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情散文:兒時的年集真熱鬧


鄉情散文:兒時的年集真熱鬧

文:張宗龍

小時候最愛趕年集,購年貨、買年畫、看稀罕、聽放炮,那場景至今還在腦海中縈繞,常常讓人想起小時候濃濃的年味。

我們小的時候很少有外出的機會,即使逢五逢十都會有的界河大集,不買不賣的也很少趕。那時別說沒錢,就是有錢也沒有閒時間去湊那熱乎鬧。那時農家的糧食自產自給,蔬菜也基本由自家的菜園出產,油鹽醬醋的全靠從雞屁股裡摳的錢購買,在村里的小賣部全都解決了,平時趕集的大多是買些犁耙鍁鎬、鍋碗瓢盆等生產生活資料。

但每年臘月二十五的年集卻是異常的熱鬧,這天界河鎮周圍十里八鄉的,包括鄒縣地、西湖邊上很多村子的人,都會擁到南界河村那條長長的南北大街上,興奮地從南到北、再從北到南逛上幾圈。有的忙著購買各色年貨、有的抄著手看熱鬧、有的趕場子聽說書唱戲。這兒賣東西的扯著嗓子吆喝、那兒賣火鞭的突然間放上一掛、還有賣對聯的現寫現裁,整個集市上熙熙攘攘、鬧鬧哄哄,真的有一種盛會空前的感覺。

那時農村的生活都不富裕,人們辛苦忙活一年,家家很少有多餘的糧食、人人難得有無用的閒錢,平時都很節省,但到了這最後一個年集上,再窮也得趕趟年集,置辦點年貨。大人小孩的辛勞一年了,過年總該有個過年的樣,“閨女要花兒要炮,老漢要個新氈帽、老太太想件大花襖”,哪怕自己啥都不買,老人小孩的也得打點到。另外再窮也得貼對聯、買貢品,瓜子糖塊的也少不了,這都是過年必辦的年貨呢。

鄉情散文:兒時的年集真熱鬧

推薦文章  新“現象級”刑偵大劇來襲,看清主演陣容收視穩了,迫不及待追劇

早起吃罷飯,鄉村土路上趕集的人便多了起來,有步行的、有挑擔的、有騎車的、有推車的,拖兒帶女、扶老攜幼,從四面八方向集上擁去。那時鐵路西邊還都是莊稼地,104國道兩邊也沒有門面,集市都集中在鐵路東的南界河村中間的那條大馬路上,有一些相對集中的門面,更多的是臨時的貨攤。我們小時候的集市已經完全放開了,買啥賣啥都是自由的,不再被定性為投機倒把。很多外地的百貨商店也會到集上搭建臨時的貨架,那東西琳瑯滿目,把人看得眼花繚亂。還有些外地的客商開著貨車來,把車廂護欄一放,車廂就是貨攤。一家挨一家的貨攤把一條寬闊的街道擠得水洩不通,人們在擁擠的人群裡竄來擠去,這兒瞧瞧、那兒問問,比比質量、比比價格,就是不捨得掏出兜里那幾張揉皺了的10元大鈔票。

趕年集,最興奮的當然是孩子了,有些膽大的半大小子們,從爹娘手裡接過幾塊錢,呼朋喚友的結伴趕集。他們穿著印花襖、腳踏老棉鞋,一路打打鬧鬧、蹦蹦跳跳,到了集上直奔賣鞭炮的攤位。很多攤位為了吸引孩子,過一陣便放一掛小鞭,再過一陣又放幾個大雷,火鞭脆響、大雷震耳,還有滿地旋轉的地老鼠、金光閃閃的狄嘍巾,有些孩子聰明調皮,喲呼到一起,跑到這個攤位前聽一陣,跑到那個攤位前看一會,過足了癮,最後卻只買一盒摔炮。那時老人常說一句話,“傻子放炮,能讓人聽響”,別看這些孩子人小,都鬼精著呢,他們才不捨得花掉手裡那幾塊錢買了鞭炮讓別人聽響呢,聽著那不花錢的鞭炮響不是更過癮嘛。

小女孩們則要矜持多了,他們愛的是花花綠綠的新衣裳、樣式各異的小髮夾、還有大紅的套脖、精巧的手套,她們在攤位前一個一個挑選、一件一件試戴,不急不慢的,倒惹的那些貨主著急的不行,因為他們知道,這些女孩子別看挑揀時鄭重其是,其實也多是挑的多,買的少,但這大過年的,看著孩子們高興的心情,誰忍心催她們走呢?

