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年過去了,為什麼越來越多的觀眾開始為張藝謀的《英雄》平反?


2002年12月,張藝謀導演的轉型作《英雄》上映,在全球拿下14億人民幣的票房,為當年華語電影票房之最,在國外聲名鵲起。

要知道,那一年可是電影史上神仙打架的一年。 《哈利波特》《指環王》《蜘蛛俠》《侏羅紀公園》《冰川時代》都是這一年上映,《英雄》能憑藉著幾千萬的成本拿下如此成績,可算是十分不易了。

美國《華爾街日報》還發文稱:“《英雄》真正拉開了中國大片時代的帷幕。”

然而,《英雄》在國外有多受歡迎,在國內就有多受冷落。這部眾星雲集,由李連杰領銜主演,陳道明、梁朝偉、張曼玉、章子怡等眾多大咖加盟主演,並跨國組起頂級製作團隊的《英雄》,在國內的風評卻眼中兩極分化。

喜歡的人說它規模宏大,畫面絕美;不喜歡的人說它故弄玄虛,無病呻吟。以致於以後的許多年間,張藝謀還在因《英雄》被罵。

但是,十幾年過去了,網上突然刮起了一股“為《英雄》平反”潮,許多人開始紛紛為曾經批評英雄的言論道歉,這倒是讓人大跌眼鏡。

甚至不少評論稱:“《英雄》百看不膩,它的畫面和劇情放在現在也是頂級配置。”尤其是對比後來的《滿城盡帶黃金甲》,《英雄》彷彿早已成為不可逾越的高峰。這更是讓人生出好奇心,想知道到底是怎樣的一部電影,才會有如此曲折的遭遇,在被罵那麼多年後突然被發掘封神?

刺秦之路: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

春秋戰國時期,燕、趙、楚、韓、魏、齊、秦七雄並起,惟秦國最為強大,急欲吞併六國一統天下,秦王(陳道明飾演)因此成為六國大敵,除國與國之間的正面對抗外,刺客故事也在不斷上演。

當時最讓秦王不安的,便是趙國的三個刺客——殘劍(梁朝偉飾)、飛雪(張曼玉飾)、長空(甄子丹飾)。他們名震天下的高超劍術,令秦王十年裡沒睡過一個安穩覺。

但某一天,一個天下最小的官吏,一舉殺了三個名震天下的刺客,此消息石破天驚,連秦王都未能想到,他十年來的噩夢有朝一日竟會一下子得以消除。因為斬殺刺客有功,小吏“無名”也得以走進戒備森嚴的秦王宮殿,成為秦王的座上賓,並被賜“上殿十步,與王對飲。”

大殿之上,遍地森嚴。衛兵退守在殿外,空蕩蕩的大殿裡,到處是肅穆的黑色,雖只有秦王身著甲胄,但空氣裡卻時刻瀰漫著殺意。

“寡人想知道,你是如何辦到的?”大殿裡,無名和秦王相對而坐,面對著秦王的疑問,無名並沒有慌亂,鎮定自若地開始了他的講述:

秦王最為忌憚的三大劍客——殘劍、飛雪、長空之間有著複雜的關係:殘劍、飛雪是一對情侶,而飛雪卻與長空有過一夜情。長空便由此入手,先是單獨擊敗了長空,然後假扮成趙國人找到飛雪殘劍,逐個擊破,最終為秦王解決了這三個夢魘。

名震天下的三劍客居然也沉浸於這些狗血劇情?還因此放棄理想?這話別說我不信,與無名面對面坐著的秦王更是當場就表示了懷疑。

秦王直接講了他認為的另一個版本——

推薦文章  《知否》原著:活得最輕鬆寫意的兩個小女兒——盛品蘭和袁文纓

殘劍飛雪長空都是為了他們所謂的民族大義而自願犧牲,你無名才是最終的大Boss,借有功請賞之名,進我秦王的大殿,行刺殺之實!

