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克里斯多福的著作中,披露赫本與甘迺迪不為人知的婚外戀


1953年,由美國派拉蒙電影製片廠拍攝的《羅馬假日》在紐約首映。這是一個歐洲公主因不滿繁文縟節,在一次國事訪問中出逃,並且與一名美國記者結識的故事。

單論劇本而言,它談不上多麼出彩。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影片一經發布就在全世界引起了軒然大波,從電影院出來的人們,無不熱情的討論著同一個話題,那就是這部影片女主演——奧黛麗•赫本

當那個嬌小的身影出現在黑白熒幕上時,黑暗影院中的所有人,臉上仿佛都映出了五彩斑斕的光芒,一時之間,紐約城中,萬人空巷。

電影發布的次年,《羅馬假日》就「勢不可擋」地斬獲了整整六項國際電影大獎。

其中五項大獎「奧斯卡最佳女主角,奧斯卡最佳服裝設計,英國電影學院獎最佳英國女演員,金球獎最佳劇情片女主角,紐約影評人協會最佳女主角」全都頒發給了一個人,那就是女主角,奧黛麗•赫本。

一時之間,赫本成為了美國人心目中的「繆斯」女神,她的每一件穿搭,每一個造型都成為了時尚和經典。

從青澀到成熟,從素雅到高貴,從在《龍鳳配》中赫本的抹胸長裙,再到《甜姐兒》中的黑色芭蕾齊膝裙,都被當時無數年輕女性所模仿。

毫不誇張地說,奧黛麗•赫本幾乎憑藉著一己之力使得二戰以後整個美國社會的審美重煥生機,「奧黛麗·赫本風」的影響也一直持續到了今日。

作為幾代美國人心目當中的女神,赫本一直都是人們心目當中完美的女性形象,她充滿個性,熱情善良。

自從上世紀七十年代後,赫本就逐漸退出了演藝圈,轉而專注於各種慈善活動,利用自己的影響力曾經幫助過數百萬所遭受苦難的人。

赫本1989年被任命為親善大使,1992年12月被授予總統自由勳章。直至1993年赫本因闌尾癌去世,她的名字都一直頻繁出現於報紙的頭版。

多年以後,桃色緋聞曝出

然而在奧黛麗•赫本去世的多年以後,這個名字在出現在了公眾的視野之中。

2018年《紐約時報》第一暢銷作者克里斯多福·安德森在他最新出爐的著作《約翰·甘迺迪與傑姬·甘迺迪》一書之中,揭露出來了一個令人感到驚訝的秘密,昔日的影后奧黛麗•赫本居然與美國第三十五任總統約翰•甘迺迪有過一段曖昧關係!

約翰·甘迺迪就職於1961年,這是美國的黃金年代,而他也如此時的美國一般,如太陽般閃耀,雖然甘迺迪任職僅僅三年便遇刺身亡,但在美國人心目當中,他的形象卻異常高大,一直都是公認的歷史上最偉大的總統。

根據作者克里斯多福·安德森在《約翰·甘迺迪與傑姬·甘迺迪》一書之中的介紹,甘迺迪與奧黛麗•赫本最初結識大約發生在1955年左右,彼時的甘迺迪尚未當選總統,還只是眾議院中的一名議員。

在甘迺迪任職眾議員期間,便經常邀請奧黛麗•赫本前來自己的住所過夜。從位於白宮的辦公室,棕櫚灘的豪華酒店,到處都留下了兩人「親密」的足跡。

當時的白宮秘書瑪麗·加拉格爾曾經回憶道,奧黛麗•赫本曾經多次「屈尊」前往甘迺迪的辦公室進行探望:

「我至今還記得第一次見到奧黛麗·赫本時的場景,在那天,她走進了我們的辦公樓,整個人就像一隻天鵝般的優雅,身上穿著精緻的黑裙,手中拿著一把細長的紅色雨傘。」

相關文章  「錯換人生」尚未有結果,田靜熊磊紛紛開直播,是較量搞事業?

從結識到熱戀

令人十分詫異的是,此時的奧黛麗•赫本早已成為了整個美國家喻戶曉的明星。為何會看上這麼一個普普通通的「公務員」呢?

