞭炮声。父母的脸上也笑开花,母亲围着围裙来回奔忙,身体是累的,心却是喜悦的。大门前面挂的红灯笼,还真的是衬托出了浓重的节日氛围。

推薦文章  俄烏局勢進展:拜登批准向東歐增兵3000人強調不進入烏克蘭

但过年时老家有多热闹,过完年返乡后它就有多寂寥。

不管是被催婚的年轻人,还是被催二胎的夫妻,年后都要回去,回到那个可能需要加班996的城市里。老父亲老母亲的家门口,一下子就冷清了下来。

门前的那条路,又是一天到头见不着人,偶尔只过来一条狗。

这事好像无解。城镇化进程影响的不仅有留守儿童,还有留守父母。

其实如果你足够细心,会发现,有些农村已经趋于无人化了。平日里村子里很少有青壮年,剩下的人多是50岁以上的老人,当然也有少量在老家上学的儿童。乡村小学里的学生越来越少,有些年级因为招生人数太少,已经合并成混龄班级了。一些有着丰富教龄的乡村教师,也马上面临失业危机。因为没有学生可以教了。

我的一位堂伯,今年五十多岁。他目前最大的心愿就是,自己所在村子里的学生不要中途转学,让自己有书可教,顺利教到退休年龄。

想想是不是有一种凄凉感?

好的一点是,因为短视频的兴起,不少农村主题的内容有了较多的曝光量,这给了不少扎根乡村的年轻人以糊口机会。农村对他们来说不再是不能待的地方了。

在这里,他们可以创业,可以搞特色直播,可以靠自己的头脑和双手来创造财富。更重要的是,他们也可以因此留在这里,陪伴自己的孩子和父母了。

推薦文章  張小斐“同款”淘寶賣爆!虎年春晚,還有這些超強帶貨王

【话题讨论:你的老家是什么现状?人口外流严重吗?】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