此言一出,殿內立時劍拔弩張,弓箭手早已搭好弓箭準備在殿前,隨時準備將無名這個大膽的刺客萬箭穿心!

無名倒也並不慌亂,聽了秦王頭頭是道的分析,他只是搖了搖頭,嘆氣道:“大王所說確是事實,但有一點錯了。”

“哪裡錯了?”

“您錯估了殘劍。”

原來,無名是隱世的劍客,專為刺秦報仇而苦練劍術也按計劃找到了殘劍、飛雪和長空三位大俠,他們都願意為了心中的複仇大業假裝被無名殺害,從而使得無名得以藉請功的機會殺掉秦王。

然而,殘劍的態度卻一直暗昧不明。甚至他三年前曾有一次當場刺死秦王的機會,但他卻主動放棄了,甚至因此使得飛雪和他決裂,這一切皆是因為“天下”。 “秦王是唯一能統一天下的人,為了天下百姓能最終結束戰爭,所以秦王不能殺。”

最終無名繼承了殘劍的這一理想,在最後刺向秦王的一劍中,他留了秦王性命,只希望秦王顧念天下百姓,早日結束戰爭,令天下一統,生靈不再塗炭。

三個人的掙扎抉擇——殺VS不殺?

故事倒是不復雜,但其中的內核卻頗耐人尋味。影片名是“英雄”,可到底誰是英雄?

有一種評論說,這部電影裡沒有真正的英雄,因為沒有人能成功刺秦,而最有能力刺殺秦王的殘劍和無名,卻都先後主動放棄了刺秦,他們的行為導致了許多人的死亡,讓強權今後更少了限制,這能稱得上英雄嗎?

可是,誰說一定要目標達成才算是成功呢?為了天下百姓不得已放棄刺秦,難道不是更需要勇氣嗎?

任誰都看得出,相比於飛雪刺秦而不得的憤恨,三年前分明有機會刺秦、卻當場放棄的殘劍才是那個最痛苦的人。在書法中,他悟到了真正的境界,那就是天下。看似是了悟的超脫,實則是推翻了他整個人生的目標,他一直以來努力的一切,頓時都失去了意義。

更難承受的是心愛之人飛雪的誤解。因為他三年前放棄刺秦,飛雪與他的關係已經平添一道鴻溝,而今殘劍又要阻止無名放棄刺秦,憤怒的飛雪甚至不惜把劍對向殘劍……

但也正是這種精神打動了秦王,讓秦王震驚恍惚中有一種得遇知音的惆悵;也讓無名在刺秦的最後時刻突然想通,明白了殘劍的堅守,願意以己身之死,換得將來天下太平。

影片中,為了大愛放棄理想的殘劍、無名無疑是電影名“英雄”的化身;但同時,身為趙國將軍趙震之後,苦心練劍一心為父報仇的飛雪,為了給主人報仇而不惜己身自不量力找飛雪報仇的如月,甚至那些千千萬萬在刺秦路上犧牲的壯士,都當得起“英雄”二字。

推薦文章  正月十七,老傳統有講究,做對4件事,寓意中年人平安財旺一整年

就連秦王,這個歷來都被像作反面角色,在“荊軻刺秦”故事中最狼狽不堪的人物,當聽說殘劍竟是最懂自己之人的時候,也不由得落下一滴淚來,甚至甘願讓無名刺出這一劍……這樣的秦王,不僅當得起後來的千古一帝,也理所當然算得上是一位英雄。

“六國算什麼,寡人要率大秦的鐵騎,打下一個大大的疆土!”

秦王的理想抱負就如同他的這句豪言壯語,帶給人無盡的震撼。尤其在如今中國綜合國力大力發展的時期,這像是一句希望早日收復台灣,實現祖國統一的宣言,是多少中國人內心深處的期盼。

而殘劍為了天下,捨棄一直以來的抱負,寧願遭受天下人的誤解謾罵也在所不惜,豈不更像中國一直以來在國際社會上追求的最高理想“和”嗎?

