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最新消息

俄國東正教內部祭祀禮儀之爭,最後卻是「沙皇」大獲全勝


1653年,尼康大牧首改革了俄國東正教會的禮拜儀式。一些反對尼康和彼得改革,並與東正教決裂的俄國基督徒被人們稱為「舊禮儀派」。

尼康改革的目的在於,確保俄國東正教的禮拜和祭祀禮儀與君士坦丁堡的希臘東正教會一致。「舊禮儀派」拒絕執行改革措施,他們逐漸從原教會分離出去。1666年,尼康大牧首的改革得到了議會的支持,自此教會分離運動愈演愈烈。

俄國東正教內部祭祀禮儀之爭,最後卻是「沙皇」大獲全勝

在宗教迫害中倖存的舊禮儀派教徒組成一個保守派民族主義團體,繼續堅持自身信仰,直到20世紀。1551年,議會明文規定了俄國東正教大部分禮拜和祭祀儀式的流程。在議會召開的那次會議中,當時的首席神職人員宣布莫斯科為「第三羅馬」,即古羅馬和古拜占庭之後仍堅持信奉基督教義的國家。俄國神職人員堅持認為,希臘等其他東正教國家在祭祀和禮拜儀式等方面都不同程度地誤解了正統教義。

1625年至1650年,東正教會的許多成員都認為教會內部需要改革,以便去除禮拜和祭祀儀式中的不純潔部分,以及其他干擾神職人員佈道的因素。級別較低的神職人員受教育水平普遍不高,且收入微薄,因此不得不從事其他工作來維持家庭開銷。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級別較高的神職人員卻擁有大量土地,積累了巨額財富。

俄國許多非宗教人士也支持改革。在這種局勢之下,一種新式神甫應運而生。他們口才極佳,組織能力很強,堅信神甫的職責在於向現實世界傳播純正的東正教義。他們同時相信,獲得道德凈化和改過自新的人能夠幫助他們完成這一使命。他們的佈道深受俄國民眾歡迎,從而成為宗教改革的有力武器改革家也十分重視他們的佈道,將它放置在和傳統宗教儀式同等重要的地位。尼康便是一名宗教改革者,1652年,他當選莫斯科大牧首。

俄國東正教內部祭祀禮儀之爭,最後卻是「沙皇」大獲全勝

1653年大齋期間,尼康大牧首著手在俄國東正教會內部改革禮拜儀式,希望能夠起到凈化東正教的作用,並促使東正教回歸純正的教義。同時,他認為有必要消除東正教會內部的教派差異。據此,他下令各教派的禮拜儀式統一參照希臘東正教會。由於尼康大牧首的權力不足以管轄其他教會,因此使俄國東正教向其他教會靠攏似乎更加可行。他改革了許多基本的禮拜儀式,甚至包括畫十字時應當使用幾根手指等細節問題。

此外,他還主持修訂了宗教文本,銷毀舊的文書,用親自勘定的新文書取而代之

尼康大牧首的宗教改革運動引起了軒然大波,包括神職人員和世俗人士的眾多俄國人都備感震驚。他們將尼康大牧首的做法視為另闢蹊徑,而非回歸傳統。除此之外,尼康大牧首沒有採取傳統的協商方式,而是直接採用自上而下的方式推進改革。俄國各界人士普遍對他的這種做法感到失望,阿瓦庫姆大祭司便是反對派的言論領袖。尼康大牧首下令將他和追隨者速捕,罷免官職后流放。經沙皇阿列克謝一世的批准,尼康大牧首於1654年召開宗教議會,通過了宗教改革的提案。那些拒絕遵循新宗教儀式、拒不承認新宗教文本的教徒和世俗人士被統稱為「舊禮儀派」。

俄國東正教內部祭祀禮儀之爭,最後卻是「沙皇」大獲全勝

1658年,尼康大牧首與阿列克謝決裂,之後他自願選擇了流放。舊禮儀派深受鼓舞。在尼康流放的8年時間裡,俄國東正教會大牧首的位置一直空缺。因為當時俄國與波蘭的戰爭進行得並不順利,所以沙皇阿列克謝一世並沒有急於依靠政府力量鎮壓教會反抗。1662年7月,教會的反抗在莫斯科演變成一場叛亂。阿列克謝一世費盡周折,終於勉強將叛亂鎮壓了下去。1662年,他允許阿瓦庫姆回到俄國在歐洲部分的領土。1664年2月,阿瓦庫姆獲准回到莫斯科。

但是,阿瓦庫姆回到莫斯科之後仍拒絕向強權妥協,因此被再次流放。1664年至1665年,舊禮儀派組成反對派同盟,阿列克謝急忙動用軍隊,逮捕了反對派首領。但是,在1666年的議會上,阿列克謝一世同時考慮了尼康大牧首的改革意見,以及舊禮儀派的反對意見。最終,議會採納了尼康大牧首的意見,但將其流放到了一處偏遠的修道院中;舊禮儀派成員則被指控蓄意挑起教派分裂運動,遭到割舌的懲罰;阿瓦庫姆則被流放至北極圈以北地區。

此後20年間,舊禮儀教派一直遭受不同程度的迫害。俄國軍隊在全國範圍內搜捕舊禮儀派的領導人,阿瓦庫姆及其家人被投入地下監獄,其他領導人也慘遭殺害。

俄國東正教內部祭祀禮儀之爭,最後卻是「沙皇」大獲全勝

1668年索絡韋茨基修道院的修道士發動起義,攻城行動持續到1676年。1670年,斯捷潘・拉辛率領一支由哥薩克人和農民組成的軍隊發動起義,反抗沙皇統治。拉辛的起義雖然被鎮壓了下去,但俄國教會和政府仍沒有放鬆對教會分裂運動的遏制。但是,遏制政策並沒有奏效,教會分裂運動轉入地下。大批舊禮儀派成員在政府的威脅下集體自殺。1682年春天,阿瓦庫姆及舊禮儀派領導人被燒死在火刑柱上。舊禮儀派失去領導人之後,仍作為一個獨特的宗教團體存在著。

雖然他們被徵收重稅,施加多種威脅,但仍堅持自己的教派信仰。他們團結一致,共同抗擊俄國政府的鎮壓,甚至為了傳播本教派的信仰而募集了一定數量的物質財富。他們希望加強地方政府權威,宣揚民族主義,致力於推動教會分裂運動。1917年之前,舊禮儀派在俄國一直起到削弱東正教會的作用。

俄國東正教內部祭祀禮儀之爭,最後卻是「沙皇」大獲全勝

版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