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盤2021網絡電影:“瘦身”、“塑形”


剛剛過去的2021年,單部網絡電影分賬票房的最高點止步於《興安嶺獵人傳說》的4429.1萬,而放眼網絡電影近三年的票房榜單,這一數據只能位列第四位。

不僅票房紀錄沒有被刷新,累計分賬破千萬的影片數量也從2020年的77部下降至68部。此外,根據中國電影家協會網絡電影工作委員會聯合雲合數據、優酷、愛奇藝、騰訊視頻等共同發布的《2021中國網絡電影行業年度報告》(下稱《報告》),2021年上新的網絡電影數量驟減至551部,同比下降28%。

表面上看,這似乎是網絡電影慘淡的一年。但也在這一年,疫情對電影行業產能的影響在無形中阻礙了盲目者入場,平台對網絡電影商業模式的集體探索,則加速了行業規範化的進程,並助推用戶基礎盤進一步拓寬,整體票房空間隨之走高。在這背後,伴隨著這一風口成長起來的行業新勢力,與視頻平台和傳統大廠一起劃分勢力範圍,行業質變正在被悄悄醞釀。

Top50影片累計票房增長65%多元題材加速市場基本盤持續擴容

2020年,曾是網絡電影高歌猛進的一年。 《奇門遁甲》《鬼吹燈之湘西密藏》兩部影片的分賬票房接連達到5000萬以上,但與此同時,也加劇了網絡電影市場整體的虹吸效應。貓眼數據顯示,年度內分賬票房在2000萬-4000萬的腰部影片僅9部,而在2021年,這一體量的影片則達到了15部。

腰部影片數量增多,意味著網絡電影市場整體的票房吸引力增強,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網絡電影行業已然沉澱出較大規模且穩定的受眾盤。

直觀的表現是,《報告》數據顯示,2021年,上新的網絡電影部均正片有效播放量達到1363萬,同比增長37%。而就全年來說,據鏡像娛樂統計,2021年票房Top50的網絡電影累計分賬約16.7億,較2020年的10.1億同比增長超65%。

在這之中,網絡電影的題材不斷觸及新的領域。除了早期扎堆的玄幻、奇幻類內容,電競、動作、喜劇、戰爭、科幻、家庭、驚悚、現實題材等更多類型的網絡電影中,也開始頻頻跑出分賬票房破千萬的作品。

不過,網絡電影熱門題材的整體演變,還是與院線高熱影片、爆款劇的市場風向整體貼合。且網絡電影的創作週期更短,在內容產出上能夠更快速地追趕題材風口。

比如,《八佰》《金剛川》等戰爭片引爆市場之後,網絡電影中,同類影片《浴血無名川》《生死阻擊》都進入了2021年分賬票房榜Top20。其中,《浴血無名川》的分賬票房更是達到3300萬以上。院線電影《白蛇:緣起》拿下近5億票房後,網絡電影《白蛇:情劫》也在網端斬獲3092.8萬的分賬票房。儘管票房差距依然很大,但若具體到觀影人次上,前者驅動1387萬觀眾走進影院,後者網端的累計觀影人次也達到1030萬以上。

伴隨著這一趨勢,圍繞院線電影、劇集、網絡電影的內容鏈開始被進一步探索。 2021年2月,劇集《贅婿》掀起一股追劇熱潮,該劇由新麗電視、騰訊影業、閱文影視出品,愛奇藝聯合出品。隨後在8月,相同出品方佈局的網絡電影《贅婿之吉興高照》上線,儘管主創團隊全部更換,但該片的累計分賬票房還是達到近2600萬。某種程度上來說,伴隨著網絡電影市場基本盤持續擴容,這一內容形態也正在被重新審視。

推薦文章  買房難上加難!美國抵押貸款利率升至2019年中以來最高水平

平台拼播成新常態行業規範化程度進一步提升

2021年初,中國電影家協會網絡電影工作委員會曾聯合愛奇藝、騰訊視頻、優酷一起,正式提出“網絡電影春節檔”的概念。

當時,三大平台曾聯合發布了一份包含43部影片的片單。其中,由宋小寶主演的《發財日記》和由王寶強主演的《少林寺之得寶傳奇》成為該檔期的主力軍,兩部影片均以單片付費的模式登陸三大平台。儘管具體的票房數據沒有公開,但《報告》中的數據顯示,兩部影片的正片有效播放量分別達到1.9億、1.3億。

在這個過程中,對檔期的界定和平台合作也在影響著行業之後的發展。

一方面,更多影片在檔期助推下達成更高的票房。僅在2021年累計分賬票房Top20的影片中,早於清明檔兩天上線的《興安嶺獵人傳說》《浴血無名川》位列榜單前三位,七夕檔播出的《贅婿之吉興高照》、國慶檔期間的《黃皮幽塚》《四平警事之尖峰時刻》《生死阻擊》等,累計分賬票房也都達到2000萬以上。

