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土散文:油糕香味濃


故鄉油糕香味濃

歲月車輪的鏗鏘聲又縈繞在我的耳邊。一年一度的春節正邁著輕盈的步子向我們姍姍走來。傳統的春節是農家製作美食的高潮。其中油糕是美食的閃光之點。這是千百年來祖先遺留下來的傑作,悠久的歷史在不斷地傳承和發展。

油糕的製作是要遵循一定的程序。春節的前幾天,鄉親們在鬧年的繁忙中,將小軟米或大軟米在盆裡泡一個時辰,然後撈在竹籃裡把水空淨,晾在簸箕裡,這叫淘米。待軟米乾濕程度適中的時候,就火速地到碾則上去碾,用專用的籮則把麵篩下來,緊接著選用優質的玉米碾成特用的麵粉。做糕前先把小豆或眉頭煮成軟綿綿的。煮豆時裡面有的要加糖精,有的要加紅糖,有的還要把紅棗摻進去。其目的就是要把豆子加工成甜生生的。有的還要準備換口味的菜餡,除夕這天或提前幾天就開始緊鑼密鼓地做糕。母親把玉米麵和軟米麵按三比七的比例攪和在一起,然後將其和成手感硬硬的麵團放在籠裡用大火去蒸,嗞嗞的熱氣籠罩著滿屋,大約半個小時便蒸熟了。糕面軟得都攤在籠上,稍微一晾倒進盆裡,便開始用勁地揉麵團,這叫“糕喜面”,又柔軟又有筋骨像抹了一層油似的光滑,氤氳著微甜的味道。小孩子口饞得很先拽一塊嚐嚐。下一道工序便開始捏糕。此時家裡的人全部上陣,把“糕喜”捏成小碗似的薄皮,然後把煮好的豆或菜餡包進去。形狀圓圓的像十五的月亮,又像小車輪似的。萬事俱備只欠東風。最後一道工序就是放進溫度適當的油鍋去炸,隨著油的沸騰,剎時間糕就像穿上了金黃色的,閃光發亮的外衣。油炸即將成功的時候,糕的外衣上便吹出了晶瑩剔透的,大大小小的油泡。把糕裝飾得漂漂亮亮,增加了美麗的色彩。油糕飄香散發出一種誘人的味道,真使人垂涎三尺,外邊的人還沒走進院子就沁人心脾,醉入芳香。除夕的早上或中午餐桌上擺著一盤盤的油糕。一家人一邊盡情地去享受,一邊談笑風生辭舊迎新,歡樂祥和的氣氛渲染得淋漓盡致。 “糕”與“高”是諧音,吃著油糕就企盼著明年能步步登高,全家人無論是乾什麼的,都要比前一年高出一籌,更上一層樓。炸油糕的時間大多選在除夕的這個良辰吉日。倘若你在外面走一圈,村里對聯紅,油糕香,五彩繽紛的佳節氣氛濃,家家樂在其中。村里呈現出欣欣向榮的新氣象。

在那物質匱乏的年月,處處滲透著計劃經濟的影子。春節前後的幾天我們可以隨意地吃油糕,但好景不長,“破五”一過,吃油糕的次數越來越少,油糕這種美食又要用來走親串友,而且還要根據親疏關係和玉米麵蒸饃相搭配,來表達一種親情的盛意。

過春節吃油糕,歷史悠久已形成一個約定的風俗習慣。吃油糕不僅是一種珍饈佳餚的享受,而且它富有廣義的,深刻的內涵。婦女生孩子“鬧滿月”“過生日”要吃油糕,它像徵著家里人丁興旺,孩子能茁壯成長,期盼著向高境界的人生之路起步。男大當婚女大當嫁。舉辦婚宴吃油糕是理所當然的,它不僅表達了婚禮的喜慶祥和的熱鬧氣氛,而且預示著一對新人成家立業,開始擔當重任,向著人生更高的目標邁進。每年重陽節也要吃油糕這不僅富有扶正驅邪的神話色彩而且意味著祝愿老年人能歡度晚年健康長壽。他們是社會的寶貴財富,再為國家做一些老有所為的工作。

油糕的香味不僅滿足了對美食的需求,同時也使我感受到了闔家的團聚,生活的甜蜜,如今我們也在吃油糕,但總感覺兒時故鄉的油糕味道更醇美,思鄉之情更濃厚。

推薦文章  俄烏談判已結束

審閱:袁平吉

簡評:作者就“炸年糕”一事,呈現出了一幅熱熱鬧鬧,歡天喜地過大年的歡快景象。

終審:嚴景新

作者:關保慶,男,1952年生,中共黨員,山西省沁源縣人。

編輯:蔔一

每日刊發作品優選紙刊《中國鄉村》雜誌,凡上刊者免費包郵贈送樣刊

投稿必須原創首發,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推薦文章  G7領導人最快下週將召開影片會議討論烏克蘭問題

聲明:本文為中鄉美原創作品,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