真正的消費大軍就是那些中年人,他們才是忙年的主力、購買的主顧。他們大多騎著自行車或拉著架子車,到了集邊上就得存車,花上5分錢換個存車牌,把車子往臨時整理的停車場一放,就直奔自己需要的攤位。小幅的對聯早已請村里的先生寫好了,堂屋門、配房門、廚屋門,還有雞窩、豬圈,大門外的“出門見喜”、糧囤上的“家有餘糧”,這些對聯都是提前買了紅紙、帶了捲菸,請人寫好了的。但大門口那寬幅的對聯,還是要到集上去買,村里的先生寫小楷可以,寫大字還顯得力度不夠。而挑大門口的對聯也是有講究的,有人喜歡“生意興隆通四海財源茂盛達三江”、有人偏好“一家和睦一家福四季平安四季春”、有人獨愛“有福有壽勤儉戶無慮無憂康樂家”,這火紅大氣字體燙金的大對聯貼在大門口,才顯得豪華大氣年味十足。

鄉情散文:兒時的年集真熱鬧

挑好對聯,第二要買的就是貢品了,有講究的人家要買三牲,就是豬頭、鯉魚、公雞,還要買糕點、水果,火紙、蠟燭、高香,這都是必備的。老家人講究多,對待逝去的先人很重視,買這些貢品可馬虎不得。還要轉著給老人買塊花布回去做衣裳,爺爺奶奶年齡大了,特別是老奶奶腳小走不得路,不願意趕集下店了,但老人辛苦一年,也盼著過新年呢。閨女兒子們有的自己要幾塊錢也來趕集了,但他們光知道瘋玩,還得給他們買件花衣服新書包,孩子們個子串得快,衣服的樣式時興的更快,儘管日子貧窮,沒有件新衣裳這年總過得不帶勁。還有自己的媳婦也不能虧待了,一個花圍脖、一付花套袖,也能讓她感動好幾天。那新款的條絨棉鞋好像也不貴,咬咬牙也能買一雙。接下來就該買看親戚的禮品、待客用的菜品了,油炸果子總要買上幾十包,馓子也要買上十來斤。年後來客待客,雞鴨魚肉、青椒茄子、蒜薹芹菜,這些一冬天也不捨得吃的東西,都要揀樣買些。窮日子富年,這是現在的年輕人無法體會的。

這邊趕集買東西的人東挑西揀,恨不得把手中的錢一掰八瓣,那邊支攤子賣東西的喊得一聲比一聲高,一邊誇著自己的東西好,一邊喊著削價了、甩賣了,彷彿白送人一樣。他們臉上堆滿了笑,快速地忙活著,不厭其煩地給客戶介紹自己的產品,“來來來,南來北往的都來瞧瞧,質優價廉、貨真價實,錯過今天可就錯過一年嘍”,“不買不要緊,您得看仔細,這花色、這樣式、這款相,走到北頭沒有第二家”,“我說這老絲兒,您都來迴轉幾趟了,還不下決心?不買俺可沒有了”。他們高興地吆喝著、出著貨、數著錢,其實心裡也熱切地盼著早點賣完,他們也要準備年貨呢。

推薦文章  冬奧冠軍武大靖也有減重煩惱,還為此發了篇論文

集上買年貨的多,趕閒集的也不少,他們是一些粉頭油面的年青人,不買也不賣,專門往人多的地方擠,目的就是看熱鬧、瞧美女。有些老人不喜歡他們,覺得他們流裡流氣的,但就是有些女孩子喜歡他們,大姑娘小媳婦們平時也難得出趟門,現在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趕趟集,沒人欣賞豈不是掃興?在那土里土氣的農村集市上,這些年輕人也是一道亮麗的風景,給土氣的鄉村帶來時尚的感覺。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