另一方面,平台合作也在抬高拼播影片的票房上限。儘管在2021年,多平台拼播的網絡電影僅39部,佔比僅7%,但在年度分賬票房Top50的影片中,多平台拼播的影片數量則達到10部,佔比為20%。

在這背後,平台對拼播模式的探索,也是網絡電影行業分賬規進一步完善,行業規範化程度持續提升的直觀表現。創作者可以藉助更透明的分賬規則,在多個平台同步完成上新以獲取最大空間的票房。而多平台拼播影片在2021年的票房表現,也將加速這一趨勢成為行業新常態。

在這樣的整體態勢下,行業對網絡電影未來的發展其實相對樂觀。 《報告》數據顯示,2021年,投資成本在1000萬以上的影片佔比已經達到30%,且超過60%的網絡電影成本都在600萬以上,而在2019年,這一數據僅為11%。

當然,投資成本與預期票房直接掛鉤,在目前有限的市場中,這樣的投資規模會讓一部分影片回本承壓。但在行業集體探索和規範化發展的進程中,影片提質與市場基礎盤擴容所帶來的想像力,將逐步驅動行業實現更可觀的商業回報。

至少從目前來看,2021年已經出現了像《硬漢槍神》這樣兼具口碑與票房的網絡電影,該片豆瓣評分達到7分,分賬票房突破3300萬。且就整個市場來說,行業高票房網絡電影的整體口碑也在持續提升,內容的良性回歸折射出行業規範化發展的腳步不斷向前。

推薦文章  劇版《人世間》關於馮玥資助明慧一家五口人的改編太假了

頭部、平台、大廠多方佈局醞釀行業質變

2021年,網絡電影中出現了不少“熟面孔”,除了《發財日記》中的宋小寶,《少林寺之得寶傳奇》中的王寶強、劉昊然、倪大紅等,陳小春、李幼斌、何晟銘、趙文卓、吳樾、董璇、黃奕等藝人也出現在網絡電影片單中。

這一現象的出現,折射出網絡電影正逐步與行業多方資源接軌,越來越多從業者也在重新審視這一賽道的發展。背後的深層原因在於,網絡電影的成長正吸引更多佈局者入場。就當下而言,這些行業佈局者主要集中在三個方面。

首先,網絡電影在經過一段時間的發展之後,這個市場已經培養出一部分自發成長起來的頭部勢力。比如在2021年分賬票房Top20的影片中,《黃皮子墳》《新逃學威龍》《黃皮幽塚》都是新片場出品的影片,淘夢影業則有《龍棺古墓:西夏狼王》《生死阻擊》《二龍湖往事驚魂夜》《憤怒的黃牛》上榜。

此外,一些影人也在持續的創作中成為多方合作的“熱門對象”,像Top20榜單中出現了導演張浩的三部作品,背後的出品方分別是新片場、企鵝影視、淘夢網絡,導演陳聚力則分別與新片場、南京書影文化合作《黃皮子墳》和《卸嶺秘錄》。

其次,網絡電影的發展一直都離不開視頻平台的助推,從網絡電影的概念界定,到行業規則、商業模式,幾乎都是由平台一手建立起來。在這個過程中,平台也逐漸成為網絡電影背後的佈局力量之一。愛奇藝參與出品的《浴血無名川》《掃黑英雄》、企鵝影視佈局的《四平警事之尖峰時刻》、騰訊影業參與出品的《贅婿之吉興高照》等都取得不錯的票房表現。

再者,網絡電影的快速發展也吸引了很多大廠提前站位。 2021年,萬達參與出品的《黃皮子墳》、華誼兄弟參與出品的《憤怒的黃牛》都進入票房Top20。

值得注意的是,相較以往傳統大廠直接佈局,萬達與華誼這兩部影片都是與更了解網絡電影市場的公司合作,合作對象便是業內處在頭部的新片場和淘夢影業。從這個角度來說,兩部影片交出的成績單,大概率也將給更多傳統大廠以參考,網絡電影領域成長起來的頭部勢力或將成為更多大廠入局的跳板。

整體上說,儘管2021年的網絡電影市場沒有帶來太多驚喜,甚至較2020年給人一種大幅回落的感覺。但從行業發展來說,更多細分題材中跑出票房破千萬的影片,平台間在共同探索中逐步形成合力,傳統大廠與新生勢力之間的聯繫愈發緊密,這些變化雖然細微,但很有可能成為引起行業質變的關鍵。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