關於這個問題,或許我們可以從甘迺迪的家族上找到原因,「甘迺迪家族」作為彼時美國政壇最具聲望的家族,其核心成員幾乎個個聲名顯赫,如果談論起上世紀五十年代美國的任何時政話題,幾乎都繞不開這一家子。

換言之,雖然此時的甘迺迪還是一位「政壇新秀」,但他同時也擁有了並不亞於奧黛麗•赫本的曝光量。這或許便是他能夠贏取奧黛麗•赫本芳心的原因。

除此之外,甘迺迪個人的魅力也是重要因素之一,在上世紀六十年代,總統甘迺迪私生活泛濫,幾乎成為了美國家喻戶曉的消息。

甘迺迪歷來風流成性,作為一名「情場高手」,幾乎每到一處都能迅速拿下自己的「目標」。

2019年,一名美國87歲的老嫗麗莎·蘭尼特就曾經爆料,自己曾在二戰期間與當時還是海軍軍官的約翰·甘迺迪有過交往,兩人甚至還生下了一名私生子。

除此之外,由於甘迺迪巨大的名望,當時很多好萊塢女星也與他有過密切的交往,其中最著名的便是瑪麗蓮·夢露。

甘迺迪曾經對身邊的工作人員說過這樣一句話:「鮑比,如果我每天不換一個女伴的話,那麼我一定會頭痛生病的。」

然而不管甘迺迪一生當中擁有過多少女人,奧黛麗•赫本絕對是最獨一無二,也是交往時間最長的那一個。

在這本書中,作者還提到過甘迺迪對待奧黛麗•赫本有著極度的迷戀,對待赫本,甘迺迪曾經稱讚到:

這是一個「非常精緻」的女人,還說她在公眾視線以外有著「非常性感、非常頑皮的一面」,是「床上的蜜桃」。

作為總統,甘迺迪的一舉一動幾乎都處於世人的目光之下。

從美國人的文化環境來看,總統擁有眾多情婦,雖然不怎麼雅觀,但同時也是一種個人能力的具現化,說明其具備著一定的個人魅力和手段。但是,如果過於「濫情」,自然也會引發公眾的反感與不滿,從而影響連任。

在當年甘迺迪和瑪麗蓮·夢露的緋聞流傳開來以後,甘迺迪立刻遭到了夢露粉絲和經紀公司的抵制。

為了應對此事,甘迺迪還特地召來了前記者威廉·哈達德,以及自己的妹夫好萊塢影星彼得·勞福德,命令他們擺平此事,向媒體「闢謠」。

然而沒想到的是,這位威廉•哈達德居然槍口一轉,反而將甘迺迪脅迫自己的消息公之於眾。 這使得甘迺迪一度險些下台。

自從這件事情以後,甘迺迪在個人私生活上幾乎稱得上是「謹慎」,斷絕了與大多數情人的往來。但唯獨對於赫本,甘迺迪幾乎是「一如既往」。

值得我們注意的是,這段「戀情」也不是毫無線索的,早在1962年,在甘迺迪生日的那天奧黛麗•赫本曾經在私人聚會上為他唱了一曲「生日快樂」歌。

相關文章  「千年一系」:「正史」排列的中國王朝

在甘迺迪生前記者向他問起自己最喜歡的電影時,甘迺迪幾乎張口就回答《羅馬假日》,而這部影片正是奧黛麗•赫本的成名之作。諸如此類的細節事件,幾乎數不勝數。

甚至在甘迺迪擔任美國總統的那年,還有媒體為了炒作熱度,公開宣稱「奧黛麗•赫本」即將成為美國下一任「第一夫人」的言論。

只不過在當年,這些消息沒有確鑿證據,最終只不過成為了一個都市傳說,在大多數人眼中,這只不過是一對互相欣賞的男女朋友罷了。

而當他與奧黛麗·赫本有染的消息徹底披露時,已然過去了六十年。

為了總統地位,隱瞞消息

當然,這也並不代表兩人之間的關係就沒有一點風險,對於此時的甘迺迪而言,他已經先後與瑪麗蓮•夢露等人曝出醜聞。

如果繼續有婚外戀情的醜聞曝光,那麼必將受到政敵的彈劾,美國執政兩黨向來都是水火不容的。

如果和瑪麗蓮•夢露的戀情還可以簡單歸結於總統先生的個人性情,那麼再和奧黛麗•赫本的戀情再公之於眾,那麼就徹底解釋不清楚了,甘迺迪的政治生涯或許就將告終。

而對於奧黛麗•赫本而言,作為一名影星,她剛剛憑藉著《蒂芙尼的早餐》這部電影,在公眾心中樹立了優雅端莊的個人形象。

如果自己和甘迺迪之間的戀情被媒體曝光,那麼不免也會發生「人設崩塌」的慘劇。因此將這份「地下戀情」牢牢地封印起來成為了兩人的共識。

作為一名「情場老手」,甘迺迪在這方面的事情早已經熟能生巧,很快他就設立出了一整套方案:

兩人不在公開場合共同露面,一切公開的「互動」最多也只能以相互隔空「喊話」的形式展露; 兩人每次幽會都要儘可能地避免外人的目光,即使是自己最信任的下屬也不能知曉,尤其是要躲避狗仔隊的視線; 第三點也是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將知道兩人戀情的身邊人全部買通,以此確保萬無一失。

在這個過程中,不得不提的便是甘迺迪的妻子傑姬了,作為甘迺迪身邊最親近的人,傑姬對於甘迺迪的所作所為幾乎早有耳聞。

想日後的「小布希」其在美國人心目中的地位聲望也不必甘迺迪低,但也正是因為與秘書萊溫斯基的醜聞曝光,才導致匆匆下台。

因此作為甘迺迪的妻子,傑姬再怎麼不甘心也只能配合丈夫,想方設法地向公眾展示自己夫妻二人的和睦,以此來隱瞞真相。

但對於一個女人而言,這麼做的結局無疑是一場悲劇。

在妻子傑姬的努力配合之下,這段戀情一直十分隱秘,從始至終都沒有被媒體察覺,然而這也使得甘迺迪與奧黛麗•赫本更加有恃無恐,隨著常年的偷情,他們的關係愈發穩固。

即使到了後來,在妻子的脅迫和種種因素的導致之下,兩人最終分手,他們之間的愛情也並沒有完全消失,依然在私下裡有著諸多接觸。

相關文章  陳山聰作客陳敏之直播間,感激她教導令他一擊即中做爸爸

此時的赫本已經結婚,甘迺迪也已經四十六歲,身體發福,早已不似當年那個英俊瀟灑的美男。

但是赫本與這位比自己大了十二歲的老男人一直保持著聯絡,在這段註定無果的愛情之中投入了自己全部的時間和精力。

沒人知道在這些年中,兩人究竟發生了多少次幽會,但是也沒人知道在這段時間,甘迺迪調動多少資源封鎖消息,而這些謎團隨著1963年,永遠的成為了一個秘密。

甘迺迪遇刺,地下戀情的結束

1963年11月22日,甘迺迪來到了達拉斯市,按照計劃,在這裡,他將面對五十萬居民進行一次集會演講。

為了表現自己親民,甘迺迪專門乘坐了敞篷汽車,並且計劃在當天下午車隊行駛在達拉斯最繁榮的街區時,站出來向窗外的人群揮手致意。

為了能夠讓人們清楚地看到總統的臉,車隊行進得十分緩慢,甘迺迪也如願以償地向道路兩旁民眾點頭致意,整個現場氛圍活躍到了最高潮。

然而,當車隊過迪利廣場右側的輔路埃爾姆大街時,突然從街道對面響起了的三聲槍響,與此同時,總統專車上那個高大挺拔的身影也應聲倒下,甘迺迪中彈了!

第一顆子彈擊中了甘迺迪脖子處的動脈;第二顆子彈則擊中了頭骨,甘迺迪部分頭骨被擊碎,其中一部分更是直接飛了出去。由於傷勢太重,還沒有抵達醫院,甘迺迪已經停止了呼吸。

當甘迺迪遇刺的消息傳到赫本的耳中時,此時的她正在參演一部新的電影,聽完這一令人痛苦的報導以後,奧黛麗•赫本悲痛欲淚,當即就停止拍攝,要求劇組停止拍攝,每個人都一起為甘迺迪祈禱。

根據她的聯合主演傑里米·布雷特回憶,當赫本回到車廂屏退外人以後,她立馬哭了起來。

伴隨著埃爾姆大街上的三聲槍響,這段愛情最終走進了自己的墳墓。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