《英雄》的內涵到如今才被人們慢慢看到、慢慢挖掘,正和國人思維的提升與中國國勢的發展息息相關啊!

形與神的融創——中國畫在電影裡的神現

俠者也分格局,金庸的“俠之大者為國為民”之所以被網友奉為經典,正是源於此。 《英雄》是張藝謀集商業和藝術與一身,致力於走國際化道路的一部中國電影,他通過劍客放棄刺秦的故事,傳達了一個“家國天下”的理念。

雖然情節算不上多麼曲折豐富,但黑澤明式的破朔迷離和中國畫式的悠遠綿長集為一身,倒頗有“孤帆遠影碧空盡,唯見長江天際流”的韻味。

色彩的對比更是這部劇的重頭戲。

“紅”是張藝謀最拿手的顏色,《紅高粱》《大紅燈籠高高掛》就是明證,這抹紅在無名所講述的第一個故事裡,正是慾望的化身,象徵著複雜多變的情緒,衝動、不安,隨時可能破裂,就像張曼玉飾演的飛雪一時嫉妒殺了梁朝偉演的殘劍,連後悔都來不及。

而另兩個故事裡的綠色和白色就分別多了生機和冷靜。

白是純潔的顏色,符合大愛的主題,帶給人回味和思索。秦王的黑是肅殺的,也是冷酷的,讓人一眼就體會到秦宮的殺氣,同時又感受到刺骨的寒,體會到王者也必須承擔的淒清孤寂。

知己、理想、愛情、家國、捨與得,這幾個詞可謂是整部影片的關鍵詞,賦予了本片豐富的內涵。外國人可能只看到美麗的畫面卻對劇情一知半解,但身為中國人,我們是不難看懂的。

飛雪殘劍是人人羨慕的神仙眷侶,他們懷著共同的理想,有著一致的審美和喜好。雖然也曾有過誤會,甚至因此三年不說話,但當最後飛雪誤殺殘劍,她還是悲痛欲絕,毅然自盡在那柄刺穿殘劍的劍上,生不能同寢,但死後同穴。

殘劍和無名可算是君子之交淡如水,他們在九寨溝拍攝的那場水上之戰,克制、穩重,同時又激情勃發,內心的洶湧和行動的受禮結合在一起,最終劍落,心定,但君子之交已經結下,所以只有無名參透了殘劍那“天下”兩字的意思,兩人目標一致,為天下犧牲了自己。

秦王和殘劍也算是另一種知己了。

推薦文章  指名道姓喊話郭德綱,拍電影讓投資人賠1000萬,網紅姜濤經歷了啥

秦王看似坐擁天下,但普天之下卻沒一個懂他的人。他想結束征戰,但這必須以征戰的形式去結束,各國的劍客來刺殺他,他底下的臣子也未必真正懂他,當他終於明白殘劍才是他的知己,面前的無名也在此刻懂得了他的時候,他卻終於還是為了大業,選擇射殺了無名,親手將這位知己殺害,從此,他繼續他征戰四方一統天下的大業,但注定孤身一人。

這部戲的畫面更是超絕,是哪怕放在如今特效遍地的時候依然讓大家驚嘆的美。大殿裡隨著劍氣轟然落下的大堆竹簡,烏壓壓充滿壓抑的秦宮士兵,九寨溝那平靜無波的湖面,凝聚著故事感的一滴水珠,漫天黃葉的胡楊林中一個紅衣黑髮女子的背影,廣闊戈壁灘上空曠又寂寞的一對主僕,還有那兩身白衣生死相偎的一男一女……

這都是劇組用盡心力才得到的結果。當時由於拍攝地點敦煌的地形屬於山地,氣溫差距極大,劇組的人員棉襖背心來回替換,好多人都因此患上了重感冒。正是這樣認真刻苦的精神,才成就了這部《英雄》。

在如今影視圈處處為利益驅使,崇尚快片賺快錢的時代,像《英雄》這樣十年磨一劍的良心之作,怕是再難見到了。

Scroll to Top